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99堕神雨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杀生丸大人,有什么感兴趣的物件吗?”表示平日里没妖力,这些个妖界宝贝对她而言用处不大的锦岁,朝杀生丸笑着眨眨眼,递过莫珈送来的单子,表示这件宝贝归属权和决定权都在他。()

    “锦岁大人……”仿佛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完全和身边玉藻一样无法掩盖惊讶表情的邪见,没想到财迷如锦岁,居然对杀生丸大方到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要知道那可不是简单一两枚天价宝石,而是妖界绝对独一无二的宝物。别的不说,光是看玄潭子看过清单后笑得那么伤心欲绝,就知道那几样的价值了。本来照锦岁大人的个性,就算她是一介无良死神用不着,肯定也会拿它们炒翻个几倍价钱赚‘几组’富士八峰大小的金山,狠狠发一笔横财。财迷如她,现在居然将这般宝贝随意地送给了杀生丸大人!这是何等的胸襟与气概,简直就是下给西国贵公子的聘礼也没见过这般大方的!想到这,邪见不由感动得眼角都有些湿润。没说的!如果到时候选杀生丸大人的夫人,需要投票的话,他邪见这票肯定是投给锦岁大人的!这该是多感人至深的深厚感情,才会让锦岁大人将价值好几座金山的宝物送给杀生丸大人!他邪见也终于开始相信杀生丸大人的春天到了!

    似乎很轻松便接收到邪见内心乱七八糟的呐喊般,杀生丸淡淡扫过锦岁不似客套递过来的单子,考虑是要先胖揍最近越来越像锦岁有抽风趋势的邪见,还是处理眼下这单子。妖王会历代会得到众妖王认可,久盛不衰,除却间妖界是强者展现实力和他们这般年轻妖王修炼绝佳场所外,另一个原因便是这边有着众多异界宝物。许多妖王作为本族代代流传的宝物,许多便是从这边获得,犬神族也不例外,父亲许多宝物,便是从这边获得。玄地浊末,这四片区域存在的宝物各不相同,而玄级五所之一的玄潭子这么些年所收集的宝物,被他评定为最高级别的,价值到底多高,自不消说。否则,此刻他们几人,便不会接收到连玄十位都有些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了。

    当然,这个算不上重点,主要是刚刚邪见和玉藻各种暧昧目光里,隐约提及所谓心意之类无聊人类情感。淡淡扫过眼前某连一箱钱都敢冒被他抽杀危险的准财迷,很清楚她特意向玄潭子讨这些物件是为了谁,同样微妙地感受到要让她这般大方对待十分难得的杀生丸,难得没有当场拒绝,只是淡淡看着她,‘我不需要’这四个字,在唇边停留许久,却终究不曾说出。

    举单子举到手酸,完全无法从默默看着自己的某傲娇犬妖纠结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意思,一脸囧相的锦岁,料想杀生丸众目睽睽之下,不太好意思,干脆直接将单子交回给莫珈,很自然地拉着某妖的爪子,以免某少爷又耍脾气傲娇不肯跟去,“要不莫珈你带我们去看一下,顺便讲解下,我们也好判断嘛。”

    “……好,请随我来。()”转身望向玄潭子,在得到他首肯后,伸手轻点虚空,便逐渐出现一扇门。

    “玉藻大人也请一起前来挑选吧,刚刚假若没有大人的结界,我们根本无法撑到最后,玄潭子大人答应的两件宝物,理应有一件应归大人所有。”将刚刚玄潭子所提的一两件宝物直接敲定为两件,秉承不浪费原则的锦岁,朝维持不住正常表情俊脸惊讶得有些扭曲的玉藻颔首,表示不是在开玩笑的她,笑得云淡风轻。好像最热衷钱财宝物的形象跟自己没半分钱关系般。

    “锦岁小姐,不留着自己用吗?”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般好事的玉藻,开始为自己刚刚吐槽锦岁感到羞愧,完全没想到,这女人竟还有这般胸襟。当然,感动之余不免惴惴,感觉他要收了这份大礼,下场就不是简单被这无良死神剁狐狸尾去卖的级别了……可是,爱收集天下异宝是狐妖的天性,更别提那般稀世珍宝,这实在让狐狸纠结啊!

    “若非刚刚要紧关头玉藻大人出手,只怕我们都熬不过这天劫。宝物不过是玄潭子大人的一番心意,推辞了不好,在下也只是借花献佛,聊表谢意罢了。”明明是当着众妖的面,从玄潭子那‘打劫’东西,经锦岁的嘴一说,好像是玄潭子求她收下,她不好意思推辞般,让众妖感觉分外和谐,恍惚间仿佛他们所处的不是刀口舔血弱肉强食的妖界,倒像互助友爱的西方极乐般,感觉眼前这女人都有些发光了。这种和乐情况下,大概也就是看过她太多阴暗面的杀生丸和邪见,才知道这女人恩还三倍,仇还十倍的无良本性。当然,她也从来没有花半分心思,在他们面前掩盖她本来面目便是了。

    “那么,现在要走了吗?”三人方随莫珈踏入那扇门,须臾间便重新返回,却是不见多了什么明显的宝物,但看锦岁满意的表情,还有莫珈面无表情将划掉两名字的单交还给玄潭子后,他那抽搐而惆怅的表情来看,估计挖走了不错的宝贝,让众妖不免心痒。深知财不露白的锦岁,吃干抹净直接打算赶路,免得新宝贝被觊觎。

    “不,请诸位等等,作为能经历神眠不死的馈赠,就要到来了。”即便伤心叹息也是枉然,收拾心情将单子收回的玄潭子,叫住本来打算动身的众妖,笑得暧昧不明。

    “诶?”和一众妖怪同样懵懂望向淡定撑起夸张大伞的玄潭子和莫珈,还没等锦岁反应过来,冲天而降的黑色泥浆豪雨便直接冲刷整片大地,让全身即刻沾满泥浆的众妖狼狈不堪。

    “这些堕神雨饱含了最醇厚的妖力之源,稍微接收一点,都能提升妖怪苦修炼十年无法企及的妖力,诸位请尽快提升各自妖力,吸收这千年难遇的间妖界恩泽吧,堕神雨三个弹指间便会消失!”说得激动万分,拦下某些妖王试图逃离这倒霉泥雨的举动,却没半分意思跟着已然被雨浇成泥人的诸位妖王们一起吸收这些恩泽,表示自己很满足现状的玄潭子,此刻干爽得让锦岁牙痒。()

    “就这样子还叫神雨,臭死了!”锦岁朝自己全是稀泥巴的脸上抹一下,只觉一股奇特的香味混着泥土的腥臭袭来,熏得她连忙用手捂住口鼻,看了看周围同样这辈子此时最为狼狈的众位妖王们,在想抬头看某傲娇的窘相时,被毫不犹豫地赏了枚爆栗。

    “低下你的头,不要看。”因为突然被注入强大而醇厚的妖源,连金眸也尽化妖红,忍不住低低喘息的杀生丸,不仅双颊妖纹加深,竟然连獠牙与利爪也渐渐变长,与周围妖王们一般,自身妖力开始诡异暴涨,和其他妖王的力量相互冲击研磨,竟让整片天地开始颤抖。

    “怎么了,玄婆婆?”莫珈望向和他们一道悬浮在半空躲在伞下,同样不曾接收半点堕神雨的玄引者,很难得看到她微微皱眉的表情。

    “这一次的堕神雨,总感觉有些古怪,”虽然回了话,却感觉注意力不在莫珈上,望向雨势大得有些离奇的堕神雨,玄引者喃喃低语,“而且,时间也未免长了些。”虽然玄潭子说堕神雨时间只有三个弹指,但实际上,一般都是两个弹指的时间便会消失,而现在,已经超过了两倍时间,却似乎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力量,感觉力量正源源不断进入体内!继续下吧!哈哈哈哈哈哈!”某已然完全妖化的山姥,不仅双手利甲暴涨变长,浑身散发妖气暴涨而混乱,竟连身形亦开始变大,似乎堕神雨醇厚的妖力之源对于他而言过于强大,无法遏制体内暴戾妖性,竟长臂一挥,将站在他身旁同样在吸收妖源的姑获鸟妖拦腰撕裂,已经暴走失控的山姥,在姑获鸟妖还未完全死透前,便直接啃吃她的躯体,顿时姑获鸟妖的惨叫声传遍整片大地。多了血腥味的刺激,数名妖力稍弱的妖怪,已开始完全妖化,有暴走的趋势。

    “杀生丸,感觉不太正常!”同样觉得再这般接收妖源下去,会将自己撑死的玉藻,望向同样有完全妖化趋势的杀生丸,在感觉身后突然袭来一阵腥风时连忙侧身避过,却见刚刚因为神眠影响昏过去的裘白,因为吸收太多妖源,开始失控,不由微微皱眉,弹了弹指,裘白脚下便突然长出一碗口粗的绿藤,将她捆粽子般勒晕过去,而后竟将她缩小至绿叶大小,和刚刚躲避神眠般,将她收入自己袖中。

    “锦岁大人!”从刚刚便出于小妖怪的本能,站在杀生丸绒尾下躲雨的邪见,眼尖的发现另一个麻烦的存在,锦岁似乎像之前从般若玉出来时一般,开始真正的妖化!

    “……玉藻,结界。()”毫不犹豫一个手刀将锦岁劈晕,很清楚这样下去某无良女人会怎样的杀生丸,将昏迷的锦岁揽入怀中,望向本来便有此意图的玉藻。

    “啧,看来这些雨,能够直接穿过结界。”招了个高等结界将数人罩住的玉藻,郁闷地看着那些怪雨完全视他结界为无物,仍旧将众人浇个满身泥,本想找玄潭子,却发现堕神雨雨势竟已大得连半米之内,都无法视物了。而相对的,其他毫无忌惮吸收着堕神雨妖源的妖怪们涌动的妖气,却已是高得令人感觉毛骨悚然。再这般下去,莫说那些较弱的,就是玄十位的那些妖怪,也没多少个能撑得住的。说是躲过天劫之后的恩泽,现在感觉更像是另一个末日。

    “锦岁!”娇滴滴的童音响起,却是墨麟坐在已然完全妖化为黑麒麟的剑麒身上,落在他们面前,朝众人招手,“阿麒和我的妖力能化解堕神雨的妖力,快点上来,阿麒知道如何离开这里!”

    “那就谢了!”没半点扭捏便跟着杀生丸跃坐上了黑麒麟妖的背,果然感觉到墨麟与剑麒两妖散发的妖力,如清泉般渐渐使血液躁动的妖力化为平静,让杀生丸和玉藻轻松许多。而移动起来如闪电般迅疾的剑麒,也很快便将众人带离了堕神雨降落地区。

    “呼~总算离开那个鬼地方了。”松了口气,弹了弹手指施了个净水咒将自己那些泥污收拾干净的玉藻,接收到某微冷视线的关注,不由嘴角微抽,认命为众妖都使用了咒法,而后,神清气爽的众妖,发现了他们的某位同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好吧,是很惊人的变化。

    昭禄圣殿

    “恩?站住,主殿之内,谁让你这般慌张行走!”即便压低了嗓音,却是威严十足,成功让眼前慌慌张张乱跑正打算步入大殿的小妖怪气息未稳地站在原地,一脸惊恐望向侍卫长,让原本打算斥责他的守卫长不由微微挑眉。他记得这小妖是天观厅天观大人的随从,叫言否的,看他这样子,莫非妖王宴的客人们又遇到什么麻烦?不是听说玄区发生的神眠,已经有惊无险地结束了么。少年有个梦

    “涧大人,出事了,玄区内玄潭子会所处,出现了……”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大殿内的言否,激动地拉着眼前的救命稻草,不顾场合就想拉救兵。

    “喂喂……”白痴,这样的声量,会吵到昭禄殿下的。满头黑线打算捂住这一惊一乍的孩子,谁知已然太迟,慵懒的嗓音已经从大殿之上传来。

    “玄区发生了什么事,玄呢?”原本垂下的颇具平安时期皇族专用的竹帘由婀娜侍女们徐徐卷起,华贵威严大殿之内,倚在王座之上的黑发黑眸一身绛紫滚金长袍的少年,淡淡出声,却似乎更在意某人的去向。()

    “昭禄殿下,天观大人差属下前来禀报,玄区在神眠之后,降落的堕神雨出现异常,从半刻钟前到现在都未曾结束,导致幸存下来的玄级妖怪,不少都因为承受不了高于自身的妖力之源暴走了,而且……”一遇到主上,紧张到了极点反而镇定的言否,跪地向主位之上,间妖界的王者禀报着,然而对即将提及的内容,还是多少有些犹豫,深吸了一口气,才接了下文,“自玄大人称前往玄区解决神眠后,圣大人的气息便彻底消失了,继而堕神雨失控……天观大人此刻正在继续观察玄区,无法脱身,特差我向殿下禀告。”一字一句都照搬天观鸟的原话,即便入了殿内也埋首行礼不敢抬头的言否,在听到魑恢洗吹那嵝i螅椒8仿竦酶汀

    照天观大人的说法,堕神雨和那位圣大人的消失,都跟玄大人脱不了干系。不过玄大人一向颇受昭禄殿下宠信,天观大人明明知道这点,还敢这般老虎拔毛,也是算准了昭禄殿下圣明么?当然,他家主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笑得好像抽风一样,隔着门还能听到他幸灾乐祸的恐怖笑声这点小细节,他就不说了吧。这年头要找个稍微正常点的老大跟着也不容易啊。

    “这个玄,又四处乱跑了么。”似喃喃低语般,似乎对于玄私自外出,以及天观鸟上报的这一系列麻烦并不在意。昭禄右手微抬,大殿之内凭空出现一股白色雾气,化为巨大雾镜,清晰显现现时仍旧被堕神雨侵袭的地域发生的异变,和已然逃出堕神雨区的妖怪所在。然而在看到某些无法承受堕神雨而暴走的妖怪后,黑眸却是不见半分情绪起伏,只淡淡呼出一口气,夹带淡绿色精气的清风便直接吹入雾镜之中,顷刻便让堕神雨收了雨势,那灵风却并未就此消失,反而犹如浅莹新雪徐徐散落,化去了众妖接收太多妖源之力无法承受的狼狈,让那些妖力完美融合进他们体内,成为真正意义的馈赠。

    同样感受到昭禄圣君关注的,还有杀生丸他们,还有眼前这十余名及时在失控前遏制自己继续吸收堕神雨,紧紧跟在黑麒麟妖身后逃出来玄级高手。平复了血液间妖力波动的浮躁,松了口气的众妖,此刻都面露微妙神色关注着某接收了昭禄圣君力量之后,仍旧维持‘异变’姿态的某人……好吧,现在是无良某妖才是。

    剑麒停落在一片青翠颇有春意的草地上,难得微风习习,日光暖而不耀,正是野外结伴出游的最佳存在,可惜现时却是静得吓人。除却杀生丸那张表情微妙难明的脸,同样知道某无良底细的玉藻和邪见却是满头黑线,心里瓦凉,完全没办法想象,该用怎样的说法,来向眼前这么十多位玄级妖怪解释,为什么某只天狐,会一声不吭变成了犬妖!

    所幸,锦岁似乎因为承受了太多堕神雨,妖力紊乱,加上杀生丸那一下,昏睡过去。那些个高手们也顾着自己调理气息好好消化这近五百年的醇厚妖力,而他们数人现时仍坐在黑麒麟妖身上。好歹之前锦岁救过这对麒麟,估计不会说什么,就这样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淡定让黑麒麟妖带他们离开就好。

    “唔,脖子有点酸。”可惜某无良没体谅玉藻和邪见翻滚的纠结和担心,果断在不该引起众妖注意的时刻,从某妖怀里醒来了,一醒来就很顺手地摸了摸触感美好的绒尾,似乎做了个不错的美梦般,一脸满足样,在发现两人体位后,讪笑着坐直,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坐在完全妖化的剑麒背上,四周早已变化了光景,不同的是,十几名之前玄级的妖怪,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锦岁变成犬妖了?”完全口没遮拦,从剑麒脖子上蹦跶来到锦岁面前的墨麟,歪着脑瓜子,上下打量着她,完全无视听到她的话后一脸囧相的锦岁,笑得狡黠而不怀好意。

    “我?犬妖?为什么?”摸了摸自家尾巴,发觉居然变成绒尾样,习惯性摸了摸后,再顺手摸了摸坐在她身边的杀生丸的,从千合里拿了个大镜子凑到杀生丸面前照,果然看到自己的脸和杀生丸一般,双颊多了两抹艳红妖纹,双眸化为金色,竟连头发都化为银白,额间一轮月牙,连带眼鼻嘴唇各种轮廓亦锐化而带了几分妖性专属的凌厉与冷冶,啧啧,果然妖化成犬妖更漂亮撒。

    看着锦岁犬妖化后各种欢脱,仍不忘时不时揩杀生丸油的举动,邪见忍不住扶额,锦岁大人,就算你要占杀生丸大人便宜,能不能别在那么多名动天下的大妖怪和妖王面前,这么大刺刺红果果的,杀生丸大人冰清玉洁皓若明月的名声和贞操什么的,给你这么毁下去还有得剩吗?

    “墨麟,我们两个像不像?哈哈……”完全没考虑自己是人类这件事此刻很容易被戳破,只顾着跟某难得配合得很没发飙任她拿镜子将两人照一起比对的锦岁,问了问眼前同样被她感染了莫名好心情的墨麟。

    “恩,夫妻相。”童言无忌什么都是浮云,双眸淡淡闪过蓝色的墨麟,看着锦岁石化的表情,咯咯直笑。

    “咳,小孩子不要乱说话,给,糖葫芦。”这才发觉杀生丸以非常微妙的眼神看着她,一旁的邪见则是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悲愤,以及麒麟妖下方一直关注着她变化的若干妖怪,总算想起她本来是天狐妖,现在居然跨种族突然变成了犬妖,很容易被人联想她本来便不是妖怪的锦岁,干咳一声,掏了条糖葫芦塞住某喜欢乱说话小萝莉的嘴,一脸无辜样望向玉藻,“族长,这怎么回事?”

    “……呵呵,我怎么知道?上次你这般模样,是从天狐族上任族长碧姬大人的般若玉出来的时候。当时你性命垂危,是我和杀生丸合力用两族至宝才勉强保住你的命,自此后你妖气便不太稳定,这次如此,大概是刚刚神眠时用轮写日月收集太多妖力,加上堕神雨,体内妖气混乱的缘故吧。”像上课睡得昏天黑地却被老师突然点名要他当着一整间教室的学生的面回答他根本连看都看不懂的问题的囧孩子般,心中一群神兽呼啸而过的玉藻,不愧是聪慧出名的天狐,跟锦岁久了,居然学会瞎掰!还将‘胡说’这一狐妖看家本事发挥到了极致,东拉西扯一大堆后,给了个棱模两可说了等于没说的答案。

    “难怪我那次大战之后,一直觉得体内妖气有些乱。碧姬大人的般若玉本身便是集天下妖气所生,上次我误入,又受了重伤,料想被那些沉淀了数千年的妖气侵袭了,加上之后受了杀生丸大人的妖血续命,又用了轮写日月,还遇上了堕神雨,才会变化为现在的模样吗?”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脸埋怨表情的锦岁,望向挺有当小说家瞎掰胡扯潜质的玉藻,“为何玉藻大人从未和我提起过?杀生丸也没有?”做戏做全套,决定将一切都推得一干二净的锦岁,无辜样望向玉藻。

    “……是杀生丸不肯,怕你担心。”一边在心里咆哮为什么要拉他堂堂天狐族少主陪她这个无良死神欺骗妖界广大不明真相的妖怪观众,一方面却是编起谎越来越顺溜的玉藻,学着锦岁一脸无奈样,将祸水东引向某冰山样少爷那里。

    恩,不得不说,被人家栽赃拉下水的杀生丸,这张任你们说得日月颠倒都懒得争辩的样子,还真的挺有说服力的。

    “墨麟,你见多识广,觉得我会恢复吗?”在小萝莉啃完那串糖葫芦时,晃了晃手中那串彩虹甜甜圈面包串,锦岁一脸担忧状望向她。

    “唔唔唔……等你体内……唔,犬妖的妖力消耗差不多,就好了……”毫不犹豫接过锦岁的贿赂,说出锦岁想听的话,吃得一脸欢喜的墨麟,显然已经完全忘记了身为黑麒麟妖主应有的端庄威严节操什么的,已然走向无良堕落的不归路。

    “那看来也只能是这样的。阿勒,大家也都从刚刚的堕神雨里逃出来了吗?”似乎现在才发现已经勉强接受了说辞的众妖般,一脸惊讶的锦岁,看着他们黑头土脸的狼狈样,顺利转移了手忙脚乱整理仪容的众妖注意力,总算勉强过关。

    当然,如果她有留意某傲娇从刚刚开始看着她的眼神便有些许不同的话,就该知道,在正主面前,顶着犬妖样子卖萌神马的,是需要谨慎的哟。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撒花,~\\(≧▽≦)/~

    = v = 这张本来周末就开始码了,但是那时候直到三千左右,感觉还没写完,于是便拖了拖,干脆等到它到了点才发上了,七千字,够肥了吧?也算是稍微抚慰下各位娃儿们了。

    其实码字这玩意,真的很微妙,有时候有时间没灵感,有灵感没时间,有时候坐下来,刚好有事走开了下,等下就不成章了,工作之后,其实有过几次停笔的念头,总觉得没有多少时间的我,不太好老是拉着大家等我更新,不过嘛,做人总是还要有始有终,舍不得放下织了一半的稿子,也只要硬着头皮写下去了,当然,也希望大家,能够稍微给点耐心,让某玊慢慢写完它,XD

    于是,预祝大家周末愉快哟~【喂!你说了一堆果断是为了这句潜台词吗??】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