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士别三十日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天空,万里无云。()

    春日和煦,连绵无边红云之下,枯叶色陶瓷茶杯热气袅袅升起,杯子碧色犹如一泓池水,平静而悠然,不沾半点凡世杂务,一如它主人此刻心境。

    “恩,锦岁这女人虽然一无是处,不过泡茶方面,还是挺不错的。”圆圆黑色爪子捧起茶杯品茶,望向不远处狼狈万分用刚学会不久的瞬步笨拙地躲着木化的千本樱攻击的锦岁,千本樱顿觉心情大好。

    “啧,千本樱你个死熊猫。”仿佛心灵感应般,刚好看到树下某只万分欠扁的熊猫团子一脸悠闲地喝着热茶的锦岁不禁暗暗咬牙,稍不留神,原本追逐她的樱花群里一枚樱花突然提速袭向她,让锦岁暗道不好,即刻提升灵力运至左脚用以改变方向,却仍被狠狠砸中手臂。

    “噢!”疼得直呲牙的锦岁知道照某黑白团子的阴暗性格必有后着,连忙用瞬步退开十来米,果然见到她原本站立的地方地上多了十来枚樱花,都直挺挺‘钉’在地上。

    “虽然在这种状况下还能一心二用很值得嘉奖,不过,被木化的千本樱砸到头,是会让主人你本来就不灵光的脑瓜彻底成摆设的哟。”扫过锦岁黑色死神袍上几处樱色痕迹,金色双眸映着锦岁咬牙提升灵力躲开千本樱攻击的狼狈身影,千本樱笑得一脸云淡风轻。

    不知不觉中,锦岁在这里修炼已两周有余,从一开始提高她捕捉事物速度的眼力,进而提高她身体反应能力,到现在正式开始练习瞬步,比起许多普通死神,她的进展可谓一日千里,但比起个别三天便突破万解,顺带连他们的斩魄刀刀魂在刀界都走路带风的真正天才们,即便拥有某无良兼无聊的神特许的能力提升,以锦岁的平庸之资,这种进展只算中等水平。()不过,虽然跟她前几任拥有天纵之才的主人不同,但眼前这个女人,倒也有令人值得期待的地方。

    在锦岁知道因为之前完成的所谓任务后可以不通过正规的修炼便直接提升速度后,却仍要求自己按普通死神修炼步骤教她使用灵力练习瞬步。

    在最能偷懒的地方,却聪明地选择了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打好根基,虽是最累的做法,却是真正想要变强,想成为死神的人,才会有的做法。

    死神,不是高坐神台上悲悯众生的神,而是斩杀可悲迷失本性灵魂,解脱灵魂的斗神,一手利刃,一路杀戮,用灵魂的悲哀与泪水浇灌出不染凡世轮回苦痛的重生之莲。生而为武者,不允许有任何懈怠,不允许有任何迷惘,手中利刃稍钝,便会被黑暗反噬。

    死神能在不断重复的战斗中存活,不断成长,靠的不是运气,不是灵力,而是无数战斗中用身体记忆的战斗经验,是通过实战培养出来的战斗本能与直觉,来不得半丝花俏,容不下半点取巧,妄想通过简单提升力量略过四技根本,终究无法达到巅峰。

    而显然锦岁非常清楚这一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持着眼前明明贪财怕死无良好色的女人执意成为死神,但不可否认,眼前这个女人有成为死神的潜质。

    如果说有些人是士别三日便令人刮目相看的天才,那么有些人,便注定是修炼三十年也不得要领的平凡之辈,而锦岁,则属于另一种。并不算特别有天赋,对招式的领悟只能算中等水平,身体反应能力、战斗的本能,也不算得最为出色,但唯独有一样,足以让她日后成长拥有无限的可能,那便是她挥刃时自利刃传来的决意。

    那决意,纯粹而执着,却非盲目,甚至非常清楚自己与所求力量的差距,没有任何彷徨,没有任何畏惧,只要脚下有路延伸,便不会在意路途艰险,一步一步向前,已然有了接受一切考验的觉悟。()

    这种人,一旦拥有目标认真起来,很难有她得不到的东西。而自己,对于这位新主人的成长,似乎也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呢。

    一周后

    “李哥,早。”

    “早,小叶。”仍是早上十点多,仍是早已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科室,仍是有礼而带了些许疏离的笑容,仿佛一切都不曾有任何改变,唯一改变的,也许就是他的小同事脸上那不知何时出现的淡淡黑眼圈。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不过,锦岁做事向来很有分寸,也许,只是小姑娘想家了吧?

    “对了李哥,节日放假通知出来了,这个周末得上班,下周一开始连放三天假。”虽然看着屏幕,却仍是感觉到李哥探究视线的锦岁嘴角抽了抽,硬勾起一抹笑意,望向沉浸在自家脑补中的同事。

    “哦,难得放假啊,小叶,要是到时候想回家,就跟我说一声,回家多住几天再回来吧,反正这也没什么事,我守几天就行了。”很豪爽地拍拍胸口,难得找到机会的李哥自以为体贴地笑着朝有些意外的叶锦岁颔首示意,直接将她的表现翻译为被他伟大的同事友谊感动到说不出话来。

    “这,不太好吧,会给李哥添麻烦的。”非常清楚眼前相处近一年的同事在想些什么,不知该不该庆幸他将自己最近的‘异常’自动推理为想家的锦岁哭笑不得。好歹李哥也跟自己同事那么久,居然会认为自己是个会想家想到熬出黑眼圈的女人?

    “这有什么,难得放假嘛,那就这样了,我先出去走走,有什么事手机联系吧。()”以为是小女孩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李哥非常善解人意地挥挥手,转身离开。

    “……”没来得及发表下意愿就被敲锤定音的锦岁在李哥走后肩膀一垮,原本挺直的腰板也懈怠下来,靠着椅背,懒懒散散地点开小说网页,扶了扶眼镜,想到脸上挂着的黑眼圈和刚刚的乌龙事件,莫可奈何地笑了。

    最近这段时间,白天倒还好,无非就是上网跟琳闲聊消磨时间,但一到晚上就会被某只腹黑团子抓去进行高强度训练,虽然进展不错,却非常消耗心神,特别是某无良团子根本不给她任何休息时间。就算是白天,只要她眼皮一闭,肯定下一秒就会看见某团子欠扁的笑脸。居然会比她这个正主还积极,让人强烈怀疑这家伙的动机。

    话说,这倒霉孩子该不会是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想让她也培养出一对熊猫眼好跟她做伴吧?

    似乎知道锦岁在想着什么,手上的戒指上千本樱的刀刃上樱色光芒一闪而过,就像某只欠扁熊猫扬起得逞笑容时白得耀眼的那口好牙。

    死熊猫团子,果然是故意的么?禁庭

    额头印上十字路口,在心里想象着将某团子抽打再抽打的锦岁在看到QQ头像闪动后注意力再度回到电脑前,很快点开窗口。

    ‘= v = 早,最近杀殿的文写得怎样?话说我又有开坑的打算了……’

    ‘……最近,没什么时间,所以还没怎么写呢?’发了个扯扯嘴角的无奈表情,‘要不是你提起,我都忘了我还有个杀殿的坑等着我填。()’也忘了自从那次刀螂丸事件后,她似乎快一个月没见到杀生丸了。

    ‘囧,话说你坑里的娃儿们还活着吗?好歹也撒把土让人家入土为安啊?胆敢雪藏人家杀殿那么久,就不怕他的华毒爪?’

    ‘啰嗦,经常挖坑月更的人没资格说我。’被琳说得有些心虚的锦岁虽然嘴硬着,却不由自主地记起她上次似乎是‘擅自’从杀生丸身边离开的。一想到那张冷若冰霜的俊脸,锦岁的内心不禁泪流满面,好不容易她总算拐到人家杀生丸肯让她当个跟班的,有祸事他挡,有好事沾光,跟在身旁偷瞄原风味银发冰山帅哥,躲在身后人仗狗势作威作福欺压……咳,是管教一大堆妖怪顺便继续她死神的修业,在那么危险到处都是龙套跟炮灰的战国里如此安全养眼又拉风的差事,现在估计得泡汤了。就算她是倒贴打白工不领薪水,又有哪家老板会容忍小工随便翘班,而且一翘就是一整个月?

    郁闷地揉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不知道下次遇到杀生丸,他还肯不肯认这笔烂帐。虽说她没有玲那么……萝莉,不合他大人的口味,可好歹上次也是拼了老命在刀螂丸手下‘救’下他,照杀生丸不喜欢欠人家人情的个性,应该,会稍微记得她的表现吧?

    心里怀着小小希翼的锦岁在看到琳特意发来动画里杀生丸大人华丽挥舞光鞭抽打击杀犬大将的守墓兽的动态截图,顿时无语凝噎,直接淡定将杀生丸会惦记着她小树林里‘代劳’的好,然后宽容大量无视口口声声要跟随他结果一翘班就翘了近一个月音讯全无,居然还想直接从跟班预备试用期转正成为正式跟班的妄想丢到虚圈。

    不被抽打,不被赏栗子,估计就算她烧高香了吧?

    不过都快一个多月了,杀生丸那娃手臂的伤应该好得七七八八,被和自己差了几个级别一直看不起的半妖弟弟收拾了一顿的郁结心情,应该也平复得差不多,应该不会太暴躁了才对……吧?

    战国

    “阿嚏!”墨绿色的爪子揉揉鼻子,无辜地眨眨那双铜铃大眼,映着不远处高大身影利落扯下靛蓝色手臂,径自向它走来。阴森夜色下,那抹纯粹的白,反而令人感到畏惧不安。

    “真是干净利落呢,杀生丸大人。如何,新手臂合用吗?”恭敬地看着一脸淡漠的银发男子接上手臂流通妖力后,开始控制收合着对他而言稍嫌庞大的左臂,在看到靛蓝色左臂稍嫌生硬地在空中划过弧度,前方一大片森林便瞬间消散后,邪见心安不少。

    太好了,这次的手臂果然比较强壮,能承受得了杀生丸大人强大的妖力。不像最初几次,杀生丸大人刚装上,手臂一经受杀生丸大人强大恐怖的妖力便自动爆裂,或者稍一用力就血肉四散,要么就是用不到两三天,就在他们行走的时候,突然爆血管……想到这里,邪见不禁满头黑线,不由自主地捂住此刻平整没任何疙瘩的头,一想到那段时间杀生丸大人赏的爆栗,他就忍不住抖了抖。

    实在是,太悲惨了!

    那时可恶的犬夜叉用铁碎牙斩掉杀生丸大人的手臂,锦岁被那个同样可恶叫戈薇的女人推下崖,他便跟杀生丸大人失散了。等他好不容易历经千辛万苦找到杀生丸大人时,杀生丸被铁碎牙正面击中受的内伤已经痊愈,但左臂却留在墓地里,再也找不回来。而他的噩梦也由此开始,接下来近一个月,他们一直处于四处寻找拥有强壮手臂的妖怪,夺取左臂,手臂无法承受杀生丸大人强大而恐怖的妖力而坏掉,再重新寻找新手臂,再坏掉,再寻找的恶性循环中。虽然后面的手臂耐用了些,但杀生丸大人身边的寒气一直都堪比八寒地狱,都不知道这段时间跟随他的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恩,说到活下来,他记得他那时找到杀生丸大人,跟他报告锦岁死讯时,杀生丸大人说过,锦岁还没死,只是暂时离开了。虽然知道帮过杀生丸大人的锦岁好人有好报没死感觉很欣慰,不过他还真是搞不懂那个女人怎么会那么命硬,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不死。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杀生丸大人会那么笃定锦岁只是暂时离开呢?而另一样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找到杀生丸大人的时候,他的左臂已经用药包扎过了……跟随着那抹纯粹不带半点温度的白色身影离开树林,在那淡漠男子突然站定,立于破败孤原之上静静望向天上那渐圆的冰轮时,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邪见突然感觉有道灵光一闪而过,然后,整个呆了。

    他怎么没想过,照杀生丸大人的个性,普通人别说想帮他包扎伤口,就是出现在他视野里,碍到他的眼都会被抽飞。而在属下面前示弱,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比如服侍杀生丸大人多年的自己,便从来没有那个荣幸帮死要面子的杀生丸大人处理伤口。唯一可能让杀生丸大人愿意示弱的,应该也就只有……在自己的女人面前!

    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邪见嘴巴足以吞下一枚鹅蛋,望向月华光耀之下原先冰寒无比的白色渐变柔和,仿佛要融化这过于森冷的夜色般,令人产生温暖的错觉的杀生丸,越发笃定他的猜想。其实答案很明显,最近出现在杀生丸大人面前,还能跟杀生丸大人相处超过一天还能活下来的女人,只有锦岁那个奇怪的家伙而已,而也只有那个女人,才敢那么胆肥轻薄……咳,帮杀生丸大人疗伤,而杀生丸大人,才会对锦岁的行踪那么笃定!

    越想黑线挂得越多的邪见不禁继续扩散思维,莫非,最近杀生丸大人烦躁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锦岁不在么?只不过才相识两天,那个奇怪女人,居然就那么快得到了杀生丸大人的芳心了么……

    啪啪啪啪啪!原本站在不远处的白色身影突然消失在邪见视野里,还没等邪见反应过来,头上已经传来熟悉的疼痛感。

    “再有下次,就杀了你!”仿佛对邪见刚刚所想一清二楚,淡淡丢下没头没尾只有邪见听得懂的警告,杀生丸看都不看被自己打趴在地上心虚不已慌忙请罪的邪见,在察觉到什么后身形稍顿,直接转身踩过邪见往东而去。

    “等……等等我啊,杀生丸大人。”自认衰从地上爬起的邪见捂着再度顶了一堆火爆栗子的头,眼泪汪汪地跟随着杀生丸离开。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