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紫琅文学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755章 论道鸿钧!(下)

第755章 论道鸿钧!(下)

不是!

虚菩提……长庚师弟啊?

这、这这?

灵山主殿,多宝佛祖那用灵宝堆砌出的法身面无表情,本体躲在法身中满脸苦相,不断拍着自己的肚皮。

他之前,看虚菩提在莲花池旁孤独寂寞,还过去调侃了一波!

莫名感觉有些羞耻呢怎么。

多宝心底呻吟一二,又将目光落在那朝着天穹冲去的身影,感受着那份与众不同的大道道韵。

他突然明白了,那句‘从未离开过’是什么意思。

明着远遁,暗修土洞!

远古时他跟人抢宝物时常用的招式了!

长庚定是早早就将虚菩提取而代之,用了高明的手段伪装成了虚菩提的模样。

不过话说回来,长庚师弟解空大道也到了这般地步,当真有些匪夷所思。。。

还有那悟空之事。

作为佛门之主,多宝道人自是明白猴子、金蝉的重要性,天道之前已差不多明示;他掐掐手指推算一下,天道对西游的安排就展露在面前。

现在是什么情况?

天道寄予厚望的西游劫难主角,跟着菩提老祖、也就是长庚师弟修行了数百年!

这等同于两耳光打在道祖脸上。

道祖从远古到现在,哪里受过这委屈?

此时此刻,多宝道人只能将万千话语汇于一声:

‘妙啊长庚。’

可惜,此时不能直接说出来。

长庚不让他们掺和接下来的大战,多宝道人却也有自己的打算,比如去找机会搭救下自家师尊什么的。

但多宝细细思量,却又觉得,自己此时做什么都是错的。

若长庚能赢道祖,一切问题自都不是问题;

若长庚输了这一阵,自己就算找到了师尊,也无法将师尊救出来,救出来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万千生灵命途,皆系于长寿一人之上。

解空大道……莫非是要给天道搞一个【空空如也】?

多宝轻轻呼了口气,心底倒是颇有感触,念头十分复杂。

多宝的目光透过法身、透过大殿、透过灵山大阵,看向了正在高空中闪耀光亮的那颗星辰,目中带着几分期待。

李长寿身形急速上升。

他能感觉到自前方而来的压力,前方出现了层层叠叠的阻隔。

灵气、天威、天道之力、道则之力……

飞得越高,所要面对的阻力也越强。

道祖似乎……还没调整好心态面对自己。

此时不必藏着掖着,李长寿仙识展开,扫向了花果山处。

那里战火仍未停歇,妖族的反抗已十分微弱,只剩下最后的剿灭。

孙悟空在那悬崖边昏睡着,体内的灵力潮汐已消退了许多,身周出现了七彩霞光,那真正的齐天大圣,已是要在这种情形下出世。

这猴子……

李长寿头顶突然出现了一口漩涡,其内散发出浓烈的天道威压。

他犹豫了一阵,在漩涡前左右打量、细细推算,仔细观察漩涡的灵力构造,思索着自己冲入其中之后,可能会出现的种种情形。

总不能,敌人给开一个传送门自己就往里面去,万一里面是什么陷阱,那自己不是亏大了?

绝对不能低估任何对手,尤其是道祖这般,最有可能出其不意的存在。

就这般,李长寿仔细观摩了有片刻。

一直到不少关注此地的大能明白了他这是小心谨慎,齐齐抬手扶额;

一直到道祖嘴角疯狂抽搐了几下,抬手挥洒,将那漩涡的外相扫平,露出其中的门户。

简单、清晰、直接的,将其内的构造展露给了李长寿。

李长寿感应了一阵,这才淡然一笑,风轻云淡地迈步踏入其中,身形消失不见。

虫鸣鸟啼之声自前方而来,那片熟悉的竹林飘来了淡淡的清香,让他略有些恍惚,宛若回到了上次来紫霄宫的情形。

“李长寿。”

呼唤声自前方而来。

李长寿脚下一顿,周遭出现了一片片迷雾,脚下的土地化作暗红色,仿佛置身于一处上古遗迹。

向前迈出半步,周遭景色再次变化,喧闹的人声自远而近,一个恍惚,已到了一处喧闹的坊镇。

幻境?

李长寿笑了笑,并未去破这般幻境,就这般一步一顿,朝前方慢慢行去。

花花世界迷我眼,道自于我心中留。

若是去破这些幻境,就证明这些幻境是存在的,反而会将自身困入其中。

很高明的陷阱。

李长寿道心巍然不动,只是不急不缓地向前行走,待走出了第三十三步,那些幻象尽皆消散,前方已是那小小的竹屋。

那身形魁梧的老道黑着脸,低头凝视着门外的李长寿,没好气地道一句:

“进来吧。”

李长寿拱拱手,自顾自地走到了道祖面前的矮桌旁,也不等道祖招呼,盘腿坐了下来。

有个细节——矮桌上此前一直摆着的造化玉碟,此刻已消失不见。

道祖双眼微微眯了下,凝视着李长寿,似是想确认李长寿的身份。

李长寿缓声道:“道友,别来无恙?”

“哼,”道祖冷然道,“你竟如此戏耍贫道!到底是从何处来的自信,觉得贫道不会对你那些亲朋好友出手。”

李长寿言道:“三界生灵,于道友眼中自是蝼蚁,翻手可覆。

也正如此,道友其实不会去跟蝼蚁一般计较。

那凡俗噪杂之声,正义也好、邪恶也罢,反天也好、顺天也罢,道友都只会觉得他们吵闹。

这是生命层次的不同,道友居高而不临下,自不会与他们为难。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必要。

若道友真的用这般手段胁迫于我,道友已是失了道心恒定,如此就已输了一半。”

鸿钧道祖面容恢复此前淡定,目中流露出几分玩味,言道:

“长寿,你似乎有了对付贫道的手段。”

“这个自不能告诉道友,”李长寿摇摇头,又笑道,“此前你我对弈三阵,不如今日再补上两阵,你我就此分出个上下输赢,五局三胜。”

鸿钧缓声道:“道友似是有耍赖之嫌。”

李长寿却是丝毫不让:“昔日,道友以天罚覆灭截教,暗中偷袭通天师叔以得局势归于道友掌控,似乎才是真的耍赖。”

鸿钧不由默然,凝视着面前这个青年道者。

这只是李长寿的假身。

且这个假身在洪荒中已近千年,李长寿做了什么、安排了什么,天道丝毫无察,这就是道祖此时的忌惮。

尤其是,李长寿的性子……

“道友如今莫非已是有九成八的手段对付贫道?”

“差不多,”李长寿目中有微弱光芒闪烁,嘴上直接承认,却更让道祖摸不准。

竹屋中陷入了沉默。

李长寿自顾自地在袖中取出了一套茶具,随手在外摄来了两片竹叶,当做茶叶冲泡。

他安安静静地摆弄着,神态自若、神情放松,全然没有半分胆怯,也没有任何顾虑,仿佛就是来给道祖泡茶喝。

空城计。

“道友请,”李长寿将一杯茶缓缓推了过去。

鸿钧伸手接过,摆在自己身前,突然又轻笑了声:“既如此,你我聊聊吧。”

“道友想从何处聊起?”李长寿面露思索,“我知道的,好像有些多……基本已是摸透了道友的跟脚。”

“那家伙留下的讯息?”

“一半,”李长寿道,“应该说是一小半,另一半就写在了这天地间。

有句话用在这里似乎不太妥当,人在做、天在看。

道友所做的一切事,在洪荒天地间都有记忆,就刻在大道之门内,存在于那些大道之上。

是了,道友对这一块理解不深,毕竟道友拥有造化玉碟,可用造化玉碟推演三千大道,也可用造化玉碟补全天道的同时,占据天道主导权。”

鸿钧缓缓点头,目中流露出几分了然。

“看来,均衡大道给了你不少好处。”

“不,”李长寿淡定地说出了个小秘密,“是灵娥的道。

灵娥以抄写稳字经入道,但她的道跟稳字经却没有太多关联,她的道在于抄写的形式,在于每次被我罚时,抗拒又无奈,又不得不去抄写经文,从而得出的感悟。

这条大道,我称之为读写之道,或是阅读之道。

但灵娥境界太低,尚未发现自身之道的奥秘;这条大道有个奇妙的用处,便是能读懂万物承载的信息。

我暗中修行了她的大道,由此才有了道境上的飞速突破。

这其实是我最大的底牌之一。”

鸿钧道祖有些哭笑不得,叹道:

“贫道今日的被动,竟然源于灵娥之道?贫道何曾将她看在眼中,不过是将她看做是你的附庸生灵。

不曾想……

不愧是你,竟能逼自己师妹修得这般道境。”

“道友谬赞,”李长寿露出几分诚恳的微笑,“是她悟性惊人。”

“好一个悟性惊人,”鸿钧微微眯眼,“那你呢,你觉得自己悟性如何?”

李长寿沉默了少顷,叹道:“朴实无华,金仙前很多顿悟其实是道友点拨,金仙劫之后许多感悟来自于均衡道本身与我相合。

道友若是不知道聊什么,不如我来开个头。

聊聊浪前辈吧。

他叫什么?”

“你既叫他浪前辈,那就叫浪吧,”鸿钧叹道,“这算是我老友,只是原本一直在上古伏羲的体内。

是了,第二元神法。

你便是用第二元神法与天魔之道,将虚菩提取而代之。”

“其实不是,”李长寿道,“我用的是与第二元神法相近的拟态元神法,这也是纸道人之道的隐秘。

想必道友早已知晓。”

鸿钧道祖笑道:“你果然悟到了。”

李长寿眉角一挑:“道友果然早已知晓。”

而后这两个道者各自轻笑,倒是默契颇足。

鸿钧道祖微微叹了口气,缓声道:“长庚……长寿,其实你我不必走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你想让天地与生灵互相均衡,这些其实都可以谈。

只要你能给出能让贫道感到威胁的筹码,贫道自会向后退几步。”

李长寿正色道:“道友其实不必用这般说辞,我的底牌就摆在这,此时不过是想给道友最后的体面。

若道友就此放开与天地本源的关联,我自然会留道友性命。”

鸿钧笑道:“这般大话,莫非只是为拖延时间?”

李长寿笑道:“拖延又能等来什么时机?此时凭借这条解空大道,道友已无法将我彻底抹杀,只能封禁,而这不过是我一个假身。

我确实有充足的准备,可以强行镇压道友,此时不过是……念些旧情。

道友其实不算凶恶,只是掌控天地惯了,对生灵少了敬畏之心。”

“敬畏?谈何敬畏?

生灵不过草芥,贫道也不过蜉蝣,天地才是永恒。

是这天地造就了生灵,给了生灵容身之所,生灵却以私欲不断掠夺天地,让这天地不堪重负。”

“道友就是最大的掠夺者吧。”

“不,”鸿钧凝视着李长寿,“贫道并未掠夺。”

“只是掌控?”

“掌控有何错?”

鸿钧如此反问,又道:“天地需要一个掌舵者,生灵需要一个监护者,天地与生灵之间需要的并不是均衡,而是划清界限、彼此敬重。

若无贫道,这天地早已失控,根本不会有今日!”

李长寿辩驳道:

“并未发生之事尽是虚妄,道友拿此时天地作为自己的道果,未免有些太过自大。

而今天地间,固然是按道友给的剧本走到了今日,但所发生的一切,除却这个剧本的框架之外,都是生灵在向前行走。

甚至,这天地、三界生灵有很多次机会,去走更能和谐共处的方向,却被道友修整到了这般地步。

这不是掌舵,也不是监护。

这是给天地以枷锁,给生灵以囚笼,所要满足的,不过是道友那份争强之心,不过是道友心底的私欲。”

鸿钧道:“生灵之力就如你老家古时的黄河之水,若无堤坝巩固,早已泛滥成灾。”

李长寿道:“可黄河堤坝自下游平地而起,悬于地面上,黄河之水若再泛滥,后果不堪设想,与其给予堤坝,不如防护上游水土。”

鸿钧又道:“黄河浑浊,本就是生灵活跃的后果,生灵的贪婪造就了那片赤黄的高地。

又如那条南边的大河,生灵逐水而居、占据河道附近沃土,洪水侵漫又如何能怪河流不义?”

李长寿话语一顿,言道:“可天道并非河堤,道友偷换了概念。

道友的天道护持的是天地,护持的是那条河本身;

而河堤的存在,是为了保护沿河百姓。

一场洪水是天灾也是人祸,生灵掠夺自然、得了自然的报复,这也是生灵之道的均衡之理。

生灵与自然的关系本就难以一言以概括,这也是生灵应去寻找的答案。

动态中找寻平衡,变化中探索路径。

我并非觉得生灵所求便是对的,也不觉得生灵所做便是正确,试错必然需要付出代价,但总好过一潭死水、静等腐臭。

不对吗?”

鸿钧笑了笑,摇头道:“你我果真道不同。”

“此时论道尚早。”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与鸿钧一同端起茶杯,各自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言道:

“还是此前的问题,你我不如再博弈两阵。”

“哦?”

道祖笑道:“哪两阵?”

“第四阵,孙悟空大闹天宫,”李长寿道,“就看他能否打入凌霄殿。”

鸿钧淡然道:“这无甚意义,你不过是想用这般形式,护住孙悟空性命,莫让贫道直接打杀了这枚已坏了的棋子。

道友,当真是性情中人。

不必有第四阵,贫道就与你看这场戏,看天庭局势如何发展。

若贫道出手干预,便是贫道输了这一阵,如何?”

李长寿嘴角一撇,言道:“那我就占这次便宜了。”

鸿钧笑而不语,抬手点在面前的桌面上,其上荡起层层涟漪,现出了孙悟空昏睡的情形。

竹屋中又安静了下来,在等猴子睡醒。

就这般过了片刻,道祖缓声道:

“你刚才提到了浪,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好说,”李长寿道,“若是在上辈子遇到浪,我应该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集。”

鸿钧笑道:“哦?是因羲和之事?”

“不是,”李长寿摇摇头,“我上辈子的朋友中,也有私生活不检点之人,但那是他们个人的隐私。

我虽然是个价值观保守主义者,但并不会因此而断绝往来。

道友,如果我推测不错,浪上辈子有些不得志吧。”

“可以这么说,”鸿钧叹道,“他当年对我说过前世之事,他总有些心意难平。”

李长寿道:“所以自杀了?”

“哦?”鸿钧面露思索,“自杀?贫道倒是不知此事。”

李长寿笑道:“我是说浪前辈执意回返洪荒,与道友决战,最后被道友联手天道震死之事,这不是等同于自杀吗?”

鸿钧笑了笑,叹道:“他是我遇到过最棘手的敌人,最后他也是败给了自己的一念之仁。”

“对道友而言,浪前辈比我老师太清还要棘手?”

“不错,”鸿钧道,“太清脾性如何我一清二楚,但太清不知贫道。

贫道与浪互知根底,这是贫道最忌惮之事。”

李长寿缓缓点头,端起茶杯喝了口。

鸿钧问:“为何贫道总觉得,长庚你是在使诈?不如你说说有关浪的隐秘,贫道也好放心与你继续下这盘棋,而不是将你直接抹杀。”

又到了熟悉的底牌验证环节。

李长寿淡定地点点头,轻声道:“浪前辈当年之所以不想活了,其实是有三重理由,我一重重说给道友听,如何?”

道祖搬了搬腿,盘坐得更舒服些,“讲。”

李长寿道:“这个比较远,需要从【洪荒居委会】说起……道友对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吧。”

道祖含笑点头,并没有什么惊疑。

李长寿看了眼孙悟空的状况,不急不缓地缓缓道来:

“洪荒居委会,又名洪荒街道办事处,应该是浪前辈随意取的名,恶搞的成分居多。

我此时尚不能确定,这名是从何时开始用的,也无法完全确定其内成员有谁,这个稍后我自会说我的分析。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洪荒居委会,很久之前就开始决定洪荒天地的走向。

根据浪前辈留下的年记,浪前辈与道友的分歧应该发生在上古中后期,人族与妖庭决战之前,那时是你们矛盾爆发期。

这就是浪前辈当年自杀的第一重理由。

浪前辈与道友有了矛盾,且矛盾不可调和。”

鸿钧笑道:“具体?”

李长寿沉吟一二,似是在斟酌言语。

鸿钧继续道:“这般推断太过浅薄,任谁掌握了一点皮毛的讯息都能推出,不足以让贫道惊讶。”

“具体很麻烦,”李长寿道,“若是这般,那我第一重原因和第二重原因一同说了吧。

这虽是两重原因,但互为诱因。

若我所猜不错,道友当时提出了两件事。

其一,以封神劫难和西游小劫作为洪荒天地的终劫,用这两个劫难封锁生灵私欲,将六圣化作天地基石,将洪荒天地打造成一个整体,无限度开发混沌海。

其二……

让混沌海吞噬地球所在宇宙。”

鸿钧瞳孔轻轻缩了下,面色有些复杂,凝视着李长寿,冷然道:

“他不可能有机会对你说这些,你也不可能从任何途径知道这些。

道友莫非是在诈贫道?”

李长寿笑道:

“永生是什么?

我许久之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永生其实就是无尽的寿命,洪荒中的永生并非修成金仙,金仙不过是寄生于天地间的长生虫罢了。

洪荒的永生,就是超脱。

获得了永生之后的生灵,就会渴望无尽的能量。

但道友你忽略了一点,也是我此前总是说,道友你设计的这套体系漏洞百出的一点。”

“哦?愿闻其详。”

“混沌海的变化。”

李长寿随手拂过,身旁出现了一团灰雾,这灰雾看似只有巴掌大小,却又有无边无际之奥义。

李长寿缓声道:

“盘古神开天辟地,混沌海已不再是当初无序的混沌海,哪怕这天地只是在混沌海一小片区域。

混沌海开始朝着有序演化,但这演化却不断被混沌海自身的属性所打破。

道友应早已知晓何为热力学第二定律,万物总是从有序向无序进发,即熵增。

开天辟地是一个逆熵的过程,盘古神划下的斧痕,就是为生灵划下的负熵音符。

简单来说,是盘古神通过猎杀混沌神魔,积累了足够的能量,将这些能量在无序的混沌海开辟出了有序的洪荒。

自那之后,无序就在侵蚀有序,天地边缘总会慢慢变得无序化。

除非有新的能量来源。

远古、上古前半叶,玄都城大兴,天地间的生灵在混沌海中探索、想办法将混沌气息化作灵气,其实那就是生命的本能。

对抗熵增定律。

但站在众生之外,在大道之外理解这些的道友、浪前辈,却知洪荒天地和混沌海之间,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洪荒生灵对抗熵增成功,将混沌海化作洪荒天地源源不断的灵力来源;

要么就是自有序恢复无序,洪荒天地归于混沌。

如今这洪荒天地被天道壁垒包裹,已做好了吞噬混沌海的准备,道友的第一构想已基本完成。

但道友不只是计划了此事,与此同时还在担忧混沌海今后是否会被利用殆尽,而洪荒天地又会走到另一个终点。

寂灭。

所以道友很有远见地想到了浪前辈的家乡,与混沌海所在有形之界平行的天地。

地球所在宇宙。”

鸿钧缓缓一叹,抬手拂袖,周遭出现了两道模糊的幻影,但他们的话语却传到了李长寿耳中。

那疑似浪前辈的身影大声呵斥:

“我不同意!鸿钧你个混蛋!那是老子家乡!你别说是吞地球,你就是偷来一点物质,那个宇宙都会承受不住其他平行宇宙的挤压之力从而提前寂灭!

我不可能去做这事!

你跟我走,跟我去混沌海!

离开洪荒天地!

老子不能让你祸害了盘古老哥留下的洪荒!”

随后便是鸿钧道人的叹息声。

鸿钧道祖再次拂袖,这幻影顿时消失不见。

微风拂过,竹林沙沙作响,鸿钧道祖的身形仿佛佝偻了些。

李长寿点点头,言道:“与我猜测倒是不差,道友与浪前辈也就是在这时正式闹翻的吧。”

鸿钧笑道:“你如何会猜测这些?”

“其实很简单,我在想浪前辈为何在与道友决战之前,为何非要去混沌海一趟?

排除所有可证伪的可能,剩下的推测再荒谬,那也是真相。”

李长寿缓声道:

“混沌海中定然有一处玄妙的缝隙,是位面与位面之门,是浪前辈来洪荒的路径。

浪前辈当年去混沌海,就是为了遮掩这个门户,将这门户藏起来。

同样,这也是道友发现了我这个浪前辈的同乡后,为何会百般偏爱、大开方便之门的主要原因。

道友将我培养成遁去的一,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让天地稳固,也不是让天道进化。

而是想让我放逐在混沌海中,破译开浪前辈可能会留下的线索,让我去完成浪前辈未完成之事。

找到位面缝隙,降临地球所在宇宙,吞噬那个宇宙的能量!

借助这部分能量,可以给未来将要寂灭的洪荒天地大幅续命,在洪荒的终点,继续对抗熵增。

当然,我这颗棋子,道祖有数层功用。”

鸿钧道祖一阵默然,凝视着李长寿那清澈的双眼,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言说。

李长寿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口,言道:

“我这个人谨小慎微,从不觉得有无缘无故的好处,也不觉得道友真的会如此喜爱我这般生灵。

道友你最大的破绽,就是将鲲鹏号留给了我。

如果说道友对付不了鲲鹏,这完全不合理。

道友去过鲲鹏号,知晓鲲鹏号的一切秘密,道友将鲲鹏号看做是洪荒未来的希望,所缺少的只是个领航员。

道友也翻弄过那里面留下的几本典籍,取走了最为重要的两部。

还有那主控室的石碑,也是道友留下的吧。”

鸿钧道祖露出少许困惑的表情,问道:“你既已知这些,为何不将此事公布于众?”

“这没法公布于众,这是道友为了洪荒天地考量,洪荒生灵应该站在道友这一边。”

李长寿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缓声道:“其实,道友错了。”

“哦?”

鸿钧笑道:“哪里错了?”

“认知错了,”李长寿低声道,“混沌海有形之界,与地球所在世界并不是什么平行宇宙,也不存在平行宇宙之间的挤压。

道友你受浪前辈影响太深了,而浪前辈的认知,其实都是我老家一些科学想象的产物。”

鸿钧道:“道友高见?”

“阴与阳,正与反。”

李长寿叹道:

“道生一,一为存在之意;

一生二,二为阴阳对立。

虚空本虚无,虚无中出现正反粒子,偶然情形下,正反粒子引发两个截然不同的潮汐,有形之界于潮汐间诞生。

这两个有形之界就是一正一反,是虚空中诞生的美丽波痕。”

道祖面色有些阴森,冷然道:“证据。”

李长寿道:“两个有形之界的阴阳之属不过是定义和称呼上的不同,本质就是这般,我老家的物质和能量不可能存在于这个有形之界。

强行拿过来了,也只是会引发湮灭。”

“你与浪的穿越,又如何解释?”

“与虚空同层次存在的便是真灵,”李长寿道,“甚至我怀疑,虚空潮汐就是真灵大量自解引起的。”

鸿钧一阵默然,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杯,以及茶杯中的倒影。

“这不过是你的猜想,”鸿钧道,“贫道必须亲眼见证到答案。

无论如何,贫道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为了这洪荒天地能久远存在罢了。”

李长寿却冷笑了声,缓缓摇头。

“道友莫要自欺了,真要是为了天地好,你就不会促使龙凤打碎洪荒。

真要是为了天地好,你就会提前制止罗睺,而不是在最后当救世主,激发天道!

让盘古神留下的天道防御体系露出破绽,自己趁虚而入,反过来掌控天道!”

李长寿淡然道:“你不过是想证明,自己比本尊更强,自己比本尊更适合存在,从而理直气壮抹杀本尊罢了。

对吗?前辈?

准确点说,浪前辈的心魔、浪前辈的道***前辈的善尸,浪前辈在混沌海中浮浮沉沉时诞生的虚假人格。

道祖,鸿钧。

混沌海中除却浪前辈外,唯一的单真灵生灵。”

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大家收藏:(www.zilang.net)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紫琅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全文阅读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txt下载 - 言归正传的全部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紫琅文学

猜你喜欢: 未来军医觅仙道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洪荒之亘古妖尊独孤之后复孤独时空之叹超级融合诛仙前传:蛮荒行超脑太监不死不灭雷霆之主星峰传说白袍总管永恒国度仙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天下第九不朽凡人还敢说你不会武功通幽大圣三寸人间幻影长空飞剑问道仙府之缘侠行天下神话从天行开始
完本推荐: 一级律师[星际]全文阅读全宇宙最后一只猫全文阅读藏在时光深处的你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蜜芽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慕川向晚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未来之师厨全文阅读[综武侠]一朝成名全文阅读[快穿]如何从病娇手中逃生全文阅读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离婚全文阅读婚后霸占娇妻全文阅读御膳人家全文阅读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全文阅读[火影同人]或许改变全文阅读修仙服务全文阅读师尊,求你看看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众神世界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木叶之贼手盛芳王者荣耀之国之荣耀凌天战尊一卡在手花都最强医神超级影后.开局十条龙一座城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草民逆天行清穿四爷的老福晋一统天下之压寨姑爷混元修真录[重生]从1983开始男人的世界你不懂魂帝武神超越狂暴升级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大祭司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网游之最强传说专职加戏的我(快穿)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环球挖土党爆发吧,脑洞!九龙圣祖三界红包群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txt下载手机版 - 言归正传的全部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紫琅文学移动版 - 紫琅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