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紫琅文学 >> 阎王找我谈养喵 >> 终章

他知道阎王和崔钰还在彻查鬼钟的下落,势必也会清理他们遇到的厉鬼。他不能暴露这次的行动,不然幕后之人会要了整个村子的命。他让小三儿和赵令做诱饵,在他们收复其他厉鬼的时候被阎王和崔钰撞见。小三儿和赵令身上有他的气味,阎王如果能够察觉,事情自然而然就暴露。

作为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少年,平日不是读书,就是去各个村子里做货郎。夏谷的计划幼稚得可怕,赵令和小三儿听到他的调遣,就已经知道他心中所想。两个厉鬼拒绝了夏谷,并且告知夏谷此法不可行。

一人两个厉鬼的谈话被另外一只厉鬼给偷听过去,告知了幕后之人。显然,夏谷起了这样的心思,这样的鬼钟无法继续使用下去。既然他想暴露,那幕后之人就帮着他暴露。

阎王与崔钰两人就没有在一个地方停留过过多的时间,钟馗和十八层地狱的狱卒们也全部派遣出来,寻找鬼钟。当夏谷出现在他面前时,阎王明显愣住了,夏谷怎么能找得到他。

夏谷的心神都被压抑住,但是他的五感却能感知到现在他在做着什么。幕后之人要比他残忍的多,他懂得如何折磨。

“你怎么找来的?”阎王愣住,崔钰却比他机灵得多,看着夏谷的模样,崔钰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少年来。

“我……我是你们要找的。”夏谷嗓子干涸,说出来的话干燥得很,听着刺耳。

崔钰面色凛然,眉头皱起,斜眼瞟着阎王,回头问夏谷:“你说什么?”

阎王始终定定地看着夏谷,没有说一句话,眼睛暗如夜空,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夏谷的身体不受控制,往前走了一步,崔钰下意识往阎王身前一站,阎王却伸手推开了他。

夏谷说:“我是鬼钟。”

“嗯。”

一直不说话的阎王突然应了一声,夏谷抬头看着他,眼神空洞。

“这样也好,这样你就不会怕我是阎王。”

阎王的眼睛没有丝毫的生气,黑色的瞳仁丝毫看不清。

“你杀了我吧。”夏谷说着,将一把刀掏了出来,要递到阎王的手里,夏谷说:“我不想再活下去了,这样好累。”

阎王没有说话,夏谷手里的刀离着他越来越近,最终,刀的方向一转,插向了阎王的心脏。

一直密切关注两人的崔钰大叫一声,冲上前去的时候,阎王与夏谷已经同时握住了刀。将夏谷反手抱在怀里,阎王握住刀柄,夏谷握住刀刃。

双手将夏谷抱住,阎王的心凉凉的,看着眼前的夏谷,他觉得要是能杀掉的是他就好了。夏谷的手掌被刀刃割破,鲜红色的血液顺着刀刃流下,两人目光交汇,糅杂了多少情绪,没有人能看得懂。

“杀了我。”夏谷的眼泪夺眶而出,声音嘶哑地吼道。

阎王咬了咬牙,将刀从夏谷手里夺过来,松开了夏谷,转身对崔钰说:“你先送他回去。”

夏谷反抗了一下,用他自己的意识,然而他的意识很快又被压抑下,跟着崔钰走了。夏谷走时,目光森然,带着些冷血的味道。

送夏谷回去,崔钰就急急忙忙走了,他不知道他那一直不按常理出牌的上司又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夏谷的手掌全是血,心神渐渐被放了出来。疼痛侵蚀着神经,夏谷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夏谷虽然被送了回去,但是毕竟是鬼钟,崔钰派鬼差在门外把守,不管是肉体还是灵魂都不准出来。

地府对厉鬼进行了残酷的绞杀,夏谷空间内的厉鬼,除了逃走的两三个,无一幸免。

夏谷不知道这些事,他一直在家里等着。幕后之人没有来,但是在他拿着刀去杀阎王之前,幕后之人说刀子上有毒。他用最后的心神控制住自己的力气,握住了刀刃,没有伤到阎王,他的手却被割烂了。

肉体保不住,灵魂也保不住,这是背叛幕后之人的代价。

有鬼差在,幕后之人并不敢动村里的人,夏谷日复一日地等着。身体外面看不到有什么变化,可是体内的器官却在一点点的溃烂。夏谷想,自己得保持最好的状态再见一次阎王,不能让他见到他时,变成了腐肉。

最终,在腐烂马上就要侵蚀到皮肤时,阎王来了。

阎王的脸色惨白,走路跌跌撞撞,外面官差见到,大声叫着“大人,小心”。夏谷听到,一下跑到了院子里。

阎王去天庭,将所有的责任揽了下来。三记打神鞭,另加千年寒川,这样的惩罚对他来说无疑是宽恕。

他马上就要被发往寒川了,阎王和夏谷一样,也想见他最后一面。

夏谷在跑出来的那一刹那就后悔了,他的肉体一下散了,溃烂的肉皮肤一点都兜不住,簌簌地掉落了下来。与此同时,他意识也渐渐抽离,像是一根根头发一样,一点点飘远。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夏谷看到了阎王惊慌失措的脸。

夏谷的魂魄散得那么迅速,阎王几乎快要吼了出来,叫着夏谷,阎王狼狈地往他身边跑着,一下摔倒在地,两手一起迅速往前爬着。好不容易爬到夏谷跟前,利用最后的法力,将夏谷的魂魄保住,然后让身后的鬼差送他回地府。

崔钰见阎王抱着夏谷的一缕散魂跌跌撞撞的进来,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还管他做什么?”

“去找老君!”阎王声音虚弱,说话颤抖,眼神凌厉。

眼睛干涩,崔钰将眼泪憋回去,去请老君。

阎王将夏谷放在榻上,小心翼翼地握住他已经不成模样的手,一下一下地摸着,将夏谷冰冷的手放在唇边,阎王吻着,小声叫着。

“夏谷……夏谷……”

魂魄已经支撑不住,夏谷感受到残破的手背上,男人温柔的吻和冰凉的温度,想要应一声,却喊不出话来。

夏谷不想修炼,想要做人,一生一世的轮回,体验着世间的百态。可是,这终究要变成他临死前的一个梦。等他死后,魂飞魄散,连梦都无法做了。

太上老君很快被崔钰架着过来了,看到床上已经残破的魂魄,叹了口气。

“鬼钟像人不是人,在被选定成鬼钟之后,魂魄就已经开始散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收不回来了。”

面无表情的盯着夏谷,阎王握住夏谷的手一点点收紧,包住夏谷的手,让那魂魄散得慢一些。

“肯定有办法。”阎王说:“老君,你但说无妨。”

老君眉头一皱,摸着胡须的手都颤抖了一下。他盯着始终都没有回头的阎王,目光中带着些许的无奈。

“你知道的,只有内丹的巩固,才能保持魂魄不散,可是……”

“用我的。”阎王平静的说。

“你说什么?”崔钰声音瞬间冰冷,冲到阎王面前抬脚就要踹,疯了一样的骂他:“你再给我说一遍,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老君打横将崔钰拦住,崔钰的眼泪唰就流了出来:“你以为内丹是糖豆,一炒炒一锅?你还要去寒川待千年,为了这个凡人,你他妈不要命了?你修行万年,生而为神,就因为这个人,你他妈什么都不要了?”

崔钰心疼得都快要揪起来,作为阎王的好友,他真快要被气死了。

“别别别……别打架。”老君用半截身子拦住崔钰,一声声劝慰着,“他说他的,我们不按照他说的做不就行了?”

崔钰被安抚下来,肃然而立,冷冰冰地看着阎王的背影,一字一顿地说:“明天收拾收拾我送你去寒川。”

说完,转身走了。

老君看看阎王,再看看崔钰,最终也是抖着胡须走了。

阎王握着夏谷的手,眼睛里闪着点点星光。

最近堆积的卷宗都在桌子上,崔钰着手收拾。阎王发往寒川,拂晓和他临时接管地府。手上的卷宗都要整理完,然后还要和拂晓报备,阎王一走,崔钰的活将会更多。

多了好啊,最好将他埋没,让他别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崔钰整理着卷宗,身心俱疲,作为手下,他似乎比阎王还要忙还要累,操心的事情本来就多,阎王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净添乱。想到这,崔钰又是一番烦躁。

他也想要夏谷活着,可是如果夏谷活着是要拿阎王去死来换,他当然不会换。阎王生而是神,修炼万年,不能因为一个人而毁于一旦。阎王的肩膀上,还扛着整个地府,他夏谷并不能算什么。

侧门声音响起,崔钰回头看了一眼,阎王并没有在那看着夏谷,而是来找他。阎王面色比他要憔悴的多,带着死气沉沉的黑气。崔钰心下还有气,并不想理他,可是想他刚挨了三记打神鞭,就粗着嗓子吼了一句。

“滚回去休息!以前没见那么积极!”

崔钰平日将阎王当做上司,可他毕竟也是他的好友,两人几千年的交情,他心中偏向的自然是阎王。

没有听崔钰的话,阎王走过去,坐在了崔钰的身边。他似乎是累了,坐在椅子上,半边身体都歪着,却没有力气去坐正。

“崔钰……”崔钰不理他,阎王自己开口说了话。

他本就没有多少力气,崔钰心中担忧多过生气,应了一声:“干什么?”

“对不起。”阎王轻声说,身体歪的越来越厉害。

崔钰心里一根弦“嘎嘣”一声就断了,他抬起头,看着头顶的红木梁,盯了半晌,将眼泪憋回去,说:“自己再寒川,要好好的,有内丹御寒,应该没事。千万别伤了仙根,不好养。”

身后的阎王一直没有说话,崔钰转身,阎王已经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心里骂着阎王没心没肺,崔钰却放下了心来。“对不起”这三个字,代表了阎王会按照他说的做,不会因为一个凡人而送出他的内丹。

可是,等第二日去阎王寝宫带他去寒川时,当他看到床上躺着的夏谷和旁边放着的半颗内丹,崔钰眨眨眼,似是已经知道了一般,没有生气,也没有悲伤。只是冷静的去叫了老君,让他帮夏谷用阎王留下的半颗内丹固定住他的魂魄。

老君让内丹融入夏谷的魂魄,看着半颗内丹和夏谷快要散尽的魂魄,老君说:“带回我殿里养吧,将魂魄放在金鱼的身体里,把先前散去的魂魄重新养回来。”

“嗯。”崔钰说:“按照您说的做就行。”

老君回头看着夏谷,叹气说:“他还是一意孤行的性子,不听任何人的劝。”

崔钰笑笑,脸有些僵,淡淡得说:“是啊。”

就这样,一晃千年,崔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夏谷的魂魄,笑道:“你全好了?”

夏谷站在殿中,四下不见阎王,抬头看着崔钰,问道:“他呢?”

崔钰想想他去寒川时,看到那个虚弱得站都站不稳的阎王,心下抽痛,却仍旧面上带笑。

“他得了重病,现在在寝宫养身体。”

“我能见见他吗?”夏谷问。

“等来生吧。”崔钰说:“他肯定会去找你的。”

夏谷抿着唇,盯着崔钰,双眼通红:“他没死吧?”

“笑话。”崔钰哈哈大笑一声,面色凛冽地说:“你以为他是你这种凡夫俗子么?”

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夏谷唇角微微一勾,说:“不是。”

夏谷被黑白无常押下去找孟婆,喝了孟婆汤,他就进入下一次的轮回。

路上,夏谷跟随着黑白无常,问道:“我可以不喝孟婆汤吗?”

白无常挑着桃花眼,斜睨了他一眼,说:“不行。”

黑无常憨厚一笑,凑到夏谷的身后,在夏谷耳边问:“你是不是怕来生,记不得大人了?”

“嗯。”夏谷笑得有些羞涩,眼睛里闪着亮光。要是他不记得阎王,阎王不记得他,那他们俩以前那段爱,在时间长河中,算什么?”

“放心吧。”黑无常拍了拍夏谷,旁边的白无常怕他说出什么话来,赶紧扯住他,却愣是没扯住。

在夏谷喝孟婆汤前,黑无常跟夏谷保证,未来一世,他会让夏谷与阎王相见,至于两人是否重新爱上,就要看夏谷和阎王自己的造化。

黑无常说完,还扯着白无常一起保证,白无常别别扭扭的答应了。

夏谷看着两个鬼差,微微一笑,手中一碗孟婆汤,一饮而尽。

*********************

夏谷觉得有些害怕,因为蹲在他左右侧一黑一白两个拿着锁链,戴着高帽的人,长相真的很可怕。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了?

就算夏谷心态乐观,善于交际,这时候他也不敢与两鬼有什么交际。但是,当黑无常掏出锁链勾住他的脖子,将他轻轻一扯扯出人体时,夏谷心中的呐喊声已经突破天际。

“你们搞错了吧!”夏谷回头幽幽地看了一下他躺在地上完好无损的……尸体,大着胆子诚恳地问了一句。

他相信,他这句话,应该被勾走魂魄的人都会问,并且,黑白无常是不会回答的。

与他预料的相反,扯着他脖子的锁链微微一顿,黑无常回过头,嘴巴里的舌头快掉到地上,黑无常像吸面条似的吸了一口舌头,说:“没错。”

《阎王找我谈养喵》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紫琅文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紫琅文学!

喜欢阎王找我谈养喵请大家收藏:(www.zilang.net)阎王找我谈养喵紫琅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阎王找我谈养喵最新章节 - 阎王找我谈养喵全文阅读 - 阎王找我谈养喵txt下载 - 西方经济学的全部小说 - 阎王找我谈养喵 紫琅文学

猜你喜欢: 伯爵大人有点甜综漫之无敌亲友团末世重生之凿冰霍少,夫人又要离婚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末世重生之王者那个大佬回来了锦鲤学霸的漂流瓶金牌助理小可爱,你假发掉了重生后男神们都看上了我重回一九九四冥冥之中喜欢你子夜十穿越游戏超级大脑(快穿)包子造人计划(网王)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家教)爱上你的假面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娇气包快穿回来了穿成男主的娇气包女配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我的房分你一半每天起床都看到模范夫夫在闹分手
完本推荐: 玛丽苏文崩坏手册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轻易放火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紫府仙缘全文阅读第一科举辅导师!全文阅读七芒星全文阅读重生西游全文阅读穿越之兰柯一梦全文阅读我是替身,莫得感情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重生之贵女难求全文阅读临时保镖全文阅读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全文阅读包子造人计划(网王)全文阅读盛世妆娘全文阅读重生之妖道再临全文阅读影帝今天也卡黑了全文阅读见鬼的玛丽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临渊行余生有你,甜又暖我变成了一棵树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嫁偶天成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都市:开局假装修仙者王者时刻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洪荒之亘古妖尊武炼巅峰盛唐小园丁天才神医宠妃来自地狱的男人从汽车销售到顶级富豪开局就退婚娶伴娘九鼎秘藏伏天氏帝妃临天撒娇福晋最好命寒门状元首富小村医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那个大佬回来了盛宠之将门嫡妃绝武狂帝魔临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楚氏赘婿来自未来的神探

阎王找我谈养喵最新章节手机版 - 阎王找我谈养喵全文阅读手机版 - 阎王找我谈养喵txt下载手机版 - 西方经济学的全部小说 - 阎王找我谈养喵 紫琅文学移动版 - 紫琅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