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八章 完结章

本章节来自于 [网游]贫僧先告退 http://www.zilang.net/7/7622/
    势力战结束之后,鹳服再度恢复了平静。原先从别的服务器空降帮忙的人也在一夜之间消失,日月几点和旖琇也不例外。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教主不在好寂寞

    [势力][尚书][云鬼]:世界安静了好不习惯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大神和老头也好久不上了……蚊子知道什么情况嘛

    [势力][檀不闻]:我也不清楚

    事实上,自从势力战结束之后,贺亦修就没有上过线,更别提跟他私下联系了。他领着孩子走进家园系统的大宅子里,看着孩子脑袋上顶着[合弹]两个字,又一阵莫名的郁闷。

    孩子拿到手后就可以给他取名字了,在名字问题上他和贺亦修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场景回忆如下:

    谭跃:孩子叫朝闻道怎么样的

    贺亦修:我儿子晚上就死了?

    谭跃:三千微尘呢?

    贺亦修:我儿子可不能无情无欲就得爱憎分明!

    谭跃:那愿闻高见

    贺亦修:^_^一定要取个既能代表你也能代表我的名字

    谭跃:取我们的姓,恩…弹劾?

    贺亦修:这太具攻击性了吧…咳,再说顺序也不对

    谭跃:什么顺序?

    贺亦修:^_^没什么,要不换一下次序,你觉得[合弹]怎么样?

    谭跃:罢了,贫僧不跟众生计较

    贺亦修:……

    于是[合弹]这个名字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孩子已经把名号亮了出来,给孩子取名的人却迟迟不出现……谭跃叹了口气,在势力发了个表情。

    [势力][檀不闻]:/敲木鱼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蚊子这是看破红尘了??

    [势力][檀不闻]:没事情干

    [势力][尚书][云鬼]:又一个免费劳动力!去,点链接顶咱们势力战报的那个帖子

    帖子【鹳雀楼】20XX.XX.XX势力战报已经被顶到了第一页第二名的位置,后面跟着[hot]标志表明有很多人都在回帖。发表人是鬼子,一开始分析了局势和力量分析,接着罗列了联盟关系和参战势力,然后就是站在战盟的角度开始图文直播,最后放上杀人榜和祭天台占领情况。

    [假以时日]这次在势力战中算是连获大捷,不仅守住了已经占有的白水台祭天台和鼎湖祭天台,还占领了易守难攻的古皇陵祭天台,在占领祭天台的数量上名列第一,另外包括法师军团在内的五位假以时日的成员占领了杀人榜前十的位置。 如此强悍的实力,自然引来了不少围观群众。

    1L:我擦我没看错吧!为什么榜上有教主???教主不是在莲台极境吗?

    2L:教主是在莲台极境没错,今天刚刚在莲服合影一张

    3L:切,这个什么假以时日也不怎么样,请了帮手也不过打成这个样子

    4L:LS我知道你是子弹联盟的

    5L:排楼上

    ……

    200L:没人八八那个什么姬八么?一个脆皮刺客杀人榜前十?这不科学!

    201L:小jj已经销声匿迹好久了…第一次势力战报里看到他!!

    202L:LS请深八!顺便兜售板凳瓜子炸鸡啤酒~~~

    203L:想当年小jj还很小的时候,就是个pk狂,但貌似长大之后没再见他参加过势力战

    204L:LS继续,我是LZ,说的好散分分哟~~

    谭跃刷到最后,整个楼已经从势力战分析帖歪到了那些年鹳雀楼不得不说的八卦。看到[姬八]的名字出现在上面,他突然意识到,势力战那晚的孩子他爹并不是真正的孩子他爹而是喜当爹的孩子他爹(= =)。而[姬八]这个角色背后牵扯到的人和事,恐怕跟冥日之泽和日月几点的故事天雷狗血纠结程度不分上下。

    作为一个简单的人,珍爱生命,远离狗血。谭跃还是决定不对贺亦修就[姬八]的问题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正想到这里,手机屏幕突然亮了——是来自贺亦修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就两个字:开门。

    谭跃乐呵呵的操纵着檀不闻把书房的门推开——没有[亦休]的身影。在好友列表确认了一下,亦休的名字还是暗下去的。

    “我开了门,没看见你啊,只有合弹在门口。”贺亦修看着手机屏幕,无奈的扶额。本来想邪魅狂狷的来个惊喜登场什么的,看来是不可能了。

    “T_T我在你家门外,出来给我开一下门。”

    看到那个表情符号后面接的文字,谭跃像是被电了一下,赶紧把手机到一边。紧张!紧张!紧张!岂有此理的紧张!

    贺亦修等到谭跃来给他开门时,至少距离发出短信已有十分钟。看着谭跃同手同脚领着他进屋的样子,他忍不住想要逗逗他的小徒弟。

    “跃跃啊,怎么这长时间,这是在参禅呢?”

    “……”谭跃顶着一张大红脸看着他,嘴上想着否定却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参的什么禅,恩?”贺亦修缓缓靠近谭跃身边,“是不是,欢喜禅?”最后三个字,他说的极慢,一个音一个音,似乎要确保每一个音节都落入谭跃耳里。同时,他的手也没闲着,不动声色从谭跃背后绕过,缓缓的想要爬上他的肩膀。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梆]的一声,转眼之间,贺亦修已经躺到了地上——贺大编导为他的轻薄言行付出了沉重的带价。那[梆]的一声,十分扎实,让人听了就肉疼,不,是骨头都疼。

    谭跃不好意思的看着贺亦修,朝他伸出手:“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习惯别人突然靠近。”

    跃跃都这么说了,贺亦修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装作大度的摆摆手,忍痛站起来,他的背,他的腰,他的屁股……真是摔了个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啊。坐在沙发上,贺亦修用掌根揉了揉腰侧,在确定了今天确实不宜进行剧烈运动后,他决定将此行的目的改为让谭跃彻底正视二人的关系。

    谭跃还沉浸在不好意思的情绪中,紧张的情绪反倒没有那么强烈了,在给贺亦修沏完茶坐下之后,他已经能比较坦然的面对贺亦修了。想想开门前紧张的自己,简直莫名其妙岂有此理!

    “师父,怎么今天特地跑一趟?”

    多么有技巧性的开头,十分有分寸的问了对方的来意。贺亦修沉浸在某种“吾家有儿初成长”的情绪中不能自拔=_,=

    面对久久没作答的师父,谭跃表示理解。刚才猛地那一下,脑子肯定一时懵了转不过弯来。这个时候,当然就需要做徒弟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各种贴心小棉袄啦。

    “师父,是不是还没缓过来?要不我给你按按?”谭跃圆溜溜的大眼睛闪动着跃跃欲试的光芒,“以前练功的时候师弟们拉筋什么的都是我去帮忙。”

    “……”贺亦修委婉的表示不用了,他还不想二度死在小徒弟手里。

    “跃跃啊,我刚下飞机,就跑过来找你了,你知道为什么吗?”见小徒弟放下心房,贺亦修决定开始切入正题。

    师父不远万里一个人赶来,这是……多大的执念啊!所谓“邪来正度,迷来悟度,愚来智度,恶来善度”,谁来告诉他面对贺亦修这种情况他该怎么度!

    “不知道。”既然如此,就以无招胜有招吧。

    “其实本来想当面跟你说清楚旖琇的事,但是……”贺亦修意味深长的说道,“后来我发现,还是先问问你比较好。”

    …谭跃有点不安了。

    “之前突然不理我,是不是因为他?”像是引诱猎物的猎人,贺亦修先抛出一个饵。

    “恩。”谭跃老老实实的点头。

    “是不是看我和他总在一起就心里不舒服?就很郁闷提不起劲?”

    谭跃吓了一跳,他的状态自己都总结不出贺亦修是怎么知道的!但是真的就是像他说的那样,贺亦修和旖琇一起出现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是莫名不舒服,特别想找个木桩子练练拳脚。

    “是,特别想练练拳脚。”

    “……”贺亦修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挪,小徒弟的身手,他是早就见识过了。但是!头可断,血可流,真爱不可丢。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贺亦修选择了继续循循善诱:“跃跃,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为什么?”

    “因为喜欢。”

    “喜欢?”

    “对,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不想看到我和别人…额,愉快的玩耍。”贺亦修恬不知耻的做了总结。

    “??”谭跃满脑袋问号,这就是喜欢吗,这与喜欢花草虫木,喜欢飞鸟鸣禽有什么区别?以前庙里的老师父总是讲,要以一颗慈悲心面对世界,世间一切便都可爱起来。难道喜欢就是慈悲?他似懂非懂。

    “哦,我明白了。”不管怎样,对众生慈悲为怀总是能解释的通,“是因为我慈悲你。”

    “……”贺亦修觉得有哪里不对,他还没意识到他已经沦落到与芸芸众生混为一谈了。

    “是你只慈悲我。”某人觉得加个“只”字感觉要好很多。

    说完这句,看到谭跃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贺亦修内心不禁恍恍惚惚红红火火何厚铧,一片欢乐的海洋。如此时刻,不趁胜追击,更待何时?

    贺亦修的舌头君再次使出十八般武艺(别想歪):“跃跃,我很喜欢你。既然我们两情相悦……”说到这里,他伸开手臂不怕死的抱住了谭跃,“你是不是该熟悉熟悉我们之间的亲近?”

    其实在扑上去的一刻,他已经闭上眼睛,做好了被再度摔到地上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谭跃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任由自己被他抱在怀里。他的眼睛阖上,似乎在沉思,睫毛轻轻颤抖,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其实谭跃一直在思考——贺亦修刚才的那个“既然”是怎么得出的。但是当鼻息间充满了另外一个人味道的时候,谭跃的脑子已经彻底当机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渡劫失败了_(:з)∠)_

    贺亦修感受到了怀中人的顺从,心中一喜,只差开口嚎一嗓“咱们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啊”。双手缓缓的在小徒弟的后背摩挲,感受着这具身体轻微的震颤,贺亦修满意的给自己点了个赞:宝手未老嘛。

    亲昵的抚摸之后,贺亦修轻轻在谭跃耳垂上啄了一下:“感觉如何?”

    “十分复杂。”谭跃的声音又恢复了清明。

    “……”贺亦修有点郁闷,说好的娇羞低喘欲|仙|欲|死呢。

    “有点麻,有点痒。”谭跃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脱离了贺亦修的怀抱,继续说,“心里就像有把火在烧。”

    看着分析自己感觉分析的头头是道的人,贺亦修内心默默给自己点了根蜡,面上却很严肃:“那你觉得我们可以继续吗?”

    “……”谭跃迟疑片刻,点了点头,“可以。”

    “保证完成任务。”贺亦修又扑了上去一顿虎摸。

    谭跃毛茸茸的脑袋挣扎着从贺亦修的臂弯里冒出来:“师父,我觉得这一阶段的修炼可以了。”

    “恩?”贺亦修眯了眯眼睛,“那我们进行下一阶段??”不顾腰疼,贺亦修还是生动的脑补了和小徒弟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画面,哦呵呵不要太开心。

    “下一阶段是什么?”谭跃十分兴致勃勃。

    贺亦修倚在沙发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你猜猜?”

    “别太难就行……”

    “太难?”贺亦修挑了挑眉,“举个例子?”

    “我现在可度不了你……”谭跃有些沮丧。

    贺亦修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度我?跃跃准备怎么度我?同船渡还是共枕眠?”

    “邪迷愚恶,不知道你是哪一种,所以不知道怎么度。”谭跃一脸正气,才不理某人的调戏。

    “跃跃啊,其实只要你来度我,我就在向善的路上前行一大步了。”贺亦修伸出手,摸了摸小徒弟的头,“既然我们在一起,我总得有什么表示不是?游戏里我们已经有了[合弹],不如现在我们再【合弹】一次?”说话间,他干脆利索的扑了过去。

    ……

    “等——”关键时刻,谭跃压住了在自己身上作乱的那双手——贺亦修内牛满面,媳妇儿有功夫,谁都拦不住。

    “怎么?”贺亦修强压住欲|火问到。

    “我们现在是不是像壳子说的攻啊受啊那种……”好奇宝宝发问了。

    “是。”必须简短有力。

    “那我是什么?”好奇宝宝对身份问题很敏感。

    “受。”必须掷地有声。

    “为什么啊?”

    “因为你比我瘦。”必须编个瞎话。

    “哦……是这样啊。”好奇宝宝继续刨根问底,“那壳子说什么绝世好攻什么的你是不是啊?”

    “是。”必须是是是是是!

    话到这里,贺亦修已经按捺不住了,准备扑过去将小徒弟按倒在沙发上,倒时候你就知道在下是不是绝世好攻了!事实胜于雄辩!这么想着,他也这么干了,就在他扑过去的一刹那,谭跃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可怜的某人脸朝下拍在了沙发上。

    “走,去楼顶。”谭跃乐呵呵的穿上外套把手机递给了贺亦修。

    他定睛一看——[打飞机]游戏正在启动。

    “壳子说,绝世小攻就是为最心爱的小受在屋顶上打飞机!咱们去屋顶!”

    看着小徒弟笑盈盈的脸庞,知道真相的贺大编眼泪掉下来——夕阳下,屋顶上的两个人,一个高高兴兴的翻着筋斗,一个默默的打飞机。

    还记得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贺亦修永生难忘TAT

    再次登录《大闹天下》的时,已经是一周后。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蚊子你怎么才上!!你不在的时候大神欲求不满一直着我PK好想shi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你是不是啥时候得罪大神了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并没有啊!!

    [势力][檀不闻]:咦,鬼子怎么不在?

    云鬼在鹳雀楼服务器是有名的生活玩家,常年在线。他PVP和PVE都不爱,最爱钓鱼和收材料,人送外号手工帝。和是谁你猜我结婚之后,是谁你猜我拉着下过几次本,虽然并不热衷,但好歹副本里也能看见他的身影了。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嘘,鬼子最近可能心情不好一直没上

    [势力][檀不闻]:怎么了?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他跟小爱离婚了。

    小爱就是是谁你猜我。当时他们结婚时,是是谁你猜我主动追求的云鬼,说追求也算不上,就是希望势力有人能给他生个孩子,他不想花钱领养,云鬼正好是个女号,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男的,被他磨了半天也就答应了。

    按理说生子任务最好是夫妻一起完成,这样可以帮女方减轻一下负担,但是云鬼每次做生子任务的时候,是谁你猜我不是在战场就是在副本,根本顾不上他。等孩子一出生,是谁你猜我就一直把孩子带在身边,理由是云鬼根本用不上。一开始他还带着云鬼一起下个副本什么的,后来也懒得叫他了,每天在副本战场勾搭不同的奶妈不亦乐乎。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云鬼不知道,有人实在看不下去说过是谁你猜我几次,但人家可好,说两个男人扯什么夫妻关系,再说当时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他跟云鬼之前也沟通过。再到后来,那夫妻称号算是彻底成了他泡妞道路的阻碍,新欢一发牢骚,他就直接就跟云鬼提出了离婚申请,理由是玩游戏理念不一样,还是各玩各的吧。直到离婚前,孩子还是跟着他,这也就意味着——离婚之后,孩子就是他的了,跟云鬼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两人解除夫妻关系之后,是谁你猜我直接退出了势力,他原本就是[聚贤山庄]的人,现在又回了聚贤,带着便宜孩子和貌美新妇荣归故里,得意洋洋。云鬼自那之后也很久没上线了,大家都十分担心他。

    [势力][檀不闻]:这位小爱施主简直是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是谭跃这里语气最强烈的词了。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以前也没想到小爱是这样的人。哎,还以为他跟鬼子是真爱呢,哪想到只是借腹生子而已。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游戏里的感情不都是这样,认真你就输了。想找个靠谱的真是难上加难。

    这一句话让谭跃突然意识到的,能够遇到的认真对待自己的师父是多幸运——果然愿意在楼顶打飞机的才是绝世好攻(﹁﹁)

    [势力][尚书][云鬼]上线了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鬼子你终于上线了!!!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鬼鬼来抱一个

    [势力][檀不闻]:好久不见

    [势力][尚书][云鬼]:干嘛,这么热情好吃不消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鬼子走,咱们去杀了那对奸夫淫妇

    [势力][尚书][云鬼]:最烦pk。再说我也懒得动。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又有了?

    [势力][尚书][云鬼]:G-U—N.我现在在医院躺着呢

    [势力][檀不闻]:谁干的!!

    [势力][尚书][云鬼]:嚯,别激动!做实验把右手烧伤了,请叫我独臂大侠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过儿泥嚎

    [势力][尚书][云鬼]:老头呢?人没在机子旁边?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估计摆摊挂机呢

    [势力][尚书][云鬼]:这几天我可是把所有有关【传说中的那个传说】的楼爬完了。/舔嘴唇正想请教老头各种细节呢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过儿你真不怕死。

    传说中的那个传说——鹳雀楼服务器一代一代玩家众口相传的故事,故事发生的时间是long long ago。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刺客和一个奶爸,两个人一起长大,等混成了服务器的风云人物时,刺客突然疯了一样的刷天下向奶爸表白,并且360度无死角各种守在奶爸身旁,但奶爸始终没有回应。后来刺客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西陵城的摆摊处又多了一个杂货摊,常常有人路过围观合影留恋,也有人想等着摊主收摊的时候上去说几句话——可是除了摆摊,那个摊主似乎上游戏再也没有什么其他事可干。时间一晃而过,等有人再想根据以前的摊主名和杂货铺名找到摊主时,那个摊子早就消失在了西陵城浩如烟渺的店铺群里。

    自那之后,没有人再奢望在鹳服里能找到那两个传说中的传说——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那两个人,说不定早就AFK很多年。

    只有一直留在服务器里的老玩家才会的从身边人身上发现些许端倪,云鬼算是一个。这种热衷摆摊的性格,整个鹳服除了老头找不到第二个人。他觉得自己快要接近当年的真相了。

    其实猜测到传说中的传说身份的人又何止云鬼一个,但大家都三缄其口。因为那个人是老头,平时总是笑嘻嘻没正经的老头,往往这样的人,生起气来才更严重。

    薛丞刚刚结束与技术部的通话,果不其然,势力战那晚[姬八]和[亦休]分别占用了两个不同的ip。他放下手机,缓缓朝办公桌走去,每一步都走的极慢,步距却十分精准,就像用尺子量过一样。如果仔细观察他的双腿,会发现右腿一直在轻微颤抖,仿佛这样缓慢的步伐已经耗尽了右腿全部的力气。

    他终于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不复走路时的小心谨慎,他又恢复了严肃冷清的面容。

    “亦修,是我。我知道他回来了,请你转告他,不要白费功夫。当年的回答,不会变。”

    也不知道那边回答了什么,他很快挂断了电话,又重新拨通了秘书室的号码:“是我,订一张去纽约的机票。越快越好。”

    他有些艰难的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外面的汽车行人此时看上去与蝼蚁无二,渺小的如同连身体都控制不了的自己。

    你自归家我自归,说着如何过;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将你从前予我心,付与他人可。

    贺亦修再次上线时,云鬼的胳膊已经好了,正被壳子拉进队伍,准备带着谭跃去刷鸡哥。

    鸡哥就是玉玑子,是56级副本颛顼冢难的隐藏BOSS,如果有幸得到面见鸡哥的机会,就有希望刷到60级门派套装的肩膀。不过能不能刷出隐藏BOSS,看的就是人品。

    壳子从带了云鬼和谭跃之后,又在地区喊来了一个叫鸽子007的小号,正准备开本看到亦休上线了。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大神,带你家蚊子刷肩膀,快来打工。超级口袋计划

    [势力][元老][亦休]:来了。

    [队伍][亦休]:蚊子,我腰好痛~~~

    [队伍][鸽子007]:掏出笔记本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口=!我看到了什么,莫非……

    [队伍][云鬼]:现实总是如此残酷

    [队伍][檀不闻]:揉揉

    [队伍][亦休]:/摸头 乖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求别在坟墓里秀恩爱

    [队伍][亦休]:^_^今天要给我家蚊子摸个肩膀做聘礼

    [队伍][云鬼]:你们在一起了?天了噜,还我玉洁冰清的蚊子!我想去shi一shi

    [队伍][亦休]:你已经在坟墓里了。

    阴森的甬道里六个棺材排列的整整齐齐,在NPC处接完任务,五个守灵兽灵和一大波皇陵工匠立刻凭空出现。小怪并不难清,谭跃跟着一起全力输出很快就清完了。

    其实站在停满棺材的甬道里,就能看见第一个BOSS石雕。他们并不急于一上来就直奔BOSS,主要是因为石雕掉血之后会召唤出一大波小怪,如果再跟守灵小怪拉到一起,奶妈手滑一下就团灭了。

    就在队伍准备往前的时候,棺材的棺盖突然掀开,一只只小怪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而掀棺材的人——鸽子007已经身先士卒了。

    [队伍][云鬼]:= =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007你摸棺材作甚?

    [队伍][鸽子007]:收集情报!

    [队伍][亦休]:……之前没下过56?

    [队伍][鸽子007]:别人都不愿意带我,还是你们是好人。

    队伍剩下的人都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这个鸽子007不会是个手残吧

    [势力][尚书][亦休]:没事,小号脸滚键盘也能过

    [势力][云鬼]:咱奶水充足不怕不怕啦

    [势力][檀不闻]:节哀吧……

    事实证明,谭跃才是真预言无双。

    亦休准备上去开了第一个BOSS,这个BOSS很凶残,因为不仅会有甩人技能而且有一帮打人很疼的帮手。还没感受到凶残程度?没关系,让鸽子007来现身说法。

    鸽子007是一名天机战士,什么样的战士才是绝世好战士?当然是打BOSS的时候冲在第一个——这是万年没下副本党鸽子007的副本心得。于是在队伍休整的时候,他丝毫不顾自己还在缓慢回血的血条举起盾牌就朝石雕冲了过去。

    石雕当然不能放过如此投怀送抱的玩家。直接用力一甩,把鸽子007甩到了最里面的石室,并且召唤出了一帮小怪温柔的□他。此时鸽子007已经被远远甩出了队友了的技能范围,只能乖顺的接受在温柔乡里溺死的命运。没过一会儿,石雕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石雕还是那个石雕的,鸽子007却已经成了折翼的天shi。

    看着鸽子007空空的血条,队伍弥漫着一股叫作“无语”的友好气氛。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那个007啊,你对装备有需求吗?

    [队伍][鸽子007]:没有,我是有职业操守的,只收集情报。

    职业操守?职业副本杀手吧!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那我们杀了这个BOSS再拉你起来没问题吧,现在BOSS拦在路中间鬼子也过不去

    [队伍][鸽子007]:没问题!你们放心大胆的上吧!不要挂念我!

    [队伍][云鬼]:呵…呵…

    [队伍][亦休]:那我开了,出小怪的时候蚊子别忘了上个八荒

    [队伍][云鬼]:=_,=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水平

    [队伍][鸽子007]:没事,我才死了两次而已

    谁问你了!!!!

    亦休上前开怪,直接把BOSS拉到了最里面石室紧闭的石门前,众人踩着鸽子007的尸体群情激奋贴着门狂扔技能。石雕的血条迅速下降到一半,来势汹汹的小怪一拥而上,谭跃不出意外的挂了。

    [队伍][鸽子007]:这个角度看风景也不错吧

    [队伍][檀不闻]:别有一番意味……

    ——只能看见鬼魂们的裤衩。

    [队伍][云鬼]:卧槽蚊子你怎么也挂了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所以说你是水奶=_=

    [队伍][云鬼]:水奶怎么了有奶水就行!哼!

    [队伍][亦休]:只负责救命不负责保命,专业水平不错

    [队伍][鸽子007]:呱唧呱唧

    水奶鬼子表示很生气,很有志气的磨蹭了半天才把鸽子007拉起来。

    [队伍][鸽子007]:这专业水平……

    [队伍][云鬼]:还想不想活了!

    ——相当霸气!此言一出,鸽子007就噤声了。水奶伤不起,脾气暴躁的水奶更伤不起。

    谭跃默默的爬起来之后,坚定了以后不再拉鬼子下副本的决心。

    打完石像之后,会触发一段剧情,剧情结束之后会出现八个门派的NPC。跟相应门派的NPC对话完之后,可以变身红烧大翅膀外加得到一把天域武器,不过这个“红烧真有钱”状态只限于副本里。很多平民玩家就借此机会感受一下拥有极品装备的快感。

    [队伍][鸽子007]:爽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

    [队伍][亦休]:蚊子你去接

    其他人还好说,他跟谭跃都是剑客,只能一个人变身。不过贺亦修本身就是红烧大翅膀+天域武器,有没有这个状态都无所谓。

    [队伍][檀不闻]:师父在上我在下,师父先请。

    [队伍][亦休]:/摸头 记住你说的。今天嘛,就先算了,我不用这个状态,你去接吧。

    [队伍][檀不闻]:好的。

    多么乖巧听话的徒弟!贺亦修龙心大悦。

    [队伍][鸽子007]:掏出笔记本

    [队伍][云鬼]:你老掏笔记本干嘛

    [队伍][鸽子007]:收集情报!

    ——行,他就多余问,没别的!

    队伍上完状态之后,亦休一声令下:上马。大家都召唤出了坐骑,接下来的一段路是一条狭窄的充满红怪与陷阱的甬道。红怪先放到一边,陷阱就是甬道两侧石壁上的三生石。没错,每一个陷阱都跟鹊桥仙境上情定三生时的三生石一模一样,你靠近它,它就送你去超生。

    一般来说,队伍由主T领头,靠着三生石对面墙壁一路往前冲,不仅可以把红怪拉脱离,也可以避开陷阱。只要顺着墙壁一路溜到平台上,就既不用打红怪也不会踩陷阱了。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坐骑是随着主人一起成长的,那就意味着,坐骑也有等级。等级高的速度快,等级高的速度慢,相近等级的人物坐骑等级按理说应该不会相差太多。

    对,按理说。

    当谭跃骑着马跟在大部队身后看到鸽子007的头像黑下去的那一刻,他知道云鬼又要暴躁了。

    鸽子007很无辜,他只是个收集情报的,几乎不PVE,绝对不PVP,没事喂马做什么?等他看到队伍其他四人头像暗下去的刹那,他还很乐观,拉开距离也没关系,反正最后跑到终点就行了。

    然而等待他的是——被拉脱离返回的大波红怪以及看上去像是装饰的粉红色石头。

    ——好奇怪,墓室两边为什么要装饰石头,看上去一点都不和谐。

    ——恩凑上去调查调查。

    ——梆!

    鸽子007死的速度之快,已经让他分不清到底是被石头砸死的还是被小怪咬死的,过程再华丽,结局却很简单,总而言之就是,他挂了。

    云鬼果不其然的被点燃了。

    [队伍][云鬼]:卧槽鸽子007你真是天shi吗!天天shi!不对,是分分钟shi!

    [队伍][檀不闻]:[蜡烛]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叹气走吧云鬼,跟我一起回去拉他

    路上都是小怪,要清理还是需要战斗力的。

    [队伍][云鬼]:不用你去!老子单开也能把他救回来!凸(艹皿艹)

    被点燃的鬼子怒火万丈的返回……n分钟后,还剩一层血皮拎着鸽子007回来了。

    [队伍][亦休]:…你先给自己加加血吧

    [队伍][檀不闻]:舍身救人,精神可贵

    [队伍][鸽子007]:呱唧呱唧

    [队伍][云鬼]:你给我闭嘴!

    平台上站着剧情NPC,接受任务之后会出现三只走兽,选一只骑上就可以消除NPC身后通往大殿路上的屏障。幸好是系统给的走兽,众人到达BOSS处的时间基本相同。

    这个走兽除了当做坐骑之外,还有攻击技能,虽然回避很弱,但攻击力很强。对于70+的大号来说,当然不用用坐骑的技能进行攻击,但是对小号来说,确实用坐骑的攻击杀伤力更大一些。谭跃选择的是风生兽,来到BOSS墨龙面前时也还是保持着骑乘状态。

    再看鸽子007,人正潇潇洒洒的双脚踩地呢。

    [队伍][云鬼]:卧槽007你坐骑呢!

    [队伍][鸽子007]:解除了,骑着它我的技能都没法施放。

    你的技能那伤害量算个P啊!云鬼觉得蛋十分疼。

    [队伍][亦休]:没事全力输出吧,鬼子你看着点他的血。

    [队伍][鸽子007]:掏出笔记本。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又记?

    [队伍][鸽子007]:恩,鹳雀楼亦休:面慈心善

    除了亦休,看到评价的人都虎躯一震,心里是一片呵呵的海洋。

    看到有人表扬贺亦修,谭跃虽然觉得评价怪怪的,但还是大方向认同,小方向存异。

    [队伍][檀不闻]:大部分还挺对的

    大部分?一共四个字大部分是几个字?大部分就是面和心吧,慈和善完全是扯淡好吗!余下的两人在无声的咆哮。

    被表扬的人心情倒是不错,很快在队友的配合下把墨龙强杀掉了,这就要往大殿走。

    [队伍][云鬼]:007我先提醒你,一会儿上楼梯的时候贴边走,敢接近楼梯前的皇陵护卫你就死定了!

    皇陵护卫是一波被石化的小怪,如同列兵一般整整齐齐的排在大殿前的石阶前,玩家稍微靠近,小怪们就会复苏,清小怪又会浪费掉一些时间。

    这次有了云鬼的事先提醒,鸽子007倒没出什么幺蛾子,队伍平平安安的贴着石阶边上上楼。

    走进大殿,一大堆红名兵马俑在殿中央站的整整齐齐。

    [队伍][鸽子007]:好隆重啊!搞得我都有点紧张了。

    合着您前面都在玩儿呢?

    [队伍][鸽子007]:嘿嘿嘿,副本嘛,玩儿的就是心跳。

    云鬼已经不稀得赏他一个标点了。

    清完红名兵马俑贺亦修上台子跟NPC对话,第三个BOSS九婴之首就出现了——九只龙头从台上香炉的顶部探出,冲着闯入宫殿的不速之客张牙舞爪的咆哮着。

    鸽子007此刻斗志昂扬非常给力,站在原地没动直接把盾牌冲九婴之首砸了过去——飞云断,俗称拖鞋,这是天机唯一一个远程技能。请注意此处强调的唯一。

    这拖鞋一扔出去,威力那是十分生猛。

    扔拖鞋的鸽子007和没扔拖鞋的谭跃一瞬间就挂了。

    谭跃很无辜,鸽子007很困惑。

    [队伍][云鬼]:服!那么多近战技能不用,非用一远程。

    其实如果换成平常的怪,鸽子007飞个拖鞋也没什么关系。但问题是,九婴之首不是平常的BOSS!这个BOSS是大范围高伤害,简单来说,一个远程技能过去全团掉血,脆点的当场半血比如壳子,小号的直接就秒杀了比如地上躺尸的那两位。但如果是贴身群法的话,除了站在BOSS面前的人,几乎都可以不掉血。

    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行——说的就是只因在人群之中多看了一眼,就偏偏选了飞拖鞋的鸽子007。

    [队伍][鸽子007]:我靠这BOSS太犀利了,得记下来。

    得,他倒对杀害他的凶手赶上兴趣了。

    云鬼极不情愿的把他拉起来之后,亦休站在九婴之首面前开了怪。其实这个BOSS也没什么难度,只要注意距离,锁定中间的龙头打就行。托鸽子007没有再乱窜的服,中间的龙头很快被消灭了。

    打完九婴之首后大厅中央会出现一团白色轻烟,那其实是传送到最后一个场景的机关。

    当鸽子007终于停止对九婴之首的打量之后,转过身,发现大家都消失了= =。

    [队伍][鸽子007]:你们到哪儿里去了?我在大殿里面转了好几圈没找着。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幸好你没出去转几圈……

    出去再把石化的皇陵守卫都激活了,呵呵,想起来就是一副愉快的景象。

    [队伍][檀不闻]:大厅中央那个白色的是传送,你点那个就行了。

    等鸽子007归队的时候,队伍已经跟在最后的BOSS墨青书的化身后面,群光了后面出现的所有化身,走过弯弯曲曲的栈道,远远看着最终BOSS墨青书停下了。

    [队伍][鸽子007]:你们好牛B,这么快就推到最后一个BOSS了。

    [队伍][云鬼]:不,你最牛B

    刷最后的BOSS墨青书时打着打着场景就会变黑,如果画面突然惨白一片,那就说明,隐藏BOSS鸡哥来了——因此每次刷墨青书时,大家都希望在他最后快死的时候,能别忘了把裹尸布铺开。

    而且一般到这个时候,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呼唤鸡哥的名字,想要凭借某种力量能把鸡哥拉出来。

    鸽子007对这一习俗也十分了解,开玩笑,人可是专业收集情报的,就算不亲自下副本也能搞来攻略,当然,之前的躺尸纯属例外,虽然例外有点多。

    于是当屏幕全黑下来之后的,只能看到鸽子007头顶不停刷新的对话框。

    [当前][鸽子007]:**鸡

    [当前][鸽子007]:叽叽叽叽叽

    [当前][你猜我是谁(壳子)]:这哪国咒语……

    [当前][云鬼]:天shi国

    [当前][亦休]:都别扔技能

    从前有一个传说,传说在56难本里,当场景变黑的时候,不要使用技能,一直平砍,就能见到传说中惨白的画面以及传说中的隐藏BOSS玉玑子,当然,就能得到传说中随机掉落的60套肩膀。

    显然,贺亦修准备为了证实这个传说——为了聘礼拼了好吗!

    就在他一刀刀平砍的时候,队伍其他人已经开了赌局。

    [队伍][云鬼]:来来来,我赌1金鸡哥不出来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我赌10金鸡哥不出来,劳资不见鸡哥好多年了

    [队伍][檀不闻]:额……我赌…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嘿嘿,要是真出鸡哥了蚊子就直接献身得了

    [队伍][鸽子007]:我赌1铜鸡哥会出来

    [队伍][云鬼]:原本以为我已经够抠门了……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在众人磨皮擦痒说话间,屏幕突然一片苍白,而眉间一点朱砂痣的玑哥,就矗立在那一片雪白之上。

    [队伍][亦休]:出了。

    [队伍][你猜我是谁(壳子)]:卧槽大神你GM亲儿子啊!

    56本的隐藏BOSS鸡哥其实很好推,难度跟古三副本里的最后BOSS鸡哥差不多。如果有大号在,不用什么卡位策略,就一句话——强杀就行。

    鸡哥倒地之后,谁上去摸是个问题,鸽子007毛遂自荐。

    [队伍][鸽子007]:让我去让我去!老天赐给我了金手指的!

    [队伍][云鬼]:老天赐你的是中指吧!

    被毫不留情打击的鸽子007闭上了嘴吧。

    [队伍][亦休]:既然是给蚊子的聘礼,那蚊子自己上去摸。

    [队伍][你猜我是谁(影子)]:有理。

    谭跃闻言上去虎摸了一下鸡哥的尸体,包裹闪了一下——正阳肩,奕剑门派60级世界套肩膀。

    [队伍][你猜我是谁(影子)]:蚊子,你真是GM亲儿媳!!!

    [队伍][鸽子007]:掏出笔记本

    [队伍][云鬼]:送你一根金手指

    带着新出炉热腾腾的肩膀,贺亦修召唤出五彩神羽, 抱着小徒弟高高兴兴的往巴蜀丹青湖飞去。

    在丹青湖畔的湖心小亭里,住着《大闹天下》最有名的一对NPC——葬剑和焚琴。两位大侠一个埋葬了天下最有名的剑,一个焚掉了天下最有名的琴,隐姓埋名,在湖畔竹屋里隐居。

    走进竹屋里,两人相对而坐,隔着长桌含情脉脉。这幅情景,是有名的拍照合影景点之一,也是性别相同也可以谈恋爱典范——无法在三生石前定情又怎么样,看看人家葬剑和焚琴。

    于是乎,这两人的爱心小窝也就成了同性情侣们的“三生石”——爱他就带他去找葬剑焚琴。

    五彩神羽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竹屋门口。

    [队伍][亦休]:咱们进去。

    二人进去的时候,葬剑正在舞一把不知名的剑,而焚琴正在弹一张不知名琴。两人坐在长桌的两外两边,四人正好各占了一边。

    [队伍][亦休]:跃跃,用肩膀做聘礼只是玩笑话,我是希望借着这个机会跟你说,我很喜欢你,认认真真想要跟你在一起。以后不论发生什么,都有我陪着你一起面对。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感情,虽然我……

    [队伍][檀不闻]:虽然你明明知道是我还开着一二三四装作不认识,虽然你贪嗔痴慢疑五毒俱全,虽然你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未尽……

    [队伍][亦休]:TAT我有那么差嘛

    [队伍][檀不闻]:但是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恩,我愿意今生度你。

    愿意在一起什么的还是有点肉麻,谭跃觉得还是换成后面一句比较好。

    看到对方正式的回复,贺亦修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队伍][亦休]:跃跃你是答应我了是吧!!来来来,咱们合照纪念!

    这时,一只玄武默默的从竹屋门口爬进来,预示着他们…幸福美好的未来。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到此完结,非常感谢一直陪我走下来的各位大人们,咱们江湖再见!

    新坑存稿,关于战争势力夜色的故事,欢迎收藏:

    [网游]我无辜的好吗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段无诤的小说[网游]贫僧先告退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网游]贫僧先告退最新章节[网游]贫僧先告退全文阅读[网游]贫僧先告退5200[网游]贫僧先告退无弹窗[网游]贫僧先告退txt下载[网游]贫僧先告退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段无诤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