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5大荒的诱惑(2)下

本章节来自于 [网游]贫僧先告退 http://www.zilang.net/7/7622/
    消息一出,谭跃这边的队友纷纷在战场频道刷留言,表示自己的震惊。()亦三,一个不起眼的秋千,居然连续干掉了三个对手,在只有一个彤作配合的情况下,干掉了三个强力输出。有好事者打开队伍列表查看,才发现这个秋千的玩家居然只是个50级的小号,一时间起哄的人更多了。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秋千妹子是小号吧

    [战场][鹳雀楼—亦三]:伦家是小号呀o(n_n)o

    [战场][生万物—伊人素手]:瞧这语调这表情,不会是人妖吧

    有人不怀好意的来了一句。

    谭跃本来专注的在塔防,看到战场刷出这么一条,突然有些不舒服。虽然他和亦三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他却对亦三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看到别人空口无凭的责难亦三,他那侠义心肠自然不允许他放任不管。

    [战场][鹳雀楼—檀不闻]:亦三是贫僧的徒弟,素手施主请注意你的措辞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贫僧?施主?七夜你老婆真有意思

    [战场][龙门跃—隐\/**]:……

    [战场][鹳雀楼—亦三]:(⊙o⊙)老婆?湿父父给俺找师娘了?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秋千妹子不知道墨姬跟七夜是大荒著名的一对么

    [战场][鹳雀楼—亦三]:哦哦,是这样的。但伦家想跟湿父父在一起嘛,湿父父来上线帮我好不好o(n_n)o

    那边哟呵傻蛋看了看地图,发现复活点已经刷出了几个队友正在移动,上路墨姬过去也能加大火力,中路他跟七夜配合,后面还有几个玩家正在往这边赶,应该也能扛得住,便欣然应允了。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行啊,墨姬过去吧,甘草跟慕珊来中路,鬼太子跟老牛复活后去上路跟他们对着干,剩下都去下路

    [战场][龙门跃—隐\/**]:往后退,你只剩血皮了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还不是你只顾着看老婆忘了保护我

    [战场][龙门跃—隐\/**]:……

    谭跃赶到亦三所在的位置时,对方的甘草、慕珊和齐天大圣已经从复活点重新过来,两方隔着一个小土丘僵持不下。亦三站在塔下不停的前后移动,枯禅站在塔前不时冲出去挑衅一下,不过也都是以塔为中心突刺冲过去攻击又迅速的神隐回来。有了亦三刚才的连杀表现,枯禅显然对后方放心很多,一直站在最前线抵抗着攻击。

    谭跃先后甩了两个大招,如今只剩下一个日月连弓可用,正在等待技能冷却的时候,突然对方一个红名的彤出现了。对方的彤显然是学了隐身技能,冲到谭跃面前,谭跃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堪堪被砍去了大半管血。()眼见血量只剩下5%,墨姬的两个大招却还没冷却完,他急忙扔出日月连弓,可打在彤的身上却不疼不痒,这情形还不等他的日月连弓冷却他就要被传送回复活点了。就在这时,原本站在塔下的亦三一个突刺冲到了谭跃身边,扔出一个辅助技能天籁之音后,迅速的跳离彤的身边,连着几个日月连弓甩出去,此刻谭跃的大招冷却完毕,他连忙扔出毒雾和噬魂,对方的彤刚从催眠状态中恢复过来就被送回了复活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击杀+1,谭跃打开队伍列表一看,他已经收获了一个人头。

    [战场][鹳雀楼—亦三]:湿父父,配合的8错o(n_n)o

    [战场][鹳雀楼—檀不闻]:这是贫僧第一个人头

    [战场][鹳雀楼—亦三]:嘿嘿,那是不是说明湿父父的战场初体验是伦家给的

    [战场][鹳雀楼—檀不闻]:呃……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两个妹子都8错哈,七夜你老婆干掉了彤,挺给力

    [战场][龙门跃—隐\/**]:……拆塔,中路来人

    就在谭跃跟亦三干掉对方上路偷袭过来的彤的时候,隐\/**一行已经干掉了对方中路的队伍,开始拆中路的小塔了。对方一看已经失掉中路,一部分兵力留在基地驻守,另外一部分都向上路和下路涌去,见此情况,谭跃这一边还在基地的玩家自动分为两拨,一拨去上路支援,一拨去下路拦截,而已经拆掉中路小塔的分队则向基地奔去。谭跃这边除了彤和亦三之外,又来了鬼太子和老牛支援。亦三匆匆扔给谭跃一个组队邀请,就跟在鬼太子和老牛的身后主动进攻了。

    不得不说,亦三的操作和判断都是一流的。亦三先跟鬼太子打配合,隐身冲到对方慕珊的身旁上了个回头是岸,回头是岸是使对方在5-7秒内一移动就不断掉血的技能。鬼太子有一个拉人技能,强制把慕珊拉到塔下,慕珊由于强制移动已经掉了半管血,谭跃这边四人一人一下就把慕珊送回了传送点。干掉了慕珊之后,亦三远远的跳到了塔的后方的,谭跃一时摸不清楚她想要干什么,就在这时,只见队里的老牛突然冲了上去,对着对方的甘草就是一击,老牛前期有一个技能就是把人打飞,甘草被打飞的落点恰巧就在亦三面前,亦三又扔了个天籁之音,甘草立刻进入催眠状态,四人又拥上去干掉了甘草。对方大圣看到两个队友被干掉了,立刻匆匆隐身不知道从哪条小路溜掉了。

    虽然最后这两个人头都不是亦三的,但亦三的辅助攻击功不可没。单说天籁之音这个技能,在一般玩家眼中,它只是个十分鸡肋的技能,不仅因为它是个辅助技能伤害值低,而且因为它的辅助状态是随机的。群体攻击1次伤害,5秒内随机2到3次催眠随机目标,就是因为这个随机,扔出这个技能不仅可能催眠不了对方,更有可能距离过近暴露身份被秒杀。但亦三使用这一技能的时候,从未失算过,每一次都成功催眠了对方。看到这些,谭跃不禁对亦三有了些佩服。

    [队伍][鹳雀楼—檀不闻]:徒弟,贫僧觉得你的操作很不错,有专门练过吗?

    [队伍][鹳雀楼—亦三]:o(n_n)o谢谢湿父父的表扬,没有啦,伦家只是记得pvp三大点而已~~~

    [队伍][鹳雀楼—檀不闻]:哪三大点?

    [队伍][鹳雀楼—亦三]:第一,是人都会输。()第二,所有玩家都是人。第三,遇到不会输的玩家请参考第二点。

    [队伍][鹳雀楼—檀不闻]:总会有很厉害的不会输的吧

    [队伍][鹳雀楼—亦三]:湿父父,他们被你擅自剥夺做人的权利已经很可怜了,难道你都不准备给他们变人的机会吗?

    看到亦三的话,谭跃脸上两个小酒窝也出现了,第一次发现,收个徒弟,也挺不错的。

    上路由于来了两个强力火力加上亦三的配合,迅速的端掉了对方上路的小塔。一行人从上路绕到对方基地背后,准备从后方进行突然袭击,就在这时,从一条小路上跑过来一个英雄萨昙,正式刚刚出言不逊的伊人素手。

    [战场][生万物—伊人素手]:中路上路都没有人,幸好人家跑的快的快

    [战场][龙门跃—隐\/**]:都来基地门口,集合了

    [战场][生万物—伊人素手]:#^_^#急什么嘛,马上过来啦

    隐\/**这话其实是对所有队友说的,但伊人素手这么一答,倒好像是隐\/**是专门对她讲的一样,隐隐的还含着撒娇的成分。谭跃跟着队伍,默不作声,伊人素手走在他的旁边,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身上的装备——

    [系统]你不禁打了个寒战发现[生万物—伊人素手]正在看你的衣服。

    对于一个老玩家,从对方的装备就能看出玩家大抵是个什么水平,伊人素手瞅了一眼他的装备,估摸着他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于是胆子也大了,在战场频道发了话。

    [战场][生万物—伊人素手]:七夜,人家觉得火力不太够啊,那个什么墨迹连18级都没到,进了基地还不是被秒的命。

    确实,谭跃因为第一次下战场,对于升级没什经验,自然升级升的慢些。队伍里已经有几个20级满级了,大部分都是18、19级,就他还在15级徘徊。对于伊人素手的发难,他也没生气,反倒觉得对方的考虑不无道理。

    [战场][鹳雀楼—檀不闻]:素手施主说的是,贫僧先去升级吧

    说着,就从离开了大部队,沿着一条小路行进。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墨迹妹子表生气,也是为了你安全着想,到了18级就来基地集合哈

    [战场][鹳雀楼—檀不闻]:没事的,贫僧等级确实有些低了,第一次玩归墟,不好意思

    [战场][龙门跃—隐\/**]:小心点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墨迹别让你老公太担心啦~~

    [战场][生万物—伊人素手]:老马还打不打啦,都集合好了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好,走,一起进

    这边大部队往对方基地里冲,那边谭跃沿着小路找野怪升级,这也就是所谓的“打野”。()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怎样升级才最快,也只能碰到野怪就打。就在他漫无目的扫地图的时候,亦三在队频说话了。

    [队伍][鹳雀楼—亦三]:湿父父,从中路那条河拐过去有一个9级鱼人和两个4级鱼人,三个鱼人旁边有两个3级和一个5级的野怪,打完这六个过河走上路,在天演机关下方有两个5级怪和一个7级怪,清完之后能到18级应该没问题啦

    [队伍][鹳雀楼—檀不闻]:谢谢

    [队伍][鹳雀楼—亦三]:o(n_n)o伦家还等着湿父父来保护我呢。

    打开战场列表,亦三,20级秋千,击杀15/0,辅助击杀10次,哪里还用的着他这个不到18级的师父来保护呢。不过看到亦三欢快的话语,谭跃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扬起来,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按照亦三的建议,谭跃果然很迅速的升到了18级,他沿着小路向对方的基地行进时,突然发现在一座小丘的前面站着一个红名七夜,是敌对的英雄。本能的谭跃就要躲,结果对方头顶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对话框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别躲别躲,你也是打野的吧,咱俩来聊聊天吧,我站在这半天了,一个人都没有,怪无聊的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这位施主,你我阵营不同,还是不要交流了吧狂妃太拽之王爷靠边站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别啊别啊,你陪我聊聊呗,不要因为阵营不同就伤了感情嘛,说不定下次咱俩分在一个阵营呢!要懂得变通变通嘛,不看,我又不杀你,你不用着急走。你急着赶过去,想要干嘛,不久是想多拿几个人头嘛,这么着,你陪我聊会儿,我就跟这让你杀个几次,给你贡献几个人头,你看怎么样?

    看到对方这么不负责任的言论,谭跃觉得有义务教育教育对方团队合作的重要性。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这位施主,你这种行为,是很不负责任的,你的队友怎么办,你们的基地怎么办?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哟呵,你这是为我们这边着想啊,没想到兄弟几个这么有远见在对方阵营安排了小眼线啊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贫僧这是在劝导你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你这是在诱惑我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诱惑你什么?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诱惑我杀你啊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施主杀气太重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我下战场又不是为了杀人。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难道是为了普渡亡灵?施主真是有一副好心肠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

    日月几点终于忍不住了,呱啦呱啦的跟谭跃说了一通。原来他下战场是为了找人,按他的原话就是,他一不小心把某人气跑到别的服务器去了,他没办法只有天天混跨服战场,看看能不能在战场相见。听了日月几点的话,谭跃有些不解。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既然有矛盾,施主为什么不直接去哪个服务器找对方呢?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嘿嘿,这你就不懂了,最刻苦铭心的爱,就是把自己的头颅亲自送到对方手中,够不够激烈,够不够浪漫,够不够有有诚意?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贫僧不是很理解…

    那边日月几点越说越起劲,竟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你当然不懂,我的热烈只有她才能明白!!

    [当前][鹳雀楼—檀不闻]:施主为何这么肯定?

    [当前][莲台极境—日月几点]:她曾经称赞我是,沙滩上的阳光!够不够热烈!

    谭跃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还是放着这位施主让他自生自灭吧,临走之前,留给了日月几点一句“珍重”,无视身后不断涌出的对话框,操纵着秋千一扭一扭的向基地行进。

    来到对方基地时,对方神像前的两个内塔已经被打掉了。对方基地的重生玩家都站在复活点临近的楼梯上,被堵着围攻。见神像附近已没有了红名,谭跃就站在神像前,扔了个毒雾,让毒雾绕着神像转啊转,坐等神像掉血。

    就在神像附近战事趋稳的时候,对方基地的入口处却传来了队友的呼喊。

    [战场][生万物—伊人素手]:入口,9999999999999999999!

    [战场][龙门跃—隐\/**]:分几个人去入口

    原来对方玩家一部分死了之后被堵在复活点,还有一部分去偷袭谭跃他们的基地中途折返,决定在自己基地跟对方决一死战。伊人素手几人从传送点下来后往对方基地入口走的时候,被堵在门口杀的奄奄一息。那边的人也是杀红了眼,眼见回天乏术,如今是抢的了一个人头算一个,虽然最后免不了输掉的命运,但人头数多的话,战场声望也不会少。按理说,门口的那几个谭跃他们完全可以放任不管,只要现在把神像拆掉就是胜利,但团队之所以称为团队,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谭跃在向门口移动的队友中发现了亦三,他突刺几步想要冲上去,却不知什么时候亦三堵在了他面前。

    [队伍][鹳雀楼—亦三]:湿父父,不要冲上去,前面都是硬甲,

    [队伍][鹳雀楼—檀不闻]:贫僧离得太远,射程不够

    [队伍][鹳雀楼—亦三]:o(n_n)o湿父父信得过伦家的话,伦家说好的时候湿父父可以冲上去放技能,对了,别忘了施用绝技

    [队伍][鹳雀楼—檀不闻]:绝技

    [队伍][鹳雀楼—亦三]:死了那么多人,湿父父是不是应该念经了?

    谭跃一愣,没想到亦三竟然知道他的习惯。就在他愣神的这几秒,对方的几个红名已经被拉到了基地的中央,谭跃刚在刚前频道打好往生咒,亦三就说了一句,“好。”

    一瞬间,谭跃顶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对话框冲到了战况胶着的人群中,123挨着放技能。他头顶的这个对话框可是完全打乱了对方玩家的节奏,要知道,在混乱的群斗中,要收获人头完全看时机,因为每个玩家头顶都有个血条,一般人头杀手只看准剩血皮的敌对,狠狠下刀。

    谭跃这么冲过去,一大坨经文完全挡住了队友的血条,敌对玩家看不见血条只能不停的tab键来切换攻击对象,很容易就错过了攻击的最佳时机。稍有迟疑,谭跃这边队友已经从胶着中被解救出来,一拥而上,咔嚓几下,把几个垂死挣扎的红名切了。最后的障碍消灭了,大家纷纷涌到对方神像下开始全力输出,眼见神像的血条越来越少,胜利就在眼前。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墨迹妹子这一招障眼法不错啊!

    [战场][道轮回—射的就是你]:/大拇指/有想法!

    [战场][鹳雀楼—檀不闻]:贫僧没想那么多……

    [战场][龙门跃—隐\/**]:不错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看到没,你老公都发话了

    [战场][鹳雀楼—亦三]:伦家湿父父那是有天赋o(n_n)o

    [战场][月琉璃—哟呵傻蛋]:秋千妹子,你真不是谁的小号?

    [战场][鹳雀楼—亦三]:伦家50级,是挺小的

    哟呵傻蛋见亦三的回答,也不知道是在装傻还是真的听不懂,就没有再继续了。说也奇怪,伊人素手一直没有插嘴,不知道是跑去挂机还是怎么了。就在几个人交谈时,对方基地的神像轰然倒地,系统显示,谭跃这方获得了胜利。还未来得及查看战绩,系统已经收回了战场,谭跃和亦三转眼间就传送到了战场入口处。

    [队伍][亦三]:湿父父,下次我们再一起来吧?

    [队伍][檀不闻]:好。

    看到对方头顶上名字旁边空荡荡的一片,谭跃思索片刻,在键盘上敲道:

    [队伍][檀不闻]:亦三施主,要不要来贫僧加入的势力?贫僧可能带不了你太大的副本,势力里的施主们可以帮忙

    [队伍][亦三]:o(n_n)o好呀

    [队伍][檀不闻]:那你申请吧,在势力频道里搜索“假以时日”就能找到。

    谭跃刚说完,就见势力刷出了一条信息——欢迎[亦三]加入势力。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o⊙)妹子?这么小的妹子?

    [势力][尚书][云鬼]:=。=我放进来的,谁的小号说一声

    [势力][檀不闻]:呃,她不是小号,是贫僧的徒弟。来,亦三施主,跟大家打个招呼

    [势力][亦三]:o(n_n)o大家好,伦家叫亦三,是湿父父的徒弟

    [势力][尚书][云鬼]:……

    [势力][你猜我是谁(壳子)]:噗,好粉嫩的妹子,我好像知道大神现在的表情

    [势力][我猜你是谁(影子)]:+1

    谭跃点开好友列表,这才发现亦休一直在线,却一直没说话。他点开聊天框,正想着说点什么,突然聊天框显示了刚刚发来的消息:

    [亦休]于21:50对你说:徒弟啊,你喜欢这样的?

    这样的?哪样的?不会说的是他刚刚拉进势力的亦三吧?

    不知道为什么,谭跃就觉得亦休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他连忙把战场的经历给亦休说了一通,又着重描述了亦三的操作,总之拉她进来也是为了给势力留住一个潜力大手。亦休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又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徒弟啊,抵挡住诱惑啊。”

    “师父说的话,贫僧没忘的。”谭跃信誓旦旦。

    “那就好。”亦休简简单单回了三个字。

    想到今天在战场碰到的那个叫日月几点的怪人,谭跃习惯性的给亦休报备:“师父,贫僧今天在战场遇到一个怪人,他说有人形容他是沙滩上的阳光,形容他给人的感觉很热烈。”

    “沙滩上的阳光?”

    “是的。”

    “……下次你再见到他,就这么叫他吧……但是,这是个专有形容词,只能用来形容特定的人,用的时候可以跟我商量一下。”

    “好的师父,贫僧先下了。”

    “等等,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告别之前应该干什么?”

    “哦,=3=”

    “乖。”

    看着对方黑下去的名字,某人坐在电脑前勾了勾嘴角的——沙滩上的阳光?sunofbeaofb|i|t|c|h的谐音,还真够热烈的。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段无诤的小说[网游]贫僧先告退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网游]贫僧先告退最新章节[网游]贫僧先告退全文阅读[网游]贫僧先告退5200[网游]贫僧先告退无弹窗[网游]贫僧先告退txt下载[网游]贫僧先告退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段无诤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