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百一十八章 归来

本章节来自于 大昭女相 http://www.zilang.net/253/253340/
(感谢冷雪轻飞打赏的五百币,么么哒(づ ̄ 3 ̄)づ)



赵宝木(周荣)失踪的事次日才在皇宫里引起反响,作为赵宝木好友的张十八和方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究竟是自己偷偷地跑了还是遇害了?”张十八不禁在心里问。

方灿是因为赵宝木才进入皇宫当公公的,如今赵宝木不见了,他也没了继续呆在宫里的心思,于是他主动请辞,出宫找赵宝木去了。

两天后,钟公公在萧宏午休前提到了此事,萧宏大吃一惊。

一般来说,这种小事是不会上报到皇帝这里来的,但钟公公考虑到赵宝木非凡的占卜术,知道此人若在的话对萧宏大有好处,所以才忍不住说了出来。

“有去找了吗?”萧宏沉脸问。

“找了,整个京城都找遍了,都没找到。”钟公公答道。

“边关的出入记录查了吗?”萧宏又问。

“今天正好在边关查。”

“查到结果时马上告诉朕。”

“是。”

下午,检查边关出入记录的人带回了消息——赵宝木返回昭国去了。

萧宏气得脸色大变,差点想将手中的杯子给扔了。

赵宝木选择在李霈来访之后离开曙国,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萧宏又想起赵宝木自进宫以来的一系列表现,就更加肯定了这个推断。

那么,他绝非无缘无故地进宫来谋事的。

萧宏越想越觉心惊胆跳,忙找赵宝木的直属领导张十八来问话。

张十八表示赵宝木在职期间工作皆矜矜业业。

“他有没有经常独自去哪里?”萧宏问。

张十八忙答道:“没有,他连去别的部串门的经历都极少。”

萧宏挥手让他退下,又命管理宫中各种重要资料的几位公公来问话。

这几人表示连赵宝木是谁都不清楚。

萧宏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但每当忙完政事安静下来时,萧宏便隐隐不安,总得宫里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四月底时,曙国多个地区发生水灾,其灾情之严重超过了曙国这五十年的任何一例。

萧宏马上派萧棣开和萧棣元分头去不同的灾区协助救灾。

这天下午,好不容易得知那几个重灾区的灾情被控制住了,萧宏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柳氏那里。

柳氏忙将萧棣宁交给奶娘,边给他倒茶边道:“陛下还记得去年赵宝木给您占卜时说的话吗?”

“什么话?”萧宏问,他早就忘记了。

“他说今年的五月份曙国会有几个地方发生水灾,让您从四月份开始就安排治水专家到各个沿河地带去考察。”柳氏轻声答道。

萧宏这才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

“朕竟然忘了。”萧宏扶额道。

当时他是有些信了的,不过后来事情一多就忘记了。

柳氏继续道:“他还说您今年的六月、九月和十二月份会为子女之事而烦恼。”

萧宏顿时有些浮躁,冷着一张脸不说话。

若是事关子女的事,无疑就是太子和萧棣元的事了。

他一想到这两个人就头疼。

柳氏又道:“他还说太子七月份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昭女相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一品农门女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会惹出一桩不算很大的祸事。”重生之狂傲神女

萧宏啪的一掌拍在桌面上,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

柳氏忙说:“妾也是想让您留个神,以免届时应对不暇。”

“知道了。”萧宏起身快步离开。

走的时候他的脸色极不痛快。



既然离开了曙国的疆域,周荣便没必要再隐藏起真面目来了,他于是将自己易了容的那幅面具给取了下来。

夜间的郊外风吹得呼啦啦的响,虽然是在四月,但也让周荣感觉浑身一阵发冷。

呼吸间闻到的是故土熟悉的气息,他的心便莫名地安稳,也莫名地沉重。

他是带着无比的遗憾归来的,他甚至都自觉没脸去见皇帝李霈。

与此同时,他又对萧棣元生出一丝感恩之心。这个看起来一副淡漠的少年,他在得知他的身份后并没有兴师问罪,也没有一刀取他的命,而是让他回到自己的国家去。

想到这里,周荣红了眼眶。

这世上竟然有这般聪慧又纯良的皇子,他没有因自己的特殊身份而扭曲心灵,也没有因缺乏父母的爱而变得暴虐,这样的人分明是可以结生死之交的啊。

周荣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就这么走了,都没有跟他说声谢谢。

回到周府时,天还没亮,四周一片静寂。

周荣强压着内心的兴奋上前去敲门。

当开门的人发现是他时立即热泪盈眶,忙跑着去通知周荣的妻子。

在这一年多里,周妻每夜都为周荣的安危而担心,如今忽然听说他回来了,简直以为是在梦中。

“是真的,已经进了屋。”那开门的下人激动确认道。

周妻这才整个人像唤醒了般,提着裙摆就往外跑。

周荣看着朝自己跑来的女人,压抑了许久的热泪终于滚滚而下,他快走两步来到她的跟前,一把将她抱住。

“老爷,真的是您吗?您也没事先来个信。”周妻哭着问。因为害怕他再次离开,她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腰。

“是我,我回来了。”周荣说。

见了她,沿途的疲惫都消失了。

“孩子们都好吗?”周荣问。

“都好。”

“那就好。”

周妻拉着周荣的手进了客厅,又命人去端上刚做好的点心和红薯粥。

已经一年多没吃到家里的饭菜了,周荣的胃口极好,因此不仅喝了两大碗红薯粥,还吃了五块点心。

吃过后,周妻服侍他沐浴。

这时,周妻才发现他那话儿仅剩一寸多长了,不禁骇然道:“老爷”

周荣温柔地搂住她的肩头安慰道:“我当时为了能在曙国的皇宫立足,忍痛割了它,割的时候我让那人别割尽,以便日后找神医来恢复。”

他才四十来岁,他的妻子还未到四十岁,他们还应该享受敦/伦/之/乐/的。

周妻将头紧埋在他的胸口,泪流不止。

她觉得丈夫为调查三皇子身世之事的牺牲太大了,同时又为丈夫的行为而心生敬佩。

当晚,久别重逢的他们忍不住行了敦/伦/之/礼,虽然因为他那话儿被割的缘故而没法达到尽兴的效果,但个中的滋味也足以让两人神魂颠倒、意犹未尽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奔向原野的小说大昭女相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大昭女相最新章节大昭女相全文阅读大昭女相5200大昭女相无弹窗大昭女相txt下载大昭女相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奔向原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