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百零四章 一段

本章节来自于 大昭女相 http://www.zilang.net/253/253340/
李怀能感觉到云蕤后背的血在不断地涌出,能感觉到她的无措与挣扎,他看向她的脸,鲜血正从她的嘴角不断地涌出,她脸上的表情悲壮而哀婉,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似要最后一次将他的样子印记在脑海中一样。

一股难以压抑的愤怒从李怀的心底升起,他抬头看向李凌,那个他又敬又怕的父亲,脸上的泪水再也停不住,他想朝父亲怒吼,质问他为何要这么做,但他终归没有这么做,而是用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语气道:“阿爹何不也给我一剑,让我也随她去了呢?”

听得这话,李凌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用那带血的剑指着他道:“你以为我不敢吗?我方才真想也给你一剑,若不是念在我只有你一个儿子的份上”

说到后头时,李凌的语气一变,道:“身为世子爷,南域未来的管理者,竟然为了一个女人颓废至此,我真为你感到耻辱。”

李怀凄然一笑,没有答话,抱起已经没有气息的云蕤往屋里走。

宫三娘和几位女管事也赶忙跟着进去。

李凌对手下一使眼色,手下们立即进去将李怀给架了出来。

李怀虽然不想走,但也知不得不走,便对宫三娘说:“在郊区择个好地安葬了她,请法师给她超度,后事的钱由我来出,你只管处理妥善就是。”

宫三娘忙点头,眼里也噙满了泪水。

李怀被李凌的人带了回去。

世子妃见了他,一颗心才稍觉心安,又见他衣袍上有血迹,不禁大惊失色,但她没敢多问,立即将他带进沐浴间,亲自给他沐浴。

在给他沐浴时,世子妃终于忍不住问:“你这是怎么啦?”

李怀静躺在浴盆中,闭着眼,仿佛并未曾听见她的问话般闭嘴不答。

他通常是这样,只要不愿意回答她时就装作没听见。

她也习惯了,没再问,只是帮他搓洗的双手却数度停顿,仿佛在哀叹,又仿佛在思索。

沐浴完毕,李怀离开了房间,站在廊庑下静静地看着夜空。

世子妃不声不响地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他。

夜已经很深了,众人都进入了梦乡,唯有这对夫妻,似乎都各怀沉重的心事,因而根本无心睡眠。

他的心里一定很难过吧?世子妃不禁在心里想,因为她发现他的肩头在微微耸动,甚至听到了他压抑的呜咽。

母性的本能使得她不顾一切地上前去,从背后将他抱住,说:“你是不是心里难受?”

男人的身子便僵了僵,良久才说:“我喜欢上了飞云阁的一个姑娘,最近常常和她在一起。”

世子妃一愣,眼眶顿时红了,不是因为他喜欢上外面的女人,而是因为他终于肯跟她说这些事了。

“后来呢?”她尽力装作不在乎地问。

“方才,阿爹一剑把她给杀了。”

世子妃猛地一惊。

怪不得他的袍子上有血。

她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她觉得那个女子的死多少跟她是有关的,因为是她去跟李凌告状才导致李凌外出去找李怀的。她原本只是希望李凌将李怀劝回家来,没想到

她有一瞬间的耳鸣目眩。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昭女相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当心极品伪Angel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宫斗一生推
好一阵子后,她才恢复了常态,问:“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李怀犹豫了一下才答道:“叫云蕤。”

云蕤是飞云阁的头牌,虽然才进飞云阁不到两年,但是名声却很大,所以世子妃对这个人也略有所闻。

世子妃说:“要不要我请人去给她做场法事?”

“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

“你很喜欢她?”她壮着胆子问。

“嗯。”

“喜欢她什么?”

李怀良久才答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很喜欢。”

“真遗憾!”她说,看了看天色,道:“不管如何,你的病也才刚好,不宜熬夜,还是先歇下吧。”

李怀一向不太听她的话,这回倒是乖乖地转身回了屋。

躺下后,他便闭上了眼。

但是他怎么也睡不着。云蕤死了,死得这么忽然,死在女子最美的年龄,她是因他而死的。

他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便忍不住落下了泪。

他问自己——为何会到这种地步?

正如他父亲所说的那样,他竟然会为一个女人颓废至此,别人还敢对他有所指望吗?

他觉得他的人生忽然到了一种糟糕透顶的地步,就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般,再也无力从里面爬出来一样。

再这么下去,他的未来会怎么样已经可以预见。这真的是他所想要的吗?

可是他心里有一块地方崩塌了,那里空了,要想重新站起来并非易事。

世子妃挨着他躺下,默默地搂着他的肩膀。

她在想,也许这是她走进他心的一个机会,她在黑夜中静静地想着,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李怀的人是回来了,但是心并没有回来。次日,他便暗中派人去飞云阁跟进后事。

自云蕤被杀之后,飞云阁的姑娘们都吓坏了,个个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外头的人很快也知里头发生了什么事,所以那几天都没有一个人敢进这里来的。

宫三娘见状便下令停业半个月,以做调整,顺便避避风头。

按照李怀的吩咐,宫三娘派人在郊外给云蕤物色了个风水极好的墓地,在云蕤被杀的第三天早上举行了安葬仪式。

那天,李怀也去了,不过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而是待大家都走后才去。

太阳已经偏西了,墓地周围一片萧瑟之气,他捧着一束野花穿过小路朝墓地而来,到了之后他站定,默默地看着那块新立起的墓碑。

如果说前两天他还每每想起她时就流眼泪,现在则是心里难受但是却流不出泪来了。他将那束野花轻轻放到她的坟头,然后半蹲下去,看着那墓碑上她的名字。

他不知该说什么,他对她的愧疚是真实的,可他已经没有办法补偿。

太阳渐渐下山了,有乌鸦在新坟的上空盘旋,仿佛知道这里死了人似的。

四周吹来的风让李怀觉得心里一阵发冷,他起身,对着那墓碑说:“愿你已得解脱,生生世世不再受苦。”

然后,他深深地看了那墓碑一眼,转身离开。



亲们,一更来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奔向原野的小说大昭女相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大昭女相最新章节大昭女相全文阅读大昭女相5200大昭女相无弹窗大昭女相txt下载大昭女相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奔向原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