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七十章 安慰

本章节来自于 大昭女相 http://www.zilang.net/253/253340/
此时时间是9月,距离从去年10月1日开始的谋‘兵’学习已经过去了11个月,学完下个月,江月棠就等于正式学完了谋‘兵’的课程,接下来便要学习谋‘国’的课程了。

江月棠不禁问自己:“这近一年的专业学习,我真的把兵法都弄懂弄通透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虽然上官澈每讲一个战役之后都会引导她分析此战役,但是由于时间、精力、阅历等缘故,她不可能在课堂上就能将这一个个战役吃透。

事实上,课下的研究和复习跟课堂上的学习一样重要,这一点她是在学习中慢慢领悟到的,她决定利用这一个月的课下时间好好地回顾一下上官澈跟她讲过的那些战役,试着将自己变身为打败仗那一方的将领,看看该如何去应对那场战役,有没有取胜的可能。

想到这里,她当即便有了决定。

于是,从那天起,她每天下午都花一个时辰来回顾上官澈所讲过的战役,一个个战役去分析、研究,然后给出自己的应对方案。

到了傍晚上官澈来授课时她就将自己做的方案讲给他听,让他评价其可行性。

看着白纸上那一个个的应对方案,有些甚至是上官澈都没有想到的,有些作战的武器更是前所未闻,上官澈因而看出她为了将一个战役反败为胜做过多少的斟酌和计算,她的勤奋、智慧和责任心让他深感敬佩,因此拿着那些白纸的手常常久久不忍松开。

而且,他发现,在他给她讲过的近百场战役中,她给战败方想出的应对方案中竟然有一半以上是可行的,有些不仅可行,还堪称绝妙。

上官澈一开始看到她主动这么做时只觉得她这个人很主动学习、很爱动脑筋,可是到后来他变成了感动和钦佩。

这晚,当他看着她纸上写着的对一个史上人人皆知的难以反败为胜的战役的取胜方案时,他猛地抬头看向她。

外面天色早已暗下来了,屋里的灯并不太亮,但她的双眸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清澈、沉静,如同一汪深泉水。

上官澈仿佛如获珍宝,心里欣喜异常,但随即他又收回了视线。

自江月棠去年从曙国参加完谋略大比回来后看他的眼神便内敛了许多,也不怎么主动伸手来抱他了。

原先,她是何等的依赖着他,仿佛他是她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个人般,现在,她依然很尊敬他,待他很好,但这种尊敬、这种好里头又夹着淡淡的疏离。

他好失落,感觉像失恋般。

为何会这样?他也不知道,但他是个聪明人,他的直觉告诉他:她在用行动告诉他——您是我老师,不是别的角色。

她聪明地、巧妙地引领他专注演好他的角色,将他从不自觉地往一边倾斜的路线上拉回他该走的路。从此,他就只能是她的老师,他在她面前就只需演好‘老师’这个角色。

他想不通一个才七岁的小孩子为何会有这样的情商和对命运的把控力,仿佛她总能在快要走偏时意识得到然后很快地走回那条该走的路一样。因此,在她身边的人,无论是谁,其魅力有多大,要想带歪她显然都不容易。

而她又是如此的纯粹,仿佛懂得很多、经历过很多却又不曾受其扰乱一样。

这样的一个人、一颗心灵,对他来说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但他不会再做它想了,他只想好好地当她的老师。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昭女相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嫡女风流:千面邪王赖上身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协议厨娘
“等你再大些时,如果恰好你也有空,我们一起编一本兵法书如何?届时就将你所琢磨出的这些应战方法写进去。”上官澈望着江月棠温和地说。

编书?江月棠顿时眼睛发亮。

在这之前,她可从不敢想这事情,可现在他听上官澈这么一说,她觉得如果和上官澈合作的话还是有几分可能的,于是她忙不迭地点头道:“好啊,好啊,真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配合的。”

上官澈便笑着摸摸江月棠的头。

其实他原先也没这种想法,是看了她这些作战方案后才忽然萌生了此想法的,主要原因还是觉得如果没把这些应对方案流传下去就太可惜了。

这个娃儿,他有理由相信她日后能成为一位了不起的军事家。

现在,司马彧的军事才能要数昭国第一,因而就算其有些做派让皇帝不爽但皇帝也不敢贬了他的职,但若等到她长大就未必是这个局面了。



英华殿内,皇帝李霈对着一封信陷入了深思。

这是顾十八娘写来的,顾十八娘在信中说她今年过了春节后便又返回了千峰县,继续调查关隐士之死以及那位有杀人嫌疑之人的消息,整整九个月里,顾十八娘及其弟子们几乎查遍了千峰县,但都没有收获更多的消息。

李霈又结合去各地缉拿那画像之人的反馈,也倾向于相信那画像之人已不在人世了。

这个人为何死了呢?是自己畏罪自杀还是被他人所杀?

以他当时的情况,并没有到自杀之地步吧?分析来分析去,李霈也觉得这人被他杀的可能性较大。

那么,会是什么人要杀了他呢?是仇家吗?当然这有可能,但最大的可能还是知道他乃此事的当事人之人。

这个人是谁?为何消息这般灵通?

有些大臣曾在朝堂上表示那人很有可能是具有上早朝资格的大臣,这一点他也认可,可是他细心地观察了一段时间这些上早朝的大臣,却并没有看出任何端倪来。

这个案子眼看着就快过去一年了,虽然小有收获,但到了最关键处却没了线索,他当然焦急。可是焦急也没有用,眼下手头上没有更多的线索,只能继续查下去。

李霈从信件中抬起头来,看着窗外渐变昏暗的天色,想到先帝劳苦功高的一生和这般不幸的结局,不免悲从心来。

人生一世,会以什么方式死去,会在什么时候死,谁能说得定呢?

无论生时多么显赫,死时也不过是与黄土为伴,这么一想,他便觉眼前的繁华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心里便有些感慨。

正当他失神之际,一双雪白的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双肩上,一个温柔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陛下在想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他满腹的愁绪便消减的大半,微笑着转过头来看着她,说:“想起了先皇。”

刘遥映便俯身将头搁在他的脖子间,柔声说:“先皇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感欣慰的。”又说:“陛下别着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犯案之人就算逃得过人的眼睛也逃不过天眼,总有一天上天会引导我们去发现蛛丝马迹的。”

虽然是些安慰的话,可对正为此事而费神的李霈来说却无疑于冷冬里喝到热茶、饥饿时得到食物般,让他那颗原本有些焦灼的心安定了下来。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奔向原野的小说大昭女相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大昭女相最新章节大昭女相全文阅读大昭女相5200大昭女相无弹窗大昭女相txt下载大昭女相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奔向原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