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六十章 担忧

本章节来自于 大昭女相 http://www.zilang.net/253/253340/
周荣并没有丝毫看不起方灿的意思,他只是想帮助方灿扫除心理障碍。

“我已别无选择。”方灿叹气道。

“生命是可贵的,我猜想你妻子的死就应该让你有过这样的感悟。”周荣轻声道。

“并没有,我当时只想着跟她走了算了。”方灿答道。

“你的命是你父母给的,就算你活得再不堪,也不应该自毁前程。”

“前程就算了吧,”方灿摆摆手说。

“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不应该这般自暴自弃。”

方灿默默地低下了头。

方才,在那栋旧城墙前的他是毫不犹豫地想要跟着周荣混的,如今酒足饭饱,竟又觉得人生还没有到别无选择的地步。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周荣有拿一顿饭来逼他向现实低头的嫌疑。

可是,当他再仔细回想起自己这一个月里数次濒临饿死的边缘,便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人再清高,若要在这世上活着,不都得首先考虑衣食住行的问题吗?那么,就算你再不愿意面对,也逃不开现实所面临的问题。

周荣起身,道:“我不逼你,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

方灿不做声。

周荣便真的抬步往门外去了。

方灿忽然一跃而起追了出去,道:“赵大哥,割那玩意儿时疼吗?”

周荣站定,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他,说:“在身体上动刀如何会不疼?可是,没有失哪有得?”

方灿重重地垂下头,叹着气说:“那我跟你走。”

“你自己考虑好再说吧。”

“不用再考虑了,我都想好了。”方灿道。

他的妻子已经不在人世了,他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了,还会在乎那根东西吗?但是他怕痛,他平生最怕的事情便是痛。

可是,既然周荣都忍受得了,其他公公都能忍受得了,那么,为了生存,他为何就不能忍受?

罢了,罢了,就割了它一了百了吧。

周荣意味深长地看了方灿好一会儿,确定后者是真的下了决心,便说:“那就跟着我在宫里混吧,日后,只要我有一口饭吃,便绝不会让你饿着,但当然,宫里并不好混,如果你自己作死自己,那我是没有办法的。”

“我知道。”

三日后,方灿成为了曙国皇宫里的一名公公,被安排在尚衣监,一个专门掌管皇帝的冠冕、袍服、履舄和靴袜等物品的部门。

如此,身为皇帝的贴身公公的周荣便和方灿在日常工作中时有接触。

周荣又请求将方灿安排到自己所住的小院居住,被允许。

于是,两人工作之余便有了经常在一起说说话的机会。

自从进宫当了公公,方灿的脸色渐渐好了起来,忧郁症也比先前轻了不少。

他是感激周荣的,虽然一开始时他并非出于喜欢而进的宫,可自从进宫之后见识了不少人,接触了不少事,倒也增长了不少见识,因此每逢闲时细想起来也不觉后悔,反而暗暗庆幸。

若是周荣的人再晚一天去找他说不定找到的就只是一具饿死了的尸体了,所以,他这条命也算是周荣间接地救下的。

他很感恩周荣的救命之恩,因此也尽可能地在尚衣监好好地表现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昭女相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爷的那辈人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负周荣对他的一片好意和期待。咒灵狂妻忒难宠



自从面向全国通缉周铜后,全国各地的人便纷纷冲着这笔丰厚的奖金而寻找周铜,无奈寻找了将近两个月还连个人影都没找到,这时便有人认为周铜说不定已不在人世了。

很多大臣也这么认为,所以在朝堂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司马彧也不止一次出列请求皇帝撤销继续缉拿周铜的命令。

如果周铜此人已不在人世,那么,先帝之死的案件便又陷入了停顿。

端坐在龙椅上的李霈一脸的严肃。

好不容易有了点线索,竟然又找不到这个关键人,他当然不甘心。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也许那画像上的人已经死了。

如果是这样,显然那画像之人的背后还有人,而且是一个消息极为灵通之人。

能够最快得知国事的人便是这批能上早朝的文武百官了,那么,会不会是其中的一个人在得知消息后悄悄地杀了那画像之人呢?

皇帝李霈的目光从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中一一扫过。

但是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并不惊慌,因此他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来。

然后,他将目光定在司马彧的身上。

司马彧此人是他最难看得透的一个人,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人为昭国做了不少事。

此时,当李霈的目光定在他的身上时他朝李霈看了过来,眼神坦坦荡荡的。

李霈慢慢地将目光收了回去。

其实,司马彧心里是慌的,步凡逃脱了,也即是尚有一个知道周铜曾是他手下的人存在,这就好比在自己不可知的某个地方埋了颗地雷,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在自己的脚下爆炸。

为了找出这颗地雷,他已经在步凡逃跑的那天晚上立即派人满世界地去找了,可惜派去的人找了将近两个月也没有找到。

不仅司马彧担心,孟太贵妃在得知李霈全国通缉周铜的事后也担心得不得了。

可是,她现在是断不敢主动给司马彧去信的了,就更别说亲自去见司马彧了。

她并不知步凡逃跑的事,也不知另外那两名知情者已被司马彧秘密处理掉的事,因此她比司马彧还要担心此事败露。

这一生里,她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谁能像司马彧那样让她又爱又恨的。

她对他的爱并非从一开始就产生,一开始时她只不过是想找一个有足够能力帮她的帮手。后来,在先帝死后,她发现他低调地处理着由此而引发的一系列事,中间并没有要她提供半分的帮助,因而看出他是一个能办事又有担当的男人。

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她慢慢地喜欢上他的吧,可是,后来两人的通信被败露,他的表现又让她明白他其实也并非凡事都为她着想,至少在涉及他的前途和安危时不会。

因此,她的心里又隐隐地恨他。

现在,想着他可能因为周铜之事而受困扰,想着万一这事败露后他和她的下场,她又忍不住担心。

但是,她不敢再贸然地与他联系了。然而,正因为不敢轻易地联系,她心里的不安便越发地严重。

对于一点底都没有的事,她如何能安然自若呢?



亲们,二更来了,傍晚还有一更。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奔向原野的小说大昭女相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大昭女相最新章节大昭女相全文阅读大昭女相5200大昭女相无弹窗大昭女相txt下载大昭女相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奔向原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