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章 坦诚

本章节来自于 大昭女相 http://www.zilang.net/253/253340/
但是,原则上太监是不适宜成家的,他为何却说想娶她?而且,他还是七年前初见她时就有了这个想法,且到今天依然没有变改。

这就不免让她感到困惑,甚至有些哭笑不得了。

她不怀疑他对她存有爱慕,但两个人若想光明正大地在一起的话却需要考虑其可行性。毕竟,生活总归得由理性来做主导的。毕竟,仅因浪漫而结合的关系恐怕很难经得起现实的考验。

她虽然也很懂浪漫,但她并不天真。

还有,他的信里并未提到她的健康问题,那么,他知道她得了病么?

她的病,就连最高明的大夫也说不出其病因来,因此也就没有办法开出药方。她现在完全是靠自己的意志力以及家人和丫鬟们的细心照顾来支撑着的。

但谁也不晓得她会不会哪天就死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不敢想象嫁人的事。

这个人在信末并没有署名,只说自己是一个一直恋慕着她的人。

不过他在信里提供了一个收信地址,是皇宫内的,上面写着‘司礼监周公公转交’,但没说转交给谁。

那么可见此人是早已经跟周公公讲好了的。那么,如果想要得知此人是谁就只能向周公公打听了。

但是,显然周公公不会私下里回答她这样的问题。

刘遥映的思绪便飘出了很远。

丫鬟们见她脸色绯红、神情恍惚,便好奇地问她是否收到了求爱信。

刘遥映这才回过神来,笑着摇头道:“不是。”

这封信的内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透露出去的,否则必定会遭到她父亲的强烈反对。

她将信放进口袋中,仰躺在靠背椅上,静静地沉思着。

奇怪的是,因为这件事,她的精神比往日要好了些,因此这天晚膳时她竟然喝得下一小碗米粥了。

夜里,当万籁俱寂后,她醒了过来,籍着床头灯的灯光,她再次将那封信展开来看。

当她再次细看这封信时她忽然有了些新的发现。

太监一般识字不多,且很少有机会练字,而这封信里的字却像是一个常年练字的人所写。还有,这首充满诗意的诗显然也是对诗歌有过一定研究的人才写得出来的。

那么,这封信有可能是写信人找人帮写的,也有可能写信人并非一个太监。

那么,会不会当年那名身穿太监服饰的少年并非真的是太监?

她为自己的这个推断而精神一振,立即沿着这个思路继续推断下去。

如果他不是太监,那就比较好理解为何他想娶她了。

然而,新的问题又来了——如果他不是太监,那他是谁?为何不肯直接告知她他的身份?

刘遥映定定地看着那封信的内容出神。

当她轻声吟诵了那首诗三遍后她猛然睁大了眼睛。

在这首七言绝句里,每一句都蕴涵着一个汉字的意思,如第一句表达是‘木’,如果将这四句的意思结合起来则可得出“木、子、雨、沛”四字。如果再将这四字进一步组合则可得出“李、霈”二字。

“李霈”不正是时任昭国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昭女相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夜渡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子的那位吗?两个人不等于我们全本

刘遥映惊讶万分,拿信的手便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竟然是他。

多么不可思议啊!

不过这就可以解释为何他想娶她、为何这封信的字里行间隐约透着霸气了。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多年前那匆匆的一瞥竟然是上天给他们牵的线。

她心潮翻涌,感慨万千,久久无法平静。

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翻了个身,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今上尚未娶妻,这事她也知道,但是很显然,从今上的年纪和身份来看肯定会在这一两年内娶妻的。

而她是个连大夫都无从开药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和他人的照顾维持生命的人,准确来说,是恢复健康近乎无望的人,如何有资格做他的妻子?

哀伤渐渐代替了惊喜,眼泪渐渐湿润了她的眼睛。

以她的病弱之躯是断不能通得过皇家严苛繁复的选妃流程的,此为第一;第二,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显然也胜任不了此角色。

她必得将自己的情况对他如实相告,以免耽误了他,但这也就意味着她主动断送了成为他的妻子的可能。

然而,他给她写这封信足以表明他是希望与她发展下去的。

但是,若她不将自己的病情如实相告就是欺君,届时不仅会毁了这段关系,还会连累到家人。

怎么办?

泪水瞬间从她美丽的双眼汹涌而出。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难过。明明对方是什么性格都还不清楚,就更别提两人是否合适了。

然而,她又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觉得自己和他应该能达得到心灵上的契合和外表上的相配。

她努力回想他的模样,他的模样便慢慢地从模糊变得有几分轮廓了。

她当时在抱着狗转身走的时候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了他。那是一个有着一双明亮大眼睛、浑身透着一股高贵和闲适之气的翩翩少年,面容俊秀,个子瘦高。

他那时好像也在看着她,嘴角微露笑意。

但她立即收回视线走了,毕竟以为对方是太监,况且身为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也不适合与外头的陌生人走得太近。

她寻思了好一会儿,终于强撑着病体披衣下床,在灯光下给他写了一封回信。

“不知该如何称呼你才合适,便姑且称你为雨沛哥哥吧。”当她在信纸上写下这句时她心如鹿撞,一张脸也红得像熟透的桃子。

她想了想,接着写道“你的来信就像一份从天而降的礼物般让我感到意外和惊喜,但当我冷静下来时,我知道我恐怕只能对你的情意说抱歉了”

越写到后面她越伤心,哭成了个泪人儿。

她依然不知自己为何会这般难过,这难过就仿佛丢失了一件稀世之宝般。

但她不想欺骗他,她只能将自己的真实情况向他如实交代了。

至于他,会不会在得知她的真实情况后便不再与她联系了呢?她不得而知,也不敢深想。

将信写完后,她躺回了床上,又流了好一会儿泪。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奔向原野的小说大昭女相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大昭女相最新章节大昭女相全文阅读大昭女相5200大昭女相无弹窗大昭女相txt下载大昭女相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奔向原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