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章 急煞

本章节来自于 大昭女相 http://www.zilang.net/253/253340/
    就在江传雄的母亲陶夫人快到门口时,凤凰居的门忽然打开,江传雄走出门口朝母亲行礼。

    他的脸上看不出悲喜,一如他往常一样,把人生的境遇不动声色地接受、转化,让沙漠开出花,让造化造造化。

    陶老夫人焦急地问:“他们都还好吧?”

    江传雄朝站在陶夫人身后的江传隆看了一眼。

    江传隆见堂哥朝自己看来,忙说:“我听说侄子和侄女的病情又加重了,特地赶来看一看。”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没想到在大门口碰见了伯娘。”

    陶夫人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她此时最关心的是自己那两个孙。

    江传雄轻声答道:“棠儿殁了。”

    这声音虽然很轻,但江传隆听见了,他神情一愣,想说点什么,又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便叹了口气。

    陶夫人却是失魂落魄般扑向江月棠的小床榻。

    此时,躺在江月棠的小床榻上的乃已经换成女装的江月庭。

    由于这对龙凤胎本就长得像,加上如今江月庭换上女装的缘故,陶夫人对他的身份毫不生疑。

    “棠儿,我的乖孙呀!”陶夫人扑到已经毫无知觉的江月庭身上大哭道,难过得声音都变了。

    下人们纷纷在门外朝里望。

    没得主人的授意,他们不敢进去。

    甄慧媛虽然也很伤心,但此刻好歹是止住了些,便过来扶起陶夫人,让她在一侧的太师椅上坐下。

    陶老夫人今年六十七岁,鬓发如银,庄严高贵。她出身名门,自小见惯大场面,因此即便到了这个岁数,也依然通身透着气派。此时她已冷静下来,抬眼对甄慧媛道:“棠姐儿这般也非你我所愿,如今既已成事实,就将她的后事张罗得尽心些吧。”

    甄慧媛忙说:“全凭母亲做主。”

    在婆婆面前,她一向不逞能,尽管她实则既有主见也有能力。

    陶夫人便让管家进来,将要做的事一一嘱咐下去。

    当江传雄进来时,他只听到“棺材找福木堂的张师傅做、法事找大佛寺的了了法师做、彩棚找胡二狗家做”这几句,便知陶夫人已在安排江月庭的丧事事宜了。他不由自主地走向摆放江月庭的小床榻,看着江月庭那已经变了颜色的小脸,哀痛才铺天盖地般袭来。

    他半蹲下去,将脸贴在他那已经没有温度的脸上,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汹涌而出。

    他再有能耐,也不能起死回生。

    感慨万端。

    江传隆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俯身轻拍他的肩头。

    江传雄这才受惊般站起身来,并快速地擦去眼泪。

    “望哥哥节哀顺变!”江传隆说,眼光朝床榻上的江月庭看去。

    已经换上女装的江月庭已然就是江月棠的样子,江传隆怎么看也看不出破绽来。

    江传雄却颇担心会被他识破,遂说:“到外头去吧。”

    他说完,自己便走在了前面。

    江传隆又看了江月庭一眼,才跟着堂哥走出去。

    在走廊里,江传雄负手背着他道:“我听说你最近跟司马彧父子走得很近。”

    其实是江传雄亲眼所见。

    江传隆忙说:“就只是前天与他在万历酒馆巧遇了,说了几句客气话而已,私下里从没跟往来。”

    “你四十好几的人了,在官场也浸淫了这么多年,哪些人能近,哪些人不能近,心里总该有数了。”江传雄淡淡道。

    他与这个堂弟一向志趣不相投,所以平日里很少聚在一起谈事,只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宗亲,他不希望他认贼为父,到头来毁了自己,才说出这番话来。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昭女相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携美漫江湖之乾坤三诀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阴阳师.
    江传隆听了忙赔笑道:“这个我晓得,哥哥莫要担心。”又说:“小侄女殁了,我也很伤心,我回去跟夫人讲一声,让她过来安慰安慰伯娘和大嫂。”

    “安慰就不必了,出葬那天过来一下就是。”

    “好,那我先告辞。”江传隆朝江传雄的后背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开。

    江传雄回了书房。

    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培养江月棠。

    先前,他们都是以闺秀的那一套来教育她,现在要把她当男孩子来培养,就意味着她得做出很大的调整。

    这确实很难为她。他感到内疚,也隐隐担忧。

    江月棠被陶夫人像抱着个易碎的瓷器般抱在怀里,心扑通扑通地跳得飞快。

    虽然她现在穿着的是哥哥平日里穿的衣裳,虽然满屋的人都把她当成了江月庭,可她心里很清楚——她是江月棠。这是没法否认的事实。

    要适应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此刻的她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陶夫人只当她在病中,精神不好,所以也没起疑心。

    为了让她高兴点,陶夫人摸着她的小脸问:“庭哥儿饿了么?想吃点什么么?”

    江月棠摇头。

    “你妹妹……没了,现在你就是你爹娘的独苗了,一定要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

    江月棠点头。

    陶老夫人笑了,道:“你阿爹,他是以昭国首辅和第一谋臣的标准来培养你的。”

    江月棠朝她微微笑了笑。

    “所以书得好好读,功课得认真做。”

    江月棠点头。

    陶老夫人便问:“上个月你阿爹带你进宫去玩,听说陛下还跟你对了好几首诗,是哪几首?”

    江月棠顿时呆住。

    江家对她制定的教育跟江月庭的完全不一样,所以才五岁的她还没有学过诗,只勉强识得百来个字罢了。

    虽然她前世活了十七年,却只记得跟魏勤和父母有关的事,至于诗词歌赋类的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现在倒好,陶老人一上来就问这个,江月棠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可是总得回答的,不然就该让老夫人起疑了。

    然而,那天进宫的又不是她,她怎么知道哥哥和皇上对的是哪几首诗?

    况且她现在连一首诗都没学过,想随便念几首来忽悠陶老夫人都不行。

    江月棠心急火燎。

    陶老夫见她满脸通红,好像哪里不舒服似的,忙问:“是不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没关系,你先想一想,不着急。”

    还想呢,明明根本没有接触过,能想出个什么来?江月棠在心里嘀咕道,欲哭无泪。

    能跟陶老夫人说自己全忘了吗?

    不,不行,江月庭在世时的记忆力可是出了名的好的。

    可是,不这么办的话她又该怎么应付陶老夫人呢?

    这般一着急,江月棠便小便失禁了——尿湿了裤裆,连陶老夫人的衣服也弄湿了。

    陶老夫人并不介意,忙让下人将衣服拿来。

    她要亲自帮江月棠换。

    江月棠大惊,迫不及待般挣脱开陶老夫人的手,红着脸道:“棠……庭儿自己换,不劳祖母了。”说罢,她一把接过丫鬟手中的衣物,逃也似地冲进了浴间。

    她跑的速度之快,简直要让人怀疑这是不是那个在病床上躺了十天的娃儿。

    亲们,今天的更新来了。新书,求收藏。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奔向原野的小说大昭女相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大昭女相最新章节大昭女相全文阅读大昭女相5200大昭女相无弹窗大昭女相txt下载大昭女相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奔向原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