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八章 若初见(三)

本章节来自于 朕滴江山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4/
少年郎伸出两指,比了个二,说:“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一百个人里面,有五十个人看不懂你的作品,不知道你在表达啥,另外五十个边看边骂说是垃圾;

另一种情况是,前五十个人看了你的作品兴奋的不能自已,感觉找到了人生真谛,把你奉为导师,另外还有四十人,默默地喜欢,默默地观看,但却不吭声,把自己悄悄藏起来,假装没来过,最后十人依然是边看边骂说是垃圾。

你选哪一条?”

“当然是第二条!”莫丹青脱口而出。

这还用想吗?

少年郎做当头棒喝状,大声道:“还不明悟吗!”

“明悟啥?”屋中陷入安静,女郎想着,却越想越迷糊,“还有啥玄机呢?”

她也没参透啊!

她看不见的房中,少年郎和莫画师也正眉来眼去、互送秋波。

莫画师眼神询问,“明悟啥?”

少年郎眼神回他,“你懂的!”

莫画师再眼神询问,“我懂啥?”

少年郎还是眼神回他,“你懂的!”

……

莫画师再眼神询问,“我懂啥?”

少年郎还是一成不变的眼神回他。

就像有个无形的球在两人眼角眉梢来回撞击。

渐渐地,莫画师满是疑惑的脸上浮现出了明悟,一缕明悟,两缕明悟……

最后,他大彻大悟了,顿悟感弥漫全身,张嘴缓缓说出来一句话。

这话让屋外女郎如中惊雷霹雳,就像一直被着吊胃口,正餐终于要上桌,她在下面大张着嘴接着,一坨翔正正的掉进来。

她被喂惨了。

“我…要…画…春…宫…图!”

莫画师一字一顿,语气坚定,毅然决然。

被恶心死的女郎正想冲进去大杀特杀一番的时候,少年郎又开口了,她现在听见这声音就想打人啊!

“莫大师,我这就要批评你了。什么春官图,狭隘,小气!

也难怪,这是以前一群匠师小圈子里玩的结果,可您不能把自己拉到和他们一个档次啊。

您是艺术家,画的是艺术品,关于美的艺术品!

这天地之间什么最美,女子最美。

集日月之精华,聚天地之灵秀,世间之美,再也无过于女子也。”

少年郎继续布道:“而作为艺术家的你,就是要竭尽所能的发现、挖掘、展示这些美。

至于什么样的女子美,哪里美?那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而要把这些美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让更多人理解到,欣赏到。没有精湛的技艺,没有高尚的情操,没有一颗艺术家的敏感心灵,可能吗?

对于这样的事业,开创出艺术界从未有过的新天地,甚至可独立成一个全新的艺术,你说,能狭隘的以春官称之吗?”

莫丹青听得双目放光,满脸辉煌。

他被少年郎描述的未来震惊了,这不是知己,这是人生导师啊,给绝望中的我指点大道来了!

“那该叫做什么艺术?”他眼巴巴的问。

“人躰艺术!”少年郎缓缓道来,仿佛在开创大道。

然后他从怀中摸出厚厚的一本册子,递给莫丹青道:

“你初涉此道,必有太多懵懂处,我也能一一点拨,毕竟只可意会处太多。

这是我呕心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朕滴江山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绝对武力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沥血之作,你试着以其中文字为线,自由的放飞想象力,怎么美怎么来,我相信当你完成这本创作后,很多东西自然融会贯通!”lta href=ot三国群英现世争锋lt/agt

莫丹青捧着那本小小的册子,感觉有如泰山一般重,点头道:

“那好,我一定细细拜读,精心揣摩!”

怎么美怎么来。又一金句,他决定以此作为自己未来创作的总原则。

今天鸡血喂得太多,应该适可而止,而且转脸便谈以后出版了钱怎么分转折太生硬,少年郎便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先自己体会一下,做个大概的构思,我先走了,五天后咱们再来细聊。”

莫丹青郑重点头道:“好,那您慢走!”

说着他就从地上爬起来,准备起身相送。

他心中已视对方为先生,在艺术的道路上,达者为先!

充大尾巴狼久了,张启明真觉得自己尾巴很大了,迈开八字步,一摇一晃的往外走。

刚走出门,就觉得屁股一痛,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直接飞起,pia的一声稳稳贴在墙上。

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化身暴力居士,一脚将小银贼踢飞后,依然觉得念头不通达。

两步上前,按住还在懵中的小银贼的脑袋就往墙上砸去。

还不明状况的张启明双掌本能的垫在额前,沉闷的“壁咚”声毫不含糊的响起。

“壁咚!”

“壁咚!”

“壁咚!”

……

“壁咚!”

麻麻呀,这是真的要往死里弄我啊!

张启明吓得魂飞魄散,嘴里直接一软到底:“好汉饶命,好汉饶命!要死人了,要死人了啊!”竹马男神:可爱青梅甜

好汉没有丝毫手软,依旧大力壁咚。

又过了十几次后,她的念头略微通达,这才没有继续。

张启明金星满眼蹿,鼻血糊了脸。

又被好汉拎着衣领往地上一掼,摔了个七荤八素,好汉踏步而上,一脚正正的踩在他胸膛上咽喉下,脚尖用力一点。

他就觉咽喉肿痛,怀疑人生。

头顶一个女子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小屁孩,小混蛋,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做银贼。能耐不小啊你,把人说得去画春官图。

很得意吧?

……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很得意,啊?

……很,得意,啊?”

女郎把四个字换着花样的说,断句不同,轻重音不同,每换一次脚尖在张启明咽喉一点,让他窒息到差点失禁。

女郎依然脚尖时不时折磨小淫贼的咽喉,看向莫丹青,嘴里不饶人的道:

“年纪一大把,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蛊惑,正道不走去走邪路!

你丢人不丢人?你羞也不羞?”

在女子秀足踏在他心口的时候,张启明第一次与她打了个正面。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起舞,在歌唱,神秘之魂冲破桎梏,礼赞礼赞。

曾经,他不信一见钟情。

这一刻,他明悟了,噢,丘比特之箭射中我了!

穿着倜傥男装,却没有丝毫掩饰自己身为女子的一切,不是拙劣的扮演,人家就这风格。

腰带轻缠,纤腰毕现,向上仰望,双腿修长,颤颤巍巍,峰峦叠嶂。lta hr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朕滴江山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绝对武力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ef=ot梁山事务所lt/agt

身上没有任何首饰,也不描眉涂唇,涂脂抹粉,就腰间一缀白玉佩。

却整个人靓丽,干净,爽朗……

她凶神恶煞?没关系!

因为她英姿勃发,正义昂扬,即便她完成变身,大喊“代表月亮惩罚你”,我也甘之如饴;

她恶声恶气?没关系!

因为她声音好听,如珍珠落玉盘,滴水入深涧,清越,爽脆,如天籁,似凤鸣;

她用力踩我?没关系!

她已恩赐的把纤足放在了我怀里,……啊,为什么又有一股暗香飘来!

我差点失禁?

没关系!

不丢人!

整个被骂的过程,他仿佛身在云端,飘飘然,懵懵然,仿佛世界不真实,任抒情之魂泛滥。

然后她走了,如丁香一般的,缓缓的飘过。

一个小包子脸的小萝卜头咯咯直笑,蹦蹦跳跳的也从他身上踩过,还特意的在他胸膛跺了跺脚,嘴里还学语说:“小屁孩,小淫贼,咯咯……”

都走了。

张启明坐起,满脸鼻血,满脸惆怅,问莫丹青:“她是谁?”

一个她字却让莫丹青秒懂,自然不会是小包子脸丫头,道:

“她是元泮学宫姚文长的爱女,闺名姚婉儿,又自称烟陵居士。疏朗大气,世间男子也多有不及。”

他已铁了心肠,誓做品质优良的艺术家,自然不会背后中伤。

张启明平静的起身,掸了掸衣衫,对莫丹青道:“莫大师,我也有一个梦想!”

“什么?”

“我要娶她为妻!”平静说完,转身走了。

……

而后的某年某月某日,傍晚。

包子脸小丫头长大了一些,贼兮兮的跑进姚婉儿房间,从怀中掏出一本绢书,神色诡秘的说:

“姐姐,我发现学宫中有本书在悄悄流传,神秘兮兮的,我倒要看看什么东西这么稀罕,刚才趁人不注意偷了一本,咱们一起来看吧。”

小丫头从来不吃独食,凡是有啥第一个想着的就是和姐姐分享。

看到那绢书,烟陵居士神色陡然一变,出手如电,将其没收,道:

“你个小小年纪不学好,以后再去偷这东西,小心屁股开花!”

一通训斥,就把小丫头打发走了,蔫头耷脑就像朵久没浇水的向日葵。

烟陵居士赶紧打开屋中一处暗格,立刻将书扔了进去,暗格里躺着本一模一样的绢书。

她可不想承认,半年前自己就没忍住一口气看完了它。

那书有毒啊,内容不堪入目,丧尽天良。

可是当时她却没控制住自己的手和眼,直到翻完最后一页,她才赶紧将书扔开,仿佛不小心捉了只毒蛇。

可这没用啊,书中的每个文字,每幅画面,甚至画面中的每条线,都烙进了脑子里。

某个静坐的下午,某个秋雨的深夜,甚至睡梦里……那些画面,某些情节,某些画面就会很突然间跳出来。

莫名的,她想起一句话,“……另外还有四十人,默默地喜欢,默默地观看,但却不吭声,把自己悄悄藏起来,假装没来过……”

小银贼啊,好久不见。

居然……有点想念。

烟陵居士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坏掉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神精质的小说朕滴江山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朕滴江山最新章节朕滴江山全文阅读朕滴江山5200朕滴江山无弹窗朕滴江山txt下载朕滴江山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神精质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