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七章 若初见(二)

本章节来自于 朕滴江山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4/
“艺术,是人们为了超脱于庸俗的物性,脱离低级趣味,追求更高、更美、更恒久的价值的集体陶醉。”少年郎还真是开门见山。

女郎眉心紧蹙,“集体陶醉”这个遣词让她不舒服。

莫画师显然也如此想,“不对……荒谬……”

他想要辩驳,却支吾着毫无说服力,少年郎继续道:“所以,艺术是主观的、也必然是偏见的!欣赏的爱若性命,不懂的视为垃圾。

作为一个旁观者能指责后者说‘喂,你这样不对,艺术就是应该用命来爱的’吗?

有这么一个例子,帝国历代分封,扩充疆域,有许多生番土著的记载。有庞大的甚至已建立自己的国家,有他们自己的历史和文字,同样也有他们的艺术。

三百年前就有一个土人王国,其国内最神圣的艺术就是皮草,甚至认为借之可以永恒。

所谓皮草,就是用秘法把人的皮肤一丝不损的剥下来,加以特别的鞣制,然后以香草填充,能千百年而不朽。

这是一种大爱,让对方以最美的状态与自己永远相伴。他们对皮草精益求精,在人活着而且清醒的时候剥下来的皮肤才最完美,他们就会让所爱的人在最清醒的状态下完成这一步。

在看见爱人痛楚挣扎的时候他们或许还会痛心的紧握对方的手安慰‘亲爱的,忍一忍,我们马上就要永远在一起了’。

在帝国攻灭这无道之国的时候,就发现末代国王的寝宫中有三具皮草,一个是样貌四十多的妇人,是他的母亲,对他登上王位助力良多,他也深爱着她;

另还有一个充满山间田野自然之美的女子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是他第一次巡视国土在某一山林邂逅的女子,他用最盛大的婚礼迎娶对方做王后,并诞下了他最疼爱的儿子。

他实在太爱他们,也忍不住把他们都制成了皮草,永远相伴。

那王国有句谚语说,‘如果你爱她,就把她做成皮草吧’。”

少年郎语气平静的讲着恐怖片,莫画师不吭声,偷听的女郎毛骨悚然。

她以前也略听说过这个土著王国,都是以黑暗邪恶、不可理喻一笔带过,从没有今日这般深入了解的。

她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蹿起,浑身发麻。这也是爱?

女郎突然觉得少年郎很欠打,而他依然用很欠打的声音说:

“当时随行的史官对那些皮草有很细致的介绍,确实美得惊心动魄,美到恍如梦幻。毕竟人只要活着都是凡人,美人还要拉屎撒尿摁鼻涕呢……”

女郎突然好想打人!

看着那装逼的小屁孩,她第一次动了武力解决问题的念头。

“凡人总有不在状态的时候,皮草却始终保持完美,也真算是艺术了。

莫大师,听说你有个很漂亮的女儿,你想过让她始终完美吗?”

“混账!”莫画师大叫。

那表情惊悚愤怒,就像被烧红的烙铁烫在了心尖子上。

将女儿和皮草之间拉上任何一点关联都是无法原谅的啊,可让他浑身发抖的是他脑海中居然真的出现了可爱女儿变皮草的模样,这让他心慌啊!

他决定赶紧把恐怖念头赶走,岔话道:“那些野蛮子懂个屁,这也配叫艺术?你到底想要说啥!”

少年郎道:“我举例就是要强调一个概念,艺术不是生死循环这般无论何时何地都是真理的恒定法则。

它充满了不确定性,它会随着人群的不同,时间的不同,观念的不同等而发生变化!

艺术或许很伟大,但它只是人的附属品,只有人欣赏它,它才有价值,当人不再欣赏它时,它就是没价值。

一百年前的人们觉得它是珍宝,那它就是珍宝,价值连城;现在的人们若是觉得它就是狗屎,那它现在就是狗屎,一文不值。

而你现在做的就是想强行扭转人们认知,强说狗屎是珍宝,我觉得这不现实,这种事就连秦相爷都办不到。”

女郎偷听得入神,禁不住更靠近了几步。

她心中有种恍然之感,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朕滴江山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但骨子里有点文青的她也有些怅然失落,以前她以为艺术有着超然的高洁,听了少年一席话,感觉档次被拉低了好多啊。涅红颜,许你一世情深

而真正被打击到的是莫丹青。

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工笔仕女画的技法不错啊,比之家族以往的宗师大师强多了,即便与先祖莫道子相比,他都有“他会的我都会,他不会的我也会”的想法。

毕竟几百年过去了,有太多的新技法诞生……可是,自己为什么就混成了这个怂样呢?

百思不得其解,为此他甚至开始自我怀疑,或许,我的能力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我觉得我比先祖都厉害只是错觉,真相是——我是个草包。

就像门外路边那几个力夫,不过是听人使唤打骂的苦力,却也经常指点江山,张口秦相爷是草包,闭口尉迟将军是脓包,要是换我又怎样……

可是不甘心啊,死也不甘心!

于是他死撑着开这画室,不仅仅是为了复兴工笔仕女画这个流派啊。

现在少年郎一语挑破那困扰自己几十年的隔膜,他就这么呆呆坐着,新愁旧绪,一起涌来,人到中年的他突然悲伤到不能自已。

没机会了,没机会了。

我或许有能力,也或许没能力而觉得有能力,都不重要了。

工笔仕女流早被天下人爽完扔掉了,自己还巴巴的捡起来按着他们的头要让他们细细鉴赏,这是没脑子的蠢货才干的事啊!

莫丹青越想越怀疑人生,感觉人生晦暗,了无生趣,没有希望,没了梦想,干脆死了算了……

他先是“嚯嚯嚯”的叫唤,仿佛痰迷了心窍,然后就“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梦想破灭,前路尽断,人到中年,却倔强的强充男子汉……莫画师哭得肝肠寸断。

小包子脸的小丫头疑惑的看向女郎,似乎在问“姐姐,大叔在哭什么呀,这么伤心”,女郎摇摇头,示意她别说话……咳咳,还想继续偷听。

然后,她心生呼啸,好想打人啊!

那背对自己的少年郎,这时双手背在身后做某种古怪的手势,莫丹青看不见,她却看了个实实的。

她虽不明白那手势的意思,但聪慧的她直接看到了本质,她看到了少年郎得意洋洋,计谋得趁,暗爽庆祝的内心。

呃,张启明双手在比划胜利姿势。

为山九仞,只差一篑,胜利就在前方,还不让人庆祝下么……

莫画师痛到哭了、哭到累了、泪到干了……

少年郎才假假的道:“莫大师,为何如此悲伤,你的未来还是大有希望的啊!”

莫丹青哽咽着说:

“还有什么希望,你不说了吗,仕女画在人心中现在就是狗屎般的东西,我就算真的画得很好又有何意义?有何意义!”

艺术,当不再被理解和认同的时候,还是艺术吗?还有价值吗?老莫迷茫了。

“莫大师误会了,在我心中,媚俗不是贬义词。

因艺术是随人心而变的,身为艺术家,紧跟人心变化才是正道,死守过去的老旧观念,脱离人心,艺术就只是一小撮人自娱自乐的玩物了。

譬如文学,千年之前,伟大的文学作品是诗歌散文,戏剧小说都是不上台面下里巴人的玩意儿,可是现在呢,完全相反,后者才是正宗,谁还承认那些玩古诗词的,这已变成是自娱自乐的游戏了。有广大受众基础的、有生命力的,才算得上真正的艺术!

说什么媚俗,不过是说葡萄酸,注定要被历史无情淘汰的老古董罢了!”

莫画师不知道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却也觉得有道理,嗯嗯点头。

他就这么坐在地上,反正哭也哭过了,脸也丢过了,有什么好尴尬的。

他就这么巴巴的仰望着少年郎,似乎在催促:“再说点啥,再说点啥。”

他就像掉深渊里已经绝望的人,突然见天际掉下来一根绳索。

他满含希望的注视着,只要那绳索再下来点,触手可及,他会不假思索的跳上去抓紧它。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神精质的小说朕滴江山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朕滴江山最新章节朕滴江山全文阅读朕滴江山5200朕滴江山无弹窗朕滴江山txt下载朕滴江山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神精质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