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章 新皇帝

本章节来自于 朕滴江山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4/
天色蒙亮,逍遥侯登上前来迎接的车驾,魏三宝随行。

张二少目送车队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尽头,他依然一脸懵懂。

以前他都是要睡到正午起床,刚才被大哥叫醒时起床气可不小。

正气鼓鼓要发作呢,大哥就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二弟,这几天别出去玩闹,大哥要进宫去做皇帝了,你把家看好。到时候哥哥也给你个王爷当!”王爷之位就像是一颗逗小孩的糖。

睡眼惺忪的张二少瞬间懵逼,大哥说啥?我怎么听不懂!

此刻人去府空,也没人给张二少做科普,他依然懵懂。转身看向身后的侯府,破败,萧疏。

他不解的忧郁望天,喃喃着:“没异常啊,难道是……我还在做梦?”

这可把他难住了,身在梦中的自己如何摆脱梦境?

张二少反复思索,最后毅然决然的转身回屋。

方法只有一种——睡到醒!

……

四匹高大的白马,没有一丝杂质,优雅而灵气十足,迈步如舞蹈,行走像雅士,仿佛踩在云端,出尘高洁。

两名御者身着庄严中透着喜庆的华服,尉迟霸骑着一匹比四匹神驹更高大,通体黑色,形如马,蹄有爪,身有鳞的异兽在前方开道。

昨夜同来的年轻将领配宝剑,骑枣红是神驹护翼在车驾左侧,前后还各有五十骑纯青色宝马的骑兵,皆是器宇轩昂,铠甲明亮。

队伍不快不慢的行走着,走出逍遥坊,渐渐融入神都主道,加之天色大亮,行人迅速多了起来,等进入御道,开门营业的,叫卖的,往来匆匆奔走的……队伍就像在密林中低调流淌的溪流陡然进入喧嚣澎湃的大河正中央。

而如此具有特色的队伍,自然惹人瞩目。神都神通广大的人实在太多,最初所有人都还疑惑呢,上柱国大将军尉迟霸可不是小人物,谁有资格让他开路?

然后就有人嘀嘀咕咕交头接耳,有人瞠目结舌,有人恍然大悟,有的驻足观看,更多的却是尾行在车队后面,交头接耳间,某种共识已在广大围观的群体中成形了。

他们以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那车驾,想象着车中坐着的人,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各自散去。

张启明觉得有些神奇,秦相爷啊,历史没给你清白,反而又给了你一刀啊。对于无意间把秦穆给坑惨了这件事,他却是没有愧疚的,背负些许恶名,换来几十年乾坤独断……应该说秦相爷欠他人情才对!

车队就这么不低调,不张扬,不避讳的进入了皇宫,通行无阻,直入太庙。按照正常套路,先帝崩,新帝未登极之前是要去守灵的,但他的情况与众不同,自然要有不同的套路。

清心,寡欲,静坐。

他也不觉得枯燥,正好识海中几年来都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蟒蛟突然变得活跃起来,正好趁机感悟。

魏三宝把守在太庙外,他焕发了人生第二春,虽然年过六十,此刻却再无一丝老迈衰朽之气。

抖擞,矍铄,朝气,昂扬,上山打虎,入河擒蛟……浑身都是力量!

太庙坐落在高高的石阶上,居高临下,皇城中很多地方尽收眼底,看着那些往来奔走的人儿,每一个在曾经的他的眼中都是天上人,可是现在……渐渐地,他觉得自己蜕变了。

……

在逍遥侯于太庙清心寡欲静坐的时候,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仿佛是按了快进一般以远超平常数倍数十倍的效率运转着。

民间的沸腾热议就不去说它,群臣们光是奏章就已精分到飞起。这是朝堂上一切大事进行前的必然流程。这叫预热,也叫前戏。

前一刻写的是对少恭帝的追思,但要注意分寸,不能给后面登基这位上眼药的机会;下一刻就转换到对新帝登基,且新帝必须是逍遥侯这个命题进行严密的逻辑链求证;然后又转跳到为何新帝登基的同时必须迎娶佳妇,且还必须是某某某的说明,从天象到地理,溯古往追未来……

身为总揽全局的秦相爷,只能说当了二十几年乾坤独断的大佬,终于要做点有挑战性的工作了。

不过,这一切统统与太庙中的某人无关,虽然他是最大的主角。

第六日,终于有了不同。大量的官员和太监齐至,在太庙一旁的殿室里对逍遥侯讲解明日大典的各种流程,从几时几刻百官至太庙外,三请;他本人在太庙内,三拒,到他走出太庙,走多少步,下台阶,下多少步……然后去某某殿,再然后去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朕滴江山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新格物致道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某某地……重生之符气冲天

懵逼了半刻钟后逍遥侯终于发现了窍门在哪,把自己当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就成啦。那一溜机灵的太监都是会活动的提示板,专业人士,保证不出一丝纰漏。

搞明白这套路,逍遥侯就放空心思,面带纯良微笑,仿佛在认真听讲,实则全当耳畔苍蝇乱飞。

一天下来,官员嗓子哑了,所有人头昏脑涨,逍遥侯神清气爽的再回太庙静养。这将是他在此地的最后一晚,以后也就祭祀祖宗的时候来逛逛了。

这一整天,唯一让他感觉有趣的是,官员告知他,登基后他就不再姓张了,而是改姓轩辕,又称加冕,而加冕仪式也是登基大典的一项重要仪式。

排除各种夸张肃穆的描述,经他自己过滤后的理解就是,轩辕,是真正的帝王姓氏,只有历代皇帝才能冠以此姓,本质和前世某些传说人物被冠以“圣”“神”之类的相似,用以昭示身份的尊贵和独一无二,只是更加的规范和仪式化。或许轩辕的本意并不神圣,但经过无数代人心的美化和尊贵化,已经理所当然的至尊至贵了。

而这依据来源,又是太宗圣训!

这几天他已经太多次听说了这一组词,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这些年因太过专注于“事业”,对此世界的历史了解甚少。

“太宗圣祖,到底有何伟力,让世界几千年后依然尊奉其训导为铁则。即便前世的至圣先师也没如此伟光啊!”

……

翌日,天刚蒙亮,太阳还在云海下酝酿潜藏,清越的钟声响起,打破皇城的清静,甚至更远处的神都都有钟声传来。

气势恢宏的大幕拉开,也标志着帝国进入新纪元。

远远的隐约有无数踏步声传来,除了脚步踏地的声响,天地间再无一丝杂音,逍遥侯开始了自己的调整,他将精神拔离肉体,进入似清醒实呆逼的状态,这还是他第一次动用前世绝技,那是只在校长开会、领导讲话时才会施展的绝学。

有身旁时刻不离的太监提示板,他全程略显迟钝、却一丝不苟的完成着属于自己的戏份。百官在扮演各自角色同时也偶尔开小差偷偷观察新伙伴,觉得发现此君表现果然当得起“傀儡”二字。

秦穆神色肃穆,站在百官之首,与新帝的站位很多时候近在咫尺,有时甚至能把呼吸喷到对方脸上,但他们从无眼神的交流,这使得大典少了一大看点。偶尔也要说话,不过基本都是“准”“可”“平身”,在有提示的情况下,把自己当复读机就成,不过脑子照着念。

处在如此奇妙的状态中,他感觉时间似乎静止,思维似乎僵死,对身周的一切,都似懂非懂。

最后,他感觉到自己进到了某个房间,耳畔的提示音彻底消失,真的清静了下来。

自己坐着,一动不动。

慢慢的,他的精神就像潜入静寂幽暗的深海后又开始慢慢的上浮,越接近水面,越明亮,越清醒。

隐约间他似乎看见两个燃烧的太阳,渐渐地,他知道是火焰,明亮,晃眼。

更清醒了,他感觉到身旁有幽香暗风传来,他知道了,这是另一个人的呼吸。

这感觉刚一升起,“哗啦”一声响,精神终于冲出了水面,天地再次清晰明白起来。

远处,两根镶以金线的巨大红烛在静静燃烧,金线组成龙凤交缠的图画,四周代表帝皇的金黄和代表喜庆的大红交替出现,金碧辉煌,满室生光。

他扭头看去,一着凤冠霞帔的女子与自己并肩而坐。

她微低螓首,凤冠前那密密的珍珠帘遮住了他的视线,也遮住了她的视线。

借此,他可肆无忌惮的打量她。

她的全身被华服笼罩,就一双如玉凝脂,新葱初剥的纤纤十指露在外面,微微交叠的放在双膝之间。

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她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相对舒展的十指紧扣在一起,双膝更是用力紧闭。

她在紧张啊。

这样想着,无耻的新皇帝更觉兴奋了。

借着她陡然急促的呼吸,胸脯起伏,深藏在华服下婀娜曼妙的曲线露出冰山一角,却已足够勾魂摄魄。

“咕嘟。”

新皇帝感觉自己嗓子在冒烟,双目要喷火。

似乎心里,脑子里,喉咙里,眼珠子里都藏着火山,想要喷发,想要爆炸,想要泰迪,想要怼天怼地……

忍不住了,他一步向前扑去。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神精质的小说朕滴江山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朕滴江山最新章节朕滴江山全文阅读朕滴江山5200朕滴江山无弹窗朕滴江山txt下载朕滴江山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神精质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