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四十七章 黑暗料理-无罪6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张强这几天过得很不好。

每晚都是噩梦连连,他不知道为什么时隔多年还会做这些梦,难道,真是她回来报仇了?

不敢去想,只能希望黑夜能到的晚一些,更晚一些。

但无论怎样,夜晚终究会到来。

张强窝在被子里,灯开着,房间里犹如白天般明亮,每个角落都看得清楚。

他还是害怕,瑟瑟发抖,也不敢睡。

呵。

谁知道睡着了会梦见什么恐怖的事情,谁知道那些恐怖的东西是不是真的。

几天下来,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色枯黄,眼窝深陷,眼底青黑,颧骨高高的耸起,嘴唇青紫。

看起来更加的阴郁。

特别是眼神,完全透着凶光。

村里人看见他都离得远远的,有经验的老人就不断的摇头。

其他人就问怎么了。

老人看着张强上了汽车,车子走了,才神色平淡的说道,“他活不了多久了。”

其他人:……

转头看向车子离开的方向。

都没说话。

张强去找王健要钱去了。

如果说要死的话,那也要及时行乐,钱还是很重要的,更何况,他还不想死,就更要用钱了。

王健看见他的时候也很惊讶,短短几天,怎么就变了副样子了,简直认不出来。

但无所谓。

把钱给他,皱着眉头说道,“阿强,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只是个打工的,还要养一家子,真没钱了,你别来找我了。”

张强一把把钱抢过去,翻开袋子看了看,不耐烦的说道,“到时候再说吧。”

王健:……

不,这可不能到时候再说。

你再找我要钱我也没有了,这话得说清楚。

刚想反驳,就听张强突然问道,“小健,你相信报应不?”

王健一愣。

没说话,就看着他,有点不明白。

张强冷嘲一声,也没有解释,提着袋子就走了。

背影看起来特别的悲凉。

但王健心里真的一点同情都没有,就是这个人,刚刚还坑了他几万块呢,那钱是他偷偷取出来的,还不知道怎么跟老婆交代。

一想起来,就恨得牙痒痒。

张强有了钱,这次没有去赌场,而是去了一家和尚庙。

住持是个白胖的秃子,脖子上挂着一串长长的佛珠,笑起来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

他跟住持说了最近遇到的那些事,还有那些梦。

住持:……

双手合十,说了句阿弥陀佛。

然后看着张强,“施主,老衲观你面相,印堂发黑,你最近恐有血光之灾呀。”

张强就忙问他有什么方法化解。

住持就说了。

这样吧,邪祟都怕我佛家的经符,你买点儿回去,沐浴斋戒,晨昏打坐念经,把那符纸贴到房间的各处,再请一尊开了光的菩萨回去,就没事了。

张强:……

最后花了很多钱。

抱回一大堆不知道有没有用的东西。

当天晚上,就把符纸贴满了整个房间。

张母看到都吓坏了,忙问他怎么回事,张强没说,把她推出去,关门的时候,突然问道,“如果我被人杀了,你会怎样?”

张母一愣。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张强冷笑一声,把门关上了。

也没往以前想,就以为张强在外面惹了事,心里一慌,也顾不得什么了,大力的拍门,“阿强,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跟妈说,妈给你想办法。”

实在不行,就先出去躲一躲,等事情过了再回来。

呵。

这个家什么都没有,村子里也是各种嫌弃,回不回来都无所谓。

张强一把拉开门,脸色沉郁,额头上青筋凸起,吼道,“再吵,弄死你。”

张母睁大眼睛,脸上有几分痛心,但更多的是麻木,显然已经习惯了。

动了动嘴唇,却什么话都没说。

张强再次把门关上,这一次,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再出来了。

晚上思如看到屋里这么多符纸,都有点惊呆了。

有点无语,有那么害怕吗,不就是做了几个噩梦,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当初杀人碎尸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什么心理压力呀。

这么些年也没有说后悔过。

害怕什么。

难道说做了亏心事真的会良心不安?

思如嗤笑。

别人也就算了,但你,谁知道呢,说不定良心早被自己吃了。

不过今天就算了。

有点忙。

好不容易把李佳怡的奶奶弄出来,肯定要送走的。<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蝴蝶上阶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横死,还心有不甘,死的时候里里外外全是红,时间还专门选在半夜。

这不成厉鬼成啥。

李佳怡的事情宣判了没多久,就死了很多人。

那次在场的所有人,法官,书记员,还有辩护的律师,都死了。

之后,又闹了很长一段时间,还上了报纸,虽然都在说判得不公平,但法律如此,能怎样。

法院大楼也废弃了。

思如找到李佳怡奶奶的时候,她还游荡在法院的过道楼梯,各个地方。

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

看见思如的那一瞬间,顿时就流出鲜红的眼泪。

“佳怡呀,我的乖孙女呀,奶奶对不起你呀,不能给你报仇,让那些害了你的人还好好的活着,可怜你还那么小,就没了,死得那么惨,都是奶奶的错,当初就不该让你回来,你回来了,奶奶怎么就没照顾好你呀,我的佳怡呀。”

思如就任由她抱着。

叹了口气。

“奶奶,我没怪你,你跟我走吧,这个地方,已经没必要待下去了。”

李奶奶点头,但有些犹豫,“可是佳怡,这个地方,奶奶出不去。”

思如拉着她的手,很冷,手上满是皱纹,说,“你闭上眼睛,跟着我,就能走出去。”

李奶奶:……

她死在这个地方,又是横死,根本出不去,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每次都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弹回去,还会受伤,要很久才好。

不过既然孙女想要带她走,就走吧。

能再次见孙女一面,她已经很满足了,就算马上灰飞烟灭都无所谓了。

自己杀了那么多人,身上罪孽深重,是要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

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恩,都听你的,我佳怡说什么都对。”

就这样,由思如拉着她,从待了十五年之久的法院大楼出去了。

有点懵。

真出去了?

可她真的试了很多年都没成功过呀。

就看着思如。

满是不可思议。

思如就说了,表情很无辜,就是这么出去的呀,就跟刚才进来一样,什么都不想,就当前面什么都没有。

李奶奶就明白了。

大概是小孩子太干净,心思纯洁,人长大了,就沾染了这世间的尘埃,就不干净了。

跟着思如一路回到村里,恩,还吓了张强一把。

其实按她的想法,这个人是杀了自己孙女的罪魁祸首,死了都不解恨。

但思如拦住她,说吓吓就行了,不希望她身上再添新的罪孽。和警花修行的日子

勾唇,你把他弄死了,自己还做个屁的任务呀。

思如要送李奶奶走,但她不想走。

没有看到那些杀人犯获得应有的惩罚,走得也不甘心。

思如就说,“走吧,留在这个世间也没用,到时候老天把你这笔账算到你两个孙子身上就不好了。”

李奶奶:……

“我有孙子?”

思如点头。

恩,还是两个呢。

所以,放心的走吧。

这种事情还是要自愿。

李奶奶最终还是走了,可能也猜到了某些事,临走之际,看着思如,“她,去哪儿了?”

说的是李佳怡。

思如手里掐着诀,说道,“去她该去的地方了,你放心吧。”

说完,李奶奶的魂魄就变得越发透明,到最后变成星星点点白色的光飞上了天空。

很久,思如才离开。

虽然思如没有去吓唬张强,但他还是没睡好。

已经被吓出条件反射了。

就算有很多符纸,还是不敢睡。

凌晨才眯了一小会儿。

起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了,精神还是不怎么好,黑眼圈特别重。

打着哈欠。

在村里逛了一圈儿。

想到又没钱了,干脆坐车去了县里,找长期饭票要点银子。

王健看见等在外面的张强,都要崩溃了。

又要钱,当他是自动提款机吗。

没有。

不给。

张强看了眼他身上穿着的西装戴着的手表。

当即就嚷嚷。

“诶,这里有个……”

王健忙捂住他的嘴,把他拉到一边,张强也没抗拒,笑嘻嘻的看着他,一副痞子无赖样。

脸上就写着两个字,给钱。

王健:……

好气哦。

不过他真的没钱了。

呵。

遇到这么个吸血蚂蝗,也是醉了。

没办法,就找办公室的同事借了几千块钱,说有个远房亲戚家里有人生病了,身上也没带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蝴蝶上阶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钱,过几天就还。

张强拿着钱,脸上一副嫌弃的表情。

“就这么点,你打发叫花子呢。”

王健差点没气得一口气上不来。

呵。

有谁打发叫花子几万几万的,简直……

恨不得掐死这个挨千刀的。

怎么不去死。

木着脸,“就这么多,你要不要。”

张强:……

扭头,当然要,有总比没有好。

大不了下次再来就是了。

揣着钱走了。

路过一个天桥的时候,被个老道士喊住了。

“这位朋友,你有血光之灾。”

张强:……

老子特么的当然知道了。

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

就走了。

道士:……

摇了摇头,也走了。

张强冷笑,血光之灾又咋样,老子有开了光的菩萨保佑,什么都不怕。

揣着钱,想买点烤鸡回去吃,又想到住持说的要斋戒,算了,等这事了了一定吃个够。

慢慢的走着。

夕阳西下,照得天边的云霞如同鲜血一般。

回到家,张母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

张强吃了饭就躺到床上去了。

还是做梦了。

大半夜的直接被吓醒了。

醒过来,满头大汗,抹了一把汗水,打开灯,喘着粗气,一看手上,槽,全是血。

吓得都忘了尖叫。

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冲到门边,却发现,门怎么都打不开。

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是小女孩的笑声。

最开始还是清脆的,到后来就慢慢变得粗嘎刺耳。

张强:……

觉得自己心脏都要吓停了。

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在山上花重金买回来的符纸。

手抖着,连声音都在发抖。

“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思如嘻嘻的笑,“真的吗?”

张强:……

不。

骗你的。

其实心里吓死了。

就看到天花板上开始渗血出来。

那些血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汇成一团,突然,那一团血开始激荡起来。

张强吓得往后退,但退不动了,已经抵在门上了。

就看到,从血水里慢慢的爬出一个人来。

是个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

眼睛大大的,脸色苍白。

明明很可爱,但张强却像是见了鬼一般,“别来找我,我错了,我错了。”

腿一弯,就跪在地上了,不停的磕着头。

思如微笑,“你哪儿错了?”

“我不该杀你,不该砍你的头。”

张强的声音带着巨大的恐惧,他不敢抬头去看思如,怕看到什么更吓人的东西。

思如点头。

“是啊,你不该砍我的头,我的头好疼呀,不信,你看。”

说着,就把头摘了下来,扔到张强手里。

张强:……

手捧着头,小女孩的头还在对他微笑,说好疼。

“啊……”

终于尖叫出声。

张母听到声音,忙爬起来,使劲的拍门。

“阿强,阿强,你怎么了,快开门呐,出什么事了。”

然而张强已经没有办法回答了。

他的手里还捧着头,眼睛睁得老大,嘴巴张开,身体直直的往后倒了。

思如叹气。

胆子还是太小了。

居然就被吓死了,真是没出息呢。

本来还有更加精彩的节目没上呢,算了,留给以后的人吧。

张母拍了很久的门,里面都没反应,就慌了。

今晚上她一直心惊胆跳的,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再也待不住了,赶紧出去叫人。

已经跟村里的人很久没有来往了,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

被吵醒的人其实很烦。

睡得正好呢。

直接拒绝,不干,怕染上晦气。

张母拍了一圈儿的门都没人愿意帮忙,最后没办法,只得找村长,都给村长跪下了,村长才松口找人去看看。

才刚刚走到大门口。

吸了吸鼻子,问道,“这是什么味儿?”

转头看向张母,“你家把粪坑移到院子里来了?”

不然怎么这么臭。

张母一脸茫然,“没有啊。”

明明刚刚出来的时候都没有的。

赶紧去开门。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