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四十三章 黑暗料理-无罪3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一大盆鸡肉,炖的香喷喷的。

兴许是很久都没开荤了,就连张母都吃了不少,两个人把这一盆肉吃得精光,嘴巴上油光发亮。

最后只剩下汤。

张强吃完了饭就大爷似的半躺在凉椅上剔牙。

张母收拾桌子。

小心翼翼的把汤盆放在柜子里,里面还有鸡汤呢,都是油,明天拿来煮面条正好。

其实这样也不错。

村里人虽然怕儿子,但也因为怕,什么都不敢说。

家里穷是穷了点,时不时的儿子就从外面顺点肉回来,还不用花钱,挺好的。

张母洗碗去了。

张强赌了一下午,有点累了,站起身,准备回房间去睡觉了。

恩。

明天还有事呢。

养精蓄锐才好翻本嘛。

眼角突然扫到墙根那儿好像站着个小女孩,穿着裙子,低着头,看不清脸。

张强心一惊。

再看,就什么都没有了。

屋里灯光有些昏暗,老旧家具的影子投在墙上,影影绰绰。

张强忍不住自嘲。

呵。

都这么多年了,要报仇早就报了,何须等到现在。

是他眼花了。

拍了拍有些发昏的头,今晚上多喝了两杯。

打了个哈欠,还是去睡觉吧。

有人说,精气神好了,运气就会好,财神爷也喜欢精神头十足的人呢。

到时候再弄点钱,一定能翻本,把以前输的都赢回来。

房间里,很昏暗。

张强一脚踢开门边的凳子,骂了句脏话,摸到床边,前些日子下雨,灯坏了,也没来得及修,好吧,其实是没钱买新的灯泡了。

反正这家里也就这样,就算闭着眼睛走都不会摔跤。

被子堆在一团。

屋里常年潮湿漏水,被子也一股霉味。

张强已经习惯了。

这天也热,今晚上尤其的闷热,直接把被子扔到脚那边。

躺在床上,头枕在胳膊上,很奇怪,明明刚才头还晕着,现在却睡不着了。

睡不着就睡不着呗。

就想想明天怎么弄点钱出来。

恩。

保护费前一阵子才收了。

离下个月还远呢,算了,让他们先预付了,下个月就不收了。

等翻了本就好了。

房间里很安静,月光从窗口照进来,地面上,有两个影子,一大一小。

睡着昏沉。

张强很快闭上了眼睛,呼吸也变得均匀。

思如从墙角里走出来。

这具身体是李佳怡的身体,八岁的小孩子。

借着月光,能看到她脸上诡异的笑容,弯起的嘴角像是掩盖着无数的秘密。

半夜。

张强突然觉得有点冷。

抱着身体。

睡得有点迷迷糊糊的,嘟哝了几句。

翻个身,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

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闪过一个想法。

屋里还有别人,那个人正在看着他。

这个想法越发的强烈。

心跳加速。

张强猛的睁开眼睛。

就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熟悉又陌生。

像是在哪里见过,但又怎么都想不起,似乎在记忆里被灰尘掩盖了。

那人见他醒来,有些不耐烦的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还在睡,都在等你呢。”朝窗外看了看,凑到他耳边,“刀都准备好了吧?”

张强:……

还处于萌萌哒当中。

不明白这个人话里什么意思。

什么刀?

难道是最近帮派要跟哪个对手血拼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帝玄天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可他没接到通知呀。

莫非是临时决定的。

也说不定。

这样的话刀肯定要准备好了。

忙说道,“我马上去拿刀。”

说着下床就去翻柜子。

柜子里,长刀短刀砍刀都有。

然而很把柜子打开,呵,除了几件衣服,什么都没有。

有点懵。

刀呢。

难道是被老太婆扔了。

当即就怒火冲天,横眉竖眼,准备吼。

就被那人拉住,“你干啥,被人听到了怎么办?”

张强:……

就说刀不见了。

那人看着他,深呼吸一口气,“我知道哪里有刀。”

说着,就拉着张强跑出去,到厨房里找了把菜刀,刀口很锋利。

张强却有点嫌弃。

说道,“就这刀能干点啥。”

那人却没理他,拉着他就往外面跑。

张强才发现,已经是白天了,还好大的太阳,应该是正午。

空气散发着一股植物被烧死的香气。

如果是平常,被一个陌生人拉着,他肯定早就揍人了。

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完全生不起一丝的反抗,心里还有点害怕。

那人把他拉到河边。

正是夏天,河边草长得很茂盛。

已经有另外三个人在那儿了,都是小孩子,十来岁。

走近了才闻到,好像有股臭味,是什么东西腐烂的气味。

张强心跳突然加速。

这个场景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就听那人说道,“现在,咱们该怎么办,真要那么做吗?”

穿着灰色体恤的男孩冷笑一声,“呵,不干,等着人来抓我们吗?”

看着那人,“王健,你就不怕你爸揍你?”

王健,也就是去叫张强的那人瞬间就不说话了。

他爸是村里出了名的铁拳头,打起人来,不论老少男女,都往死里整。

要知道老李家的小孙女有他一份力,得把他打死。

“我……我没说不干,阿伦,你说怎样就怎样。”

那个叫阿伦的少年抿了抿唇,看向张强,“强子,你呢?”

被点到了名字。

张强:……

有点不知所措。

张了张嘴,他很想说,别干吧,扔河里算了。

然而说出口的话却是,“我没意见,都听你们的。”

心里一点抗拒的感觉都没有。

都吓傻了。

见他们拿起刀,走向那棵大柳树。

柳树下,躺着个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梳着两条小辫儿,穿着红色的纱裙,粉色的凉鞋,露出的胳膊小腿泛着青。

当然,她的脸上也是如此。

一双眼睛大大的睁着,眼珠子像是要瞪出来,苍蝇来回的飞着,发出嗡嗡的声音,女孩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阿伦捂住口鼻,“真臭。”

说着,扬起手里的菜刀就往女孩子小腿上砍了一刀。

深可见骨。

但并没有红色的血流出来。

已经死了好几天了。

血液早已凝固。

只是越发的臭。

他又砍了几刀,回过头,看着另外三人,冷冷的说道,“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点动手。”

一直没说话的那个男孩子率先过去,接着就是王健。

他们手里都拿着锋利的菜刀。

冷冷的看着张强。

张强:……

很害怕。

心里十分抗拒。

相比起那具尸体,他更怕眼前这三人。

拿着刀的手都在发抖。

很想后退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帝玄天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想什么都不管就跑回家。凰妃

但他的脚却不由自主的在往前走。

口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伦看着他冷笑,“强子,你胆子最小,给你个练胆的机会。”

指着地上那具小女孩的尸体,“你过去,把她的脑袋砍下来。”

张强:……

就摇头,后退。

“不不,我不去,我害怕,我不敢。”

就想要跑。

却被王健一把抓住胳膊,用力一推,正好跌在小女孩的尸体上。

一抬头,就看到小女孩泛青的脸,眼睛大大的睁着,只有眼白,嘴角勾起,仿佛在嘲笑他。

张强:……

心里猛然一缩。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扬起手里的刀就往女孩子身上乱砍。

见她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

好吓人。

直接拿刀戳碎了。

一边戳还一边喊。

“我叫你看,我叫你吓人,我砍死你,砍死你。”

等整个人冷静下来。

女孩子的头都砍掉了,身上也很多伤。

他喘着粗气。

身上溅了很多乌黑的血。

看着有些瘆人。

嘴里却嘿嘿直笑。

喃喃自语。

“我叫你吓人,你吓不到我的,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两次三次,我不怕你,我有刀。”

在他身后,另外三个人已经不见了。

只听到风吹动柳树的声音。

“呵呵,真的吗?”

是女孩子稚嫩的声音。

张强:……

忙回头看。

可一个人都没有。

仿佛刚才听到的都是幻觉。

松了口气。

看来是他太紧张了。

再回头的时候,瞳孔猛然一缩,直接被吓得跌坐在地上,嘴唇泛白,手里的刀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浑身都在发抖。

地上。

不知何时,那个小女孩的头颅就变成他的了。

脸上满是伤痕。

他咧开嘴,一直裂到耳后根,发出刺耳暗哑的笑声。

“嘎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张强瞳孔放大。

只觉得难以呼吸。

要窒息了。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捂着他的口鼻。

偏又看不到摸不着。

犹如溺水一般。

就在张强以为自己会这么死掉的时候,那双手松开了。

他也从床上醒过来。

大口大口的喘气。

双手还紧紧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一张脸憋得通红。

呵。

原来是做梦。

坐起来,屋里很阴暗,什么都看不清。仿佛有什么东西潜伏在黑暗中。

张强再也睡不着了。

好不容易平复好呼吸。

脑海里又闪过刚才做的噩梦。

如此真实。

梦里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

呵。

可不是吗。

那场景,就是当初他们分尸的情景呢。

只不过。

最后那一幕,李佳怡的脸还是她的脸,并没有变成他的。

那次之后,他连着做了好多天的噩梦。

但不敢叫。

只能一个人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那么热的天。

硬生生的捂出了一身的痱子。

再后面,事情解决了。

他并没有被判刑,只是家里赔了钱。

一共四个人。

三个人都搬走了,就只有他家,还在村里,为啥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帝玄天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呵,没钱呗,王健家借钱都搬去了县里。

独留下他一个,承受着村里所有人异样的眼光。

白眼,指责,还有背后的窃窃私语。

他知道,那都不是什么好话。

凭什么。

明明当初动手的不是他一个人呀,为什么现在就只要他一个人来承受。

而且,家里也赔了钱。

这件事就该了了呀。

就该回到以前的生活。

上学,逃课,,跟同学打闹,偷看暗恋的女生。

很多事。

但现在,他不过做错了一件事,所有人看他的眼光就不对了。

虽然还在上学,但已经没有人跟他说话了。

他就像是一个病毒体。

甚至还有人直接喊他杀人犯。

他:……

最后实在忍受不了,辍学了。

一直到现在。

可这么多年都没有梦见过了,为什么会做个这样的梦。

梦醒了。

还心惊胆跳,久久不能平静。

直到天边泛起白色。

他才松了口气。

总算天亮了。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驱散所有的黑暗。

思如隐入墙角。

勾起嘴唇,尽管享受吧,因为呀,这样活着的日子,不多了。

张强一夜没睡好,眼睛通红,脸色越发的不好了。

张母做好了早饭,是昨晚上吃剩的鸡汤煮的面条。

他几口吃完。

推开碗站起来就要走。

张母忙问道,“阿强,今天要出去吗?”

张强恩了一声。

就走了。

呵。

不过是个梦,梦这东西,很奇怪,没有科学依据的。

李佳怡已经死了。

死了十五年了。

十五年,埋在地下的骨头都化了,还能留下什么。

都说鬼怕恶人,自己还是杀了她的人,李佳怡如果出现,大不了再杀一次就好了。

是鬼嘛。

就算杀死了,也不用负责。

张强出去收保护费了,收到了钱,直接去了赌场。

当然,意料之中的又输了个精光。

被人从赌场里扔了出去。

要是下次再还不清赌债,就断了他的手脚。

张强被打的鼻青脸肿。

从地上爬起来。

骂骂咧咧。

啐了一口,“狗腿子。”

扶着腰呲牙咧嘴的往前走。

一个没留神,就撞到了个人。

他心情本来就不好,开口就骂道,“哪家不长眼的小崽子,老子一脚踹死你。”

就看到那小孩抬起头,一脸的血,咧开嘴朝他嘿嘿直笑。

扎着小辫儿,穿着红裙子。

张强:……

“鬼呀。”

心脏都要吓停了。

尖叫出声,下意识就飞快的跑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扶着墙喘气。

一抬头。

就看到一个小孩穿着裙子直勾勾的看着他。

张强吓得直往后退。

等看清楚了才松了口气。

原来是童装店的小孩模特。

轻抚着胸口,真是吓死人了。

透过那玻璃窗,张强看到里面一家三口正在给小孩买衣服。

那男人看上去有点面熟呢。

张强仔细回想了,他身边都是不务正业的混混,根本不会认识这样的人。

良久。

终于从记忆里找到了一个相对应的人。

呵。

原来是他呀。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