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二十四章 拆鸳鸯的母亲13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徐盛阳想干掉思如。

思如:……

呵。

想的美。

先干掉你,养不熟的小白眼狼。

然后,就把徐盛阳干掉了。

别多想。

只是把他逐出祝家而已,杀人这种事,多血腥,而且,一死百了,活着多痛苦呀。

哦,还有徐父。

离婚,净身出户。

这种狼心狗肺的男人,不离,留着过年呀。

徐父不肯。

朝思如吼道,“祝千慧,你把我们父子都赶走了,你就不怕老了没人送终。”

思如微微一笑。

“跟老了相比,我更怕不知什么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我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呢。”

扭头,“再说,他又不是我儿子,我稀罕他送终呀。”

徐父睁大眼睛。

“你……你说啥?”

思如微笑,指着徐盛阳,“他呀,难不成你还要跟我说他是我生的。我生的那个,不是早被你掐死了吗?”

徐父:……

简直受到了惊吓。

偏思如十分笃定的笑道,“我有证据。”

其实并没有。

但唬住了徐父,呵,有整个祝家呢,什么陈年往事查不出来。

顿时泄了气。

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思如:……

“早就知道了呀。”

拧眉。

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在被绑架之后吧。”

两人大惊。

特别是徐盛阳。

如果不是徐父告诉他,他自己都不知道呢。

呵。

谁没事会去查这种事,再说,一直以来,祝千慧对他都是毫无保留的母爱,他从来没有怀疑过。

像是知道他们心里的疑惑。

思如喝了口红茶。

轻轻的放下杯子。

说道,“说真的,还要感谢那次绑架呢,不然,我也不会知道这么一个大秘密。”

徐父:……

眉头紧皱,就看着徐盛阳,像是在说是你告诉她的?

徐盛阳:……

当然没有。

连见都没见过。

再说了,这种事,怎么可能。

思如勾起嘴唇,看向徐盛阳,良久,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你们呀,还是太欠缺了。要搁我,在没有确保完全成功的前提下,是不会这么早暴露的。”

“呵,只救徐笑笑就好?所以,我才那么讨厌她呢。”

“你就那么肯定我会死?哦,当然,你最后不是还朝我开枪吗?那么近的距离,一般人都逃不了吧。”

到这,徐盛阳的脸已经跌青。

后背上都是冷汗。

面如寒霜,“你都知道?”

思如:“当然。”冷笑,“你不会以为我是瞎子,什么都没看到吧。”

“那你怎么……”

思如:“怎么?表现得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徐盛阳抿唇。

就看着她。

思如勾唇,“当然是想玩你们了。”

“看你们鸡飞狗跳过得不好,我就开心。”

嘴边笑意扩大,“哦,对了,你的腿还好吗?”

徐盛阳:……

猛然想到什么。

瞳孔一缩,“是你找人干的。”

思如就摇头。

直叹可惜。

徐盛阳:……

有点懵。

就听思如说道,“这么多年,我虽然自认为把你教得不错,但骨子里的东西是改不了的。没办法,就算当了几年霸道总裁,还是眼光浅显,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生你的那对狗男女基因不好呢。”

嗯。

看来以后要多投资基因建设。

徐父站起来。

“祝千慧,你说什么。”

思如扭头。--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错爱情深,总裁不知羞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你没听见?”

徐父:……

好想打死这个贱人。

深呼吸一口气,“小阳的腿真是你干的?”

思如扭头。

“怎么,他想打死我,我还不能报仇了,谁规定的呀。”

两人:……

就见思如不耐烦的摆手。

“真无聊,签字签字,签完了滚。”

徐父:……

肯定不签呀,至少要给钱,分家产。

所谓的夫妻共同财产。

思如冷笑。

你特么也好意思。

还共同财产。

毛线。

当初跟祝千慧结婚的时候,你连根毛都没有。

真有脸说呀。

让人把他们赶出去。

之后徐父又来闹了好几次,还去了公司,思如直接报警。

有坏银。

还专程打了招呼。

多住几天,好好招待。

徐父:……

也不知道有没有经历过捡肥皂,反正出来的时候很消瘦,明明都没有关几天。

思如最后还是拿到了离婚协议书,哦,签好字的。

很愉快的跟渣男撇清了关系。

徐父跟徐盛阳回到别墅。

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财产了。

很庆幸思如没有记起。

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别墅是很早之前,徐盛阳买的,算是他的一个秘密基地吧。

之后,就成了养情人的地方。

思如还是很仁慈的。

好歹养了二十多年,总不能让小情儿跟着他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吧。

别墅里。

没有见着徐笑笑跟光裸男。

徐盛阳:……

一脸黑气的就往楼上冲。

徐父都有点懵了。

就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

忙跟着也上楼。

呵。

就看到徐盛阳站在门口,气得手都在发抖。

房间里,徐笑笑裹着被子,从露出来的部位来看,里面应该没穿衣服,是空的。

光裸男把她搂进怀里。

皱眉,“你能不能有点礼貌,进门前先敲门。”

徐盛阳:……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呵。

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占了便宜,不生气才怂吧。

抡起拳头就往光裸男身上砸。

光裸男是做什么的,混黑的。

打不过一个白斩鸡?

开玩笑。

两人打得很激烈。

俱伤。

打完之后,还是住在一起,连女人都共享了。

你爱她,我也爱她,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爱她吧。

对,就是这样。

有人说,爱情这条路,两个人走刚刚好,三个人,就多了,总有一天会有人被挤下去。

但思如只想笑。

多吗?

挤一挤就好了。

说不定,会有意料之外的惊喜呢。

最后就连徐父都加入了。

有什么办法。

先不说女主光环,徐父自来就喜欢这种年轻的单纯的女人,徐笑笑正好是他的菜。

更何况,徐盛阳跟光裸男准备东山再起,都很忙,一时间,就来不及顾暇徐笑笑了。

房子里只有徐父跟徐笑笑。

两个人,一个寂寞空虚冷,另一个,呃,也差不多,搅到一起很正常。

就连徐盛阳跟光裸男看到了。

都没什么反应。

还加入。

因为要东山再起,徐盛阳把别墅卖了。

还卖了挺多钱。

另外买了个房子住。

但生意是这么好做的吗。

以前在祝氏的时候不觉得,很轻松,现在,呵,都知道被扫地出门了,谁还敢得罪祝氏,都不卖面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错爱情深,总裁不知羞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子。梦破轮回

徐盛阳觉得很累。

以前这些小钱还不够他一顿饭钱多的,看都看不上。

现在,亏着做都没人愿意。

很疲惫。

有时候也茫然,怎么会弄到这个地步。

如果他当时好好的把祝千慧救出来,也没有想要弄死她,就算他不是亲儿子,但依着祝千慧对他的好,很有可能也会把祝氏留给他。

可没有如果。

很多事情,回不到当初就是回不到。

徐盛阳只会当总裁。

就算谈合作,也是那种没有十个亿别找我的大单。

新开的小公司很快就垮了。

还得罪了很多人。

每一个破产的总裁心中都有一个公司梦。

徐盛阳也一样。

就想,是不是这个类型不适合他。

继续开。

卖别墅的钱,又要开公司,又要支撑徐笑笑跟光裸男的挥霍浪费,很快就没了。

最后只得租房子住。

但即便如此,徐盛阳也舍不得放徐笑笑离开,宁愿在床上折腾死她。

有一天,出去找工作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说。

“诶,你听说了吗?祝氏集团宣布了继承人呢,是个不满一岁的小孩。”

徐盛阳:……

再次听到祝氏,说实话,有种熟悉的陌生。

不过,继承人?

忙拉住那人,“你说什么,什么继承人?”

那人看了他一眼。

挣脱掉,说道,“你自己不会去看呀。”

就走了。

徐盛阳:……

马上拿出手机,开始搜索。

很快。

就看到了。

#祝氏集团董事长祝千慧女士宣布新的继承人……#

手机上,祝千慧怀抱着一个白嫩可爱的孩子,笑得十分慈爱。

徐盛阳都懵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祝千慧跟徐父离婚,也不过一年半吧。

这个孩子,呵,听说都快一岁了。

简直……

工作也不找了。

飞奔回去。

把这个消息告诉徐父。

一路上,心里已经跳过无数的可能了。

说不定能再回到祝家呢。

这一年多,经历了太多心酸。

离开了祝氏,他才知道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是。

这个世界上有才的人有很多。

但怀才不遇的更多。

说句不好听的,他做梦都想回到在祝家的日子。

家里。

徐父正从楼上下来。

没有看到徐笑笑。

徐盛阳也不关心,呵,想也知道,大概还在床上吧,光裸男也没下来呢。

“爸,你跟妈离婚之前有没有过夫妻生活?”

徐父:……

有点尴尬。

轻咳一声,“你问这个做什么?”

而且,你不是打死都不喊祝千慧喊妈的吗。

怎么现在一点不自然都没有。

徐盛阳就把听到的新闻说了。

催他,“爸,到底有没有啊?”

徐父……

想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但脸上只能显出他纵欲过度的松弛。

“我……我也记不得了。”

毕竟,这么久了。

但能肯定,自从祝千慧被绑架后,就没有过了。

很清楚。

那段时间发生很多事。

而且,祝千慧像是变了个人。

当初没觉得,离婚后再回想起来就觉得不对劲了。

徐盛阳说道,“爸,不管怎样,你都要说孩子是你的。”握住他的手,“这是我们回到祝家唯一的机会。”

徐父当然也清楚。

现在这日子,虽说醉生梦死,但,他更想纸醉金迷吧。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错爱情深,总裁不知羞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点头,“都听你的。”

于是,时隔一年多,思如又见到了徐父跟徐盛阳。

两人的目的很明确。

就是想回来。

思如冷冷一笑,想多了。

看着徐父,“你说我儿子是你的种?”

徐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思如冷哼,“就你那样子,呵,能有这么好的基因。”

让王妈把孩子抱过来。

徐父一看。

呵。

这下好了,连谎话都编不了了。

白皮肤,蓝眼睛,头发都是金色的,只有轮廓跟祝千慧有几分像。

徐父大怒,“祝千慧,你居然婚内出轨。”还找了个外国人。

思如冷笑。

“你自己出轨,就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

让王妈把孩子抱上楼去。

才说道,“知道这孩子怎么来的吗?当初你们想让我死,可我不想死,就是死,也要给祝氏一个交代,就去做了试管婴儿,怎么样,我儿子很可爱吧。”

徐父:……

呵。

猛然想起那段时间思如是消失了一个多月。

原来是做这事去了。

徐盛阳也没有想到。

抿唇,说道,“妈,弟弟还小,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我愿意赎罪,在弟弟长大之前,愿意帮他看着祝氏。”

见思如看他,忙说道,“你放心,等弟弟长大,我就把祝氏完好的还给他。”

思如:……

冷笑。

“你谁呀,什么弟弟,我儿子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稀罕你管。

徐盛阳:……

都想跪了。

但思如态度很坚决。

就是不干。

呵。

有本事去告呀。

以前的霸道冷酷都去哪儿了。

两人还想说什么。

徐父的电话就响了。

是光裸男打来的。

说有事,徐笑笑怀孕了。

两人:……

思如也听到了,勾起嘴唇,“呵,祝福你们呀,当爸爸了。”

两人:……

好尴尬。

匆匆离开。

光裸男确实没骗人,徐笑笑真的怀孕了,但孩子是谁的,呵,谁知道呢。

不过,添人进口是喜事。

徐盛阳还是很喜欢徐笑笑的。

但之后的事就恼火了。

去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是畸形儿。

三人:……

都懵比了。

what

没听错吧。

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

我们都没有这类遗传病呀。

医生:……

就指着电脑里显示的东西,“你看,正常人只有两条腿,看这,一条,两条,三条。”

三人:……

最后还是决定不要这个孩子。

徐笑笑哭得梨花带雨。

舍不得。

但没办法,畸形儿呀,就是剩下来,也活不了多久,还受罪。

所有人心情都不好。

光裸男说出去走走。

不小心就遇到以前得罪的人了。

被打得很惨。

有人报了警,很快幺幺零就来了。

一看,哟呵,全都是黑道分子呀,身上都背着罪呢。

全都抓进去。

先关起来再说。

之后怎样,呵,进去了还想出来,做梦。

没罪也要给你硬扣上个罪名。

更何况还是有罪的。

光裸男一出去就没再回来。

所有人都以为他离开了。

大概是厌烦了这种日子吧。

说起来,确实有点腻了。

但要离开,还是舍不得。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