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二十一章 拆鸳鸯的母亲10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命运的红线是剪不断的。

徐笑笑出了车祸,撞她的车刚好是徐盛阳的。

就是这么巧。

女主嘛

不是豪车不撞的。

徐盛阳把她送到医院,其实并没有很严重。

什么骨折呀内伤呀都没有。

只有点擦伤。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晕了过去,大概是吓晕的吧。

徐盛阳就一直守着她。

在公关部这么久,各色美女都见过了。

再看到徐笑笑。

心里还是有那种初恋的感觉。

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内心满是温柔。

但一想到两人已经分手,就很心痛。

哦。

还有那个出现在徐笑笑家里的光裸男,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呵。

还解释什么。

就连他,正经的男朋友,都从来没有在她家过夜呢。

不然,还能现在才发现自己单纯的女朋友竟然跟别的男人同居?

徐盛阳的心里五味杂陈。

出轨的女盆友,就像掉在屎上的钱,扔了可惜,捡起来又觉得恶心。

哦。

虽然他不差钱。

而且,还要面临祝千慧那一关。

想起之前被撸了职务,就不得不严肃认真起来。

好烦呐。

徐父一直在跟思如求情。

想让徐盛阳官复原职。

说他已经历练过了,很努力,而且一直待在公关部,呵,还是个小员工,会被人笑的,到时候继承了祝氏,会是一段黑历史。

影响威信。

思如就看着他冷笑。

“继承祝氏?呵,谁跟你说的。”

徐父:……

心有点懵。

呵呵两声,说道,“咱们就盛阳一个儿子,祝氏不留给他留给谁。”

思如勾唇。

你是只有徐盛阳一个儿子。

但祝千慧的儿子可不是他。

没那么傻。

把家族交给一个要杀自己的人。

思如没说话。

喝茶。

表情很淡定。

徐父也看不出她什么想法。

虽然有点方。

但并没有多在意。

他知道祝千慧把祝氏看得有多重,就只这么一个儿子,不给他给谁。

想到最近闹的不愉快。

徐父还是觉得自己要再提醒一下徐盛阳,别再惹思如生气了。

他还不知道。

徐盛阳又跟徐笑笑勾搭上了。

两个人在病房里,相对无言。

都不知道说什么。

有点尴尬。

徐盛阳先开口,面无表情,“你好好养伤,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就站起来。

徐笑笑低着头。

嗯了一声。

徐盛阳:……

很想说点什么。

但,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都没说。

就走了。

他离开之后,徐笑笑突然捂着脸,痛哭出声。

徐盛阳站在门外。

一脸苦涩。

呵。

依然深爱着。

可,到底要怎样才能回到最初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

好难。

对此,思如表示,没什么难的,只要来一次身体的亲密接触就行了。

毕竟女主男配。

也算是标配。

男主已经出局了。

能不能上位,就看爱得有多深了。

摸着下巴。

这时候,恶毒婆婆就要上场了。

徐父说了很久的情。

思如终于答应。

给徐盛阳一次机会,但不是总裁,是副的。

她给的理由是,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徐父:……

就再三叮嘱。

千万不要再做错事,就算心里有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灵动仙途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想法,也暂且憋着,等独掌大权,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他当初就没忍住。

不然,现在整个祝氏都是他的。

哪还有祝千慧什么事。

唉。

都怪当年太年轻。

以为爱情就是所有。

殊不知,有了权力,初恋什么的,还不是分分钟收入囊中。

一时太得意。

就露了馅。

被压了这么多年。

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徐盛阳脸上没什么表情。

但显得很可靠。

徐父拍拍他的肩膀,“你好好做,到时候就是咱爷俩扬眉吐气的日子了。”

然而徐盛阳的脑子里却在想着还在医院的徐笑笑。

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有没有好点。

还哭吗。

没有自己的安慰,一定很难过。

她哭起来眼睛总是红红的。

一想到这,就有点坐不住了。

站起来,“爸,我想起公司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徐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看他这么紧张。

就忙说道,“公司的事为重,你快去吧,别耽误了。”

万一耽误了,损失的说不定就是几个亿呢。

那都是钱呀。

以后都是他的。

好心疼。

徐盛阳拿起外套就走了。

步伐很急切。

思如从楼上走下来,问道,“盛阳呢,他干什么去了?”

其实心里门儿清。

徐父就说了。

公司有事。

还替他说好话,“小阳最近很努力的。”

思如冷笑。

“呵,努力是好,别往错了方向,到时候,可没再一次的机会了。”

徐父:……

虽然没怎么听明白思如话里的意思。

但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

就很无奈。

“阿慧,你别这样对小阳,我知道你对他之前那个女朋友有意见,但他们现在已经断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思如表情很冷。

过去吗?

不是所有事都能过去的了的。

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这几天要出去一趟,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

就上楼了。

徐父忙追上去,“阿慧,你是有什么事吗,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最近思如变化很大。

徐父有点方。

就想跟着她,看看她到底什么想法。

要搁以前,呵,好啊,恨不得她别回来,死在路上。

思如看着他。

“不用了。”

理都不想理徐父,就关上了门。

徐父碰了一鼻子的灰。

也有点生气。

看着紧闭的房门,很无奈。

祝千慧也不知道怎么了。

不让他碰。

呃,当然他也不想碰。

两个人分房睡。

各过各的。

但自己不喜欢是一回事,别人不愿意又是一回事了。

情况可能比他想的要严重些。

虽然他在外面也有情人,但情人要靠他养,他要靠祝千慧养呀。

性质都不一样。

思如第二天就走了。

走之后,徐父跟徐盛阳就开始浪了。

徐父还好点。

有所顾忌。

就算是浪,也偷偷摸摸的,很谨慎。

徐盛阳去医院里把徐笑笑接了出来,就安排在他一个别墅里住下。

哦。

以养伤为名。

很霸道。

就是不许走,两个人闹了好一阵子,徐笑笑还是留下了。

徐盛阳虽然在上班。

但心却在别墅。

恨不得立即飞回去。

归心似箭。

是副总裁嘛,有特权,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灵动仙途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想走了就走,很随意。无念不成唯爱不朽

反正事情有底下的人去做。

但回去了。

又冷着一张脸。

徐笑笑就有点怕他。

怕,但又忍不住的想要接近。

两个人就这样不冷不热很别扭的相处着。

一直到思如回来的前一天。

徐盛阳心情很烦躁。

关于公司新方案的提议被否决了。

呵。

说是空中楼阁。

很烦。

想当年他当总裁那会儿,谁敢这么对他说话。

晚上就喝了很多酒。

一杯接着一杯。

徐笑笑在一旁很担心,但又不敢说什么。

只能劝。

别喝了,再喝就醉了。

徐盛阳一把拉住她。

深情款款。

“笑笑,是你吗?真的是你吗?真好啊,你回来了,回到我身边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每晚都在想你。”

徐笑笑:……

心都软了。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

就算平时徐盛阳对她多坏,但心里还是爱她的。

深爱着。

就很感动。

刚想说话,说也很想他。

头皮一阵疼痛。

徐盛阳的声音变得狠戾阴沉。

“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背叛我,我不好吗,我为了你,几乎跟家里决裂,你被绑架了,我宁愿放弃救她,也要救你。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徐笑笑:……

都被说懵了。

槽。

什么救她。

又放弃了谁。

怎么没听明白呢。

还没多想,只见徐盛阳双目微眯,双手一用力,就听到一声布帛撕开的声音。

徐笑笑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就被打横抱起。

已经不是什么无知的少女了,知道徐盛阳想做什么,挣扎。

“阳哥哥,你想干什么,我是笑笑呀,你别这样,我害怕。”

但没用。

女主的力气都是很小的。

本来人设就是身娇体软易推倒。

两只白嫩的小拳头一点都勾不成威胁,反而被当做情趣。

徐盛阳轻轻一笑。

眼神邪魅。

“宝贝儿,一会儿你就不害怕了。”

徐笑笑木着脸。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很顺理成章了。

妖精打架。

徐笑笑累得睡着了。

很困。

不管是男主还是男配,体力都是一等一的好。

简直金枪不倒。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吃那啥长大的呢。

徐盛阳一脸阴沉的坐在床上,看着躺在身旁已经沉沉入睡的徐笑笑,脸上很复杂。

他当然没有喝醉。

只是借着醉酒达到自己的目的。

呵。

目的是达到了。

但事实却很难接受。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住在徐笑笑家里的男人。

也没猜错。

男人的直觉也是很准的。

心里莫名的悲伤。

很想把徐笑笑喊醒问清楚,但看她睡得香甜安稳,又不忍心。

一晚纠结。

第二天没等徐笑笑醒来,就上班去了。

看着空荡荡的大床,徐笑笑呆楞了很久。

她只记得昨晚的甜蜜,却忘了,这不是第一次。

有的男人不会在意。

但有的就会。

是徐盛阳第一个女人呢。

我愿意把我最好的东西留给你,但你呢。

之后几天,徐盛阳都没有回来。

徐笑笑就很失落。

原以为经过这种身体的接触,两个人会重新和好。

但。

很苦涩。

也不明白徐盛阳到底怎么了。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灵动仙途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徐盛阳怎么了。

呵。

思如回来了。

必须得安分的待在公司,晚上回家,当乖宝宝。

千万不能让人发现他还跟徐笑笑在一起。

好不容易当上副总裁。

不能再出局了。

而且,彼此分开,也能更冷静一下。

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思如冷笑。

是什么。

呵。

你以为你能抵抗得住女主的七彩之光?

只有臣服的。

还甘之如饴。

不过,随便你吧。

徐盛阳虽然对徐笑笑不是第一次很介意,但,徐笑笑的身体实在太过美妙,回味无穷呀。

在欲望面前。

很多东西都会变得不重要。

之前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为了她。

可以与全世界为敌。

想着,只要她以后跟自己的好好的过日子,从前的就不再计较了。

毕竟这么喜欢她。

以后也不可能会喜欢上别人了。

晚上两人办完事躺在床上,徐盛阳就说了,“明天下班后我来接你,你跟我一起回家。”

徐笑笑:……

呵。

噩梦来得太突然。

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

脸上僵硬的笑着,“回家?”

徐盛阳点头。

“嗯,咱俩的事,总要叫家里知道的。”

徐笑笑就低下头,小声说道,“可是,我怕伯母不会同意,她还要怪罪你。”

“我不想她心里对你有意见。”

无论何时,都要让自己看起来美。

嗯。

内心美。

男人都喜欢心地善良的女孩儿。

徐盛阳声音就柔和下来,“没有关系,只管交给我,我会解决的,你放心。”

徐笑笑:……

呵。

还能怎样。

只能同意呗。

又不是没男人。

有男人就要依靠男人。

没有男人就要找个男人依靠男人。

很柔顺的依偎在徐盛阳的怀里,“嗯,我相信你。”

不然,还能怎样。

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肯定要牢牢抓住呀。

心里还有妄想。

如果到时候争执太厉害,最好祝千慧被气晕倒,变成植物人。

到时候就没有人再反对他们了。

思如:……

呵。

你想多了。

姐姐的身体好得够折腾你们一辈子了。

放心。

就跟你预料的一样。

不会同意的。

嗯。

以死相逼也没用,又不是亲儿子,还是仇人,死就死呗,无所谓。

还省得她费力做任务了。

不过,像他们也舍不得死吧。

还有很多东西没得到呢,怎么舍得。

思如坐在沙发上。

问徐父,“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徐父:……

当然是年轻的,年轻的,年轻的。

重要的事说三遍。

你虽然也保养的很好,看起来很美,但老了就是老了。

人老了。

就喜欢有活力的。

年轻多好呀。

身体倍儿棒,各种姿势都无压力。

还妩媚。

像你,呵,在床上就是太后老佛爷,他丫连小德子都算不上。

特没人权。

但不能这么说,笑道,“我当然喜欢的是你。”

“咱们都老夫老妻了,我对你怎样,你心里还不知道吗?”

思如微笑。

当然知道了。

这么多年,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吧。

但很可惜,你丫没本事。

只能当只隐藏的老鼠。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