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一十五章 拆鸳鸯的母亲4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徐盛阳从剧痛中醒过来,睁开眼睛就是一片雪白。

拧眉。

头很疼。

不光是头,浑身都很痛,中了好几枪嘛。

也不知道是谁,好特么可恶,居然躲在暗处放冷枪。

不过总算还活着。

也幸亏是幺幺零来得及时,不然血肯定要流光。

也不知道笑笑现在怎么样了。

她也受了伤。

本来就很娇弱,一定疼死了。

正要挣扎着爬起来。

病房门就开了。

徐盛阳下意识抬头一看,顿时就呆了。

惊呆。

不可置信。

眼睛睁得老大,像是见鬼了一般。

指着思如,“你……你……”

话都说不明白了。

思如皱眉,“什么你你你的,没礼貌,我平时怎么教你的,连妈不会喊了,早让你别跟那些粗人在一起了,尽学些坏习惯。”转头对医生说,“他莫不是伤到了脑子吧?”

失忆了?

医生也很无奈。

说,“并没有伤到脑部,如果不放心,可以再做个检查。”

思如抿唇。

“算了,检查嘛,就不做了。”

转头看着徐盛阳,勾起嘴唇,冷笑,“失忆了也好,就不会记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了。”

徐盛阳:……

紧绷着一张脸,“我没失忆。”

但没人理他。

思如让医生给他检查,自己双手环胸站在一旁,神色高傲。

徐盛阳垂下眼睑。

他的心里其实在打鼓。

为什么。

呵。

害怕呗。

原以为拦路石已经被铲除了,万万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活着,难道真是古人说的,福大命大?

与这句话相呼应的还有一句,大难之后必有后福。

徐盛阳就有点担心。

不知道他当时开的那一枪,被看见了没有。

弑母,在任何时代,都是让人承受不起的罪名呀。

更神奇的是,她竟然一点伤都没有。

要知道,当时那个场景,虽然谈不上枪林弹雨,但也子弹乱飞,呵,运气还真是好呢,难道是有祝家的列祖列宗在保佑?

眼神复杂的看着思如。

这次没有成功,以后要想再找到合适的机会,就难了。

祝千慧不是傻子,经历过生死,肯定会有防备。

抿唇。

得再想办法。

但当务之急,是要把身体养好。

医生检查完了。

说没什么问题,恢复得很好,也没有感染,就是失血过多,要多养养,才做了手术,不能乱动。

等等。

各种交代。

徐盛阳面无表情,“那个跟我在一起的女人怎么样了?”

医生:……

看了他一眼。

说道,“她只中了一颗子弹,已经做完手术,两个小时前就醒了。”

徐盛阳嗯了一声。

就垂下眸子,不再说话。

医生说了句好好休息,有事就叫他们,就走了。

思如似笑非笑,走过去,坐在床边,看着脸色很苍白虚弱的徐盛阳,说道,“儿子,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想着别的女人,真是太让妈妈失望了。”

呵。

当初怎么没一枪打死你。

就奇了怪了。

好几枪呢。

运气就这么好?

果然,女主光环无敌呢。

幸好不会反弹哟。

徐盛阳掩住眼中复杂的神色,“妈,你没受伤?”

思如就很无辜的摇头,“木有啊。”

“就是受了点惊吓。”

拍拍胸口,“哎呀,那些人胆子太大了,光天化日之下还敢玩枪,真是不要命了,幸好我报了警,不过幺幺零来得很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是妃之地:王爷,慎入!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呀。”

但很可惜。

只抓到一部分人。

为什么?

呵。

老远就听到警车呜啊呜啊的声音了。

都是混黑的。

不跑,更待何时,想进班房吗。

等警车到了,早跑没影儿了,只剩下那些伤了伤躺在地上没法动的。

还缴获了很多枪支呀。

哦。

顺带还就了渣男贱女一命。

徐盛阳心情也很复杂。

被赶来的警察救了,很高兴。

还在想到底是谁报警的呢。

结果,呵,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脸都木了。

问思如,“你怎么会有手机?”

听徐笑笑说了,绑匪一开始就把她们身上的通讯设备收缴了。

思如就一脸嘲讽的看着他,像是在看个傻逼。

“我没有呀。”

摊开两手很无辜的说道。

四不四傻呀你。

要真有手机,早就打幺幺零了,还会死?

徐盛阳:……

呵。

你这赤果果的鄙视我收到了。

思如:你是挺智商欠费的。

但很可惜。

除非回炉重造,不然,这个世界可没地方给你智商充费。

说道,“我是没手机,但别人有啊。”

随便在地上捡了一个。

关键时候,还要看人民的公仆呀。

徐盛阳:……

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只觉得不对劲。

看着思如,眼神里满是探究。

他知道祝千慧是个什么样的人,胆子没这么大的。

思如站起身。

“我还有事,先走了,一会儿王妈会给你送饭过来。”

累死了。

被绑了好多天,吃不好睡不好的,还要担惊受怕,年纪也不小了,怎么遭得住,腰酸背痛。

呵。

关键是要回去泡个热水澡。

放松放松。

徐盛阳喊住思如,“妈,你……在那个仓库,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纠结了很久。

其实是想问思如有没有看到他要杀她。

如果死了,倒还好。

关键是现在没死呀,活得好好的。

祝氏还是祝氏。

董事长还是祝千慧。

思如转过身,微笑看着他,“奇怪的事?你指的是什么?”

徐盛阳:……

抿了抿唇。

摇头,“没什么,我随便问问,就是感觉妈你好像变了个人。”

思如就笑了。

“经历了这么大一件事,差点就死了,总会有改变吧。”

“不过,说到奇怪的事,还真有一件呢。”

思如蹙着眉说道。

徐盛阳忙问,“是什么事?”

很急切。

心里还有点方。

思如就看着他,眼神很奇怪,弯唇,“有一瞬间,我感觉好像有人要杀我。“

徐盛阳:……

心里一跳。

但脸上依然很镇定,说道,”当时那样的情况是很危险,不过,没事就好。”

思如微笑。

“是啊。我没死,还真是幸运呢。”

徐盛阳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呵。

能说什么。

你是幸运了,他就损失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损失的岂止是机会。

还有很多。

比如说,整个祝氏。

虽然他是唯一的继承人,也名正言顺,可董事长却是祝千慧。

更何况,他还受了伤。

才刚醒来,还不知道有多严重,会不会有后遗症,毕竟,遭了好几颗子弹呢。

一般人早死了。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是妃之地:王爷,慎入!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还活着,不幸中的万幸。烟尘洗剑录

多亏有女主光环护身呀。

就听到思如继续说,“咱俩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你爸干什么去了,我打电话回家,王妈说他不在。哼,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他是这样心大的人呢,看我回去不好好整治整治他。”

徐盛阳身体一僵。

垂下眼睑,云淡风轻的说道,“也许爸是找人想办法救咱们了。”

思如冷笑。

呵,谁知道呢。

一点都不关心。

冷淡的说道,“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叫医生,也别担心公司,我会找人处理的。”

说完就走了。

徐盛阳看着思如离开的背影。

脸上没什么表情。

眼中一片冰冷。

冷冷一笑,按铃叫来护士。

说要找医生。

哦,再帮他买个手机。

医生来得很快。

毕恭毕敬。

徐盛阳毕竟是祝氏唯一的继承人,每年也为永远捐赠不少东西,钱啊,医疗设备什么的。

是大客户。

对待要谨慎。

徐盛阳就问他,自己身上的枪伤的具体情况。

医生就说了。

跟对思如说的差不多。

但要委婉些。

只说腿上有点严重,必须要卧床,不能用力不能乱动,否则,会留下后遗症。

徐盛阳没当回事。

医生总是喜欢夸大其词。

都知道的。

说什么后遗症,呵,哪有那么多的后遗症。

大不了就下雨天腿疼了。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完全不需要担心。

又问徐笑笑的事。

伤到哪里。

严不严重,有没有后遗症,等等。

比起他自己,要细致得多。

医生:……

呵。

能说什么。

你妈交代了不能说的。

说怕你们接受不了。

再说,万一以后好了呢。

那可是太后凉凉,祝氏的大boss。

只能说没什么事。

还是要休养。

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徐盛阳皱眉。

撑着身体坐起来,说一定要亲眼看到徐笑笑没事才放心。

心尖子嘛。

还吃了枪子儿。

她那么娇弱,又怕疼,这个时候一定很想他在身边陪着,安慰着。

祝千慧那么讨厌她,一定不会给她很好的安排的。

这样想着。

徐盛阳就更加迫不及待了。

本来就才做了手术。

伤口还没好。

这一动,立马就渗血了。

殷红殷红的。

医生都急方了,忙喊护士来。

偏徐盛阳他自己一点都不在意,看不到似的,但还是疼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咬着牙,硬撑着要从床上下来。

他受了伤,还失血过多,顿时头晕眼花。

然而顾不了这么多。

霸道总裁嘛。

从小都很霸道。

要什么有什么,说的话就是圣旨。

不听。

呵,拖出去,当然不是斩首示众了,这可是法治社会,就天凉王破,一家吃土去。

谁叫你家没本事,还学不会低调。

医生很无奈。

还生气。

是不是有病,刚才都说了,不能乱动,不然腿不会好,你丫耳朵是不是招蚊子去了。

但不敢。

这个人他也不敢得罪。

只得妥协。

让护工把徐盛阳小心翼翼的扶到轮椅上去,本来可以用抱的用抬的,但考虑到总裁大人的自尊,还是算了。

忍着疼都要去。

这是多么伟大的爱情呀。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是妃之地:王爷,慎入!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真要那么做了。

呵。

说不定等来的会是徐盛阳的报复呢。

天凉王破做得很顺手呀。

到时候医院倒闭了,所有人都得吃土去。

得罪不起。

你是总裁,你开心就好,反正遭罪的是你的身体,关老子屁事。

把他送过去。

又换了药,就领着一大帮人走了。

不耽误你俩眉来眼去了。

徐盛阳到了徐笑笑的病房,看见躺在床上独自流泪的人,心都疼了。

还皱起眉头。

这个房间根本比不上他的。

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都不知道哭了多久了。

就知道,祝千慧肯定没那么好心。

徐盛阳觉得自己的坚持是对的。

握着徐笑笑的手。

安慰她。

说甜蜜的情话。

其实更想把她搂进怀里,极尽温柔,但,不行。

两人说了很久。

徐盛阳的身体也受不住。

眼冒金星。

最后只得强撑着叫来医生。

让他给两人安排一个豪华双人病房。

医生:……

哦。

好。

你原来的那个就是医院最好的房间。

加一铺床就行了。

牙都酸了。

都生病了还这么腻歪,不知道医院还有很多单身狗呀。

秀恩爱,小心被雷劈。

转身走了。

徐笑笑看着精神还不错,就是喊疼,但故作坚强,说没事。

就是有点担心。

她屋子里还住着个人呢。

没回去。

那人怎么办。

连饭都不会做,会不会饿着,还失忆了。

有些心不在焉。

这么明显,徐盛阳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皱着眉,问她怎么了。

徐笑笑:……

呵。

难道说在想别的男人?

移开视线,说道,“就是还有点害怕。”

徐盛阳摸了摸她的头发,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没事,都过去了,以后再不许离开我一步了。”

皱眉,“那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抓你跟她呢?”

一看就是黑涩会的。

祝千慧跟徐笑笑也不可能惹到这样的人呐。

徐笑笑垂下眸子,就说了。

“我也不知道,是伯母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下去的。”

徐盛阳:……

冷着声音,“她找你了?她找你做什么。”

徐笑笑低下头,声音很小,“你……你别怪伯母,是我配不上你,你那么好,应该有更好的女孩子在身边的。”

什么都没说。

却又什么都说了。

徐盛阳很暴怒。

手背上青筋凸起。

徐笑笑忙拉着他的手,“你别生气,伯母也是为了你好,娶一个千金小姐,能在事业上帮你很多,不像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帮不了你。”

声音越来越小。

到最后,低下头。

轻轻的抽咽。

徐盛阳本来很生气的,但现在只剩下心疼跟无奈。

“我都没说你,你哭什么。”

徐笑笑一边哭一边说道,“可我不想离开你,我好爱你,没有你,我会死的。伯母她还给我开了支票,我没要,我求她,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抹着眼泪,“突然就冲过来一群黑衣人,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答应跟伯母见面了。也不会被绑架。可是,如果不见面,伯母肯定更加不喜欢我,觉得我很没礼貌,我不想给伯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抬起头,看着徐盛阳,梨花带雨,很惹人怜爱。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