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一十章 黑暗料理-良心债6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以为是艳遇。

结果,早上一醒来,身边躺着的是个浓妆艳抹的纸人。

惨白的脸,血红的嘴巴,大而无神的眼睛,诡异无比的笑容。

年轻男人吓得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

偏那个纸人还在对他微笑。

“啊……啊……”

再也顾不得想什么,年轻男人连衣服都顾不得穿上,飞快的夺门而出,仿佛身后有奇怪的东西在追他。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像是要从喉咙跳出来。

呵。

怪不得呢。

艳遇的美女从来都是在晚上出现,一到早上就会消失。

他虽然觉得奇怪。

但也没多想。

都是出来玩的,谁知道每个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呢。

也曾问过美女的名字,但她只是笑笑,用更加妖娆的姿势缠着他。

箭在弦上。

谁还管身下的美人叫什么,是男是女,抑或是鬼,那一刻,只有极致的快乐。

一路顶着奇怪的目光冲到家里。

关上门。

大嫂正在屋子里看电视,转头一看,都傻了。

很快反应过来,勾着唇嘲讽,“呵,二弟这是干什么去了,一家人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你还有心情出去浪。”

年轻男人没理她。

表情很僵硬。

去房间拿衣服洗澡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瞳孔瞬间放大。

瘦骨嶙峋,面色青白,眼底发黑,形容枯槁,这个看起来像是大病不愈的人是他?

不。

怎么可能。

可镜子是不会骗人的。

这一瞬间。

很多不可思议的想法侵入脑海。

是了。

一定是被鬼吸了精气,所以,才会这样子。

难怪他每次做完,都觉得累。

很疲惫。

同事也说他看起来精神状况很差,像是生病了。

他没多想。

至于为是纵欲过度,毕竟,每晚都要在美女身上使劲,精力有限嘛,会累很正常。

匆匆洗了个澡。

走到客厅,大嫂依然在看电视。

就问道,“我哥呢?”

大嫂:……

看了他一眼。

没回答。

年轻男人又问了一遍,她才不耐烦的说道,“赚钱去了。”

一脸嘲讽,“不出去找事做,一家人坐着喝西北风呀。”

呵。

谁知道还能活多久呢。

也有些后悔了。

如果当初没起贪心,就算日子过得辛苦点,但也比现在整天担惊受怕好。

这下好了。

钱没拿到不说,老太婆两条腿还废了。

还被鬼缠上。

就算是在正午,也总觉得屋里阴嗖嗖的,像是有什么他们看不见的东西在身边。

等着随时出击。

真怕什么时候突然就跟老太婆一样了。

越想越恐惧。

大嫂直接站起来。

说了句出去买菜,就走了。

再待在这屋里,只会胡思乱想,更害怕,还不如去外面人多的地方,阳气重,就算是鬼,也要忌惮吧。

买菜只是个借口。

就是不想待在阴沉沉的房间里,太压抑了。

漫无目的的走着。

周围的人脸上表情各异,但都没有恐惧。

阳光很温暖。

照在人的身上很有安全感。

天桥上,有很多人在摆地摊。

她走到一个算命八字的小摊前,坐在小板凳上的是个很普通的老头儿,地上摆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看不懂的字。

看她停留。

老头儿就问她,算命吗,算什么。

大嫂:……

就说算命。

算算她最近会不会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老头儿问了她的生辰八字,又看了面相手相,说了一大堆专业术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需主沉浮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语。

结论就是,你最近运气不好,有灾难。

于是,她买了一大堆符纸回去。

当一个人害怕的时候,就会寻找心理寄托。

迫不及待的回到家。

把屋子里贴满了黄色的符纸。

除了老太婆的房间。

恶意的想到。

如果要找人报仇,就去找她吧,反正最开始诬陷你的,就是她。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中年男人一回来,就看到满屋的符纸,但什么都没说。

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到他的手在发抖。

最近这个城市发生了很多起车祸。

肇事司机都逃了。

他今天有幸目睹了一起。

一个老太婆突然从路边冲到马路上。

没有一丝丝防备。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眼看一辆车没反应过来刹不住就要撞上去。

冷不防的,另一辆车从旁边开过来,速度很快,撞开那辆车,直接从老太婆身上轧了过去。

消失不见。

这一幕反转得太快。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车子已经不见了,只剩下老太婆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最开始那辆车,因为那一撞,偏移了原先的轨道,也因此让司机有了反应的时间。

本来速度就不快,很快就停下了。

出了车祸。

很快的,就有人来处理了。

不小心看到热闹的中年男人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他没眼花。

刚才突然出现的那辆车,是余亚飞的。

曾有过一面之缘。

这个城市有很多车,但豪车,却不常见。

那么好的车,他就见过一次。

就是那次余亚飞给他送卡来,他开的,就是这辆车。

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回到家。

脑子很乱。

如果余亚飞真的死了,可死掉的人怎么可能再出现,还是在白天,那么多人,简直天荒夜谭。

可如果他没死,那报道上的那个人又是谁。

这一切就像是一个谜团。

他决定去一趟余亚飞的老家。

探寻结果。

年轻男人也跟他一起。

待在这个地方,真的太可怕了,有种等死的感觉。

说走就走。

第二天两人就启程了。

余亚飞的老家就在这个城市,是个偏远的小村子。

坐车两个小时就到了。

之前并没有来过。

随便找了个老乡问路,余亚飞家在哪个方向。

老乡:……

就看着他俩。

眼神很奇怪,反问,“你们去他家干啥?”

两人:……

对视了一眼,就说道,是余亚飞的朋友,找他有点儿事。

老乡就看着他俩。

皱着眉。

“你们真是余亚飞的朋友?”

两人点了点头。

就听到老乡说道,“那你们怎么不知道他两个月前就死了。”

两人:……

都惊呆了。

眼睛睁得老大。

“你……你说啥?他死了?”

其实心里早就猜到了。

但从这个人口中听到这么肯定的答案,还是很震惊。

还有个问题。

余亚飞死了。

那,那个人是谁?

老乡点头,“是啊,唉,那孩子也倒霉,好不容易毕业了,结果,摊上那么件事。外面的人啊,跟我们村里的是不一样的,坏得很呢。”

两人没说话。

呵。

能说什么,说那个坏人就是他们吗?

中年男人抿唇,“老伯,你确定吗,可我前几天还见到他呀。”

其实就是昨天,在豪车里。

老乡就不高兴了。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需主沉浮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以为他们不信。念恋如品咖啡

皱眉。

就是再无聊的人,也不会拿人生死开玩笑。

会遭报应的。

“咱村里都知道,下葬的时候,村里人都去了,你不信,随便你找人问。”

两人就不说话了。

老乡指着坡上说道,“你们要不信,他就埋在那个坡上,坟还是新的,草都没长起来呢。”

两人:……

还有什么不信的。

就问,余亚飞的家人呢,想去拜访一下。

老乡:……

家人呐。

哦,都走了。

大概是太伤心了。

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两人:……

还是去了趟余亚飞的家。

门紧锁着。

院子里长满了杂草。

很荒芜。

一看就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只得回家。

坐在车子上,心里说不出的失望。

这次来余亚飞的老家,一是确认他的生死,二是如果他真死了,就想获得他父母的原谅,让他别再缠着他们了。

结果,没达成。

回到家,两个人心情都不好。

打开电视看。

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

说的就是最近发生的肇事司机撞人逃逸事件。

已经发生了几十起了。

但一直没找到人。

希望广大人民能够提供线索。

中年男人抿唇。

“那个肇事司机,我知道是谁?”

年轻男人:……

就听到他继续说,“是余亚飞,我昨天亲眼看到的,那辆车,就是那次他给我们黑卡开的那辆。”

指着电视机里的视频录像。

年轻男人一看。

是有些熟悉。

但想不起来。

没办法,最近跟鬼打架,耗费了太多精力,记忆力也不如以前了。

视频里的画面很快。

车子如同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仿佛是凭空出现的。

又很快消失。

是,消失。

之后的路段,也没有再出现过。

很诡异。

中年男人能认出这车,是因为他当时就在现场,车子里那个人像是看到了他,还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当时只觉得浑身一冷。

很害怕。

急匆匆的回到家,才缓和过来。

可现在该怎么办。

打电话报案吗。

对方可是个已经死掉的人呐。

就算报案,会有人信么。

呵。

一定以为他是打电话恶作剧的。

而且也怕报复。

本来现在就过得心惊胆战,再惹急了余亚飞,会马上死掉的吧。

中年男人想了很多。

还是没有打。

这样的车祸发生几十起了也没把他抓住,说明是没有办法的。

他现在能想到的只有搬家。

远远的离开这个地方。

去另一个城市。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没有人反对。

跟生命比起来,贫穷算个屁。

一家人就开始收拾东西。

临到要走了。

才想起还有个老太婆。

所有人:……

都懵比了。

完全把她忘记了。

貌似这几天也没听到她的声音。

就有不好的预想了。

打开门。

差点没吐出来。

好特么臭。

屎尿臭,还有股奇怪的臭味,像是什么东西烂掉了。

捂着鼻子走进去。

还是能闻到那股呛人的臭味。

好想吐。

好不容易捂着鼻子进去,就看到老太婆趴在地上,眼睛鼓得老大,身上爬满了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需主沉浮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苍蝇。

死了。

在不知道什么时候。

但,并没有觉得伤心难过,反而是松了口气。

如此。

余亚飞不会再找他们报仇了吧。

毕竟,当初可是老太婆自己说是他撞的人。

又没有监控。

他们当子女的,当然是相信自己的家人了。

也没想敲多少。

以为就几千块钱。

但去咨询了律师,律师说如果严重,可以赔几十万后,就起贪念了。

穷怕了。

就想如果有钱多好。

只是没想到会把人逼死。

但现在老太婆死了,算是一命抵一命吧。

都希望这事就此了结了。

可,会这么简单吗?

之后的每天,都能听到老太婆痛苦的呻吟,还有叫骂声。

不肖子孙。

都快被逼疯了。

到底怎么回事,明明都死了呀,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

都要崩溃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疯掉是早晚的事。

而思如,也终于被找到了。

好吧她其实是故意的。

在一个超大的广场,她把所有妄图碰瓷却被撞到的人按次序摆好。

摆在地上。

好几十个人呢。

断腿断脚,或者内伤,躺在地上,脸上是绝望的表情,哭号着,求饶着。

商场墙面上的超大屏幕,是余亚飞微笑着的脸。

僵硬的微笑。

商场的工作人员都懵比了。

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屏幕怎么莫名其妙就被控制了。

赶紧让人来维修。

但没用。

广场上有很多人。

最开始以为是表演什么节目。

都聚过来。

想看热闹。

可都没有办法靠近,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屏障阻隔着。

很神奇。

甚至还有人发到网上去。

警察来得很快。

拿着大喇叭朝思如吼,让她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思如:……

面带微笑,说,“等会儿。”

警察:……

就见她拿起一个话筒,开始采访起来。

“你为什么要碰瓷?”

那人痛哭流涕,“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我保证,再也不碰瓷了。”

思如木着脸,又问了一次。

那人崩溃的说道,“我……我只是想赚点钱。”

思如:“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也没钱。”

那人:……

就不说话了。

只是求饶。

思如又到另一个人身边。

“你为什么要碰瓷?”

那人痛苦的哼哼几声,“我想让家人过上富裕的生活。”

思如面无表情。

所以,你就要毁掉别人的生活吗。

又下一个。

再下一个。

……

得到的答案无疑都是想要钱。

想一夜暴富。

围观的人都没说话,很安静。

都不知道说什么。

心情很复杂。

都在想,如果他们遭遇了碰瓷,会怎样。

呵。

大概会倾家荡产吧。

商场的大屏幕上把这一切都完整清晰的播放了出来。

不少人举起手机。

记者也来了。

大新闻呀。

警察举起枪,警告思如,再不投降就开枪了。

其实他们也很苦逼。

也不知道这个人干了什么,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只能在外面。

可明明那就只是一块空地呀。

太特么的神奇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