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零八章 黑暗料理-良心债4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老人的话让病房里的人都觉得难以置信。

大儿媳妇扯了扯嘴角,干笑两声,“不会吧?”

又不是傻子。

还说什么故意把她腿掰断?

先不说这治疗费的事情,你当人的骨头是筷子呀,一掰就断了。

就算能掰断,你丫死的?不知道喊?

呵。

真当自己是病人呀。

就算打不过,还不知道喊人?

那么疼,你丫就忍着?也是厉害了。

算了。

还是出去透透气吧,这屋子里太难闻了,一股屎臭,虽然已经打扫过了,但还是臭。

皱眉,以后不会经常这样吧。

一点都不想给老太婆端屎端尿呀。

想起来就烦。

然而,老人的两个儿子却不这样想。

就问她是不是真的确定。

老人连连点头。

老泪纵横,抓着俩儿子的手,哭着道,“儿呐,咱回家去吧,这件事,本就是咱不对,算了吧。”

一辈子没做过坏事,偏偏这一次,就遭了。

呵。

还摊上大事了。

人都是怕死的,临到老了,越不想死。

但很明显,她的两个儿子不这么想。

皱着眉,“妈,怎么能走,既然是他弄的,自然要他负责了。”

再说,你都腿断了。

这次不是作假的,是真的断了,听医生那意思,也治不好了,就算能治好,要花很多钱。

就这么一走了之,还说算了。

到时候谁给你治。

就算不治,你回家了,什么都做不了,还得人伺候,谁来干。

这些都是要扛到他们肩上的。

但,谁都不愿意。

肯定要找冤大头来承担。

还有那眼看就要到手的几十万,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放弃了,谁会甘心。

两人都劝老太婆继续住着。

呵。

不住也得住。

老太婆哭着喊着要出院。

再住下去,说不定就要死了呀。

跟两个儿子说,那个余亚飞根本就不是人,早就死了,是来报复的。

但没人信。

都觉得她是老糊涂了。

胡言乱语。

毕竟是年轻人,没那么迷信。

再说,根本不可信。

就算他死了。

可死人会说话,还会动,还会刷卡,在大白天的出现?

开玩笑的吧。

鬼不是只在夜里出来吗?

就算是西方的吸血鬼,也不能在大白天出来,呵,还是这么大的太阳。

最后两人被老太婆闹得心烦,直接说,不住就去死。

摔门而出。

老太婆:……

心里哇凉哇凉的。

还害怕。

可有什么办法。

除了依靠两个儿子,她还能靠谁。

眼神惊恐的看着病房的各处,一点风吹草动就吓得她发抖。

就怕有什么突然冒出来。

老人的俩儿子从病房里出来,脸色很阴郁。

直接给思如打电话。

问她为什么要把老人的腿给弄断。

思如:……

玩着手指。

为什么。

因为要跟病历相符合呀。

说道,“弄断?呵,你在开什么玩笑,她的腿不是早就断了吗?”

中年男人:……

槽。

忘了。

哑口无言了。

看着旁边的弟弟,指望他支招。

年轻男人接过电话,说道,“是这样,我哥的意思的我妈她的腿今天恶化了。”

思如勾唇。

“这样啊。”眼神飘到天边,轻巧的说道,“那治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鉴宝大师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疗就好了呀,我存的二十万治疗费花光了?”

年轻男人:……

并没有。

毕竟是二十万,又没什么病,哪用得这么快。

其实之前有想过要把钱取出来的,但收费处的工作人员说,当时存钱的时候,存款人有交代,除非是她本人来。

本来想过段时间就出院的。

但,呵,看来还得在医院里待很久呀。

挂掉电话。

呼出一口气。

对中年男人说,“看来她也不知道,治疗费就从那二十万里出。”

两人去了趟医生办公室,让他们用好药。

什么贵用什么。

反正也不是自己给钱。

之后又去找医院要说法。

能多坑点儿钱也好。

毕竟人是在你们医院里摔倒的,还摔那么严重。

反正医院嘛,有的是钱。

医院:……

当然不会承认。

凭啥。

你自己的老母亲住院不来照顾,出了事就找医院。

呵。

明明什么事都没有,还赖在医院里。

信不信把这事抖出来。

但不能。

最好的办法是拿证据说话。

调监控。

一群人聚在一起看。

画面里,老太婆躺在床上,午后的阳光很温暖惬意,微风轻轻吹着白色的窗帘,她像是睡着了。

脸上很安详。

但很快,这种安详就被打破了。

突然露出那种惊惧的表情。

眼皮也在剧烈的跳动,却没醒。

像是在做噩梦。

梦见了很恐怖的事情。

嘴里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手也在胡乱舞动着。

半个小时后,就看她突然睁开眼睛,然后就慌张的去按床头铃,不小心,就从床上摔下去了。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两兄弟:……

呵。

根本没有老太婆说的被人掰断小腿的存在。

余亚飞连出现都没有。

整个房间,就只有她一个人。

还说什么有鬼。

真是老糊涂了。

反正还是要医院赔偿。

医院:……

无故背锅。

好吧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

每年都要遇到不少。

没素质又想坑钱的患者家属海了去了。

有经验了。

医院可不是那些冤大头,自有章法。

所有的一切都是符合国家规定的。

呵,你自己的家人患病了却没人来照顾,现在出事了怪谁。

打官司?

不怕。

两兄弟没有坑到钱,有点失望。

也不敢跟医院硬扛。

算了。

反正老太婆的医药费有着落了,没事就在里面住着呗。

就走了。

现在赔偿金还没到手,还要上班。

一想到这个,就烦。

那个余亚飞真是麻烦死了,反正早晚都是要给的,做什么非要等到病治好了。

本来是装装样子,过段时间就出院。

现在好了。

还不知道要在医院里多久。

神烦。

老大媳妇被留下来照顾老太婆,心里大不高兴。

更何况,现在还断腿了。

老太婆就问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老大媳妇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道,“出什么院,就在医院里住着。”

老太婆:……

挣扎着要起来。

“我不,我要回家,我不要在医院,这里有鬼,是那个人,他变成鬼来找我报仇了。”

很恐惧。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鉴宝大师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可她腿断了。重来一次

老大媳妇把她按在床上,吼道,“你能不能安生点,什么鬼,屁都没有,房间里就你一个人,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闹着回去。

呵。

回去干嘛,到时候谁照顾你。

她?

别想了。

恨不得老不死的早点死。

老太婆一听,睁大眼睛,手死死的抓着女人的手,“你……你说什么?”

老大媳妇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我们都看了监控了,根本没什么人,这个屋子里就你一个。”

“是你自己做噩梦不小心摔下来的。”

老太婆:……

像是没听明白一样。

看着儿媳妇,“我……我一个人?”

眼神又害怕又不可置信。

老大媳妇冷哼一声。

甩开她的手,直接出去了。

再待在这里,她也会疯的。

老太婆双目无神。

口中喃喃自语,“我一个人?不,怎么可能呢,明明还有她呀,我还拿杯子扔她来着……”

杯子?

赶紧转头。

然而,呵,杯子还好好的放在柜子上。

老太婆更加迷茫了。

“难道,真是我在做梦?”

因为断腿,就开始了一系列的治疗,其实也没什么可治的了,反正也好不了。

能做的就是减轻痛苦。

各种进口的好药往老太婆身上用。

都是昂贵的。

很快,思如存的治疗费就不够用了。

中年男人给她打电话。

说钱不够了。

思如哦了一声。

微笑,“那好吧,我明天来趟医院。”

第二天,思如又往卡里存了二十万。

还专程去病房看了老太婆。

面带微笑。

哦。

还带了水果。

老太婆看见她,就往被子里缩。

有一种本能的害怕。

总觉得那脸上的笑另有深意。

思如挑眉,问道,“她好像很怕我呀。”

两兄弟:……

也不知道说什么。

呵。

难道说把你当成鬼了。

囫囵了两句。

思如没有多待,走之前,还笑着说,“我还会再来的。”

老太婆:……

吓得一个哆嗦。

等思如走后,她就抓着两兄弟的手不放,哭着喊着不让走。

两人:……

就不耐烦了。

没事谁愿意待在医院呀,什么都没有。

就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老太婆就哭着说,害怕一个人在医院里。

两人就无语了。

怕屁。

都住了这么久了,现在才说害怕,是不是脑壳有猫病。

眉头拧得很紧。

果然,人老了就是累赘。

都有事。

谁也不愿意留在医院里。

晚上,老太婆一个人躺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半天睡不着。

就算亮着灯,也没用,总觉得会有东西从墙壁里钻出来。

老人嘛,多多少少都有些迷信。

越想越害怕。

没办法。

只得隔一会儿就按铃,让护士来。

护士:……

最开始还以为有啥事。

匆匆赶来。

结果,呵,你丫逗我玩儿呢。

这床头铃就这么有意思?

几次之后,就告诉她,没事别按,护士也很忙的,万一耽误了别的病人怎么办。

老太婆很害怕。

一夜未眠。

这样的情况,连着三天,身体都受不住了。-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鉴宝大师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一天夜里,实在熬不住,就眯了会儿。

再次醒来,是被一阵剧痛弄醒的。

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的灯熄了,一片黑暗。

老太婆在剧痛之中,看到一双绿色的眼睛,满是恶意。

“啊……”

伴随着一声惊恐的尖叫,老太婆从床上摔了下来。

两兄弟再次接到电话,

都特烦。

任谁在睡梦里被吵醒,心情都不会好。

而且,电话的内容还不是什么好的。

又骨折了。

两人都懵比了。

嘛意思。

这是要跟骨折杠上了。

穿上衣服往医院赶。

然而,情况一点都不好。

骨折倒在其次,老太婆好像有点疯了。

口中一直喊着有鬼有鬼。

都无语了。

是,医院里一直都有流传着的鬼故事,但谁看见过。

什么都问不出来。

最后还是依靠监控。

呵,依然是做噩梦,从床上摔下来了。

这样,就没办法了。

只能找个人来陪床。

老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理所应当,这个任务就落在了老太婆儿媳妇的身上了。

儿媳妇木着脸。

内心一片拒绝。

嘀咕道,“就不能安生点,一天的净作妖。”

但还是留了下来。

没办法。

老公跟小叔子都要工作,就她最清闲。

她那个工作,做不做都无所谓,反正工资也不高,更何况,再不久就有几十万了。

就在病房里架了个空床,铺好之后,就躺上面睡觉了。

但老太婆腿断了。

很疼呀。

一晚上直呼痛。

儿媳妇还要起来给她端茶倒水上厕所。

早上起来,眼睛都是红肿的。

老太婆没事就跟她念叨,说有鬼,说遭报应了。

儿媳妇:……

听着听着,也有这种感觉。

自从碰瓷儿之后,就厄运不断。

本来好好的人。

不到半个月,两条腿都断掉了。

心里越想越害怕。

翻出手机开始查。

一查。

看着屏幕上那张清晰的照片,手都在发抖。

嘴皮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赶紧给男人打电话。

带着哭腔,“老公,惨了,咱摊上事儿了。”

男人:……

正在做事,听到声音,不耐烦的说道,“你不是在医院吗?胡说什么,不知道我正忙着吗,还是妈又出啥事了?”

女人使劲的摇头,“那个余亚飞,他,真的死了呀,我在网上看到照片了,跟他一模一样,老公,怎么办,怎么办呀?”

男人一听,倒吸一口气。

“你……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带着哭腔,“老公,现在怎么办呀?”

男人也不知道怎么办。

说了句你先在医院待着,等他过去,就把电话挂断了。

拿着手机,手指都在发抖。

最后咬了咬牙,按下搜索。

之后的反应,就跟女人一样了。

吓得尿裤子。

又给弟弟打电话。

两个人匆匆忙忙赶到医院。

女人正在病房里来回踱步,门一下开了,吓得她马上跳起来,一看是自己老公,才放下心来,拍着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可这事,确实很难以相信。

也不敢给思如打电话。

就去医院里到处打听。

呵。

得到的结果,都是人死了。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