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零七章 黑暗料理-良心债3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被怀疑是没钱想拖延时间。

思如冷笑,“我要是想拖延时间,还来这里干嘛,跑掉不就好了吗?”

呵。

四不四傻。

再说,区区几十万,用得着?

屋里的人就不说话了。

确实。

如果要拖延时间,那还出现干什么,偷偷跑掉就好了,反正他们也找不到,世界这么大,要找个人,无疑于大海捞针。

思如摊手,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先把人治好,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

所有人:……

呵呵。

根本就没事,治什么治。

年轻男人看着思如,皱起眉头,“你不是想骗我们吧?你家那么穷,根本就拿不出钱来。”

思如扭头,似笑非笑的样子,“谁说的以前很穷现在就不能有钱了。”

年轻男人被怼,无言以对。

是这样没错。

但,呵,就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从一贫如洗变成有钱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几十万呢,说拿出来就拿出来。

不会是抢的吧。

中年男人拉住他,看向思如,“你真有钱了?”

表情还是很怀疑。

思如摊手,“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先往医院的账户里预存治疗费的。”

“当然,你们也可以跟我一起去。”

中年男人:……

算了。

信你还不成吗。

但把钱给我就可以了。

之后会治疗的。

这件事也算了了。

老人也连连点头,对对。

思如板着脸,“怎么可以,人是我撞的,当然要我负责了,如果你们是担心钱的问题。”勾唇,“放心,治疗费是治疗费,赔偿是赔偿,该你们的,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们。”

所有人:……

都睁大眼睛。

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中年男人激动得嘴皮都在发抖,“你……你说的是……真的?”

思如点头。

“当然。”

不就是钱嘛,有的是。

但你们欠余亚飞的,也要一分不少的还回来呢。

如此,事情就很好解决了。

老人继续住在医院里,治好为止。

至于赔偿款,会在老人出院后一次性付清。

老人的两个儿子跟思如去交钱。

女人从地上爬起来。

又把老人扶到床上。

拍着胸口,口中念念不断,“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个人,真的是死了呀。

她看过照片的。

脑袋拍在地上,眼睛睁得老大。

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摇头。

真是见鬼了。

老人也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心头有点后悔了。

她当时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其实能自己爬起来的。

人老了。

看到的东西就会不一样。

那个余亚飞,很诡异。

虽然笑着,但……

老人盘算着等没人的时候就跟儿子们商量,说算了。

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

那种感觉从未有过的糟糕。

很快。

三个人交完费就回来了。

老人两个儿子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喜色。

思如依旧淡笑。

对老人说了句早日康复,就走了。

她一走,中年男人走到门边,看着她消失在楼梯间,才把门关上。

转头就对老人说,“妈,发了,咱们这次发大了。”

激动不已。

女人忙问道,“咋回事,他真有钱啦?”

男人点头。

看了眼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纵横古今之万能系统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房门,压低声音说道,“你们不知道,我跟二弟和他一起下去交钱,你知道他存了多少不?”

女人:……

“五千?”

试探性的问道。

男人皱眉,“你再猜?”

女人又猜了一次,还是没对。

男人直接伸出两根手指,女人猜到,“两万?”

“是二十万。”

男人激动的说道。

到现在都还不能相信。

女人都愣住了。

年轻男人也说道,“大嫂,是真的,我跟大哥亲眼看他刷的卡,就是那张黑色的卡。”

感叹,“没想到他真有那么多钱呀。”

“就是不知道这么短时间,他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钱。”

中年男人挥手,“管他的呢,只要不亏了咱们的钱,就算他杀人放火都不关咱们的事。”

女人也忘了刚才的害怕了。

叹了口气,说道,“有了这些钱,咱们小宝就能上个好学校了。”

中年男人走到床边,对老人说道,“妈,你就安心的在医院里住着,等过段时间,我就去找医生开出院证明,说你没事了,治好了。”

年轻男人也说道,“是啊妈,反正钱已经交了,不住白不住。”

老人就有点踟躇。

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俩儿子,说,“妈没事了,要不,就别在这医院里住着了吧。”

两人:……

对视一眼。

年轻男人就说道,“妈,钱已经交了,再说,那个余亚飞说了,要等你好了才给我们钱。”

“你这么快出院,不是明摆着说没事,我们是骗人的么?到时候别说一分钱拿不到,还有可能告我们骗人,诈骗,要坐牢的。”

老人睁大眼睛。

“真的?会坐牢?不会吧,我们也没要他的钱呀,怎么能算是骗钱。”

年轻男人叹气。

坐在床边,握着老人的手,“法院才不会管那么多呢。妈,只是在医院里住着,之前也住了那么久,就当为了儿子,你再忍一段时间。等这事了了,我就给你领个儿媳妇回来。”

老人:……

还能说什么呢。

都求她。

更何况,小儿子说的也没错。

等有了钱就好了。

再说,小儿子都快三十了,还没结婚,这都已经成了她的心病了。

也许那是她的错觉呢。

人老了,又在医院,难免会想得多点。

最后还是答应了。

但还是说道,“你们还是注意点,我总觉得那个年轻人有点不对劲。”

呵。

没人听。

就囫囵应了一声。

知道了,放心。

就开始讨论,等钱到手了,要买什么。

年轻男人甚至还说,反正他有钱,要不再坑一笔?

这一提议很快就得到中年男人的同意。

谁也不会嫌钱多。

至于怎么坑。

呵。

治疗费啦,营养费啦,误工费啦,后续各种费用啦。

很多嘛。

讨论得很热烈。

之后几天,思如都没出现。

老人放下了心。

觉得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也安心的在医院里享受起来。

反正有人付钱。

还有人伺候。

多好啊,就是在家都没这么享受。

微眯着眼睛,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有点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之间,迷迷朦朦,看到床边站了个人。

以为是小儿子,就问他怎么来了,是不是今天放假。

思如微笑。

“来看你呀。”

老人愣了一下,瞬间就清醒了。

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紧紧的抓着被子,脸上惊恐一闪而过,但这时候屋里没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纵横古今之万能系统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人。璃色暮录

老人抖着嘴皮,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来。

“呵呵,是……是小余啊,你……你怎么……来了?”

思如勾唇,“来-看-你-呀。”

声音有些变了。

犹如指甲刮过刷着白灰的墙壁。

兹……兹……

老人心里面更害怕,手都在发抖,脸色苍白,背后都冒冷汗了。

舌头都不听使唤。

“我……挺好……的,你要没事,就……就先……回去吧。”

低着头。

连看都不敢看了。

脑子里就一个声音,这不是人,这不是人。

恨不得晕过去。

思如面无表情,“挺好吗?你不是被我撞的很严重吗?怎么会挺好呢?”

老人抓着被子使劲摇头。

手突然摸到一个东西。

是杯子。

就放在床头。

顾不得什么,抓起来就朝思如扔过去。

只听到一声闷响,然后是杯子掉到地上摔碎的声音。

老人抬头一看。

差点没被吓死。

思如扯开嘴角,笑得十分僵硬。

脑袋上有黄白的东西流下来。

她歪了歪头。

抬起手抹了一下。

一看,就笑了。

“啊,是脑浆流出来了。”

看向老人,“你放心,我不会讹你的,只是脑浆嘛。”

黄黄白白的。

跟余亚飞跳下来时一样呢。

黏黏糊糊,有点恶心。

思如随手擦在老人的床单上。

老人:……

两眼一翻,直接就吓晕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

思如叹了口气,这就晕了呀,那之后的事情就只能她一个人当观众了。

胆子这么小。

还怕鬼。

当初怎么有胆讹人呀。

要知道,你这可算是开了先河呢。

有你做榜样。

之后就有人前赴后继的上了。

多简单呀。

不需要面朝黄土背朝天,不需要辛辛苦苦外出打工,只要轻轻松松往地上一躺,往别人身上一撞,就能一夜暴富。

反正无论如何,法院都会判赢,医院都会开诊断书。

至于冤大头,不好意思呀,谁叫你运气不好呢。

电视上领导都在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所以你看,没有错。

要先富起来嘛。

先富起来的人,谁关心过依然还很穷的那一部分。

有钱能使鬼推磨。

有钱能使人变鬼。

如今,鬼回来收债了。

你,准备好你的良心了吗。

思如走到床边。

苍白的手指看着有些僵硬。

勾唇。

不是说撞伤了吗?

骨折呢。

可这双腿,明明是好的呀。

这怎么可以。

必须要跟医院的诊断书上一样才行呀。

余亚飞要赔五十六万。

可容不得丝毫作假呀。

既如此,你们凭什么作假。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嚓。

床上昏迷过去的老人痛苦的皱起眉头,额头上豆大的汗水。

思如微笑。

如此,才公平呀。

你假装生病,那余亚飞可以假装给你钱吗?

不。

钱会真给,所以,病也一定要是真的。

思如身影慢慢变得透明。

半个小时后,老人从剧痛中醒过来。

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屋子里已经没有了思如的身影,但她还是很恐惧。

伸手去按床头的铃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纵横古今之万能系统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太过用力,不小心从床上滚了下去。

很快护士就来了。

老人趴在地上,一脸痛苦。

护士见状,忙去叫医生来。

哦。

还通知了家人。

老人的儿子儿媳:……

又出意外。

脸上都有些不耐烦。

但又不能不管。

匆匆赶来。

就得到左腿骨折的消息。

都懵了。

忙问怎么回事。

护士只能说不知道。

说听到铃响了就马上过来的,结果,一来就看到病人趴在地上,就马上叫了医生。

呵。

这种时候当然要说不知道了。

难道还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呀。

又不是傻逼。

说具体是怎样的,还要问老人自己。

两兄弟:……

都很无奈。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让女人去照顾老人,他们去办公室问医生。

医生就说了。

很遗憾。

小腿骨严重骨折。

年纪又大了,骨头本来就脆,很难治好了。

说得很委婉。

难治好。

其实,呵,根本就好不了了。

这么大岁数,断掉的骨头再怎么样都养不回来了。

两人从医生办公室出来。

脸色很难看。

这下好了。

本来是装病,现在真的病了,还这么严重。

算不算诅咒灵验了。

呵。

怪不得农村的上了年纪的人常说呢,好好的人千万不能说生病了。

不管是自己还是家人,因为这一说呀,说不定就会被听到。

至于是谁,可自行发挥想象。

原本还能帮家里做点事,现在连站起来都不行了。

得让人伺候着。

整个一拖油瓶。

兄弟俩沉着一张脸回到病房。

老人的腿已经固定好了,她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

看见兄弟俩,眼泪就掉下来,嘴唇抖动着。

中年男人皱着眉头,直接就问,“妈,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摔了呢?”

年轻男子也不耐烦的说道,“妈,你就不能安心的躺在床上吗?你这样,谁还愿意嫁给我,我什么时候才能讨着老婆呀。”

简直烦死了。

家里有个走不了路的妈,一嫁进来就要伺候人,谁愿意呀。

女人也不高兴。

她还指望着老太婆帮着做家事照顾孩子呢。

这样,岂不是全都要落她头上了。

老人流着眼泪。

挣扎着要坐起来,“回家,我要回家……”

三人:……

更不耐烦了。

年轻男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转头看着老人,语气很不好,“妈,你就不能安生点,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摔,又要多花多少钱呀,你就不能好好的躺在床上吗?”

好烦呀。

老人抽泣着,说,“不是我,不是我摔的,是他,我就知道,会遭报应的,老天爷是公平的,不会饶过谁。”

中年那人听出了苗头,忙问道,“妈,你说不是你摔的,是谁,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心里一喜,说不定又能再坑一笔。

到时候,又是几十万,再买个铺子,做点小生意,以后再也不用去给别人打工了。

年轻男人一听,也忙催促到。

老人哭着说,“是那个被咱们害的年轻人,他来了,呜呜,他根本就不是人,他早就死了,我的腿,就是被他硬生生的给……给掰断的。”

虽然已经昏过去了。

但不知为何,那只手冰冷坚硬,却很深刻。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