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九十七章 琴师1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琴师最开始并不是一个琴师。

但,世事无常。

被灭族了。

只有他还活着,之后几经辗转,流落风尘,成了醉清风的一名头牌。

醉清风是一家小倌倌店。

里面多容貌旖丽气质绝色的男子,个个才艺不绝。

卖艺不卖身。

琴师就是其中最好的。

长得好,琴技一流,气质孤傲清冷,一身白衣,飘然若仙,遗世独立。

许多自诩风流的才子们豪掷万金只为听他弹奏一曲。

如能引为知己,呵,不可能,没人成功过,这个男人的心里住着一座冰山,眼睛里永远只有孤独。

然而孤傲并没有让琴师被人讨厌,反而身价倍增。

更出名了。

就连公主,都被吸引来了。

指明要见他。

见了。

一见倾心,不能自拔。

之后便天天来找他,点他听琴。

眼里毫不掩饰的爱慕。

但琴师,是拒绝的。

为什么?

呵,一个是公主,高贵无比,一个是供人玩乐可买可杀的贱民,身份天差地别呀。

虽然身陷泥潭,但琴师从未忘记过自己也曾是世家子弟,从小被教导要守护家族的骄傲,尊严。

如果不能清者自清,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虽然公主喜欢他,对他特别好,但琴师一直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客气疏远。

公主也全然不当回事,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每天都来找他。

但被人关心是会习惯的。

一个人对你好,百依百顺,有一天,他不见了,连着好几天没出现,你就会茫然若失,心不在焉。

人不是机器,有感情的。

习惯是种可怕而执着的东西。

当琴师意识到自己心里有了非分之想,很惶恐,而且无法接受。

没办法。

只能躲着。

称病,避而不见。

但那是公主呀,皇室明珠,金枝玉叶,谁敢跟她说个不字。

直接闯进来,问他什么意思。

琴师抿唇,站在窗户前,背对着她,一句话不说。

公主就笑了。

笑得十分畅快。

轻抚着宽大的精美绣花的衣袖,歪着头,眼睛里满是得意了然,“无弦,你喜欢上我了。”

不是问,是肯定。

琴师一身白衣,孤高冷清,声音如石上清泉,“公主,我配不上你。”

所以,别再来了。

你身份高贵,不适合这个地方。

心中冷嘲,我虽爱白衣,却早已满身脏污。

公主却叹息。

“无弦,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与其他无关。”

说完就走了。

琴师心头一震,不敢相信,站在窗前,良久不得语。

喜欢的是,只是他这个人吗?

呵。

可笑。

他这个人,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喜欢呀。

喜欢?应该是厌恶吧。

就算洁身自好,但终究是污了家族的名声,更何况,公主你,是仇人呀。

垂眸,苦笑。

终究是妄想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公主都没有再出现。

琴师还是琴师。

但眼睛里多了寂寞。

经常望着窗外发呆。

总是会想起某个笑起来明眸皓齿神采飞扬的女子。

一起弹琴,一起作诗,一起骑马踏青,一起赏月观星。

满满的都是回忆呀。

但公主是不可能就这么放弃的。

她去求了皇上。

请旨赐婚。

呵。

驸马爷是个小倌倌。

简直笑话。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武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皇上还是答应了。

这个公主之前行为放荡不学无术,简直丢皇室的脸,到二十岁还没嫁出去,呵,是嫁不出去。

没人愿意娶。

世家子弟宁愿上山当和尚,也不愿娶这个跋扈骄纵败坏门风的公主。

会被人笑死的。

公主是高贵。

金枝玉叶。

但公主也是女子,一个女子,豢养无数男宠在府中,身子早就不干净了。

岂止不干净。

茅坑里的石头怕都比她干净吧。

就算顶着被皇上怪罪的风险,也不能答应。

如此不知检点放浪形骸,真怕以后会混淆家族血脉。

即使后来公主变了。

像一个真正矜贵无比的公主。

但,呵,有什么用,以前的历史太黑,谁知道会不会有天就又变回去了。

再说,残花败柳,不是一点改变就能弥补的。

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比如名声。

皇帝也很焦急。

公主到年龄嫁不出去,这对皇室来说也是种耻辱呀。

这次公主自己提出来,说有了意中人。

皇帝:……

第一个想法就是谁特么这么倒霉被她看上了,上辈子高香没烧好吧。

还是祖坟进水了。

就问,“哦?是哪家的公子?”

其实已经在心里盘算了一遍了。

有点担心。

千万不要是他看重的朝臣的子孙呀。

公主就福了福身,面带微笑,说道,“他叫赵无弦,是个琴师。”

皇帝:……

what

谁。

这名字没听过呀。

姓赵?

莫非是某个无名的世家子弟。

但他还是想太多了。

赵无弦就是个小倌倌,是头牌。

不是世家子弟。

是贱籍。

但莫名的觉得跟公主很配呀。

一个浪女,一个妓男。

谁能说不配。

天作之合。

看公主的眼神都很奇怪。

偏公主没注意,以为皇帝不会答应,说一大堆琴师的好话,琴技高超,虽然身陷泥潭,但洁身自好什么的。

皇帝:……

试探性的看着公主,“皇妹,那人配不上你,要不,你再看看别的,朝中有的是世家子弟随你挑选。”

但公主,“我不,我就喜欢他,非他不可。”

皇帝:……

好吧好吧。

答应你了。

谁叫皇妹你喜欢呢。

皇兄我真的很无奈呀,但皇妹你开心就好。

是公主嘛。

就要过得自在,随心所欲。

公主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还以为要费诸多口舌呢。

但答应了就好。

恭敬的退下。

打算去告诉琴师这个好消息。

待她走后。

皇帝松了口气。

哈,老姑娘终于嫁出去了。

虽然驸马身份上不得台面,但公主也不是什么好鸟。

嗯嗯,这样就不错。

省的公主再祸害别的世家子弟。

呵,关键是根本没人要。

皇帝连调查都没有,就让人拟旨了。

赐婚。

说写好了就给公主送过去。

拟旨的官员:……

反正不到半天,宫中朝中所有人都知道了公主即将出嫁,驸马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人。

都放心了。

设宴庆祝。

从此,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逛青楼了,再也不怕遇见公主了。

哦,公主的业余爱好就是逛青楼。

遇到长得好看的男子,就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武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逮回去当男宠。书生轻狂

花美男人人自危呀。

公主从御书房出来,就离宫了。

去醉清风。

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琴师。

琴师都懵了。

你说啥,不好意思风太大,没听清。

公主:……

就说了,你不是说配不上我吗,本公主去找皇帝哥哥赐婚了,你就等着本公主来接你吧。

琴师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看着公主,心脏跳得很剧烈。

眼神很复杂。

“公主,何必呢,我只是一个低贱之人,不值得的。”

公主眉眼含笑。

“在我心里,没有人比你更好。”

琴师:……

很感动。

这么多年,从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

心本来就荒芜了。

只剩下绝望。

虽然活着,不过是苟延残喘。

抬眼看着公主,“你说的是真的吗?”

毕竟公主花名在外。

万一这是一个恶作剧。

就很担心。

公主:……

满头黑线。

说道,“放心,皇帝哥哥已经答应为我们赐婚了。”

无语了。

前身留下的烂摊子为什么要她来收拾。

不就是想要攻略一个人。

结果还被怀疑。

不过看着好感度已经上升到九十,算了,这个任务也快完成了。

但琴师不知道啊。

他以为公主是真心喜欢他对他好的。

就很开心。

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重新怀有希望。

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至少还有个人在他身边。

但,一切都是谎言。

成亲那天,琴师的好感值达到一百。

满了。

曾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独自留在世上,生无可恋。

但从今天起,又有了家人,牵挂的人,以后还会有孩子。

想想都觉得很幸福甜蜜。

万分期待。

然而,回到新房,房间里空荡荡的。

一片红色,很喜庆。

但,没有新娘。

还没反应过来,就有奴婢进来,行了个礼,低眉顺眼的说道,“公主殿下身体不适,就不过来了,请驸马爷自行歇息吧。”

琴师:……

忙问道,“不适?拜堂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回事?”

就很着急担心。

奴婢说道,“请驸马爷不用担心,已经招了太医前来把脉,如果驸马爷没什么事,奴婢就先退下了。”

还没等琴师说话。

就走了。

琴师:……

想去找公主。

但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公主在哪儿。

一晚上没睡着。

第二天准备去找公主,但就被嬷嬷拦住。

说公主不在府内,进宫了。

如果驸马爷没事,可以在府内到处逛逛。

琴师:……

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感受了。

既担心公主,又怅然若失。

但他见过了太多的世态炎凉,脸上早就习惯戴上一层面具。

勾起嘴唇。

一副温和的笑容。

点点头。

“公主没事就好。”

说完,就去逛园子了。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就要先熟悉环境。

环境熟悉了,做什么都方便。

之后半个月里,公主要么不在,要么已经睡下了。

琴师就有点着急了。

又想到公主是有前科的。

心里突然就狂跳不止。

无论如何都要见公主一面。-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武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虽然这个驸马被冷落了,但还是驸马。

就有下人去禀告公主。

说驸马求见。

死活闹着要见你。

公主一脸冷漠,那就见。

驸马终于见到公主,就很高兴,之前那点埋怨都不见了,只剩下由心的喜悦,还担心公主的身体。

公主垂眸。

嘴角勾起一抹淡漠的笑。

十分浅。

听到驸马说完,她抬头,看着面前依然很俊朗但却明显消瘦了的男子,内心没有一点波动。

说的话很简单。

你还是驸马。

我会给你这个荣耀。

但你想要跟我咋个咋个,是不可能的。

别痴心妄想了。

琴师:……

都傻了。

完全听不懂公主这话什么意思。

着急道,“你要不想我碰你,没有关系,我可以等的。”

话还没说完,公主就笑了。

抬起手,制止道,“不,不用等,我是永远不可能接受你的。”

“你不喜欢我?”

琴师问道。

公主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琴师双眼无神,似不能接受,喃喃道,“既然不喜欢,为何对我那么好,为何要跟我成亲。”

公主就说,“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抬头看着他,“不好意思,你要的东西我给不了你,但只要你在公主府,你就是驸马,永远都是,是公主府的主人。”

“我只能给你这个。”

琴师摇头。

苦笑。

驸马么。

呵,他一点都不稀罕呀。

一时兴起就可以拿别人的感情开玩笑吗?

不好意思呀。

这个理由他不接受,不接受。

如果人生一直都是黑暗的,就不会对未来抱有希望。

但有天,突然有一个人把你从黑暗的深渊解救出来,你以为,是天使。

可以从此开始美好的生活。

然而,那个人却告诉你,一切都是假的。

都是玩笑。

于是,你跌入了更深的深渊。

再也爬不起来。

多绝望。

灰色人生呐。

琴师很快消瘦下去。

双眼无神。

即便是这样,公主也没再来看过他一次。

就像是她说的。

住在一起,却是彼此不相干的陌生人。

互不打扰。

两个月后,琴师死了。

没有人想死的。

但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以为是真的,结果却是幻想。

怎么活得下去。

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任务目标。

明明生活已经如此悲惨了。

为何命运还要给他开一个这样的玩笑。

很有意思吗。

不过思如觉得很有意思。

在这样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妻四妾三从四德的时代,爱情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么多人,没有爱情,还不是过一辈子。

但谁能说他们就过得不幸福。

琴师没有了亲情,以为得到了爱情。

爱情呀。

身为一个小倌倌,居然还会相信爱情?

就跟青楼女子相信男人的贞洁一样。

不是很有意思吗。

思如问0527

“要不,给你找个女盆友?”

0527……

呵。

女盆友什么意思。

并不需要。

而且,系统是不分男女的。

就一个程序。

所以,主人你想多了。

思如:哦。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