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九十六章 黑暗料理-事故3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要吓唬一下。

呵,谁叫你不尊老,聊会儿天而已,就不能等一下?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急躁,没耐心。

要好好教训一下。

结果,把人给撞死了。

踩成油门了。

本来应该踩刹车的。

然后伸个脑袋出去骂,死丫头,懂不懂交通,被撞死了活该。

多解气。

可,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再怎么后悔都不行了。

被鬼缠上了。

不明白。

赔了钱,还坐了牢,为什么还不甘心,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了呀。

但有些事是说不明白的。

还没人敢跟鬼谈条件的呢。

再说,都做了鬼,肯定是执念很深,估计谈也没戏。

家里被鬼闹得人心惶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太婆还请了几尊菩萨佛爷回来供奉。

一天三次烧香念经,还吃素。

沐浴斋戒。

很虔诚。

但没有用。

半夜还是会听到诡异的笑声。

上厕所都不敢了,憋着。

睡也睡不好。

撞死木芊芊的老头儿没办法,去外面找了许多符,贴在家里各处。

还请了道士和尚回来驱鬼,作法事。

能想的办法都想了。

鬼还是依然闹。

变本加厉。

有一天起床,发现家里全是血手印。

墙壁上,家具上,地板上,玻璃上,到处都是。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因为闹鬼这事。

儿媳妇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一直没回来,儿子也宁愿住在公司。

都埋怨他。

当时为什么要撞人。

关键是,明知道撞了人,怎么不赶紧下车去救,给医院打电话。

现在好了。

闹得一家不得安宁。

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老头儿无话可说。

呵。

能说什么。

七年前还不到五十岁,算起来,也是正当壮年,脾气依然火爆。

觉得被一个小姑娘怼了很没面子才那样做的。

刚好开车出来看到她。

咽不下那口气,想教训一下现在的小年轻,结果,失误了。

人这一生当中会犯很多错。

但不是总能得到原谅的。

有些错误,不可挽回。

老太婆抹着眼泪。

“也怪我,在电梯里跟你唠嗑什么,有啥事不能回家说,你也是,脾气那么急,本来就是咱们没做对,现在好了,家不像家,可怎么办呀。”

后悔死了。

老头儿撞人的时候她也看到了。

木芊芊被撞出好远,自行车都撞变形了。

她当时就想下车。

但老头子说了。

没事。

撞到的只是自行车而已,没有撞到人,人是从自行车上摔下去的,不会有事。

老太婆当时坐在后面抱着孙子,也没有看清楚。

听见老头儿这么说,虽然心里有点不安,但也没说什么。

老头子开车很多年了。

闭着眼睛开都不会出事。

可,河里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

就出事了。

本以为赔钱坐牢就完了。

结果还有后续。

那被撞死的姑娘不干,不依不饶,闹得家里都快散了。

老太婆都想回娘家了,但又舍不下老头子。

干脆说道,“要不咱把这房子卖了算了,回老家去。”

现在房价涨势很快。

这房子,当初买的时候才七千,现在都能卖到一万二了,还没人愿意卖,他们这房子挺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逆水行周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的,装修也不错,卖出去,能赚好几十万呢。

到时候回老家再买一个。

唔。

老家就是一个小县城,房价很便宜,说不定能买两个,肯定能。

其实也不想走。

好不容易才在这大城市里安家。

但有鬼呀。

还是命更重要。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然而卖房子,老头儿不愿意。

不甘心。

可也怕死。

沉默好一会儿,才说道,“房子的事先不急,我明天出去一趟。”

老太婆也没问。

以为又是出去找人收鬼,或者买符。

老头子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

傍晚才回来。

一脸沮丧。

对老太婆说,“把房子卖了吧。”

老太婆:……

都懵比了。

嘛意思。

不是说房子的事不急吗,怎么出去一趟就变了。

就问,为什么。

老头子手里捧着茶杯都在发抖。

抬头,看着老太婆,“我去了一趟木芊芊的老家,想……求她的父母帮忙,但是……”

老太婆赶紧问,“但是什么?”

老头子咽了口唾沫,说道,“我到那里的时候,敲半天门都没人应,跟人打听,才知道,他们……他们早死了。”

唯一的女儿死了,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原本身体还挺硬朗的两人,短短几年,就先后离世。

这一家,都死了。

老头儿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即使付出了代价,木芊芊还是不甘心。

呵。

毁了人家原本幸福的一家。

家破人亡。

死绝了。

任谁都会觉得有怨吧。

可唯一能劝木芊芊的两个人都死了。

追究起来,还是他间接害死的。

事到如今,为了保命,只有卖了房子离开。

希望会有用吧。

思如坐在沙发上,就看着他俩商量。

想走呀。

好啊。

不过,先把债还完再说。

现在后悔了。

可又能怎样呢。

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呵。

退的那个人总希望是别人。

杀人犯一家准备卖房子。

但意见发生分歧了。

不光要卖房子,还要回老家,再也不回来了。

这就问题大了。

儿媳妇可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

当初能同意结婚,就是因为承诺会在城里买房子,定居。

毕竟是大城市,孩子也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结果,居然要卖了房子回老家。

不是有病吗。

就不干。

亲家也来凑热闹。

说,要卖房,可以呀,离婚。

闹得很凶。

老头儿儿子不想离婚,两人还有个女儿,也恩爱,而且工作也在城里。

但家里闹鬼真的很厉害。

沉默半晌。

就跟老头儿说,“爸,要不,你跟妈回老家去吧,这房子,就租出去,我们带着孩子另外找地方住。”

这样,也算两全其美。

是老头儿撞死的人,不是他们。

就算要报仇。

也要找他。

其他人是无辜的。

老头儿抬头看着儿子,很惊诧,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年轻人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脸。

他知道自己不孝。

但,他能怎样。

不想死呀。

他还有妻子女儿要养。

要怪就怪你当初怎么就把人给撞死了呢。

撞死了。

也没说声道歉,连去扫墓都没有一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逆水行周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次,没有忏悔。腹黑王爷俏邪妃

年轻人最终还是走了。

去丈母娘家里。

诺大的屋子只剩下老头儿两人。

老太婆胆子小。

不敢在屋里住了。

就说,“老头子,要不,咱就按儿子说的做吧。”

好一会儿,才见老头子点了点头。

脸上很失落。

这一晚,两人也没敢留下,而是去外面找的旅馆。

这个房子已经彻底变成鬼屋了。

但在外面,就很安全。

什么奇怪的事都没发生。

两人心里一喜。

又在外面住了几天,都没事。

就有个猜想。

那个木芊芊只能在小区里,不能出来。

这样的话,就好办多了。

他们可以把这房子租出去,然后再去别的地方再租一个。

一家人还是可以住在一起。

老太婆很高兴。

打电话给儿子,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但年轻人已经很疲惫,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很累,晚上总是噩梦连连。

敷衍的应了几声。

就把电话挂断了。

老两口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家,还去楼下中介,挂牌出租房子。

外面阳光很暖,照在身上有一种久违的温热。

这才是正常的生活呀。

有邻居看见他俩,平时关系都不错,但自从闹鬼事件发生后,都避而不见,看见了,也绕道,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生怕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

两人也不在意。

反正都要离开了,以后说不定也不会再见到。

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命。

东西挺多。

收拾起来就很慢。

搬家那天,年轻人专程请了一天假。

从上午就开始搬。

为了保险起见,新租的房子挺远的,一东一西,横跨整个城。

来回就要花不少时间。

请搬家公司又太贵,就自己上。

一直到天黑,才勉强搬完。

出租屋里堆满了东西,乱七八糟。

最后一趟是去接人。

就出事了。

在一个拐弯的地方,跟一辆小货车撞了。

普通的车祸。

可人死了。

头上流了很多血。

老头儿两人还在等着儿子来接他们。

等了很久。

打电话也不接。

后来终于接通了。

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滋滋……报仇了,终于,可以走了。”

电话就挂断了。

老头儿:……

手机就摔了下去。

然后疯一般的往楼下跑。

老太婆都懵了。

赶紧追上去。

抓住老头儿,“你咋了,到底咋了?”

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老头子眼泪就掉下来了。

看着她,呐呐道,“儿子出事了,是她,是她干的。”

老太婆:……

睁大眼睛。

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半晌,扯着嘴角僵硬的笑,“呵,开什么玩笑,儿子刚才还好好的啊,再说了,她不是不能出这个小区吗,咱们试过的。”

但老头子就摇头。

老泪纵横。

两人顺着公路一直找。

还是没找到。

最后还是警察打来的电话。

说在医院。

但死了。

请节哀顺变。

两人:……

接你妹的哀。

怎么可能。

直到扯开那层白布,依然不敢信。

儿媳妇哭得伤心欲绝。

看见他俩,就冲过来,又打又骂,“都怪你,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逆水行周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要不是你,他也不会死,他是替你死的,明明是你做的孽,为什么要他来还,呜呜,丢下我跟孩子可怎么办呀。”

老头儿就任由打,也不还手,脸上一片悲苦。

走过去。

看着儿子安详的脸,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被清洗干净了,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但没有人回答他。

只有哭声。

出了交通事故,警察第一时间到了现场。

但,呵,好特么诡异。

这辆肇事货车,连个牌照都没有,破破烂烂,一看就是辆废弃的僵尸车。

里面落满了灰尘。

是谁把这车子开过来。

就调监控。

更诡异。

车子莫名其妙就出现了。

行驶在公路上,很慢,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再然后,就是被害人的车出现,然后,就莫名其妙撞上了。

警察把老头儿一家叫过去,拿出一张照片,问他,“你认识这个人吗?”

老头儿:……

根本没精神。

撩起眼皮看了一眼。

心里一震。

瞳孔瞬间放大,指着那照片,“这,你怎么会有这个人的照片?”

警察,其实很理解他的反应,毕竟,谁看到一张貌似遗像的照片都会有点害怕。

就说,“这个照片,是在肇事汽车里发现的。”

很明显的位置。

发现的时候,照片正对着前面,面带微笑,仿佛看见了一切。

老头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目光呆滞,“是她,是她做的,她来报仇了,哈哈,报仇了,可是,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关我儿子什么事,他还那么年轻。”

笑着笑着。

就哭了起来。

却没有想过,木芊芊被他撞死的时候也很年轻。

才二十三岁呀。

你能撞死别人的女儿,别人为什么就不能弄死你儿子。

这人那,总是对别人要求太高,对自己要求太低。

因为找不到肇事者。

照片的人经查明,死了七年了,关键是,还是这家人撞死的。

警察就呵呵了。

怪谁呢。

所以说这世间的事是说不住的。

人呐,还是不要害人。

做了亏心事,总要还回来的。

报复到家人身上就惨了。

但结案陈词不能写鬼怪作乱。

就写,死者疲劳驾驶。

毕竟开了一天的车,眼睛肯定受不了,没毛病。

儿子死了。

儿媳妇拿着保险公司的赔偿带着小孙女也走了。

还放下话,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老头儿跟老太婆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头发都白了,很沧桑。

小区里的人都窃窃私语。

也不敢接近他们。

害怕呗。

打算把房子卖了。

儿子死了,还留着房子干什么呢。

但因为是鬼屋。

价格被压得很低。

无所谓了。

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

终于体会到了丧子之痛。

当初木芊芊死了,她的爸爸妈妈恨不得跟她一起去。

将心比心。

这样的痛苦你们也该尝一尝。

尝尝家破人亡是什么滋味。

此生与幸福再无缘。

欠了别人什么,就该拿什么来赔。

说不是故意的吗。

但,人死了呀。

有什么权利剥夺别人的生命。

杀了人,被关几年就可以出来了,那死掉的人过几年也可以重新活过来吗?

呵。

笑死人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