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九十四章 黑暗料理-事故1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然而,思如做任务,并不是每次都一帆风顺,就像她希望自己能在一万平米的大床上醒来,可现实却是,每次都在临死的边缘,好巧不巧,就差那么一点,晚一步,就死了。

但这还算是幸运的。

为毛。

呵。

如果过去的时候委托者已经死了呢。

怎么办。

经历一番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哟呵,为什么这具身体是透明的。

可以感觉到浓浓的恨意,但很可惜,只是执念嘛,很快就会消散了。

一开始还以为穿到了灵异世界呢。

但,不是。

只是神奇的磁场而已。

这个世界上未解之谜还有很多,现今所知道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屁都算不上。

神奇的事情,有待发掘呀。

这是一个由电梯引发的悲剧。

随着时代的发展,电梯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很普遍的东西了。

房子越建越高,没有电梯,呵,难道爬楼梯吗。

所以,电梯是很重要的。

但,也会有麻烦。

一栋楼住很多人,电梯却是有限的,不可能给每户人家都配一个电梯,开发商会哭死的。

再说,这样的房子,一般人买得起么。

到这里,问题就出现了。

很多人一定遇到过这样的,特别磨蹭的人。

进电梯的时候,或许是出电梯,动作特别慢。

这就算了。

慢是慢点,等一会儿就好了。

就怕遇到那种,出电梯的时候,还舍不得走,堵在门口,跟里面的人吹壳子的。

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特烦。

问一句到底走不走,还要被说成是急躁,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就跟坐公交车被强行让座一样。

如此的理所当然。

木芊芊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她不是冲动的人,但年轻人嘛,多少有点急躁。

再说,你丫都堵在门口说了一分多钟了,实在有说不完的,进来慢慢说呗,把地方腾出来让别人出去呀,可你推个婴儿车把电梯门堵着算是怎么回事,电梯你家的?

她出门还有事,就问了句,走不走。

意思就是你不走,就把门让开,让别人走呗。

没毛病呀。

才怪。

就被电梯里跟那大妈吹壳子的男的骂了。

说走不走咋地。

木芊芊特无辜呀。

但也不是任由人欺负的。

你丫堵着电梯还有理了。

就跟他辩驳了几句。

最后还是那大妈让开了。

木芊芊从电梯里出来,就听到那男的说,“小姑娘太急躁,很容易出事的。”

木芊芊没理会。

心头还冷笑,自己没理还有脸说别人,什么东西。

你特么不急躁,跟我急什么。

匆匆走了。

去的地方不远,就骑了个皮皮虾。

然而那男的没说错。

很容易出事。

木芊芊死了,被车子撞了,开车的,正是那位在电梯里说她急躁的男的。

撞了人,车子也没停下,飞快的开走了。

木芊芊躺在地上,视线越来越模糊,弥留之际,她仿佛看到了男人嘴角勾起的一抹得逞的笑容。

来不及想为什么。

就死了。

死得很快。

是在小区外面的公路上,还是白天,被撞的时候就被发现了。

但还来不及打电话喊救护车,人就死了。

死因是,颅内严重出血。

没有救回来的可能。

有不少人目睹了这一过程。

还有监控。

很容易就查到了。

被敲开门的时候,那男的一家还在吃饭。

说是撞死了人,要被带走协助调查。<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重生之学霸千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都懵比了。

what

什么情况。

是不是弄错了。

并没有撞人呀,一直是良好公民,开车也很稳当的。

突然想起了什么。

那男的瞬间就说不出话了。

警察拿出照片,对比了一下,就把人给带走了。

一家人饭也吃不下去了。

跟着到了警察局。

一家之主都被逮了,要还能若无其事的吃饭,呵,这一定不是真的一家。

但毫无办法。

有证据。

路边的监控清楚的拍下了这一切。

车牌号。

开车人的脸。

都很清楚。

哦,还有当时的车速,很快。

小区所在的区域是新开发的,道路什么的也都是新修的,路两边都停满了车,只能勉强容下两个车行驶。

还不时的有行人经过。

一般开车的人都会把车速降到最低。

撞了人就惨了。

这年头的人,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就算没事,也有事。

谁知道呢。

碰瓷也是一种职业呀。

都很小心。

但这个人不错呀,撞了人不说,还逃逸。

胆子够大。

是初犯吧,如果是惯犯,一定会在一个没摄像头人少的地方。

证据确凿。

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那男的只能为自己辩驳,说当时确实不知道。

还打亲情牌。

说他也有小孩,儿子跟那姑娘差不多大,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人死。

还说愿意赔钱。

特别忏悔。

可木芊芊的家人不同意。

老两口就这么一个闺女,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死了,本来就伤心欲绝,还是被人撞死,怎么都不能原谅。

一定要判刑。

那男的家里哭也哭过了,求也求过了,但没用,撞了人是事实,你把人家闺女撞死了,一条人命呀,让人家老两口往后的日子怎么办。

男的被判了七年。

还赔了钱。

但又能怎样,木芊芊的父母痛失爱女,整天以泪洗面,在思念中熬着日子,不到五年,就双双离开人世,抑郁而终。

因为一场车祸,毁了一个原本很幸福的家庭。

可撞人的人,只是在监狱里待满七年,等到刑满,出来了还是能享天伦之乐。

凭什么。

不公平呀。

什么时候人命如此廉价了。

木芊芊才二十三岁呀,死了,就值七年?

那个男人可是连她之后的几十年,未来的无限可能都剥夺了呀。

几十年=七年。

呵。

这个规定还真是让人不爽呀。

就像是不满十四岁的杀人犯不用负任何责任一样,死掉的人何其无辜。

不是说人人平等吗?

就这么平等的?

正常来说不是应该一命抵一命?

那我借了你家二十斤米,还两斤就可以了?是这样的吗?

这个世界的规则简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木芊芊就算是死了,也不能释怀呀。

她还是善良的。

但依然无法原谅毁掉自己一家的罪魁祸首。

要报仇。

人都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可以原谅害死自己亲人的凶手,不用赔偿不用坐牢。

只是因为那个人说,不是故意的,而且家里很穷,靠捡垃圾为生,还要养痴呆的哥哥跟瘫痪在床的老母。

哭得老泪横流。

于是,就被原谅了。

撞死了人,不用负出任何代价,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死了就死了。

就是因为被撞人家不缺钱。

也可能是被撞老人的儿女都在国外,对于独自生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重生之学霸千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在国内的老母亲,已经没有那么多感情了。女至尊:天下无医

死了就死了。

反正已经很老了,也不会活太久。

还不如赚个好名声。

呵。

谁知道呢。

所以说,每个人的脑回路都不一样。

有人选择原谅,但木芊芊要报仇。

执念特别深。

故意的怎样,不是故意的又怎样,就能抹灭掉杀人的事实?

其实有时候过程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说声不是故意的,死掉的人就能活过来了吗?

说声对不起,就想指望被原谅,从而逃脱惩罚,很好的白日梦呀。

对不起是万能的吗?

那还要警察干什么呢。

看一个人不顺眼,就杀了他。

事后道歉。

啊,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呀。

这样就可以了吗?

如果规则如此,那,我杀了你,也可以咯。

思如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木芊芊已经死了。

死了还很久了。

七年。

仅凭一股执念支撑着透明的身体。

因为仇恨,不甘,被浓浓的黑气包围着,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就要消失。

思如赶紧用木灵之气稳固住。

再一看环境。

呵。

还是在这个小区呀。

除了商业街更多的各种商店,跟以前没什么差别。

道路两旁依然占道停着很多车。

过马路的人还是要先穿过车子之间的缝隙,然后探头出去看看有没有车辆行驶,才会经过,很小心翼翼。

七年前发生的车祸已经没有人再谈起。

思如微笑。

一片欣欣向荣呀。

思如飘进小区。

其实当鬼还是很不错的,不用走路,用飘的就行。

飘到木芊芊的家。

年轻姑娘的房子很小清新。

但墙纸斑驳了。

全是灰尘。

一股霉味。

窗帘厚厚的拉着。

家具都用白布盖着,可主人,却不会再有回来的一天。

思如看了一眼就走了。

往下飘了两层。

就是撞人那家的房子。

毫无阻碍的穿墙而入。

还算精致的装修,崭新的家具,干净明亮的客厅。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七年前还躺在婴儿车里的孩子已经长大了,扎着小辫子,穿着花裙子,小脸白嫩嫩的,单纯又可爱。

仰着头问,“奶奶,今天要出去玩吗?”

五十几岁的妇人头上没有一根白头发,穿着一身新衣,摸了摸小孙女的脸,笑道,“今天去接爷爷回家。”

言语里掩不住的高兴。

思如挑眉。

杀人犯今天出狱?

看来时间挑的很好啊。

小女孩还在问。

叽叽喳喳的。

但老妇人已经没心思去回答她,敷衍几句,问一旁的年轻人,“给你爸准备的衣服带好了吗?”

年轻人点了点头,“装在袋子里呢,妈,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出门了。”

就出门。

坐电梯。

思如跟在后面。

面带微笑。

站在电梯的一个角落。

抬头看了眼天窗,眨了眨眼睛。

电梯:……

表勾引我。

但,控制不住。

里面的人只感到一阵摇晃,灯熄了。

都吓得不轻。

电梯仿佛也停住了。

小女孩直接哭了。

很害怕。

当然,害怕的不只是她。

就按报警铃。

但没有用。

一点反应都没有。

像是完全坏掉了。-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重生之学霸千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里面的人吓得大叫,拍电梯门。

这只是一次简单的恶作剧。

就当是,思如勾起嘴唇,宣战吧。

不过两三分钟,电梯就恢复了正常。

灯亮起的那一刹那。

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被抢光刺的睁不开眼睛。

但老妇人,隐隐看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脸。

一闪而过。

再看,就没有了。

电梯里只有他们一家人。

有点迷茫。

幻觉吧。

毕竟年纪大了,老伴出狱,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兴奋的。

很正常。

原本想去问问物业到底怎么回事。

但今天确实有事。

就算了。

等有时间了再去吧。

一行人就下了地下停车场。

思如坐在车顶。

风很大。

但却吹不起她的头发。

微眯着眼睛,享受着阳光。

阳光很暖,心很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个世界上,幸福的人都一样,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木芊芊的不幸,是被人亲手毁掉的。

既然毁掉了她一家的幸福,不拿一家的幸福来还,怎么说得过去。

自己造的孽,跪着也要还完。

车子在监狱外等到十一点,门就开了。

一个穿着保罗衫的光头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手里还提这个行李包。

等在外面的人赶紧围上去。

特别激动。

抹眼泪。

说他受苦了。

思如微笑。

只是失去几年的自由就是受苦的话,那被莫名夺取生命的人呢。

看着那一家。

尤其是被围在中间的男人。

看来监狱里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瞧瞧,都老了呢。

不过毕竟过了七年嘛。

老了很正常。

七年前的木芊芊跟七年后的木芊芊也不一样呀。

一个活着,一个死了。

男人先回车里换了衣服。

从监狱里带出来的那些,都丢了。

留着做什么。

当纪念吗。

这种不吉利的东西,还是早些扔掉。

不光如此,回家了还要跨火盆,用艾草烧水洗澡,为的就是去霉气。

看着他们一家人上了车。

思如这次没有跟上去。

面带微笑,一直看着。

男人不经意的抬头,就看到中央后视镜里,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在马路中间,微笑着,嘴巴一张一合。

车子开得很快。

眨眼间,人就不见了。

男人心头大骇。

抓着老妇人的胳膊,指着镜子,“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有没有?”

老妇人被抓疼了。

但还是忍着。

看了一眼。

笑道,“什么呀,没什么呀,你是不是眼睛花了。”

男人放开她手。

沉默。

也不说话。

表情很阴郁,但内心是很害怕的。

虽然没有听到声音,但那个女人说的话,他听见了。

我——回——来——了

不会有错。

是她吗。

摇头,不会的,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

一定是他看错了。

就问,“这几年,家里还好吧。”

年轻人回道,“爸,你放心,家里挺好的。”

如此,男人就安心了。

看来真的是错觉。

思如微笑。

错觉吗?

很快,你就知道不是了。

要让一个人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毁掉他最在乎的东西。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