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九十章 生女之罪20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2/
领导说只要彩礼就够了。

毕竟,真爱是无价的。

张洋欣喜若狂,从办公室走出来脚都是虚的,像在做梦。

其实他并不是没钱。

就是舍不得。

虽然平时工资不高,但油水多呀,这里头,水深得很呢。还时不时的有人找他办事,给个红包。

吃住都在家里,也不用养孩子,存了不少。

就连张父都不知道他有多少钱。

不过这一次离婚结婚,真的元气大伤了。

主要是思如坑走的那四十万。

张洋都觉得自己当时脑子肯定被门夹了,怎么就同意了呢。

可现在连思如的人都找不到,像是完全消失了。

算了。

钱以后会有的。

要看是在哪里上班嘛,还攀上了领导这根线。

呵。

钱,渣渣。

事情解决了,就开始要筹备婚礼了。

拍婚纱,买戒指,订酒店。

各种。

第一次经历这些,张洋虽然累,但觉得很新鲜。

当初跟谢小蔓在一起,可从没有过,就两家人在一起吃了个饭,领个本本,就算结婚了。

像这么隆重的,呵,也要看是谁,谢小蔓根本就不配。

为了表现重视,当然也可能是想炫耀,张家还请了小区里很多的老邻居。

吃喜酒。

老邻居们:……

其实并不是很想去。

要送礼,给份子钱嘛。

而且,貌似跟你家的关系不是太好,之前还吵过架的。

但想看热闹。

听说新娘子家条件不错呢。

算了。

象征性的给二百就好。

到时候一家人去,也能吃回来。

呵。

肯定能吃回来呀。

张洋这次订的酒店很高档,特别贵。

但很可惜。

领导没有来,说是刚好遇到要出差。

没办法。

公事为重。

然而,女方这边没一个人来。

小三是这样解释的。

老家是农村的,亲戚什么的也都在农村,太远了,就没来。

如果张洋介意,大不了过年的时候再回农村再办一场咯。

张洋:……

呵。

还能说什么呢。

只是笑笑。

关键是钱包着不住呀。

虽然灰色收入很多,但也经不起这么来花。

反正婚礼呢,吃吃喝喝,看看表演,也就结束了。

都在说,张家请进了一尊大佛。

又眼尖的人就看到,这新娘子怀上了呀。

心里就明了。

怪不得要跟谢小蔓离婚呢,还把几个孩子都赶走了,原来如此呀。

看这离婚才多久呢。

果然呀,现在的年轻人就是靠不住,浮躁。

说什么快餐时代,呵,不过是为自己的浪找借口。

没办法,管不住自己呀,不管是心,还是下半身,都管不住。

就把整个时代拉下水。

错的不是他们,是这个社会如此。

就是这样。

一场婚礼办下来还是很累的。

不过好歹是结束了。

孕妇娇气又不能太累,张洋就陪着小三去订好的婚房休息。

张父张母在下面招呼宾客。

不亦乐乎。

两个人都挺高兴的。

其中有老头儿实在看不下去了,是一起下棋的老友,把张父拽到一边。--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美女局长的贴身高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张父:……

就笑着说,“干啥呢,棋瘾犯了?今天可不行,明天,老地方。”

老头儿:……

看了看四周。

好一会儿,才说道,“老张,我问你一句,你给我说个实的,这婚礼,你给出了多少钱?”

张父就懵了。

what?

你说啥呢。

虽然咱俩关系好,但这算是隐私吧。

说好的平时只下棋不谈钱的。

而且,我家办事花多少钱关你啥事呀。

闲事管得真宽,你家住海边的哇。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现在这个社会,呵,谈钱伤感情。

就不大愿意回答。

笑笑,“没多少钱。”

就准备要走。

老头儿拉住他,一脸认真,“老张,我没有别的意思,咱们多少年的棋友了,你还不知道我吗,咱们都老了,你要为自己多考虑一下,张洋还年轻,他要什么可以自己去赚。”

垂下眼睑,掩住眼睛里的复杂。

张父心里一松,原来是关心呀。

就说,“真的没多少,就十万块,唉,算是了了件大事了。”

老头儿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走了。

说什么。

就算不是亲生的,但也养这么大了,膝下也就这一个男丁,还能咋样呢。

以后还不是要靠他。

再追究起来还有意思么。

但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

其实小区里已经传开了。

越说越离谱。

看这一家人的眼神都特怪。

张洋察觉到了,但他太忙了,没时间管。

张母,呵,人缘太差,没人理她。

张父知道是在一次出去下棋的时候。

被人调侃。

“呵,老张你养这么大的儿子,莫是帮别人养的吧,我可看你家张洋跟你一点都不像呢。”

那人其实也不想说。

男人嘛,没女人那么爱管闲事,八卦。

但输了棋,心里很不爽呀。

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说完,他自己都愣住了。

张父:……

也愣住了。

但没往那方面想。

冷笑,“我看你儿子跟你还不像呢,输棋就输棋,一点棋风都没有。”

把棋子一推,站起来,“不下了不下了,没意思。”

就走了。

有人就埋怨那人,“你说你,咱就是下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伤了和气。”

那人反驳,“我说什么了,现在都传遍了,哼,要搁我,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是帮别人养的,非得气死不成。”

哪像他,还天天出来下棋。

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呀。

别人就劝他,“你气什么,你又没儿子,再说了,这事也就是大家乱传的。”

皱眉,“老张那媳妇看着也不像是能干出这种事来的人。”

那人冷笑。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呢。”望着张父的身影,说道,“我是没儿子,但我有个孝顺的闺女,闺女虽然嫁了人,但还是隔三差五的回来,看我跟孩子妈,实在没时间,就打电话,问这问那,就担心我们两个老的,还给拿钱,说想吃什么就买,别省着,我这辈子虽然没个儿子,但我跟孩子妈都不遗憾。”

不是没遗憾。

但没办法。

要生二胎,可以呀,工作除脱,重新回农村挖地,面朝黄土背朝天。

好不容易才走出来,怎么可能再回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美女局长的贴身高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可国家规定如此。剩男手记

也有人想要躲过去。

但被举报了。

人生在世,谁还没两个仇人呢。

就算没仇,为了利益,也说不定。

但好歹女儿很乖巧,学习也好,慢慢的就弥补了没儿子的遗憾。

之后又不断的听到周围人抱怨,说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就更没遗憾了。

他没儿子,但有个好女儿跟好女婿。

女婿也是半子嘛。

都一样。

家里没有万贯家财没有王位需要继承,生男生女有什么差别呢。

他声音不小。

张父当然也听到了。

走得更快。

步履匆匆,有点仓皇而逃的感觉。

胸腔里如擂鼓般。

嘴巴不停的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他乱说的。

张洋是他的儿子呀。

他看着出生的。

好不容易有了个儿子,特别高兴,他还记得刚出生的张洋像个小红皮猴子,但所有人都说像他的。

只是后来越长越俊俏。

但有原因的。

那时候生活条件好了。

家里有仅这么一个宝贝蛋,肯定万事都要紧着他呀。

什么好的都给买。

能不长好吗。

张洋自己也争气,考上了大学,还当上了公务员,特别出息,是一家的骄傲。

想到这,张父蓦然停住脚步,对,一定是遮掩,一定是他们嫉妒了,所以就想往身上泼脏水。

好可恶,这些人简直坏透了。

张父气呼呼的回到家。

打开门。

就看到小三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张母又是端水果又是端水的,跟个老妈子似的。

皱起眉头,想说点什么,但看到小三已经微微隆起的肚子,是双胞胎呀,所以才会比一般孕妇更早显怀。

很快,他就有孙子了。

还是两个。

舒了口气,扯了扯嘴角,果然,那些人就是乱说,什么帮别人养儿子,开玩笑,他这么精明的人会干那样的事呢。

张父反正就是自我安慰。

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没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就是忍不住多看了张洋几眼。

张洋没发现。

帮小三夹菜不亦乐乎,还要哄她吃饭。

怀孕了胃口不好,什么东西都不想吃。

张母也是尽心了。

做很多菜。

但她手艺有限,不能说不好吃,差强人意吧。

毕竟有十年没下过厨房了,生疏了。

之前一直都是谢小蔓承包的家务。

吃完饭。

张母去刷碗。

张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张洋把小三送回房间,两个人又腻歪了一会儿,才出来。

坐在张父旁边。

好一会儿,才有些犹豫的说道,“爸,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张父看向他,“什么事?”

脸上还是很严肃,跟以前没什么不一样。

张洋抿唇,说道,“我想另外买个房子住。”

张父:……

就皱眉。

另外买房子?

为什么。

“是你媳妇儿要求的?”

张洋忙摇头。

“不是,这跟她没关系,是我自己考虑,咱们住的小区虽然很清净,但还是有些不方便,周围也没什么好的学校,我想为了孩子,换个学区房。”

看着张父,目光很殷切。

张父低着头,沉思。

说道,“可现在房价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美女局长的贴身高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那么贵,咱家为了你结婚的事情,已经花了不少钱了,我跟你妈一辈子的积蓄都搭进去了。”

看着张洋,“你媳妇儿家不是有钱吗,如果要买房的话,可以去找你岳父问问。”

张洋一脸为难的样子。

“可是爸,我们才结婚,就去问要钱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会被看轻的。

而且人家本来最开始就说要房子要车的。

张父就看着他,面无表情,“那你想咋样,我可告诉你,家里再没有钱给你了。”

张洋犹犹豫豫,好半晌才说道,“爸,咱们……咱们可以把这个老房子卖了,我那还有点存款,勉强付一个,应该够的。”

张父:……

顿时气得从沙发上站起来。

瞪着张洋,“你说啥?”

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张洋咽了口唾沫,说,“我说,咱们可以先把老房子卖了……”

还没说完,就被张父打断。

“不行,我不同意,这个房子是我的,谁也不许卖。”

张洋失望的喊道,“爸……”

张父就盯着他,“你要买房子,你自己凭本事去挣,这房子是我跟你妈的安身之所,怎么都不能卖。”

人老了,就会很固执。

特别是对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

是家呀。

谁会把家卖掉。

呵,当然了,快餐时代的人不一样嘛,做什么都特别快。

不像以前的人,很念旧。

总是怀念。

现在的人,呵,谁知道,放飞自我,各种浪,等到浪够了,累了,就找个老实人归于平淡。

可大家年龄都差不多。

经历过各种花式美男小哥哥,人生中无法取代的某一段精彩,处处都是回忆,即便是分手了,也刻骨铭心。眼界高了,条件差的,呵,看都看不上。嫌弃。

相亲也找各种理由逃开。

遇到条件合适的。

人模狗样,斯文败类。

反正看起来不错,工作也不错。

谁知道是经历了几手的破烂货,脏死了。

就跟自己一样。

说得好听,在一起了就不谈过去不谈前任不谈跟多少人有过不可言说的关系。

其实,就是害怕,或者说是尴尬,也可能是自欺欺人吧。

骗自己。

用快餐时代来安慰自己。

没有关系,所有人都一样,找不到干净的。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色。

张洋,其实并没有被这个时代完全融合,毕竟他还重男轻女嘛。

新时代的人,谁还有这老古董思想呀。

会被笑死的。

张父说完就回了房间,很生气,这个房子,是当初厂里分的,他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从没有想过会卖掉。

张洋说出那样的话,真的很令他难过。

猛然又想起下午有人说的他给别人养儿子的话,心里一咯噔。

晚上也睡不着了。

辗转反侧。

到下半夜模模糊糊还是睡着了。

还做了个梦。

梦见家里早就去世的爹妈了。

还是之前农村的老房子。

两位老人目光哀切,指着他,说,“你是张家的罪人,你让张家断子绝孙了。”

身影慢慢隐去。

最后消失不见了。

张父从梦里惊醒,一头冷汗,再也睡不着了。

靠在床头,看着躺在旁边的张母,不知道在想什么。

之后一整天都是神情恍惚。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7的小说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5200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无弹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txt下载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7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