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八十九章 罗盘(5)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此时的所有言语都是苍白的。
  能够看得出来,他几乎把紫檀木的盒子当作生命来看待。
  我的肩膀被他撞到生疼,最近体内灵气十分的不稳定,之前把剑架在他脖子上,如今又害怕因为手不稳误伤了他,所幸把定魂铃变成一幅手铐,一端在我的手腕上,另外一端拷在他手上。
  如此,他便不会随时逃跑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蹲在地上,连带着我跟着踉跄的被迫蹲下身子,与他的距离,不远不近,恰好能够看清他琉璃般清冷双眸。
  他握紧木梳,梳齿扣在掌中,任由其划破肌肤,扎进自己的肉里。
  虽说我与他关系并不明朗,成了个敌人以上,朋友未满的尴尬状态。
  却不想他因为我的不小心而自残。
  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握住他受伤的手,“不要……”
  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一样,似笑非笑的打趣道,心疼我?
  他缓缓抬眸,目光无悲无喜,暴风雨之前总是最平静的。
  我猛地咽了下口水,硬着头皮也要上,不是吗?
  “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东西不能碰,更不知道,我会在拿起来那一瞬间松手,导致盒子落地。一切都是我的原因,离开之后,我还你盒子与梳子一模一样的如何?”我小心的询问。
  他总给我一种,他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好说话。在没有触碰到他底线之前,他对你百般纵容,可若是你触犯了他的禁忌,怎么消失都不知道……
  他没有回复我,只用那么一双如湖水般幽绿的眼睛盯着我,看得我越来越没有底,也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如果一个不够的话,两个?”迎着他幽静目光,红唇轻启。
  显然,效果并不好。
  不应该呀,不是说,没有什么不是一顿饭不可以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两顿。
  同理,赔一个不够,那便两个……
  恍然间,我们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的越来越近。
  手腕一紧,他反手抓住我,我低头蹙眉,这是打算打我?
  “赔?”他刻意放低清冷的声音,听上去刺骨的寒,“你陪得起吗?”
  我心咯噔一下,“很贵?”
  着急的转动了下手腕,估算着自己账户中那点儿可怜的数额,“我可以先向别人借,应该可以买到。”
  “买……”他勾唇轻笑,明明是在笑,对我来说却是一种凌迟,难受得我想立马从他面前逃离,他把木梳塞到我手中,大掌扣住我后腰,被迫拉进我们两人的距离,危险的气息从他身上慢慢的一点点儿的散发出来,我心里发慌,脚上发软。
  事实正应了我想法,一个吻猝不及防的落下来。
  把东西摔碎的确是我的错,却不代表能够随他对我为所欲为。
  催动灵力驱使定魂铃变成趁手的武器,可定魂铃迟迟没有反应,急得我身体温度直线上升。
  我剧烈挣扎,“难道你还想要受我一巴掌?”
  “你有谈条件的资格吗?”他低头瞥了眼在我手中的木梳,目光变得悠远,语气冷淡,“这把木梳,是当初你求着我做的。”
  我吃了一惊,再看向木梳的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以前,我与他是什么关系。
  我梗着脖子,摇晃了下手上锁链,“别忘记了,你还受我的钳制。”
  眼前的他瞬间化为一道青烟,彻底消失在我的面前,如手铐一般的定魂铃一端在我手上,另外一端垂落在地上,空空如也。
  一副温热身躯贴在我身后,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听到脚步声。
  一刹那我也明白过来,他根本不是人。
  和沈冥一样的鬼吗?
  与我说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话,目的是什么?
  而最让我无措的便是我的压轴武器定魂铃对他没有一点儿用处。
  他搂住我的身体,手绕过我的身体,抚摸着我手中的木梳。
  一腔怒火在胸口激荡,我转身,狠狠的推开他,“我不是你口中木梳的主人,我与你没有半点儿关系。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很久以前与你相识。”我扯了嘴角笑了下,木梳塞到他手中,“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不要再念念不忘了。”
  他银白头发无风自动,四周所有的景致在慢慢的瓦解,就像是巧克力城堡,一壶热水从头淋下,城堡顷刻间分崩离析。
  他的身后,银白头发之下,有什么白色影子晃过,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条毛茸茸的白色尾巴。
  一条旁长出两条,两条分成四条,四条成为八条,一共九条雪白的尾巴在他身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霸君夜欢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后摇曳。梦幻西游之屠仙戮道
  他的手瞬间变长,指甲尖锐。
  我失声道,“你是狐狸?”还是九尾狐!
  只在神话中见过的物种,竟然真的存在。
  古色古香的房间消失得无隐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四面黑墙的房间,阴冷气息扑面而来,除了头顶一个有着围栏的天窗,四周完全不透光。
  就像是……一间牢房。
  很快,连最后一丝光都没有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我不适,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同寻常,快速的搂住我,低声在我耳边道,“不要出声。”
  立马,一道响声从上头传来,尖锐刺耳听得人很不舒服,“千面,看你一个人待着辛苦,送了个女人给你,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我快速的抬头睨了他一眼,千面?连名字都是骗我的。之前说得话,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
  我抗拒的推了他一下,刚才不是还要我赔偿吗?怎么这么快就搂搂抱抱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明来意。”千面言简意赅的开口,厌恶之情溢于言表,手上力道不松,我依然在他怀中。
  “哈哈,爽快!”他笑起来,声音粗哑难听,还带着一点儿惹人厌恶的得意,“九尾灵狐的精元。”
  从上倾泻进来的光亮,忽明忽暗,我昂着头,从小小天窗往外看,看不清外头是谁在说话,隐约能够看到在缓缓蠕动的黑影。
  猜测,应该也不是个人,我这到底待得是什么地方啊,眼睛四处勘察,上头的摆明了来者不善,若是打起来,等下也好有个地方可以躲。
  “做梦!”千面想都没想的拒绝成功惹怒了他。
  “那别怪我不客气!”一缕黑烟从外头顺着开着的口子飞进来,扑向千面。
  千面松开手,半跪在地上,手背捂在嘴上,长发挡住他半张脸,我看不真切他的神情。
  “你没事吧?”我小声开口询问。
  他瞬间抬头,随手擦了下嘴,向我的方向飞来,径直把我扑倒在地上。
  全程我都一脸懵,这是怎么了?
  他一米八几的身高,整个人压在我身上,压得我差点没办法喘气,“赶紧起来,我腿都给你压麻了……”
  他没有任何反应。
  我的手撩开挡在他面前的长发,他虚弱的像是随时都会消失一般,我的手抖了一下,不长不短的指甲滑过他的脸,他蹙眉,睁开幽绿双眼。
  “不是叫你不要出声吗……”
  我气急,好心询问你是否有事,竟然还怪我……我重重的推他胸口,“起开,我懒得与你说话。”
  他的身子测了测,半卧在地上,突然咳嗽起来,刚开始是轻微的咳嗽,到后头,咳嗽声越来越重,就像暮年的老爷爷一般,仿佛咳着会背过气去。
  我迟疑了片刻,拍打着衣摆打算起身,可心里终究是放不下,随便扭头,看了他一眼。
  我一愣,上前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身后的九根雪白皮毛软趴趴的拖在地上。
  他的胸口湿濡一大片,白色长衫在胸口处被红色浸染,看着都觉得疼。
  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能够轻松躲过定魂铃钳制的狐狸,竟然躲不开黑影攻击……
  一瞬间,如芒在背。
  身后有一双冰冷眼睛正盯着我看。
  我稍稍托起他的身体,放在我盘着的腿上,手向他胸口抓去。
  迷糊之中的千面倏然睁眼看我,拿住我的手,十指相扣,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即使再狼狈,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是决定与我成婚了?没想到能够因祸得福。”
  “你还想要不要命了,你说不要,我立马走人。”我使劲把手从他手中抽出,却没料到一个重伤之人还能够与我倔,死活不放手。
  作为一个医者,要尽可能的顺从病患,好,我忍。
  他看我不再挣扎,咧开嘴笑,清冷眸子中带着一些儿的笑意。
  他视线一转,盯着我身后的某一个方向,凝住笑,目中透着杀气,“别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手下败将,没有与我谈判的资格!”
  我顺着他的视线跟着回头,一团模糊不清的黑影站在身后,我眯起眼睛使劲往他方向看去,一无所获,扭头望向千面,希望能够从他眼中看出一些端倪。
  他骤然拽紧抓住我的手,我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紧张。
  “真是让我惊讶,高高在上的九尾灵狐竟然也有今天这一天,这一掌,你吃得可开心?”黑影鼓掌,伴随着冷笑。
  我一脸茫然,千面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