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八十四章 鬼鸟来袭(6)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我叹了口气,只好把它塞到阿禾手上,提起桃木剑与头发决一死战。
  五指握紧剑柄,血沾染上泛黄的剑身,如同在上头落下一朵朵梅花。
  调动身上所有灵力,踩在椅子上,借力弹起,双手合十,握紧剑柄,“撕拉”一声,头发根根断裂,露出宋明哲昏迷的脸。
  头发吃痛,疾速后退,宋明哲落地。
  阿禾惊惧的跑到他身边,紧紧抱着他,身体还有温度,几次三番的想要伸出手去探查他的鼻息,最后作罢。
  有的时候,宁愿不知道真相。
  用剑撑地,我半跪在地上,摸了下他的脖子。
  阿禾紧盯着我,通过观察我的表情变化来断定宋明哲是否真的出事。
  “他到底怎么样了?”阿禾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既然这么关心他,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未来还要经历的事有多少还不确定,人最重要的便是要学会克服自己的恐惧。
  阿禾快速摇头,“不要……我不行……”
  “那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得了你。”身后一道劲风袭来,我扭身与头发撕打在一起。
  刚才能够让我成功救出宋明哲,最主要的原因是它们低估了我。
  这一次,他们卷土重来,让它们受伤的仇要加倍的还。
  它们缠上我手中的桃木剑,因为他们知道,没了武器的我,就和废物一般。
  人在剑在。
  我两只手抓在剑上,死活不放手。
  它们用力一拔,整个人瞬间被提到半空之中,就像是坐云霄飞车一般,头晕目眩。
  桃木剑一段被头发缠绕,另外一端被我用手拽着,略带弹性的它直接被压弯。
  阿禾惊叫一声,“青青小心!”
  一股腥风从下往上吹来,底下是什么东西我已经来不及看了,腰肢使劲,摆动双腿,以桃木剑为圆心腾空而起,整个人倒立在桃木剑上。
  因为倒转过来,终于看清底下的东西。
  头发摆成脸的形状,隐约能够看清脸张开一张大嘴向上扑来,如果不是我动作利索,早已经被它所包围了。
  桃木剑是克制邪祟的圣物。
  有这一道屏障,底下的头发怪物就此作罢。
  就算是年岁再大的桃木剑,也只是一根木头罢了。根本支撑不起我身体的重量。“嘎嘣”一声,木剑从中断裂。
  头发长大着嘴在地上等着我自投罗网。
  快速的四下搜寻一圈,没有发现任何能够借力的地方。
  快速的下坠让我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腥风熏得我几乎无法呼吸,恶心人的气味迫使我闭上眼睛,尖叫声被卡在喉咙中没有办法发出。
  手上紧握半截断剑,若是真的掉进去,就从它的肚子剖开。
  腰肢一紧,我的身体天旋地转,胃里翻腾。
  鼻尖淡雅好闻的檀香取代腥臭难闻的味道。
  心里一喜,睁开眼,果然是沈冥。
  沈冥表情冷酷,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大掌按住我的头,扣在他的怀里。
  在他怀里的我缓缓笑开。
  “嘭”的一声,像是门关上的声音。
  沈冥落地,我迅速回头,所有的头发都赶了出去,如果没有地上散落的零碎的头发,恐怕没有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而另外一面,沈华在一排的窗上贴了上百张黄色符咒,头发剧烈扭动缩了出去,可能是发现我们是一块硬骨头,改变策略,攻击其他房间去了。
  暂时的安全并没有让我们放轻松。
  阿禾抱着宋明哲,眼中没有悲伤,看样子她已经知道宋明哲只是晕过去,没有死。
  说来也奇怪,按照推测,头发吃人只要瞬息,宋明哲一个普通人,被头发吃了之后到被救出来,不短的一段时间,毫发无损。
  突然记起那个被我遗忘许久的罗盘,快步从阿禾手中拿过罗盘,罗盘闪过一道金色的奇异的光,我没有注意,毕竟是沈家的传家之宝,我可不敢随便乱碰,把它翻转过来,身侧的血迹竟然完全不见了。
  真是见鬼!
  正在思索的时候,我“啊”的一声松开手,罗盘落地,手掌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短暂的疼痛被我抛之脑后,赶紧拿起罗盘来看,不知道有没有摔坏了。
  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完好无损。
  头顶上的灯好像暗了一下。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蔓上心头,我深呼吸了两下,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手臂山的毛孔在张开,一根根汗毛竖起。
  安静,静了。
  头发拍打窗户的声音不见了,阿禾抱着宋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三国梦境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明哲碎碎念的声音也不见了,连带着朱杨害怕到磨牙的声音也不见了。和学长谈恋爱
  还有味道。
  腥臭的腐肉味没了,沈冥身上好闻的香味也没了,连带着我自己身上的血腥味都一点儿闻不到。
  像是一瞬间,我的感觉与嗅觉都不见了。
  这个认知让我觉得心塞。
  除了五感敏锐一些,自己还真没有什么优点。
  心里转过许多心思,一直维持着跪坐在地上的姿势,倒是把怀里的罗盘抱得更紧了。
  至少罗盘还在,不是吗?
  有一双手重重的搭在我的肩上,冰凉的触感。
  我企图挣扎一下,那双手依然不依不饶的黏在我的肩膀上。
  外婆曾经说过,人的头顶和肩膀有三盏阳火,贸然回头,阳火熄灭,鬼祟上身。
  “咯吱,咯吱。”
  这奇怪的声音便是从我嘴里发出的,温度比之前冷了好几度,牙齿控制不住的打颤。
  “青青,叫你怎么都不应?”身后那双手的主人开口,头顶的灯晃了晃,明亮了不少。
  我鼓了下两颊,腮帮子崩得难受,抓住他的手,扭头,“沈冥,你刚才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就着我的手把我拉起身,另外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盯着我眼睛下的黑眼圈看,“是不是没有睡好,孤觉得一切正常。”
  我当着他的面吐出一口浊气,笑脸盈盈,“没什么,可能真的是没睡好,有些错乱了吧。”
  我举目四顾,“沈华他们呢?”
  沈冥也跟着抬头四下看了看,“奇怪,刚才她们还在这儿的。”
  我脸上的笑渐渐凝固,着急道,“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沈冥勾唇一笑,目光潋滟,“别担心,有沈华在,其他几人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我稍稍放下心来,想到我们的处境,不自觉的皱了眉头,“我们被困住了,身处死门之中,头发不会消失,我们该怎么出去?”
  “那可不一定。”沈冥沉吟片刻,拉着我的手,一样宽厚的手掌,冰凉的触感,上面还有细微的茧,不仔细几乎发现不了。
  他走得很快,不过片刻就到了门口,脸上扬着魅惑众生的笑,“孤发现此处的阵法变了,现在,不是在死门之中,而是生门,外面的头发消失殆尽,我们很安全。”
  他的一只手放在门把上,正要扭动,我一只手覆盖在他手上,“等等!”
  我恰好低头,与他眼里极快的闪过一道光错过。
  “怎么了?”沈冥依然温柔,脸上的笑一刻都没有消失。
  我微微闭了闭眼睛,这样一张脸配上这样的表情,简直是活生生的引人犯罪。
  “你不是说我们在生门之中吗?五行八卦,生门最安全,我们为什么要出去?”我直视他的眼睛,鼻息间是他身上发出的阵阵檀香,闻着让人觉得眩晕。
  沈冥轻笑,紧了紧握着我的手,“沈华他们还未找到,孤恐他们会有什么不测,有孤在,不要害怕,一定会护你周全。”
  明明他的手那么冰凉,我手心却是一阵湿濡,一手掌的汗,“你之前不是说过,有沈华在,一切都很安全,沈华是阴阳师,困不住他,他一定会找到生门,我们在这里等他,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沈冥微微点了点头,又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发,“还是你说得对,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他往后退,我趁机松开他的手。
  他走了几步回头,奇怪的凝视着我,不知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原因,他淡紫的眸子有幽绿的光,像是野兽的眼睛,“青青,你靠在门上发什么呆?”
  就连责怪我的话都这么的温柔。
  如果不是这张和沈冥一样的脸,我会怀疑站在我眼前的不是沈冥,而是沈华。
  “我有些地方想不明白。”我疑惑的挠了下头发。
  他的目光从我手上的定魂铃滑过,最终落在我的脸上,一步步向我的方向而来,“有什么问题吗?”
  我惯性往后退一步,后脚跟撞到门板,轻微的响声在格外安静的环境之中吓了我一跳。
  他的手按在门扉上,我偏头,白色衬衫从手腕往上折了一些,露出结实的小臂,白瓷的肌肤在夜间闪着如玉一般的光。
  沈冥给了我一个标准的壁咚,把我夹在门板与他的怀抱之中。
  如果不抬头,我的目光只能触及到她衬衣的第三颗扣子。
  “青青,你看上去脸色有些不好,而且……看上去有些怕我……”沈冥屈膝,慢慢接近我,他口中的冷气扑在我的脸上,我清晰的看到他尖锐的牙齿。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