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八十三章 鬼鸟来袭(5)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用火烧,亦或是用水淹都没有效果。
  沈华越来越吃力,沈冥从腰间抽出赤焰鞭,舞得虎虎生威。
  如果不是在这么危急的时刻,我可能会细细欣赏沈冥挺拔的身姿。
  对于罗盘,我也算是知道一二。毕竟外婆是我们十里八乡,远近驰名的仙姑。
  小时候跟着她走街窜巷,多少耳濡目染了一些。
  怨气不散,鬼鸟不死,只要鬼鸟不死,吃人的头发便永远不会消失,一个永远走不出的循环,关想着就让人觉得绝望。
  况且我们六人,宋明哲受伤,阿禾与朱杨对术法一无所知,我被睽禁封部分灵力,即使在巅峰时期,不过是比寻常人好上些许,真正意义能够战斗的剩下沈冥与沈华二人。
  沈冥带伤,又传大部分鬼力给我续命,真正能够用得上的鬼力不多。我时刻观察着他,唯恐他硬撑却又不告诉我们。
  人与这些活死物不同,人精力有限,时间一长,便渐渐落了下风,落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不是一般的游戏,输了可以重来,这是生死的较量,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把夺过阿禾怀中的罗盘,指针快速的转动,看得我眼花缭乱,上好古沉木上雕刻着符文,指针转得越快,漂浮在半空中的金色符文越发明显。
  没有沈华驱动,凹槽中的暗红血液渐渐被暗色罗盘吸收,金色符文闪了下,渐渐变得透明。
  “沈华,怎么找方位?”双手捧着它,对着沈华的方向大喊。
  沈华快速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声嘶力竭道,“如果操作不当会遭到反噬。”
  “快点!没时间了!”我余光瞥到他们两人的攻势慢了下来,偌大客厅,竟然没有他们几人的容身之处。
  宋明哲也想要帮忙,奈何自己手臂还受着伤,就不上去帮倒忙了,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很多时候,就着朱杨的肩膀便睡了过去,多大的响声都没有办法把他惊醒,除非他自然醒。
  朱杨眼珠子一转,悄悄的往大门的方向挪动,没有宋明哲,事情将会好办很多。其实刚才宋明哲的话并没有说动他,他心里做的决定,没有一个人能够改变。
  沈华咬牙,告诉了我二十八字诀窍,他说一句,我跟着做一步。刚开始还好,做到后来,越发吃力。
  捧着它的十指没有破损却有血珠渗出,沈华刻意交代过,罗盘只认沈华一人的血,如果有别人的血沾上,便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出现,到底是什么后果,沈华也说不清楚。
  为了不把时间浪费瞎扯上,我直接上手。
  罗盘慢慢恢复正常,我的心也跟着安定下来,双手也终于不再抖动。
  可不知罗盘是不是发现我并不是他的主人,开始抗拒我的操作,上头金色指针又开始快速抖动起来。
  我几乎接近奔溃。
  罗盘上仿佛有无数张小嘴,啃食着我的手指,我手忙脚乱,把染血的手往衣服上蹭两下继续操作。
  就这样磕磕绊绊的操作,只剩下最后一步。
  忽然,一声惊恐的尖叫在我耳边炸开。
  罗盘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回头,轻功尽弃,不回头,会遇到危险。
  阿禾一把抱住我,硬是扯着我往后退。
  无暇顾及其他,踉跄了下,扑在在地上,膝盖一阵生疼,用手肘撑着地,所幸罗盘无碍。
  等待的时间总是格外的漫长。
  阿禾尖细的声音从喉咙中发出,“朱杨!你在干什么!”
  或许是因为她的声音实在是太大,反正在与她相识的这段时间,从没有听过她的声带发出过如此吓人的声音。
  好奇心就像猫抓一样挠着我的心,快速抬头往门口一瞥,惊得几乎抓不稳手上的罗盘。
  头发,漫无边际的头发从洞开的门口涌进来,如同海中的浪般翻涌,从四面向我们所在的方向包抄。
  我们几人如同被困在深海中央的荒岛上,孤立无援。
  头发争先恐后,唯恐落在后头就无法分一杯羹,朱杨吓得不敢动弹,两条和竹签一般的腿直打着哆嗦。
  “我……不是故意的……”
  宋明哲醒来便看到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吓得几乎又要晕过去……掐着虎口勉强恢复神志,冲着发呆的朱杨吼道,声音沙哑如同火烧,“赶紧关门,愣着干什么!”
  朱杨反应过来,害怕的往后退,颤颤巍巍的松开门把,“门被……堵死了。”
  走廊上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渐渐的,声音弱了下去。
  大多已经遭遇不测。
  有暗红的血液从外面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星际麒麟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淌进来,很快汇成一条小河,头发触碰到血的时候,微微愣了下,避开血向我们涌过来。武破轮回
  看样子,这些鬼东西怕血。
  这个认知让我们稍稍松了一口气。
  阿禾感慨了一句,“这该是多少人的头发啊。”
  宋明哲与朱杨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一个是富家公子哥儿,喝酒把妹最拿手,一个是高校学霸,科学调研不在话下。
  却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些怪物。
  成团成团的头发向朱杨的方向缠绕过去,最前头的包成一团,像是美丽女子头发上轻绾着的发髻。
  头发打开,酸臭味熏得人几乎要晕过去,两三具白骨从半空中垂落。
  哪里是什么发髻,原来是缠绕着人的尸体。
  前有狼后有虎。
  沈冥皱眉,目光迅速从朱杨身上滑过,眼神冷得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门窗破碎,更多的头发冲进来。
  沈冥与沈华被迫往后退,沈冥匆匆看了我一眼,凝视着我身上斑驳的血迹,又看我趴在地上,瞳孔一缩,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
  看他眼神知道,他必定是又要说我不懂得照顾自己。
  我立马乖巧的抬头冲着他笑。
  沈冥硬生生的把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有头发缠上他手中的鞭子,他松开我,上前迎战。
  我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罗盘上的指针渐渐停了下来。
  手上一阵细微的疼痛,迅速低头,十指裂开,血珠渗出,我瞪大眼睛,快速把手松开,却无论怎么用力,皮肤都像是黏在罗盘上,若是强力撕扯开,必定在罗盘上留下一层皮,到时肯定有血沾染在上头。
  两难的时候。
  头发向朱杨发起攻击,朱杨不知如何反应,直接跪了下去。
  宋明哲脑子一热,反身挡在朱杨面前,头发触碰到活物,兴奋的瞬间把宋明哲包裹住,一开始还能露出个头,不一会儿,整个身子被头发吞没。
  “宋明哲!”阿禾撕心裂肺的叫道,她恶狠狠的瞪了朱杨一眼,推了他一把,“现在你终于满意了是吗?”
  朱杨为什么开门,大家心知肚明,只不过没有人愿意把这件事挑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可就在沈冥与沈华为了所有人安全与鬼鸟斗争的时候,朱杨为了自己的自由,不顾所有人的安危,企图开门逃走。
  不料,自由之神没有向他招手,却把死神给招来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可为何最后被头发卷走的是宋明哲不是朱杨!
  阿禾不敢不顾要冲上前去,我伸手拽住她,红着眼道,“不要去,去了也是送死!”
  空气之中死一般的寂静。
  我惊奇的发现,手竟然能够动了。
  但古沉木上清晰的印着我的十指血印让我十分奔溃。
  指针和外头的头发一样,发疯的转动,难道就这样被困死在此处?
  按照外婆书中留下的记载,死门中的东西无法去生门。
  找到生门,就意味着不需要与这些吃人吐骨头的怪物硬碰硬了。
  可是,罗盘吸收了我的血,应该是坏了吧?
  沈华之前只提及千万不要把自己的血沾上去,却没有说后果会是什么?看他刚才那紧张的模样,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我着急的往沈华的方向看了一眼,沈华把手中的桃木剑舞得虎虎生威,身子敏锐的躲过头发一轮又一轮的攻击。
  头发似乎被他惹怒,加快攻击速度,像是一只炸毛的狮子。
  沈华渐渐吃力,而头发也讨不了好。
  罗盘的事还是不要叫他,免得耽误他,使得他受伤就不好了。
  反观沈冥,无论什么时候都游刃有余,嘴角勾起的似有若无的笑,那笑使得看得人打心里瞧不起自己。
  难道这就是王者的威压……
  头发能够扭出无数个刁钻的姿势,而沈冥手中的鞭子比头发的速度更快,更加坚韧,角度更加刁钻。
  头发被他攻击的频频往后退。
  我嘴角勾起一抹俏然的弧度。
  内心更加的有斗志,不就是一团头发吗?在过去的岁月之中,更可怕的东西都见过,区区头发,不在话下。
  罗盘上的指针彻底不懂了。
  我气得重重的拍了它两下,嘟囔道,“有没有必要这么小气,我的血是不小心沾上去的,而且,我的手也是被你给咬破的,然后把你折腾坏,真没有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法器!”
  因为我的动作,罗盘彻底罢工,指针再也不动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