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八十二章 鬼鸟来袭(4)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沈冥冷笑一声,转身坐在沙发上。
  人类的嘴脸……
  这件事情就像闹剧一般,没有人再去提起。
  朱扬与我吵了一架,他书生气重,脸皮薄,除了偶尔宋明哲问他话,他简单回答几句,大多时刻是沉默的。
  门外的鬼鸟的第一轮攻击挺直,紧接着,第二轮攻击又开始了。
  在我们以为一切危险都过去,可以好好休息的时候,眼睁睁看着那些鬼鸟的尸体从地上飞起来,不停的撞击着窗户。
  阿禾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鸟类版的生化危机?
  杀不死?
  沈华神色一变从怀中拿出罗盘,不知道在鼓捣什么,表情很难看,连带着我的心情也跟着纠结起来。
  我心道不好,低声询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鬼空间的法阵在改变……把此地变成一个极阴之地,鬼鸟吸收了怨气,激发体内执念,又重新复活过来……”
  “法阵怎么能够随便改变?”
  在外婆留下的《太阳金经》中曾经提到过,我们的老祖宗讲得是天地人,三体合一。
  地势风水,八卦五行。
  从开天辟地之初便已经存在。
  除非千万年过去,沧海桑田,五行八卦改变,一个地方的法阵也会跟着改变。
  可这短短的一段时间……法阵不可能会改变。
  除非……人为。
  我与沈华对视了一眼。
  “以生人的怨气滋养魂灵,强迫改变五行八卦,怨气集中在此处,主宰鬼鸟的行动……”沈华帅气的从背后拔出桃木剑,决定与窗外鬼鸟决一死战。
  我硬生生拉住他,“《太阳金经》中有记载,人为的改变法阵,使得五行错乱,把死气引向一处,把这个地方变成死门,却也因此打开一道生门。不要急着去硬碰硬,我们找找生门在何处……有可能,能够找到连通外界的大门……”
  我眼中闪着奇异的光,最危险的时刻也有可能是最富有机会的时刻。
  他恍然,点头,拿着罗盘认真的在房间之中找起了方位。原先的磁场,加上后来的法阵,罗盘上的指针疯狂的转动,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逆时针,看得人晕头转向。
  沈华闭上眼睛,沉思片刻,咬破指尖,一滴血滴在罗盘正中央,朦胧血色笼罩在他清隽的面容上。
  我为了不打扰他,坐在沈冥身边,眼睛却全程锁定在沈华的身上。
  沈冥把我拉进他的怀里,熟悉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间,让我焦躁的心渐渐静了下来,眼睛紧锁在他的身上,低声询问道,“沈华这是在干什么?”
  “沈家的独门绝技,去伪求真,罗盘对于阴阳师来说正如洛阳铲对于土夫子,赶仙鞭对于神婆一般重要。”
  我抿了下唇,眼中闪着奇异的光。
  沈冥揉了下我的头发,“想学?”
  被识破内心想法的我瞬间低下头,“是沈家独门绝技,我姓卢,不是沈家人。”
  他神情瞬间变得严肃,挑起我的下巴,“你已经嫁入沈家,就是沈家人,不过。”
  他的手指又滑过我的额头,虽然我看不见他触碰的是哪里,却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碰的绝对是我额头上六芒星的位置。
  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滑过额头上莫名其妙出现的印记,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就是觉得,心中最柔软的部位被人触碰,就像弹琴一样,一下又一下的拨动心弦。
  我全然忘了动作,只盯着那张怎么都看不腻的脸敲,有些着急道,“不过什么?”
  “你的阴阳眼全开,环境几乎无法迷住你,罗盘对于你来说,可能是一种累赘。”他的语气间带着一股隐隐的自豪。
  这算是……被夸奖吗?
  心里竟然有些小雀跃。
  宋明哲手上的伤口迟迟不愈,不停的往外流出血,阿禾也是一名医生,不过学习不怎么好,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又不好麻烦在远处的我,只好凭着自己的感觉来包扎,只当可能是被细菌感染的。
  打开药箱,抹药,包上纱布,动作一顿。
  宋明哲没受伤的手弹了下阿禾的脑袋,没正经道,“是不是本少爷的手臂太完美,让你无法自拔?”
  阿禾气得打了他一下,转念一想,他还生着病,又把手收了回来,“受伤了还满嘴跑火炮,就应该疼死你。”
  嘴上虽这么说,动作却不自觉的放轻柔。
  熟练的包扎,心里想着却是另外一件事情,真奇怪,刚才她好像从伤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农女的种田手札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口处看到有黑色的毛发往肉里面钻,速度快的像是一条黑色的虫子。重生之首席拍卖师
  一闪而过。
  待她定睛一看,什么东西都没有。
  想着可能是自己太累了,看花眼,张了张嘴想告诉宋明哲,却又觉得应该是自己太小题大做,万一引得人心惶惶怎么办?
  阿禾包扎完,蹦蹦跳跳的离开。
  宋明哲瞬间变了脸色,手臂上的伤口又有红色的血渗透出来,像是有什么东西使劲的往里钻,把他的血肉再一次划开。
  疼得他几乎受不了,眼前出现重影,窗外的鸟鸣声不停的放大,大到他几乎听不了朱杨近在咫尺的声音。
  朱扬剧烈摇晃着他的身体,隐约能够看见他的嘴大开大合,却听不了他在说什么。
  一阵剧烈疼痛结束之后。
  他的意识渐渐回垅,一身冷汗,头发狼狈的粘在额头上,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你刚才和我说了什么?”
  朱扬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两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觉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有,可能是失血过多,有点晕,没关系,过一会儿就好了。”宋明哲无所谓的笑了笑,一拳打在他的胸口,艰难的笑了下,“瞧你那紧张的模样,和个小娘们一样,丢不丢人啊。”
  朱扬心不在焉的点头,重重的坐在沙发上,他自嘲一笑,可能是有些神经质了,刚才……应该是看错了。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不可能变化那么快。
  可还是有些不确定,他悄悄往外看一眼,鸟疯狂攻击着,把玻璃窗户撞出一个大块裂缝。
  这只是在朱杨的眼中是如此,事实上,也就一个小瓷碗大的口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作祟,看了鬼鸟两眼,就挪不开眼睛,一定要在他们身上找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出来。
  飞在最前头的鬼鸟正是阿禾口中的张开,最夺人眼球的便是那张脸,高高突出的额头,尖而长的鼻子,正常人的鼻子绝对没有那么长,在尾端处向下勾起。
  红色的尖嘴不停的撞击着门窗,最被撞歪到了一边,他也毫无感觉。
  最奇特的是他的眼睛,眼睛不是在一个平面,而是分开两侧,像鱼一样,不知道这样的眼睛能不能看清眼前的东西。
  有潮湿的气流从玻璃窄小的洞吹进来,带着浓浓的腥臭味,像是在高温天气中放了好几个月的生肉,慢慢腐烂的那股子酸味。
  朱杨嫌弃的别开眼,从没有见过比这个更恶心的东西了。
  恰好医药箱在他手边,他翻找了两下,找到一团棉花,他仔细掰开,两团塞在自己的鼻子中,另外两团递给宋明哲。
  宋明哲不明所以,把受伤的手臂扬了扬,指给他看手臂上的伤口,“你给我这个干嘛?伤口流血,用棉花是止不住的。”
  “是用来堵鼻子的,你不觉得那些怪鸟身上的味道很臭?风口对着我们,我估计,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解决不了,你难道要干坐在这里,闻这奇怪的味道闻一宿?”
  “这……”宋明哲勉为其难的接过棉花,象征性的塞在鼻子里,若有所思,朱杨说的奇怪的味道,他并没有闻到,难道是受伤毁了他的嗅觉?
  他不信邪,手臂凑到鼻尖,仔仔细细的嗅着那股消毒水混合着铁锈味的刺鼻味道,难闻到他立马皱眉,鼻子没坏的喜悦还未涌上心头,一种怪异感席卷全身。
  为什么独独没有闻到朱杨所说的酸臭味?
  沈华手中罗盘上的指针渐渐趋于平静,阿禾突兀的尖叫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吓得弹了起来,向她的方向望去,房间与屋外联结的缝隙有很多黑色的丝线涌了进来。
  朱杨骂了声娘,搀扶着宋明哲起身,不停的往后退。
  沈华一把把阿禾拽了回来,护在身后,罗盘定位也因此打断,到时候不得不重新开始。
  密密麻麻的头发看得我头皮发麻,就像海底不停长着的水草,以门窗为根,往上,往外蔓延,碰到任何活物,根根乌黑粗糙的发丝包裹住它,再松开时只剩下一摊泛黄白骨。
  他们的到来夹杂着一股浓郁到恶心的气味。
  今天四处奔波,这才记起什么东西都还没有吃,肚里空空,闻到奇怪的味道就想把昨夜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沈华直接把阿禾甩向我,提剑战斗,阿禾怀里抱着罗盘不知所措,只能站在远处干跺脚。
  房间之中只要有缝隙的地方,那些恶心人的头发就源源不断的钻进来。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