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八十章 鬼鸟来袭(2)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而且,他们长着奇怪的身体,有着一张人脸。”我怕他听不太懂,又具体解释一遍。
  “他们不是鸟,是鬼。”
  我清晰的听见我咽口水的声音,“还有长这个样子的鬼啊?我以为,鬼都像我之前所见到的那些,虽然丑是丑一点儿,可起码像个人。”
  沈冥被我逗笑,轻柔的抚摸了两下我的头发,“这是来自地狱的恶鬼,只不过级别不高。在地狱,各种各样的鸟类很常见。”
  地狱的鸟类?
  这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在定魂铃中的青湪,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好像从中了睽之后,青湪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不会是死了吧?
  呸,他本来就是一只鬼鸟,怎么可能会死。
  “不过,地狱的鬼怪怎么会轻轻松松的来到人间。”沈冥低头说了一句,就被阿禾的一声惊叫吸引注意力。
  阿禾捂着嘴,指着一只在前头的鬼鸟,“他……他……”
  “阿禾,你看到了什么?”我疾步跑到她身边,高声问道。
  “这张脸……”阿禾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张缩小的人脸出现在我面前,吓得我往后退了一步,血红的,几乎占据半张脸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它拥有人的五官,可五官扭曲到一定的程度,看上去有些瘆人。
  拉住阿禾的手,另外一只手绕到她背后轻拍,安抚道,“没事的,不要看就好了。”
  阿禾剧烈的摇头,“不是的,我见过他……”
  我拍打的动作一顿,奇怪的看了沈冥一眼,沈冥说,这些低等怨鬼是从地狱来的,阿禾怎么可能见过?
  “什么时候见过的,可能是你记错了,不要自己吓自己。”我对她笑了笑,可在这种环境之中,安慰的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没有多少说服力。
  阿禾害怕的把头埋在我的怀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太可怕了,我要离开这个地方。”
  是的,我想不管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遇见这种情况大多是会奔溃。
  可岚死状惨烈,大家有目共睹。
  而阿禾是后来到的,很多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唯一经历的平马村的案件,却也因此失忆,关于危险的记忆全部忘记。
  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从来没有感同身受这一说。
  “我们会离开的。”我轻声低语的在她耳边说着。
  她的手揪着我的手臂,指甲划破我单薄的外套,陷进我的肉里,依然让她抓着。
  毕竟,在我刚遇见这些灵异怪异事情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害怕。
  阿禾情绪渐渐平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目不斜视,只盯着我看,不敢再看窗外一眼,“对不起,实在是没有见过这些怪物,刚才说得是气话,你们不要往心里去。”
  我把划伤的手臂背在身后,言归正传,“为什么说见过那只鬼鸟?”
  阿禾惊讶的捂住嘴,“难道你们没有看出来吗?”
  “我们应该看出来什么?”我一头雾水,低级怨鬼罢了,用脚趾头都能够想明白,一定是鬼王的手笔。
  “那些奇怪的鸟的脸,我认识他们,就刚才一直盯着我们看到那个……就是之前离奇死在门外的张开。他疯了,在房门外疯的,疯了之后,通过监控记录,他的尸体不见了。没想到他竟然变成了一只怪鸟,他不是死了吗?”
  我着实被阿禾的话吓了一跳,张开的死去在我的脑海中并没有留下很多印象,毕竟从阁楼出来之后,又发生了一些列惊心动魄的事情,不管是深夜遇刺,中毒失明,还是鬼空间智斗罗萍。
  每一件都比张开更值得我去记住。
  但阿禾不同,她除了脚受伤,一直待着房中,张开的死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中。
  所以,我们没有一个人认出来那张扭曲的脸是曾经与我们相处在一个屋檐下的人。
  张开?
  沈冥对他的脸,他之前做过的事,对他整个人都没有映像,不过,阿禾的话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终于明白为何地狱的鬼鸟会平白无故得出现在s市。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望向沈冥,希望从他的口中能够知道一些关于鬼鸟的秘密。
  “我来说吧。”沈华处理完窗外最后一只鸟,桃木剑回到背后扎着的剑袋中。
  听到沈华的声音,阿禾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也多少驱散了一些未知的恐惧。
  “古书上有记载,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名门闪婚之老公太腹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在地狱之中,有一些怨魂,他们既没有做十恶不赦的事,却也没有办法超生。最后,他们化为了一种鸟,至少能够在一定意义上获得自由。坚强背后的伤害
  刚开始,大家都相安无事。
  可渐渐的,有人看上了他们强大的力量,与愚笨的大脑。用了秘法把他们从地狱召唤出来。
  鬼力强大的鬼,几乎是没有办法脱离地狱的,他们的灵魂被厚重的铁链锁在深处,即使在地狱与人间打开一个通道,他们也无法离开。
  但鬼鸟却可以。
  鬼鸟的鬼力来自于他们自身的执念,执念越深,力量越是强大。
  便有人利用他们的执念,替他人办事。若是利用得当,他们会是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
  沈华直白的陈述使得我冒了一身冷汗,鬼王……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了吗?
  “那张开怎么解释?他是去了地狱又白召唤出来?”阿禾着急的问道,她就是这么一个爱就其根底的人,有些事情不知道,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怨鬼成为鬼鸟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成为鬼鸟,刚才说的,需要执念,很强的执念。”
  “你这样一说……我更加不明白了……”阿禾蹙眉,咬着手指的指甲,一不小心,把自己干裂的嘴唇划破了一道皮,她这才惊诧的发现,指甲很久没有剪了,粉色指甲盖的前端竟然有一些淡粉色的痕迹。
  那刚才……她的目光飘忽的望向我的手臂,我正在消化刚才沈华所说的事,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
  沈华突然叹了一口气,“鬼鸟除了地狱会出现,若是有人知道转化怨气的方法,便能够把刚死之人的最后一口生气炼化,而且,必须是惨死的人,这样才能够成为鬼鸟。”
  阿禾蹙眉,“怎么会有人这么残忍……刚死之人,难道说,那些鸟之前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一声冷笑在室内响起,带着冷漠与无尽的嘲笑。
  阿禾有些气愤,在这么严肃的氛围下,竟然有人能够笑得出来?
  “朱杨,你是发现了什么吗?”我无视他嘲讽的火辣辣的眼神,平静的问他。
  朱杨搀扶着宋明哲,宋明哲手臂上被鬼鸟划伤的伤口不停的往外渗血,朱杨脱下自己的外套按住他的伤口,浅色外套染上深红色斑驳的花。
  朱杨眼中满满的心疼,他有些后悔了,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他,和这么一群人住在一起。
  “阿禾,那些奇怪的鸟的目的,不就是……”他空闲的手缓缓抬起,指着我,冷笑,“她吗。”
  我不退反进,挺直腰杆站在他面前,“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直接提出来便是。拐弯抹角,不是我喜欢的方式。”
  宋明哲受伤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但若是把他手上的事都赖在我们头上,我是绝对不服的。
  阿禾捏紧双手,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又看看朱杨,“你们这是怎么了,我们和青青是好朋友,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可就生气了啊。”
  阿禾一个劲的朝朱杨使眼色,后者全部当作没看见,视线紧锁在我的身上。
  阿禾心底纳闷,朱杨除了寡言少语一些,当然,这是在有宋明哲的对比之下,还是一个十分好相处的人。
  不会平白无故得用这种表情,再加上这种语气来数落人。应该是其间有什么误会,现在情况这么危险,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不团结的话,更难获得胜利。
  “我没有说错,阿禾,你把人家当好朋友好姐妹,她什么事情都告诉你了吗?远的不说,就说个近的。这鬼鸟,沈华,你为什么会了解的这么清楚?”朱杨气愤的说着,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
  “刚才已经说过了,是古书上看得。”沈华神色淡淡,若不是碍于情面,他一点儿都不想回答。
  沈华是阿禾的心上人,选择帮谁,她心里有底,“就是啊,沈华是阴阳家族沈家的大公子,知道这些,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吧。”
  “好,你解释得通这个,卢青青难道也是一个阴阳师?据我所知,对付鬼怪,她自有一套方法。就说第一次我们碰面的时候,就是见到可岚尸体的时候,你的表现就让人觉得十分的可疑。”
  我轻笑,这是来翻旧账来了,耐心的解释着,“怎么个可疑法,已经过去那么久的事情,我怎么会记得,有可能是吓懵了呢。”
  “那洛越泽是怎么死的,他的死总不会与你没有关系吧?”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