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五十九章 所谓爱情(1)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沈冥当然知道我话中的意思,默不作声。
  我们两人便如此静静的呆在狭小的浴室之中。
  血水的作用渐渐开始发作,鬼气一缕一缕的钻进我的身体之中,痒,身上的每一根血管都在痒。
  如同无数只蚂蚁在啃咬我身上的肌肤。
  我皱眉,倔强的咬唇,沈冥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不能再麻烦他了。
  而坐在浴缸旁背对着我的沈冥察觉到我呼吸加重,迅速回头,瞥见我脸色发白,唇色却异常鲜艳。
  他的声音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紧绷,“青青?”
  我迷蒙的抬头看他,蜷缩着身子,轻微的颤抖着,“为什么,这么,痒。”
  如此说,也的确是如此做的,十指在身上抓个不停,却发现越抓越痒,刚开始只是皮肤痒,慢慢的往里头渗透,最后,连带着骨头都是痒的。
  媚药发作的时候,我以为再也没有比那更难受的了,没想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痛痒让我想现在就晕过去。
  可越是如此,思维越是清晰。
  我的身子渐渐往下沉,血水漫过我的脖颈,随后是嘴巴,再之后是鼻子。
  沈冥伸手把我捞起来,脑子晕了一下,再加上我的大力,他被我顺势拉进了浴池之中,溅起一阵水花。
  浴池不大,两人呆在里头,显得空间特别的拥挤,难免他的手触碰到我裸露的肌肤,又或者是我的腿搭在他的腿上。
  他恰好在我的上方,只要微微昂起头,便能够触碰到他形状姣好的薄唇,可我没有这么做,只静静的凝望着他,像是穿梭过千万年的时光。
  他的眼神看上去十分的陌生,有焦急,苦恼,与悔恨。
  可我不是个爱去探究的一个人,毕竟人生在世,快乐比一切都重要。
  有句话说得好,日出东山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钻牛角间,人也舒坦,心也舒坦。
  他的手依然拉着我的手腕,瞬间拉进我们两人的距离。
  我象征性的推了两下他的胸膛,轻笑,眉眼弯成月牙的形状,“真奇怪,难道你也中了媚香,需要泡这池水?”
  血水刚好遮住我锁骨往下三寸的地方,艳红色的池水随着我们两人的动作而起伏,重要部位若隐若现,像是在身上穿了最动人的红裙。
  他神色古怪的瞪了我一眼,傲娇的偏过头不看我,喉结上下滑动了下,“看样子,你没有很难受。”
  我突然玩心大起,挣脱开他的束缚,手臂缠绕上他曲线完美的脖颈,身子微微往上,凑近他,轻声慢语,“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难不难受?”
  温热的气息扑向他的脸颊,蒸腾而上的水雾迷离了我们的双眼。
  沈冥沉住气,眼眸闪着寒光,不高兴的扭头,目光触及到我湿润的眼睛时,明显愣了下,手掌怜惜的触碰着我的脸,动情低喃,“拢滢。”
  我的笑僵在脸上,心里咒骂了一声,这沈冥也太不上道了吧,心里想着其他女人,背着我不就好了,竟然当着我的面念出来,当真以为我缺心眼?
  他瞬间反应过来,用手撑起浴缸边缘,迈着大长腿跨出浴缸,用手随意的抹了下脸,背着我吩咐道,“孤有事,先出去。你在这池水上泡上个半个时辰,可以压制你体内的媚香。”
  “走之前,你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我撑着两只手垫着下巴趴在浴缸边上,乌黑长发从背后倾泻而而下,有几根头发调皮的黏在我的肩上,后背。
  红色水池泛着涟漪。
  由于媚香,我的声音自带着娇与哑。
  在狭小的浴室之中回荡,是最诚挚的邀请。
  我从小就白,自从与沈冥在一起之后,样貌悄悄的发生着改变,比如容貌与那个画像中的红衣女子越来越像,头发也愈发的柔顺乌黑,以前帮外婆干农活在皮肤上留下的细小伤痕渐渐的消失不见,皮肤更是比以前白了好几个度。
  用肤如凝脂来形容都不为过。
  沈冥闭了闭眼,转身淡淡扫了我一眼,红白黑的碰撞让他一时间没有办法转开视线。
  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狼狈,池水打湿他的头发与裤子,轻薄的裤子紧贴他的身体,隐约可以看到他腿流畅的曲线。
  我的视线从下往上,最后停在那张怎么都看不厌的俊脸上,歪头打量他,“真想知道,藏在你心里面的人是谁。更想认识认识她,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像,像到连冥王都能够认错。”
  四目相接,沈冥眼梢轻抬,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梦回武唐春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慢慢踱步到我的面前,脸上扬起危险的笑,“是不是孤太过于纵容你了,才让你如此没有规矩?”嫖下,不是罪!
  纵容?规矩?
  垂下眼帘,敛了所有心思,“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那当初在平马村的海誓山盟,你全都忘记了吗?你口中的爱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下巴猛地被抬起,沈冥的手指抓紧我的下巴,被迫昂着头,这个姿势让我很不舒服,更多的是一种屈辱。
  “不要再挑战孤的耐性!”他咬牙切齿道,“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你就不应该知道。做好你的本分!只要你乖,孤对你的疼爱不会少。”
  我一笑回视他,越是卑微,越应该笑得坦荡,“本分?那请伟大的冥王告诉我这卑贱的人类,什么是本分?”
  沈冥的大手紧裹着我的肩膀,微微用力,把我往他的方向压,只是盯着我不说话。
  良久,我打破沉默,“青青明白了,本分就是当冥王大人的通房丫头,往简单点儿说就是暖床工具,冥王大人什么时候要,我就脱了衣服往你前面一站。”
  他低下头,惩罚性的吻住我的唇,撕裂,啃咬,把所有的情绪都通过吻传递给我。
  身体之内本来被压抑住的媚香又疯狂的钻出来,与带着药性的池水争夺着我的身体。
  有个刚才那么激烈的疼痛经历,这点儿疼与痒,我并没有放在眼里。
  在我快要喘不过气时,他终于肯放开我,眼里燃烧着怒火,“为何要如此糟践自己?”
  眼前光影微暗,心里泛酸,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聪明的姑娘,在爱情之中,爱对方三分爱自己七分。
  喜欢单纯的,我可以百褶裙,长筒袜,双马尾甜甜的叫哥哥,说喜欢毫不敢兴趣的宠物与毛茸茸的玩具。
  喜欢性感成熟的,我可以黑丝包臀高跟鞋,在公众场合,随意靠近你,一颦一笑皆是勾魂。
  喜欢高冷独立的,我可以认真的去做自己的事,如果不是很必要,绝对不会去找你。不会查岗,不会调查,就算你在外面找了一堆妾侍,我知道之后只会清浅一笑,任由你在外面玩,玩得开心之后我的家门永远为你打开。
  喜欢贤惠持家的,我可以讨价还价,货比三家帮你省钱。可以收拾得好整间屋子,也能够挽起袖子下厨。
  投其所好,没有吸引不来的男人。
  我是孤女,没有沈冥,便没有我现在的一切。聪明的我就应该投其所好,不能忤逆冥王的要求与命令,不能与冥王抬杠,不能做出格的事情,不能……
  可所有的技巧是在没有爱的基础上,才能运用自如。
  该退的时候,莽撞的冲过去,该退的时候却胆怯不敢动。
  正如我现在这样,徒留了个笑话。
  但丢了的心就能够这么容易的找回来吗?
  书上说得没错,相信男人的话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我抬手拂开他的抓着我的手,直直的站了起来,不着寸缕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之中,当然也暴露在沈冥眼前。
  离开血池,体内媚药占了上风,身体软得不行。
  我跨出浴缸,靠在他的身上,搂着他的脖颈,喘着粗气用鼻尖摩擦着他光滑的胸膛,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轻声道,“那我便让你看一下,什么叫做糟践自己。”
  他悬在半空的手慢慢收紧,扣在我的腰上,纤细的腰肢仿佛一用力便会断了。
  我张开温热的唇瓣,用贝齿在他的耳垂上轻咬了下,明显感受到他身体的僵硬。
  他瞬间拉开与我之间的距离,紧盯着我,气息不稳,“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的毒害没有解,赶紧回到池水中去。”
  我睁开迷蒙的眼睛,用手指轻轻的按在他的唇上,不准他再讲出伤人的话,“在诱惑你啊。拢滢?她也会像我这样站在你面前吗?”
  沈冥简直要被我气疯了,偏开头冷静了一会儿,又回头,用一只手抓住我乱动的手,“你是你,她是她,你们没有可比性。”
  体内热浪袭来,他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窝在他的怀里,“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
  沈冥忍无可忍,所幸把我抱了起来,冷声道,“记住,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迷迷糊糊的说道,“都是我自己选的。明明可以让自己脱离,却又一次又一次的陷进去,到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抽身,你知不知道,你在我面前喊别的女人的名字,我心里嫉妒的发疯。”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