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五十五章 空中阁楼(7)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不可能事事依赖他人,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
  所以,我要变强,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强大到再也不要被人逼迫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沈冥。”我淡淡的喊了一声。
  沈冥冷着脸偏头看我,在罗萍的辱骂声中,静静等待我接下来的话。
  “谢谢。”
  他毫不犹豫的起身,再也没有赏过一个眼神给我。
  我尴尬的摸了下鼻子,怎么感觉他更生气了。
  这气来得莫名其妙。
  算了,先从这鬼地方出去才是要紧事。
  沈冥闪身到罗萍面前,眼神示意沈华,沈华点头恭敬退到一边,手中桃木剑却依然架在她脖子上。
  罗萍努力睁开绿豆大小的眼睛,有汗珠挂在粗短的睫毛上,她皱了下眉,汗珠滑落,滴在木质地板上。
  她先是一愣,眼前的男子比她活着的时候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好看,随后又古怪的笑了下,阴阳怪气道,“是卢青青的姘头吧?”
  沈华脸色大变,担忧的望向沈冥,沈冥不动声色,慢条斯理的抽出鞭子,缠绕上她的四肢,倒刺从她的手筋脚筋钻进去,吸食着她身上的鬼力。
  罗萍肥胖的身躯像是泄气的气球一般极速缩小。
  她惨白到泛着绿光的脸因为疼痛而憋得通红,刚才的咒骂几乎消耗了她全身的力气,声音像是指甲滑过黑板般尖锐到令人浑身颤抖。
  “啊!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插手我的事!”
  通体漆黑的皮鞭上闪着暗红色的光,它像是想继续往她的身体中钻,沈冥抬手,硬生生的把赤焰鞭抽了出来,炽焰鞭如蛇一般剧烈的扭动着,美味的食物在眼前,为什么要错过。
  站在一旁的沈华看出赤焰鞭的不满,却也无可奈何,沈冥惩罚性的捏了下鞭子头部,“贪多吃不下。”
  炽焰鞭渐渐停止抖动,失去活力的瘫软在地上,沈华象征性的安抚的摸了下它。
  罗萍的身体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大小,隐约可以看到她身上的白骨,衣服与皮挂在她的身上,其丑无比。
  沈华松开她。
  她顺着墙壁往下滑,身上的所有鬼力都被沈冥的赤焰鞭抽走,她始终不敢相信,忍受痛苦才得到的一切,顷刻被人剥夺。
  歇斯底里之后是出奇的平静。
  “为了卢青青?”
  罗萍想笑,可瘦削的骨头无法牵动脸上的皮赘。
  沈冥居高临下的睥睨她,“她是孤的女人,回去之后告诉你的主子,等着孤上门把她的窝给端了。”
  刚才他还不确定罗萍重伤青青是何原因,赤焰鞭吸食完她的鬼气之后,立马感受到她身上与鬼王一样的气息。
  若是她与鬼王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是不会信的。
  罗萍扭头望着我的方向,我的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只能用被子包住自己不让他们看出我的一样。
  她冲着我笑,笑得我背后发凉,寒风阵阵。
  “原来你是他的男人。卢青青可是说她的男人,不行。”罗萍挑拨离间。
  有两个字对于男人来说几乎是致命伤,就是“不行”。都是成年人,不行二字什么意思,在场众人几乎秒懂。
  沈冥脸黑成锅底,四周的温度又往下降了五度不止。
  沈华眼睁睁的看着墙壁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霜。
  我只好把脸深深的埋进被子中,我当时,只是为了,哄骗曾波,使得话听上去更加的真实而已。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沈冥攥紧赤焰鞭,疼得赤焰鞭不停的扭动着身体。
  “她说,她爱慕曾波许久。可岚死了正合她的心意,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不过是用能力,顺着她的心意,让两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罗萍脸上露出得逞的神情,用身上最后一丝即将枯竭的鬼力,幻化出当时的情景像放电影一般呈现在他面前。“你不该来的,让他们两人好好的在床上享受不好吗?”
  沈冥压下心头愤怒,这笔账回去再算。
  不过,眼前这个丑陋的女人,话实在是有点多了。
  沈冥轻轻的撂下一句,“话有点多,解决了。”
  “主上不是说要留下她与鬼王报信?”沈华没有立马动手。
  他举目四顾,“孤倒是觉得,她早就知道了。”
  在连家别墅的三层阁楼中的宁婉气得牙痒痒,把手中十分珍爱的团扇扔了出去,正在享受美味的波斯猫冷不丁的被砸了一下,委屈的嗷嗷叫了几声,狗腿的把“蝶恋花”团扇叼到宁婉面前,用柔软的猫蹭着她白皙光洁的脚腕。
  宁婉一脚把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娇悍妻,不可欺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它踹翻在地,“是只猫就做猫应该做的事,当什么狗?”驭蛇九皇妃
  波斯猫瑟瑟发抖的待在原地,寸步难行。
  宁婉走到波斯猫面前,难过的凝视着它,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它的脑袋,小猫舒服的闭上眼睛。
  等再次睁开眼时,宁婉的手搭在她隐藏在白色毛中的脖颈,轻轻一扭,直直的掐断了它的脖子。
  还留着余热的尸体,始终不肯闭上眼睛,她相依为命的主人,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杀了它。
  可明明前一刻还在为它准备美味吃食。
  宁婉深吸两口气,尽量让自己心情平复,随手捡起碟落在地上的团扇,风情的扇着,又一次让卢青青逃了!
  连修的话在脑中回荡,“恳请母亲,留卢青青一条性命,我知道母亲与她有一些恩怨。我的要求也不多,只求留她一口气,其他的。修不会插手。”
  罢了,卢青青三番两次的从自己手中逃走,可见她命不该绝,时间宝贵,是时候要做该做的时候。
  她对着镜子照了照脖子上的银色链子,链子末端在领子以下,她用小指勾起链子,一根七彩琉璃羽毛出现在镜子中。
  半个巴掌大的羽毛根根舒展,颜色细腻,流光溢彩。
  想不到,赫赫有名的鬼王,信物竟然是如此美丽的物件。
  连修在离开之时,顺便把从连柔柔那儿拿来的信物交给了她,“母亲,只要是你要做的事,修无条件支持。”
  她瞬间握紧它。
  她,宁婉,回来了。
  沈华从未怀疑过沈冥的话,桃木剑划破她的脖子,她身上早没有了血,只有一副破皮囊,和割口袋一样,很轻松的便割开了她的皮肤。
  他手腕翻动,在罗萍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用桃木剑挑出她的舌根,顺便扯出她的舌头,甩在曾波身边的墙上。
  曾波受到惊吓,大叫了一声。
  罗萍到这个时候依然剩一口气,没有了沈华的束缚,她艰难的往外面爬。
  罗萍创造的鬼空间由于罗萍鬼力的消散从外面开始存存崩塌,鬼空间中的其他鬼怪早被沈冥与沈华两人在走廊全部处理光。
  沈冥走至床前,拾起地上的桃木剑放在手中把玩,“孤不行?”
  “不是,只是……”
  “你爱慕那个男人?”沈冥打断我的话,用桃木剑随手一指,我顺着剑端往望去,曾波怂得趴在地上,用手抱着头,以为是地震来了。
  “不是,只是……”
  “你要与他双宿双飞?”沈冥单膝跪在床上,瞬间拉进与我距离,似有若无的香气挑战着我的神经。
  我两只手撑在床边,往后退了一些,“不是,只是……”
  第一次感受到语言的苍白,怎么说好像都是错的。
  沈冥的手放在我的腰上,一股酥麻感从我腰间传到四肢。
  我怕他对我动手,闭上眼睛躲了下。
  哪知道沈冥的另外一只手穿过我的腿弯,直接把我公主抱了起来。
  属于男性特有的气息包围着我,沈华立马转头避开视线。
  我把脸埋在他的胸口,贪婪的呼吸着专属与他的气息,眼眶有些湿润,结束之后,才感到后怕,“你不生气拉?”
  沈冥冷声道,“回去说。”
  抓着他胸口衣服的小手,悄悄的松开。
  所以,还是不会原谅是吗?
  沈华紧跟上我们,突然脚步一顿,询问似的看向曾波。
  此时罗萍爬到了曾波身边,紧紧的搂着他,疯魔的说着,“不管怎么样,你都得和我在一起!哈哈哈,最后谁都没有赢,你还不也是要与我在一起!”
  曾波狠狠的把罗萍推开,罗萍的身体像是落叶一般飞了出去。
  趁着这个空档,曾波寻着声音向我们的方向来,眼眶是空洞的,“求求你们,带我出去,离开之后你们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罗萍咆哮着,“你不准走!你走了我就什么都不剩了!不准!不准!”
  她用最后一点儿的鬼力,十指飞出成百上千根丝线,把眼瞎的曾波扯了回来,莹白丝线一层一层的缠绕上两人的身体,和油条一样捆绑在一起。
  渐渐的,两人的身体完全被丝线封住,只有曾波一只手露在外面。
  他的手先是快速的挣扎着,不过片刻,在空中乱抓的手无力的垂下,他的身体,瞬间枯骨。
  我收回视线,不管怎么样,这个结果也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怨不了别人。
  光门在眼前出现,身后建筑不停的倒塌。
  沈冥按住我的头,强迫把我塞在他的怀里。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