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五十三章 空中阁楼(5)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这声呼唤好熟悉,可眼皮越来越沉……身子软成一滩水,连抬起手都觉得费劲。
  闭上眼睛,深深喘息片刻,红唇微启,狭长双眼睁开一条缝,“沈冥”正两只手撑在我的头两侧,双目通红的凝望着我。
  睡意立马驱散了一半,刚才……
  “沈冥”埋头在我的发间,炙热的触感烫得我一激灵,从大脑蹿出一阵热流向四肢涌去。
  舒服得我差点叫出来,一下子驱散身体之中的不适。
  他在我的脖颈间啃咬,动作粗鲁,我低呼一声,“疼……”
  本来清冽的声音因热度而带着丝丝沙哑,千娇百媚的声音自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他根本没有把我的感受放在心上,自顾自的把身上衣服全脱了,再一次欺身。
  我的精神防线存存崩塌,有一股燥热的火燃烧全身,它们叫嚣着要冲破我的身体。
  我的手胡乱的抓在领口,往下扯,怎么这么热……仿佛要烧起来了一样。
  好难受……
  随着我的动作,衣服被我往下扯了许多,露出内衬的黑色抹胸,是最简单的款式,在男人眼中却是最动情的春,药。
  白与黑的碰撞,刺激着“沈冥”的神经。
  他的两只手扯着我的衬衣,用力,“撕拉”一声,衣服裂为两半。
  一阵冷风吹过,我这才察觉到胸口一大片裸露的肌肤,冰凉还未片刻,体内的火一下子蹿得老高。
  他略带汗湿的手顺着领口滑进去,就像一条蛇爬过,留下滑腻的粘液。
  “不可以……”我用手撑着他的胸膛,阻止他下一步动作。
  被啃食的神志慢慢回归,我在罗萍的鬼空间之中,沈冥怎么可能会在我的床上……曾波呢?
  我还没有脱困。
  他身上的淡淡的高档香水味使得我微微皱了眉,沈冥从不用香水,他身上会自带一股子特殊的草木香味,让人闻了着迷。
  我迅速咬破手指,殷红血迹在唇上晕染开,是世间最美的胭脂。
  血液涂抹在右眼的眼皮上,一道黑烟从我的右眼逃窜出去。
  双眸寒光乍现,左右眼看到的画面竟然不一样。左眼见到的是沈冥那张英俊到人神共愤的脸,右眼是曾波猥琐下作的模样。
  我气得握紧双拳,该死!被罗萍耍了!
  掌声响起。
  罗萍在沙发中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何必呢,闭上眼睛享受不好吗?有的时候,活得糊涂些好。”
  我使劲把发情的曾波踹开,曾波倒在床尾,脚卡在缝隙之中拔不出来。
  “你是要你自己的悲剧人生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你心里真的快乐吗?那你为什么不活得糊涂一些?你不也是对自己的过往念念不忘,对他们的伤害耿耿于怀?”我握紧身上破碎的衬衣,心有余悸,差一点……
  “你一开始没有动手,我相信,你是有自己的顾虑与思量。还记得我说过的吗?有时候,原谅比惩罚更深刻,原谅是解放自己,而惩罚是把人拉到你身边,与你一同处在地狱。”
  我嘲讽一笑,“如果可以我现在真想把之前对你说得话收回来,内心住着恶魔的人……”
  如果刚才的事情真的发生,我怕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罗萍颤抖着身体,连带着她身后的沙发也跟着剧烈晃动起来,她的手瞬间伸长,在曾波脸上甩了响亮的一巴掌,“废物,要你何用!”
  强劲的力道使其在床上又翻滚了一圈,顺势把脚从缝隙中抽了出来。
  “地狱或者是天堂,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分别。卢青青,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认命吧。空气中的香味你可还喜欢?闻了这个香味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不被欲望驱使。”
  她朝着空气打了个响指,房间四个角落分别亮起四盏幽绿火光,把罗萍皱在一起的脸映衬得越发阴森可怖。
  不过片刻,空气之中的异香浓得令人作呕。
  我扶着头摇晃了两下,跪在床边,赤手空拳对抗罗萍设下的结界,无济于事。
  “你以卵击石的做法看上去十分可笑。亏我之前还认为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你继续这样下去,不过是在你娇嫩的肌肤上面再添几道新痕。”罗萍道。
  我气喘吁吁,反手用桃木剑开刃的一面划破大腿,享受着鲜血从体内涌出的感觉,至少让我不会太过癫狂。
  “一切都只是你认为……我以为只是人无法逃脱这一种思想,没想到鬼也是……”我冷笑,手中的桃木剑有规律的往屏障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一不小心嫁了总裁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上刺去,每一下桃木剑都与屏障发出激烈的火花。不该知道的秘密
  “我是怎么样子的人,只有我自己最清楚,你认为我聪明,那也只是你认为罢了,不要随便的定义一个人,因为到最后失望的永远是你。”
  罗萍张开双手,莹白丝线从手指中飞出,缠绕住我的双手,桃木剑从我手中跌落,在地上转动了两圈,最终归于沉寂。
  两只手被丝线挂起,跪在床上面对着罗萍。
  “你这张嘴……说不过你……可我很快会让你什么都说不出来。明明已经卑贱如蝼蚁,还想着搞花样。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毁了你!你和可岚一样的贱!占着自己的美貌,总想着破坏别人的感情!你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罗萍周身鬼气四溢,披散的头发狂乱飞起。
  罗萍心被恶魔腐蚀,“命运就是如此,你要接受。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享受不好吗?”
  罗萍朝着曾波昂了下下巴,曾波得到命令,从背后扑向我,两只手暧昧的环在我的腰上,贴着我鬓角的碎发低喃,“你很让我着迷,卢青青,我从没有见过像你一样的女孩儿,诚服于我,会是你从没有享受过的快活…”
  我手脚发凉,身体愈加滚烫,汗珠从发间往下滑落,最终隐入黑色抹胸之间。
  曾波的手缓缓往下,从下摆掀开我的衣角,“你不知道,你在我面前撩衣服的动作有多么迷人,既然这次你无法自己撩,就由我来代替你。”
  “住手!曾波你如果敢再动一下,我会让你后悔出现在这世上!”我扭动着身体,想把他放在我腰上的手甩开。
  却越发助长他的气焰。
  罗萍手中丝线勾住我的双脚,把我吊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啪”的一声砸在床上,“真佩服你的勇气,到这个时刻还逞能……”
  我背对着他们,无法看清曾波的神色。他跨坐在我的腿上,口中说着放浪的话,手肆无忌惮的伸向我的裤子。
  这是比直面死亡更加屈辱的时刻。
  突然,身后响起一声巨大的撞击,四角鬼火瞬间熄灭,房间陷入无边黑暗。
  突如其来的黑暗使得我的感官更加灵敏。
  把脸埋在枕头中,呆愣的躺着,为什么……一直受制于人……为什么……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却要一直与我作对。
  眼前闪过一道银光,手脚上的丝线齐齐断裂,我得以解脱,整个过程如同梦一般。
  腰肢被人轻柔的抱起,脸埋在他的胸口,鼻息间是淡淡的血腥味夹杂着特殊的花草香。
  冰凉的触感并没有熄灭体内的燥热,却让我舒服的呻,吟出声。
  “别碰我……”我努力从他怀里挣扎,脑中不停的回放着曾波恶心的嘴脸。
  然而他搂住我的手臂用力,竟然把我抱得更紧,“对不起,我来迟了。”
  熟悉的声音瞬间抚平我躁动不安的心。
  我惊诧的抬头,眼眶泛红,整个人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瘫软无力,“沈冥?”
  沈冥低头,封住我的唇,攻城掠地,诉相思,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手臂收紧,我完全被他圈在怀中,无法动弹,任由他予取予夺。
  他的唇染上我唇上的血色,双颊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我唇微张,双眸如同水洗过一般澄澈,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我以为……永远都闻不到了。
  “还好来得急……”沈冥自言自语,语气之中有着急,有愤怒还有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我虚弱的笑了一声,双眼弯成月牙,娇俏可人,“我就知道你会来。”
  沈冥再次低头,薄唇贴在我的唇上,没有下一步动作,静静的看着我,我能够清晰的看到他深紫瞳孔之中缩成小人的我。
  他浓密纤长的睫毛刷过我的皮肤,心跳不自觉的加快,推开沈冥,伸手捂住自己的嘴。
  沈冥勾唇轻笑,“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不成。”
  我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说来也奇怪,只要看着他,心里所有不开心都会烟消云散,“这可是生死搏斗的时刻,哪里能像我们这样你侬我侬的……”
  沈冥趁我不注意又在我的手背上轻轻的落下一吻,蜻蜓点水,扰乱我的心湖,“孤说可以就可以。”
  天花板的灯大亮,屋内一片狼藉。
  沈华的符咒贴得罗萍满脸都是,千年桃木剑架在她的脖子上,把她压在墙上。
  我匆匆看了一眼,发现罗萍被压制住松了口气。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