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四十七章 扑朔迷离(19)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宁婉随意的扫了一眼桌子,而后,眼睛黏在照片上再也移不开。
  准确的说,连修放在桌上的并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张有塑封的明信片大小的画纸。画纸边角泛黄,有折痕,其上颜色晕染的一塌糊涂,依然能够看得清轮廓,偶有斑驳的黑色痕迹,塑封崭新,与画像格格不入,可见塑封是近期才弄上的。
  连修指尖轻点画纸,淡粉的指甲反射四周熊熊燃烧的火光,给画纸增添一抹神秘。
  宁婉呼吸不稳,月白旗袍的镂空花边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消瘦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她指腹用力,揪下怀中波斯猫身上几根毛,怀中小猫不敢得罪宁婉,只好低低的哀嚎了几声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宁婉收回视线,似笑非笑的看向连修,“这是?”
  因为塑封的缘故,画纸上的光晕开,近在咫尺的图样竟然看不真切,透着一股难言的神秘。
  连修珍而重之的把照片收回,手帕翻了一个面,轻轻擦拭画像表面,他眉目温柔道,“这是我的生身母亲,宁婉。”
  宁婉当然知道画像中的女子是谁,不过是不愿意相认罢了。
  她淡淡的“哦”了一声,拾起桌上团扇,扇面上画着蝶恋花,美得不可方物,可惜的是上面没有落款。
  团扇轻摇,是她缓解紧张时的小动作,目光紧盯着桌上一角出神,长而翘的睫毛在光下留下一片动人的剪影,敛去所有情绪。
  怀中波斯猫身上纯白的毛根根竖起,察觉到主人的心不在焉,瞄准时机,赶紧跳开,三两下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宁婉没料到波斯猫弃自己而去,怀中熟悉的感觉瞬间消失,她轻笑摇头,呢喃道,“真是养不熟的小野猫……”
  连修把照片收起,放在最贴近胸口的衬衣口袋之中,两只手依然交握着轻放在桌上,眼帘微阖,“宁小姐看了画像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她抬头,手握紧掌中团扇扇柄,抿了抿唇,“你想要从我嘴中听到什么?直说便是……”
  连修哑然失笑,抱歉的低下头,“是修冒昧了……”
  宁婉没有说话,盯着连修发呆,这是她怀胎十月的孩子,曾几何时,她也渴望过,拿他当筹码,挽回那段腐朽的婚姻。
  不过到头来只是梦一场。
  宁婉鼻尖泛酸,伸手轻轻的拂开挡在他额前的碎发。
  连修怔愣在当场,不管不顾的抓住她的手腕,入手冰凉,满脸严肃的说道,“你和画像中的女子长得一样。”
  宁婉挑眉,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笑容满面,“画像毁成那个模样,脸也只有半张,你是如何看出来她与我像的?”
  讲到这里,她停顿了下,对着他眨眼,“我倒是觉得,我比画像中的女子美上千百倍。”
  连修失望的松开手,宁婉说的都对。画像是他小时候从母亲的遗物之中偷偷藏起来的,男方雨水多,天气潮湿,他拿到画像时,那张画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
  他的继母王翠,在外人眼中是个老实顾家的好母亲,他的生母刚离世,王翠入主东宫,吩咐下人把关于宁婉的所有东西全扔了,一个不能留,若是被她看见一点儿的关于她的东西,所有下人,全部开除!
  在如此威压之下,当初对宁婉不管再怎么忠心的老奴,全都听命于王翠。毕竟一个是死去的旧主,一个是活生生在眼前的新主人。
  懵懂无知的连修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藏了这副画像起来,也是他身边留下的唯一一张。
  二十年过去,本应颜色鲜妍的图淡得几乎看不出颜色,轮廓也渐渐模糊。
  正如女鬼所说,这是如何断定画中人便是她?
  连修松开手,作势起身,“那是我打扰了。”
  他是个不喜欢勉强的人,宁婉从不掩饰语气中的冷漠,他没有必要继续纠结下去。
  宁婉手掌撑在桌上,脚步后挪,生生压住起身的冲动。
  连修背着身子,等了一会儿,身后没有一点儿动静。他嗤笑一声,大步离开。
  宁婉失落的望着他的背影,不是不愿意相认,她还有许多事未做,她没有办法相认。
  连修宽大的肩膀轻微晃动了两下,在离门口一步之差的地方,他摇晃了两下身体,最终倒了下去,她倒下的身子推翻了身边的椅子,桌子也被震的往旁边挪了些许。
  宁婉推案而起,甩开手中团扇,跪坐在地上,抱起连修的身子,着急道,“小修,你没事吧?怎么会突然这样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巫蛊家族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使奏鸣曲
  连修浓密的睫毛颤抖了两下,唇上血色全无,挣扎着睁开双眼,眼白布满血丝,执着的问着,“你是她吗?我不会认错的……你是她吗?”
  宁婉眼含泪花,冷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情感波动,缓缓点头,滴落的泪水在半空中蒸发。
  连修心中冷笑,这招苦肉计果然没有用错。
  他刚才的表现并非全是演的,是“连修”的真情流露,真实到无懈可击。
  如果不真实,怎么能够骗过狡猾的鬼王,取得她的信任?
  连修趁着氛围正好,挤出两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宁婉,“我终于找到你了……妈妈。”
  最后两个字使得宁婉的心理防线彻底奔溃,泪流不止,“……小修,是我,我是你妈妈……你身子可有大碍?”
  连修高兴道,“可能是最近太累,没有休息好……母亲,你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宁婉擦拭脸上泪水,拉起连修,与他讲起当初的事情。
  说完之后,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
  连修一拳重重的垂在木桌上,木桌剧烈的晃动了两下,“连祎,王翠欺人太甚!”
  宁婉收拾好心情,恢复一贯的模样,声音中带着杀气,“小修,没有一个母亲愿意自愿的离开自己的孩子。剩下的事情我来做,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帮你把路铺好,王翠与连祎两人抢走了的我们的东西,我会让他们一一的还回来。”
  连修低头沉默。
  “天色不早了,小修,你早点回去休息。”宁婉下逐客令。过去的她,心思单纯,想得也少,才会中了他们的计。
  二十年之后的归来,心必须要狠。在与连修相认这件事上,她从来不奢望,只想远远的看他几眼就够了。
  哪里有孩子不希望自己的母亲高贵典雅。
  她怕自己的心狠手辣会吓到连修秉怀的赤子之心。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母亲可能不知道,我的寿命只剩下几年,独自一人在海外时,差点命丧王翠之手。我对于你的离世一直秉着怀疑态度,总想查个水落石出。在某一次出海的时候,遇见大风浪,之后我失去意识。等醒来的时候,在一个荒岛上。
  在荒岛上我遇见了一个巫女,那个巫女与我说,此次事故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在船上动了手脚,目的,便是让我永远回不了连家。
  我转念一想,若是我回不了连家,对谁的利益伤害最大?必然是王翠,与他的孩子。想明白之后,更加坚定我要活下去的决心。
  巫女见我有缘,对我使了一个她们族中的禁术,使用禁术续命有违天理,需要我拿出相应的东西偿还救我的巫女。
  我承诺,回去之后给她送去金钱。她说她不需要这些,只让我找一个人。”
  连修说得声情并茂。
  宁婉头次听说,心紧紧的揪起,替当时的连修担心得不得了,在他最无助的时候,若是能够在他身边该有多好。
  “那人是谁?”宁婉接话道,如果能够帮助找到那个人,算是了了她一桩心愿。
  “那人母亲也认识……”连修故意卖了个关子。
  宁婉蹙眉深思,认识?她认识的人除了连祎王翠一家子,其他人恐怕已经半截入土了,她摇头,眼中含着笑意,“实在是猜不到是谁?”
  “她现在就在我们的别墅之中。”连修嘴角上扬,又给了一个提示。
  宁婉脸色大变,别墅之中?她的打算是别墅之中除了连修,其他人全部陪葬。
  “你直接告诉我吧。母亲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宁婉收起脸上的笑,若是不管重要的人,让连修带走又如何,可千万不要是那个人。
  如果是,事情会棘手很多。
  “她叫卢青青,是连柔柔的同班同学。母亲可能没有见过她,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连修自顾自的说着,语气之中难以掩饰对女孩子的赞赏,完全没有把宁婉别扭的脸看在眼里。
  宁婉继续摇着扇子,考虑了一会儿,开口,“小修,你带走谁都可以,但连柔柔必须死!”
  连修惊讶的盯着宁婉,高声道,“为什么!”
  宁婉纠结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卢青青与我有过节,不能让她活着回去。”
  显然,这个模棱两可的解释没有打动连修,“卢青青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你为何处处与她过不去?你已经如此强大了,难道还会怕她?”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