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扑朔离迷(18)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若是仔细观察,能够感受到他的帅气之下,有一种难以琢磨的阴郁。
  连修站在门口,端详这屋内景致,并没有迅速进屋,他朝着宁婉绅士的点了点头,“美丽的女士,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宁婉挺直着脊背,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客气了,快进来,看你穿着单薄,在外面站的久了,会冷。”
  她怀中从始至终紧闭双眼的波斯猫慵懒的睁开眼,好奇的朝连修看去。
  竟然有人能够让向来话少的主人如此温柔的说出一大段话,肯定是个人才,那一定要好好认识认识,别把人给得罪了才是。
  连修惊讶的看了宁婉几眼,脸上笑的弧度在不停的拉大,阴郁的气质一扫而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
  嘴角的酒窝若隐若现。
  宁婉看得一阵恍惚,眼神悲戚,望着桌子对面的藤椅,示意他坐下,“既然来了,坐一会儿再走,一个人待惯了,有些冷清。”
  鬼空间笼罩着的连家别墅没有阳光照耀,初夏的夜晚本就冷,再加上湿冷的气息,室内的温度可以与冬天媲美。
  宁婉是个鬼,对温度没有感知,即使在冰冷的阁楼之中,依然穿着露肩开叉的旗袍,丝质布料穿在玲珑有致的身上,别有一番风味。
  反观连修,单薄的衬衣,他憋了许久,最后还是控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
  连修抱歉的看了宁婉一眼,转身用纸巾擦拭着手脸。
  背对着连修的宁婉,眼里滑过心疼,手指撑在桌上,慢慢攥紧,想要做些什么,却无能为力,连最简单的一个温暖拥抱都没有办法完成。
  二十年未见,没想到他长得如此英俊。气质还如此的好。
  长相随她,眉眼温润。
  她看着渐渐的看痴,连修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回过神。
  她怀中的波斯猫用脑袋拱了拱她的手掌,她这才惊诧的抬头。
  “一大早来,会不会打扰你休息。”连修轻柔的在椅子上坐下,狭小的空间不够他伸展,只好微微侧着身子与宁婉说话。
  宁婉打了一个响指,阁楼的四个角落升起四团火,明黄的火光熊熊的燃烧着,把阴暗的阁楼照亮了不少。
  火光映照在两人脸上,连修的眼中有浩瀚星空。
  “我又不是你们人,睡不睡没有什么区别。”宁婉玩弄着怀中小猫,用指头挠着它的下巴。寂寞太久,真的会憋出病来。
  别人如何,她不知道,但至少对于她,她十分的渴望有个人能够陪在她的身边,与她说说话,解解闷。
  连修是她心中的第一人选。
  连修手指交叠的放在斑驳的木桌上,可以看得出来,宁婉是个极其讲究的人,阁楼闲置许久,可桌边椅角没有一点儿的蜘蛛丝。
  桌子上虽有很多裂痕,却保养得当,油渍污渍都没有。
  他骨节分明的手放在桌上,欲言又止。
  “来都来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宁婉难得的有耐心,心里想着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糖了。
  在没有她陪伴的二十多年,他依然喜欢吃糖吗,她抚摸怀中波斯猫的动作渐渐的慢了下来。
  连修主动来找她,至少说明她在他的心目之中,并没有十分的不堪。
  “上一次的见面,是我太仓促,没有好好的与你打声招呼,我表示很抱歉,回去之后,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连修缓缓的诉说着,再配上大提琴般低沉的嗓音,狭小的空间使得他的声音响亮了不少。
  “为什么会睡不着?”宁婉的心跳差点漏跳了一拍,她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但每句话都不能说。
  她内心纠结无比,一方面想让他快点走,另外一方面又想要多看他几眼。
  连修抬起头,明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因为……我有种预感,我不能错过你。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像是小的时候丢失的一样东西,很多年之后终于找到的感觉。”
  他忽的嗤笑一声,轻微的摇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我从小没有母亲,独自一人在远方生活。父亲整个人与一颗心都扑在继母身上,我连让他们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的资格都没有。
  同样是父亲的孩子,连叙与连柔柔是王子与公主,他们的掌上明珠,而最名正言顺的我竟然像个小偷,窥视着他们的幸福。”
  这段话连修的感情拿捏的十分到位,把不甘,委屈,悲愤,渴望与释然都表现了出来。
  宁婉心疼得几乎要揪起来,她抓着波斯猫的手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真镜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自觉的加重几道。穿越之神级驸马
  小猫惨叫了两声,剧烈的扭动着身体。
  宁婉赶紧松开手,抬头时才发现连修盯着她目不转睛,她慌乱的低下头,与平常高贵优雅的样子判若两人。
  “还好,最后我又回来了。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的母亲没有离开,我是不是会像他们那般幸福。
  我隐约从老管家的口中知晓,我的母亲并不爱父亲,既然不爱,又为什么还要在一起!生下来我!留我一人在人世间受苦!”
  讲到最后,他的两只手握紧,声音嘶哑。
  许久,连修收拾好心情,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看着你总是让我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不小心与你说的话也多了。这些话我藏在心里很多年,没有一个人值得我与他说。如今把话说了出来,我心里舒服了不少。谢谢你的倾听。”
  半响,宁婉默不作声。
  连修奇怪的抬头,宁婉清秀隽永的脸泪流满面,是一种无声的哭泣,没有声音,只有泪水在流淌。
  冲散了脸颊的胭脂,打湿了衣襟。怀中小猫乖巧的窝着,舒服的舔着自己的手指,即使是如此狼狈模样,在外人眼中依然美得不行。
  宁婉有种独特的魅力,能够让看着她的脸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连修从胸口抽出块蓝色手帕,放在宁婉面前,“你……怎么了?”
  宁婉差点让实话脱口而出,在紧急关头忍住,“被风吹了眼睛,疼得难受……”
  连修疑惑的四下看了两眼,这里哪里还有什么风能够吹进来的?
  “你今天来就为了说这些?”宁婉接过连修举了半天的手帕,放在掌中揉搓,并没有用来擦眼睛。
  “不,最主要感谢的事还是你放了柔柔这件事。柔柔已经睡下了,我便自己一人来,我怕人多会打扰到你,看样子我已经打扰了,那我现在便离开。”连修站起身,一米八的个子需要低头弯腰才能在这个地方站好。
  “坐着。”宁婉言简意赅的说了两个字。
  连修茫然转头,“小姐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信宁。”
  “……宁小姐?很巧,我的母亲也姓林。”连修提到他的母亲,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的温柔,目光如水,在寂静夜中流淌。
  “你很怕我?”宁婉加重语气,脸色看上去很不好,不知道是因为心情不好,还是因为哭花了妆的原因。
  “不是的……”连修连连摆手,慌乱的解释道,“宁小姐知性貌美,我与你交朋友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呢。应该是我怕你嫌弃我才是。”
  “既然是这样,赶紧坐下。”宁婉眼神示意了下椅子,让他赶紧坐下,不要那么的拘谨。
  连修无法,只好继续乖乖的坐着。
  “我是鬼你都不怕我?”宁婉继续温柔的摸着怀中的小猫,心里却是十分的紧张,毕竟连修不是一般的人,别人如何看他,他可以统统不管,但是连修的眼光,她一要顾忌。
  “不,我很怕鬼,但还是那句话,我看到你便觉得十分的亲切。想要见你的冲动驱散了我的害怕。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害人。”连修说得神情。
  宁婉激动的红了眼眶,有个问题在心中想了很久,依然还是坚持说了出来,“你是不是很恨你的母亲抛弃了你……”
  “我对我的母亲,没有什么印象,唯一的映像便是,她很美,是个才女,钢琴弹得好,画画也画得好。”
  连修道,“不过她摘掉那些光环,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妻子,亦或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在我看来,她会是一个好的艺术家,却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母亲。”
  宁婉轻柔的笑了笑,“那就是说,你是怪你的母亲咯?”
  “怎么可能不怪她……因为她,我变得一无所有……”
  宁婉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用手捂住脸,半天说不出话啦。
  连修看时机差不多成熟,说道,“可我也很爱她……长大之后,我渐渐明白了她的苦衷。
  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两情相悦更是困难,如果能够回到过去,我一定好好的陪在她的身边,帮她走出丈夫不忠的阴霾,至少这样就不会让她积郁成疾。”
  宁婉心中五味杂陈,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难受。连修的懂事让她感动到落泪。
  她想大声的告诉他,他的母亲就在他的面前。
  可天底下有哪一位母亲希望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儿子面前?
  连修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