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扑朔迷离(6)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黑无常心里十分的愧疚,他果然一点用都没有,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糟,让别人来替他擦屁股。
  白无常心慢慢提起,等待着上位者最终的判决。
  若是让他魂飞魄散,那他也认了。
  如果没有黑无常,他刚才早死在女子的团扇之下。
  现在的所有时间都是他向上天偷来的。
  楚离负手而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一年的俸禄,回去之后去思过崖下面壁一个月。”
  两人诧异的抬头,怎么如此简单便……放过他们……
  看两个人和呆瓜一样,曜风用手中折扇一人的脑袋打了一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回去。”
  黑白无常谢过两人,起身离开。
  曜风察觉到,楚离从进门开始,情绪就很不对劲,曜风凑到楚离跟前,“怎么回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楚离举目四顾,“你不举得这里的气息非常的熟悉吗?”
  经过他这一提醒,曜风仔仔细细的观察起四周,“有一股浓烈的怨气……这鬼气……有点熟悉,像是……”
  曜风的眼睛突然瞪大,“鬼王?”
  楚离点头,“鬼王现世,不祥之兆。糟糕,锁妖塔可能会有异动。”
  一个闪身,楚离飞出十丈之外。
  曜风跟上,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她是不是鬼王只是个猜测,楼承钰的转世还未找到,你就甘心这么快回去?”
  楚离急行的脚步一顿,“她如果知道,会与我做一样的选择。她心系的是冥界安定,锁妖塔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回来之后,不会原谅我的。当初她离开的时候,把冥界交给我,待她回来之时,我要还她一个完完整整的流火。”
  曜风怔住,像是有感应一般转身往后看了看,不知为何,他有种预感,他们只要再找找,便能够找到楼承钰的转世。
  罗萍被旗袍女子带走之后,去往一个别墅。
  女子让她稍安勿躁,叫做可岚的女人她来处理,曾波留给她报仇。
  罗萍不同意,她要亲自动手杀了两人,一个都不能少。
  女子轻笑,眼里带着嗜血的光芒,“我不接受讨价还价,要不然,你一个都不剩。”
  罗萍不是个没脑子的,仔细思虑一番过后,答应只要处理曾波即可。
  女子有个条件,报仇之后,罗萍需要把灵魂献给她。
  罗萍露出释然的表情,这都无所谓了,反正她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全部拿去也好。
  等待的过程总是非常的漫长,她问过宁婉,为什么把她带回来。
  宁婉优雅的回答道,因为她身上极大的怨气她表示很喜欢。不过,现在的罗萍还太过弱小,需要在短时间之内提高鬼力。
  她表示,只要能报仇,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宁婉把她的魂魄放在血水中浸泡,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忍受血水腐蚀她的血肉,又重新长回来的过程。
  时间长了,她的身材渐渐走样,胖成了一个皮球。
  罗萍收回思绪,我已经走进屋中,顺便把门给关上。
  她不放心我与曾波在一处,想跟着走进来,之前随意穿梭的门凭空多了一道金色的光芒,使得她无法再进去半分。
  死后第一次感到慌乱。
  她用肥胖的手使劲的拍打着木门,门纹丝不动,她的手倒是被灼伤了一片。
  她着急的在原地转圈,该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曾波被救走,或者是像她所说的,死在她的手中,她的复仇怎么办?她吃了这么多苦才拥有的强大鬼力,难道就这样白费了?
  罗萍颓废的跪下,手抓在膝盖的裤子之上,把裤子抓出一个洞来。
  我转身关门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怀中抽出一张镇宅符贴在门上。
  黄色的符咒在门上晃了两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曾波把上衣拖了,以大字舒服的躺在床上,下巴搁在柔软的羽毛枕上,说不出的惬意。
  他偏过头看我,含糊不清的说道,“快点!做事磨磨唧唧的!”
  曾波自我膨胀得很快,把自己带入酷炫霸拽吊炸天的霸道总裁角色。
  我转身靠在门边,冷眼盯着他,一言不发。
  曾波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等到我的到来,他又要开始发脾气了,“不是说要给老子按摩吗?人呢?”
  我慢慢的走到床边,声音如夏夜清风般低喃,“不是说要我按摩吗?”
  听到我的声音,曾波的火气立马消了,“先给我捏捏肩,在地上躺太久了,背疼……”
  我缓缓伸出手去,快要触摸到他肌肤的时候他突然反手抓住我的手腕。<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世界这么大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我疑惑的盯着他,“曾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王爷我想休了你
  “你们刚才的所作所为让我依然心有余悸。我在检查你有没有拿什么暗器害我。”
  我的脸登时冷了下去,把手快速抽回,“我们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也没有必要继续深入了解对方。就当我卢青青看错了人!”
  我本是一只腿跪在床边,可能是因为姿势不对,跪得有些发麻,下床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曾波顺势拉住我,“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能怎么好好说?我走了。”我扭头就走。
  曾波把唇泯成一字,“别走……”
  我眼里闪过一丝窃喜的笑,“不走也行,你要补偿我。”
  “什么补偿?”
  “陪我玩游戏,玩输了的接受惩罚。”
  “这有什么难的,我玩游戏可是一把手,哥我在外面闯荡这么久,还没有玩不了的游戏。”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后悔……”我把手从他掌中抽出来,背在身后,嫌弃的用衣角擦手。
  曾波靠在床上,腿上下别着,“怎么玩?告诉我……”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规则与惩罚都由我来……”
  “这……”
  “不行吗?我们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对不起,我想我可能真的要离开了。”
  “答应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吗?”曾波作势又要来拉我。
  我脚步轻盈的避让开他的抓捕,“从这一刻开始,直到玩游戏结束,你都不能碰我,要不然……”我拖着尾音往窗外看,乌云压顶,收回视线,“外面似乎天气不大好,如果你食言了,就要遭受天打雷劈!”
  曾波抖了下,快速的看了一眼窗外的乌黑景象,不高兴道,“为什么?”
  “因为……你不觉得这样更加有挑战吗?更能够增加游戏的乐趣,或者是能够激发你的胜负欲,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而考虑的……”我睁着眼睛说瞎话。
  曾波被我说动,盘腿坐在床上,不耐烦道,“行吧,依你,游戏怎么玩?”
  我拿过桌子上的两个骰子扔在他面前,“很简单,摇骰子比大小。打的赢,小的输。”
  曾波大笑,抓起两个骰子放在手中扔着玩,“小美女,你确定要和我玩这个?”
  我歪头一笑,“不可以?”
  “可以是可以,但哥哥我在风月场中混了这么多年,赌圣的名头不是白叫的。到时候你输得太惨不要哭鼻子……”曾波猥琐的笑着,眼睛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我赌气的把头扭向一边,门上的镇宅符还贴着,罗萍鬼力如何暂时没有定论,需要速战速决才是。
  “我还没有讲游戏规则呢……”
  “你说?”曾波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如果你赢了,我就脱一件身上的东西。如果我赢了……我要在你身上绑东西。”我拉开旁边衣柜的门,里面有十几条领带,被我一股脑的全部抽了出来。
  曾波搓着手掌,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赶紧开始吧!”
  色字头上一把刀,他只注意到,他赢了,我脱衣服,却没有注意到他输了,可是要被我绑东西的。
  我挑眉,鱼上钩……
  刚开始几局,曾波攻势很猛,不一会儿,我的外套,鞋子,袜子都拖个干净。
  身上只剩下衬衣与长裤。
  曾波玩得眼睛都红了。
  我一直慢条斯理的摇骰子,其中有一局我碰运气赢了,拿着领带把他的一双脚给绑住。
  曾波全部不在意,因为他只要再赢一局,我要么脱上衣,要么脱裤子,就算我赢了,把他的手绑了,游戏结束之后还不是照样要解开?
  “再来!”曾波摇了个骰子,两个6。
  他目光越来越放肆,暧昧的说道,“脱衣服还是脱裤子?”
  我盯着骰子看了一会儿,抬头轻笑,把绑头发的皮筋抽下来扔在床上,“只要是从我身上取下来的,任何东西都可以……”
  曾波无所谓,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前几局是为了放松曾波的警惕,从现在开始……要认真……
  我屏气凝神的摇骰子,耳朵与手的敏锐让我很容易便能知道骰子摇到哪一个数。
  开盖,两个6。
  曾波有些失望,可转念一想,可能只是运气好吧。
  我拿过领带绑住了他的手。
  他开始挣扎,我盯着他的眼睛,“愿赌服输哦~规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
  曾波放弃挣扎,用绑住的手摇骰子,因为手的限制,摇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数字。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