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二十九章 扑朔迷离(1)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石珊珊与我有一定程度的默契。
  我做的很多个小动作。
  在她眼中,她多少能够明白我要做什么。
  她的心高高提起,脸色苍白,眼眶泛红。
  曾波屏住呼吸,心中冷笑,卢青青,你还真把我当白痴不成?
  我用了一秒的时间瞥了眼地上的木棍,却用脚把它踢得更远,即使是趴下身子都没有办法够到。
  我蹲下,视线与曾波齐平。
  盈盈如水目光望着他,笑意不达眼底。
  曾波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撞击着他的胸腔。
  心动来得毫无预兆,如同龙卷风席卷他整个大脑。
  “你的女朋友可岚死了,我是不是有机会能够与你在一起?”我娇羞一笑,把耳边头发别在耳后,露出一半优美的脖颈。
  曾波的脸“腾”的一下烧起来。
  一股热浪从他的皮下往外透。
  我的目光如同水洗过一般,看了就让人满心欢喜。
  石珊珊一口血差点喷出来,画面变得太快,她有些跟不上。
  她的脖子被拎着,只能偷偷的瞟我,心里不禁感慨,长得好看就是好,随随便便一招美人计,比她用蛮力打架好使多了。
  曾波被我看得心猿意马,心中的打算在悄悄的变化。
  他虚伪,自大,卑鄙,怕死。
  对付他这样的人,需要脑子。
  脚踏两条船,喜新厌旧,极端利己主义者,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因为如此,满身缺点的他满身弱点。
  曾破揉着脖子,舔了下干涩的唇,“这个……”
  我眉头轻蹙,压低了声音,如同小猫叫唤,“难道不可以吗?你这么优秀,是女生看了都喜欢。从宴会开始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你。
  不过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可岚,把你看得紧紧的。想要与你说上两句话都困难。
  你是不知道,在这里见到你,我别提多高兴了。在客厅听到你的叫声,我第一时间冲进来,发现你趴在浴缸旁,我想到没想就冲过去。”
  我松了口气,“还好你没事。”
  表情,眼神,动作,细节全部到位。
  石珊珊适时的叫了一声,眼睛往曾波身上看,“我的脖子好疼啊,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坏心眼,我们在一条船上,是朋友的呀,是friend,朋友怎么能够互相伤害,我们要一起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曾波心中还是有疑惑,“你不是有男朋友的吗?”
  “你说他啊,他其实……”我低头,心想反正沈冥又不在此处,说他两句坏话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
  “什么?”曾波的头往前凑,眼睛贪婪的落在我身上露出的肌肤上。
  我眼里滑过一丝厌恶,果然是色中饿鬼。 “他啊……不行。”我说得似是而非,脸上适时的露出一副怨妇的模样。
  大家都是成年人,秒懂。
  曾波愣着还未反应,石珊珊脸憋红剧烈的咳嗽起来。
  三双眼睛落在她身上。
  为了掩饰尴尬,她连忙解释道,“曾波!你捏的我脖子疼!快喘不过气了!还不把手松开些!”
  青青未免也太拼了些,为了取得曾波信任,连自己男朋友都黑得下去。她替不相识的沈冥默哀三分钟,希望他知道之后不会暴走。
  毕竟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得了被人说不行。
  不管是任何方面。
  曾波还沉浸在我说的不行中,呆愣愣的放开石珊珊,有些不知所措。
  石珊珊两只手拍着胸口,大口喘息着,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对着我挤眉弄眼。
  什么情况?
  我回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我猜测,我们被困在鬼空间中的另一个鬼空间里。
  话虽然拗口,道理却不假。
  罗萍为什么会死,死之后又为何出现在沈家别墅。沈家别墅如今被浓雾笼罩,有鬼王坐镇,无论是谁都出不去,或者是进不来。
  罗萍出现在此处只有一个解释,鬼王把她召唤来的。
  区区一个曾波,鬼王随便跺跺脚,他就死无葬身之地。
  何必要绕一大圈子让罗萍来解决了他?
  除非曾波或者是罗萍有什么用处,又或者是,这样做,她心里快活。
  罗萍对曾波恨之入骨,成为怨鬼之后不会一下子了断了曾波的性命。
  必定是要慢慢的折磨死曾波,让他死得铭心刻骨。
  这也是为何她现在还站在一旁冷漠的看戏,既没有拆穿我们,也没有插一手。
  再联系上第一次见到曾波时,他在床上的怪异动作,应该是罗萍动的手脚。
  她的报复已经开始。
  把他困在此处,不停的折磨着。--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呆女逆袭,鬼王的宠后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我与珊珊的到来打断了她的计划。重生,我勒个去!
  如果说这个鬼空间不是鬼王创的,而是罗萍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第一个黑影目标是珊珊,我救了珊珊之后,两人一起被困在鬼空间中出不去。
  可能罗萍从一开始,目标只有石珊珊,带上我,是因为阴差阳错。
  第一次的袭击失败,就会有第二次。
  鬼怪也一个比一个厉害。
  罗萍恨透了可岚。
  表面上,珊珊与可岚是闺中密友。
  迁怒到珊珊身上我能够理解,却不能苟同。
  我们傻乎乎的送到她面前给她杀,到最后却不动手。
  罗萍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若是能够想明白这一点,让罗萍放我们出去的希望大大增加。
  曾波是其间主要的联系,要先把他控制在手中才有与罗萍谈判的筹码。
  在他们眼中,我低着头沉默的模样十分的惹人怜惜。
  像是在无声的控诉自己男朋友在房事上不举,又浪费了自己大好的青春年华。
  世界那么大,我却没有办法去看看。
  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死亡。
  我属于前者。
  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在浴室中回荡。
  石珊珊惊得停住动作,见鬼一般看我。
  曾波倏的站起身,指着我说不出话来,“你,你,干什么突然哭了!”
  “我,我委屈。”眼泪说来就来,我小小的追忆了下过去二十年的岁月,真没有过几天安稳日子。
  毛爷爷说过,与人斗其乐无穷,那与鬼斗呢?
  “我那么喜欢你。在看到可岚上吊死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你的存在。我偷偷去问了连家的管家,他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他告诉我,恐怕是凶多吉少。去他妈的凶多吉少,谁都可以凶多吉少,就是你不行。”
  我从嚎啕大哭转为低低抽泣,百转千回的哭泣声挠得人心里痒痒的,就像猫抓了一样。
  背着曾波的石珊珊嘴巴大得可以装得下一个鸡蛋,牛,实在是牛。
  石珊珊“噗通”一下趴在地上。
  曾波嫌弃的踢了她一脚,人丑事还多,“你干嘛?别死了。”
  石珊珊把头抬起来看我,动情道,“青青对你的感情,听者伤心,闻者流泪。我从没有听过如此让人心酸的爱情故事,心里难受,对青青五体投地。心中感情没有宣泄口,只好用动作来表达我的感动。”
  全身趴在地上等于五体投地。
  她乖乖的在地上趴好,一方面真的对青青五体投地,不过这个五体投地指得是瞎掰与表演能力。
  如果她进演艺圈,某x幂,安吉拉大宝贝,刘某诗,通通往旁边站,成为新晋四小花旦,通稿广告接到手软。
  什么金鸡百花走一遍。
  赢得人生大满贯。
  我算是长见识了,没想到石珊珊还是个段子手。
  曾波开始纠结。
  我咬唇,眼珠滋遛转了一圈,心一横,加点料刺激下他,“我早烦了我男朋友。他在外人面前斯文儒雅,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而曾波就不同,他幽默风趣,对自己女朋友好。我心仪他许久了。其实这几天我都没有闲着,四处打听你的下落。每每都是失望收场。
  皇天不负有心人。
  似乎与你有感应一般,竟然让我找到了你。”
  我扑向他,手紧紧的握在他的手腕上,抬头,仰角四十五度,最是显得楚楚可怜的角度,眼中泪光闪烁,声情并茂道,“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愿意。听见你那一声惨叫,我心里难受的要死,已经做好最坏打算,大不了和你一起去了算了,反正这个鬼地方我又出不去。
  但是珊珊是无辜的。你如果伤害了她,我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值得我爱的人?”
  最后一句说得落寞,眼睛在地上扫了一圈,拿起一块碎玻璃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你杀了珊珊,我与也去死算了。”
  珊珊明知道我是在演戏,还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曾波瞥了眼石珊珊的表情,神色凝重,不像是作假。
  他被困在这个地方多久,他自己也记不清了,累了就睡,困了便吃。
  从刚开始的歇斯底里,到如今的平静。
  他走不出这个地方,偶尔会见到一切奇怪的幻像。
  可他向来不是个胆子小的,他怕死,但智商长时间在线。有什么东西想糊弄他没那么简单。
  他有一个表哥,以前是杀猪的,后来开赌场,赚了个盆满钵满的,膀大腰圆,身上煞气重。
  曾波男生女相,细皮嫩肉,老生病,就寄养在他家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彻底改变了曾波的命运。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