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迷雾重重(13)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曾波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被石珊珊一棍子打下来,晕了过去。
  他手上拿着一个灯座,应该是从床头柜上的台灯拆下来的,散落在地上。
  “想用这个打我?”我把灯座拿起,敲了敲他的头。
  曾波睫毛颤抖了两下,睁开眼睛,气急败坏道,“你们……你们这样哪里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石珊珊气不打一处来。
  手中木棍在他身旁敲了敲,“说什么?大声点。”
  “你们……你们干什么打我!”曾波头疼欲裂,头上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下来,他伸手摸了摸伤口,手上一片血红,瞬间瞪大眼睛,“你们打伤了我,我要你们死!”
  说完,脑袋一歪,又晕了过去。
  我力气大,把台灯灯座砸在他耳边。
  瞬间四分五裂。
  有一些溅到他脸上,把他的脸划出多个细小伤口。
  他气得要跳起来,被石珊珊的棍子压在肚子上,让他没办法动弹半分,“怎么?不装死了?”
  我向她投去赞赏的目光,“珊珊看不出来,你个子不大,力气还挺大的。”
  珊珊自豪的对我眨了下眼睛,“不瞒你说,我从小学习散打。参加全国比赛拿过奖。”
  曾波额头上的冷汗与血一起流,“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他后悔死了,以为来了两个女人。
  一个是艺术学校高材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另外一个女人没有见过,却漂亮的过分,瘦得和纸片似的,风一吹都能倒。
  他很快就打算实行计划。
  没想到这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凶狠,这个时候他突然有些怀念可岚那样“温柔”的女孩子。
  我把桃木剑放在他脸上轻拍,“是我们要问你,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为何要对我们动手!”
  曾波坏笑,“我哪里有想什么,你们知道的,这个地方说不出的诡异。我拿点东西放在身边防身也很正常。我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有人进了我的房间,我这才动手的。正当自卫懂不懂?”
  我把拖把与拖把上湿透的衣服甩在他脸上,“这个怎么解释?”
  “这个啊……我摆着玩的。一个人无聊嘛,总是要想些什么点子来乐一乐,你们难道不觉得好玩吗?”
  石珊珊对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滚!有多远滚多远!”
  曾波捂着自己的头,挣扎着起身。
  石珊珊一脚又把他踹翻在地,“谁准你走的!”
  “不是你……”
  “我什么我,你难道想试试散发冠军的厉害?”
  “……没有。”
  “那就给我老实待着,说不出为什么,你就给我在地板上躺一辈子!”
  “……”
  我把目光放在门边,平淡的问道,“珊珊,你曾经见过曾波的女朋友是吗?”
  石珊珊此时打曾波正打上瘾了,突然被我叫停,茫然的看向我,点头,“对……”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珊珊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她是不是看上去不高,短发,自然卷。五官寡淡,鼻侧有一颗黑色的大痣,很显眼。经常穿着格子衬衣与长牛仔裤是吗?”
  珊珊惊得手上的棍子都没有拿稳,又砸到曾波的肚子,曾波也愣住,被砸到都没有叫一声……
  “你没有见过她,怎么能够把她的样子与装扮说得如此清楚?难道阴阳师什么都知道?”青青说得完全正确,就像是人站在他们面前一样。
  阴阳师这么牛逼,她离开这个地方之后也要去学阴眼术数。
  我低下头,如同看死人一样看着曾波,轻笑,“你死定了……”
  ……
  冥界。
  叶寻天搀扶着孟婆回到奈何桥,黄泉边的桃林之中。
  她听婆婆说过,这片桃林是她与前任阎王楼承钰小的时候一起种的。
  楼承钰说,世间任何事物都会消失。感情也是许久不联系便慢慢淡了……
  时间一长,有些感情很容易忘却。不如留下点东西来见证这段感情。
  于是两人在荒芜的黄泉边种了一大片桃林。
  黄泉边怨气极重,是活物便很难存活。
  她们尝试了很多次,幼小的树苗终于成了参天大树。
  期间的辛苦,只有孟婆与楼承钰能够知道。
  当时曜风就笑话她们,说是能够在黄泉边种出桃树来,他就去忘川河中游一圈回来。
  桃树长成,桃花漫天。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孟婆的时间除了给来往魂魄煮孟婆汤,其他时间都在桃林中的木屋休息,看桃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
  无比寂寞。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首席霸爱:莫少的独宠娇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路上,叶寻天异常的沉默,几次欲言又止。重生:逆袭女王
  孟婆一眼便看出来她有心事,出声询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与婆婆说?”
  叶寻天低头咬牙,张了张嘴,复又闭上,“没有……”
  孟婆眯起眼睛笑了,脸上的褶子多了几道,“丫头年纪大了,有些事不与我这老太婆说了……”
  “不是的……婆婆你误会了,我只是,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对。”叶寻天着急挠头,她很害怕婆婆误会。
  孟婆伸长手才能够够到她的肩膀,她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有心事很正常,我懂。当初婆婆我答应你母亲照顾你,就把你当做我亲孙女看待,你不需要如此拘谨。”
  提到叶寻天的母亲,她的心止不住的悲伤。
  她对她母亲的印象很淡。
  很多的印象是婆婆告诉她的。
  她的母亲,是时尚伟大的母亲。她的名字本不是叫寻天。
  叶寻天的名字是她成年之后自己改的……
  忘记过去便是背叛未来。
  她妖族忠臣叶家,世世代代唯妖王易天焚马首是瞻。
  可妖王带给叶家的是什么?
  是满门抄斩。
  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她父亲与母亲的头颅被挂在城门三天。
  他们叶家从一代忠良成了人人喊杀的叛国者。
  战死沙场可以,却不能容许侮辱。
  她叶寻天是叶家八十一口人中唯一幸存的血脉。她的母亲希望她永远快乐的活着,不要再牵扯进妖族的权利争斗之中。
  但她不甘心。
  她不想一生一世都背负着骂名,她想要给叶家申冤。
  她,要报仇。
  叶寻天,叶为姓,寻天……寻找易天焚……报仇。
  “寻天知道了。”叶寻天给孟婆沏茶,心不在焉,要么太烫,要么倒得太满,茶水溢出来。
  孟婆索性不喝了,“昨天,你……可是身体不舒服?”
  “啊?不是。”叶寻天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婆婆准了……”孟婆自己烧了天山的雪水,泡了壶桃花茶,茶香四溢。
  每次,她都会多泡一杯,仿佛楼承钰还在的样子。
  叶寻天脸色有些难看,“婆婆你说什么呢……寻天听不明白……”
  孟婆把桃花茶放在叶寻天面前,“尝尝,这是刚开出来的花,最是娇嫩,但略显青涩了些,需要雪山上的雪水来冲泡,能够压下那股子涩味。”
  叶寻天是个只懂得动刀打架的性子,什么喝茶下棋之类闲情逸致的事情,她向来做不来。
  喝茶只当做喝水。
  味道没有差别。
  她端起茶,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心里放着太多事情,头脑乱成
  “还说没有心事……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哪一次喝茶不是一口闷。像今天这样喝茶的,绝对是有心事……”
  叶寻天把茶放在桌上,低着头,“婆婆……我,我的确是有话要与你说。”
  “婆婆说,准了。只要你认为是对的,你便去做。”孟婆笑得一脸慈祥。
  “可是,我还没有说我的决定,婆婆你怎么?”叶寻天十分的惊讶,婆婆神机妙算,难道连她心里在想什么都能够猜到?
  “冥界,留不住你。你想要去属于你的地方。”孟婆平淡的说着,目光慈爱,但其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毕竟跟在身边这么久,相依为命。
  叶寻天错愕的打翻手边的茶盏,茶水打湿她的衣裙,“婆婆,我……不舍得离开你。你是不是要赶我走,不要啊……”
  “我发现你最近在打听妖界的军队招募。以你的身手,一定会成为和你爹一样优秀的将军。”孟婆拿出帕子,递给她。
  她盯着孟婆的手,耍小孩子脾气般不接,“我就是感兴趣,随便看看,没有真的要去。冥界才是我的家,妖族与我半分关系都没有!妖族杀我全家,我与他们的仇不共戴天。”
  “不,你去的不是妖族,而是冥界北部的苍冥国。”
  叶寻天猛地站起来,“婆婆……”
  “被我说中了?苍冥好战,最近与妖族摩擦不断。听说在火山边已经打了几次了。你去了苍冥,恰好能够与妖族之人对上,趁此机会报仇……”
  孟婆说得都对,叶寻天心中也是如此想的,但她还没有完全决定。
  毕竟孟婆年纪大了,身边没有人照顾,让她一人留在桃林之中,她也不放心。
  可是家族的仇又不能不报……
  “哟,怎得如此热闹?好香的桃花茶,不请我喝一杯?”桃林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