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迷雾重重(12)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第三者的话题一直是社会上的热点。我曾经悄悄关注可岚的一段时间。
  我们家世背景差不多,在一定程度上,我比她更努力,我用辛苦一年而得到的奖学金买了个看上许久的包包,再见到可岚的时候,她背着那个牌子的最新款,价格高于我买的这个包数十倍不止。
  曾波出了名的纨绔,每天把宝马车停到宿舍楼下,手捧鲜花,接可岚出去。那个时候我想明白,一个人自身的努力是有多么的渺小。拼了命也比不上人家随便动嘴说一句话。
  但是,有些东西,就是羡慕不来。
  有一次我的朋友和我说,可岚不过是曾波随便玩玩的女人,可岚不是他的女朋友,是地下情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冲到了可岚的宿舍去。幸运的是,她恰好在宿舍,抹着艳红色的指甲油,身上的吻痕还没有消退。
  我把她身边的朋友支开,质问她,为何要当小三,难道偷来抢来的东西她就用得这么开心?
  她拦住那些要出门的舍友,高傲的对着所有人说,‘你们不就是嫉妒我男朋友有钱多金还浪漫吗?也不需要你们在背后议论我了,今天有什么想说的,当着我的面讲,以后如果再让我听见一点风言风语,娱乐圈,你们也是别想混了。’
  最后她盯着我,与我说她这样做的理由。她不是被金钱蒙蔽住的小姑娘,她是经过精密的计算,说我们对包养有误解。
  首先,她认为她自己挺干净的,至少与那些出去卖的公交车不一样。她被曾波包养,只需要讨好曾波一个人,和正常谈恋爱差不多。
  其次,曾波为什么要出来偷吃,还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女朋友年老色衰,又不懂得打扮,或者是没有文化,在沟通上有代沟,又或者是,他不过是想想换换口味。女朋友给不了的,她可岚有。
  她只需要保持清醒,与曾波各取所需,她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比他女朋友好就够了。日子过得不知道多舒坦。
  最后,和谁谈恋爱不是谈。和有权有钱富二代谈恋爱,从他手指缝中流出来的钱比她一辈子见过的都多。既然都是卖笑卖肉,肯定价高者得。
  和普通人谈恋爱,到时候没有走到最后。
  时间花了,感情没了,什么都没有捞到。
  如果运气再好一点,她能够上位成为曾波的女朋友,她的生活阶级至少提高一个档次。
  曾波能够在他女朋友眼皮子底下找情人,可见他们之间已经出现了很大的矛盾,就算没有她可岚出现也会有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去破坏他们的感情。
  既然她没办法投胎到好的家庭,只能后天弥补。”
  说到这里,石珊珊苦笑摇头,“可岚说得坦荡,她的几个舍友都被她说服了。可岚觉得我们是被传统思想禁锢住,需要理性看待这新世界。机会是留给聪明的人。谁都不是天使。”
  突然,她扭头看我,神色复杂,“青青,这些话我从没有和别人说过,但不知为何,总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其实我从没有听过那样的歪理,可仔细想想,还真挺有道理的。我一度被她的理论说动。我经常出去演出,不说身边富二代官二代围绕,还有许多富二代官二代他们的爸想睡我。价格开得很高,那些钱够我家里人吃一辈子。
  我犹豫的拒绝了。”
  “犹豫的拒绝?”拒绝便是拒绝,犹豫是什么形容词?
  “挣扎了很久,最终决定放弃。其实不是因为我多清高,可是看到他们比球还要大的啤酒肚,秃得不能再秃得头顶,我不是明码标价的物品,我是个人。”石珊珊声音哽咽,回想起那段日子就觉得心酸。
  “所以选了江辰希?商业巨头江家少爷,帅气有魅力。”我偏头看她。
  她愣了下,没想到我会说得如此直接,红色眼笑起来,“对,但又不完全是因为他的钱。第一次见到他,他身上独特的气质吸引着我,喜欢得不得了,就算是知道他是个同性恋,我也没有和他摊牌。”
  讲到最后,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
  “就算是他什么?”我没有听清,又问了一遍。
  “没有,我随便乱说的。”石珊珊掩饰的笑着,“青青,你了解了真实的我,会不会觉得与我做朋友后悔?”
  “不,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做的事,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最重要的是,你无愧于自己的心。
  可岚,有她自己的选择。她愿意拿自己的美貌年轻与才华去换取她需要的金钱,权利与虚荣。--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修真界回收霸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上帝的任何馈赠都标好了价格。免费的永远是最贵的。神之语
  听你这么一说,我特别想认识下曾波的女朋友。可岚死了,曾波如果活着出去,想必很快又要去祸害其他女孩子。最受伤的还是被他蒙在鼓里的女朋友。没有一份感情应该被辜负。”
  我用牙齿咬住手腕绷带的一角,另外一只手灵巧的解着石珊珊给我包好的绷带。
  石珊珊赶紧抓住我的手阻止我的动作,“诶,为什么把它给拆了,我好不容易才包好的。受伤就要包扎,你拆了等下伤口感染了怎么办?赶紧的,我再给你包上。”
  “你把我的手包得像一个馒头,等下如果动起手来,这只手算是废了。”
  “我,包扎的真的很差吗?”石珊珊把手收了回去,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是一个医生。”我把拆下的绷带扔了,伤口随便消毒了下便不再处理。
  在我们两个聊得正欢的时候,身后有一只伸出的手缓缓的收了回去。
  “啊!”从曾波卧室传来一声尖叫。
  我拔出桃木剑,珊珊带上木棍向卧室冲去。
  我们大力踹开门,警惕的盯着房内。
  “曾波?”珊珊叫了两声,没有人应答,“奇怪了,人去了哪里?刚才明明还在。”
  卧室之中的浴室有水声。
  我慢慢的向那里走去。
  珊珊现在听到任何一点奇怪的声音都会惊得跳起来,她一只手扯着我的衣角,另外一只手拿着木棍挥舞,轻声问我,“这里,有鬼吗?”
  “说不准,我的灵力受到限制,阴阳眼不稳定,至少我现在没有感受到鬼物的存在。可我感觉曾波有问题,还记得刚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后来遇见我们,却说他只是在睡觉。他面上的潮红都还没有退掉,但我相信,那时的他没有说谎……”
  浴室是毛玻璃,看不清里面景象,“当你提到可岚去世的消息,他一点没有觉得伤心,更多的是轻松。他为何会觉得轻松?这些疑问,都还没有解开……”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曾波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没有表现出着急,这不像是一个正常被困在一个地方的人的正常反应。
  事出反常必有妖……
  “青青,我突然记起来,为何会觉得无脸鬼和黑影熟悉了,他们都是曾经在宴会上出现过的人。我跟着江辰希,与他们有交谈过,名字记不得了,就是隐约觉得熟悉。”石珊珊重重扯了我的衣角一下。
  我扭头看她,“宴会上的人?”
  “没错,我还记得,他们最后自己跑出门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
  我双手推开浴室的门,桃木剑不在手上也不在腰间。
  水流一地。
  我一脚踩进去,溅起小小水花。
  “曾波?你在吗?在的话应我一声……你尖叫是什么原因?”浴室很大,里面放得东西并不多,一个洗漱台,一个浴缸。
  水从浴缸中流出来的。
  浴缸被一个半透明的帘子遮住,隐约可以看见有道影子趴在浴缸上。
  我疾走两步,猛地一下掀开透明帘子。
  曾波趴在浴缸上,头埋在水中,沉沉浮浮。
  我的心猛地跳了下,一把把曾波捞起来,生还的几率恐怕是不大了。
  身后吹起一道细微的风,我勾唇笑了下。
  有什么东西倒在我的身边。
  我抓住“曾波”的头往旁边倒下来的东西上砸去,起身,与拿着棍子的石珊珊站在一处。
  石珊珊把棍子放在手上拍打,“曾波,你也真够不要脸的……”
  被浴室淹死的不是曾波,而是一把拖把披着曾波的衣服。
  真正的曾波一直藏在浴室门后,手上拿着武器,伺机而动。
  目的很明显,要解决掉我与珊珊。
  还好在进门之前,珊珊说那些鬼物是之间参加宴会的人。我才想明白,这一切可能都是鬼王安排的。
  借他们之手来除掉我。
  除了珊珊,其他的人可能都是她所安排的。
  我将计就计,留了个心眼,把桃木剑放在珊珊手中,我如果有什么事,至少珊珊还能够帮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曾波还是太过心急,怕失去先机,只看到我一人就贸然动手。
  石珊珊下手极重,把曾波打得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半天没有办法动弹。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