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二十一章 迷雾重重(10)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只要听着她说话,石珊珊的心会不自觉的安定下来。
  不管境地多凶险,只要是她在,石珊珊就相信自己会没事。
  真是奇怪的女人第六感……
  珊珊擦着眼角的眼泪,打湿了一个手帕,忍住不哭,眼泪又不争气的滚落。
  我转身,手指上的伤口已经结痂,符纸倒是有,不过画符咒的朱砂需要用我的血来代替。
  青湪曾经说过,我的血用以对付鬼怪只有两次的机会,第三次就失灵。
  刚才用了一次,还有一次。
  把最后一次机会用以驱魔,从这个鬼地方离开的出口没有着落,贸然使用最后一次机会便意味着若是再遇见更加危险的情况,没有了最后的杀手锏。
  就如在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青青,我很害怕。这世上不是没有鬼的吗?为什么我会遇见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只是想来参加一个宴会罢了。我知道,我来这里的的确是有私心。可是我没有害过别人,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为什么要找我啊。”
  石珊珊两只手抓在脖子上,空无一物,颓废的蹲下身子,把脸埋在膝盖间,“青青,我知道你很厉害。如果是你自己的话,你一定能够走出去。可是带上我就不一定了,你不要管我,你自己走吧。”
  我把结痂的伤口咬破,血珠又渗透出来,从怀中抽出符咒,快速的画着驱魔咒。
  一气呵成。
  画成之后,符咒闪过一道光。
  我用手臂随意的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蹲下身子,与石珊珊视线齐平,“我说了你不会有事,你就不会有事。而且,我不喜欢半路把人丢下。”
  说完这句话,我愣了下。
  好像在很早之前,也曾经说过这句话。
  是对谁说过,一丝半点都记不起来,手腕上的睽又开始发作,一种钻心的疼痛缓慢的蔓延开来。
  为了不让她看出我的异常,我尽量笑得自然些。
  “你有……办法?”石珊珊泪眼朦胧的看着我,“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她伸出手放在我的额头上,一手湿腻,“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生病了?”
  我把符咒贴在她脑门上,“不该问的不要问那么多……我没事。”
  “这是……啊,好疼。”石珊珊在地上打滚,脖子疼得她呼吸困难,快要窒息,她对我伸出手,眼前朦胧,“救我……”
  我没想到符咒的作用会如此强大,如果把它撕下来,必定没有效果。
  我躲在她身边,“忍忍,可能会很疼,忍过了就没事了。”
  石珊珊没有听清我在说什么,疼得用脑袋去撞上,只有如此,她才会舒服一些。
  脖子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她几次咬到自己的舌头。
  我担心无脸鬼还没有被驱逐,她先把自己给伤了,情急之下,把手掌塞进她的嘴里,轻声道,“如果疼得太厉害了,就咬我的手……”
  刚开始她还有一些理智,咬牙坚持不咬我的手。
  后来疼得厉害了,迷糊之中把我的手当做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身上的疼痛有多剧烈,她下口便有多种。
  我闷哼一声,石珊珊的牙齿松了一点,额头上的汗滴到眼睛里,她睁不开眼。
  她洁白的牙齿上有殷红血迹,有我手上的血也有她自己咬伤自己的血。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嘴里没办法说话,只能用眼神告诉我,她十分的抱歉。
  符咒上暗红色的血慢慢的变成鲜红色,她脖子上如同蛇般扭曲的头发强行从她的身上撤离,被符咒吸了进去。
  而已经钻进珊珊身体中的头发剧烈的扭动着,不愿意被拔出去。
  符咒与头发把石珊珊的身体当做战场,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受苦的却是石珊珊一人。
  符咒刚开始运转的速度并不快,知道对方强大,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头发被抽离的时候快成一道黑色影子。
  最后一根头发被符咒吸收走之前,幻化成无脸鬼的模样,痛苦的挣扎着,“谁让你多管闲事!你们逃不掉的!”
  尖叫声戛然而止。
  符咒金光大盛,化成一道光,直直飞入我的额头。
  我怔愣。
  在我看不到的时候,额头上的六芒星亮了,又暗了下去。
  惊讶的发现,丹田之中有一道金色的光快速流入,灵力充沛了不少,这一刻的我仿佛比上一刻的自己更加强。
  可能无脸鬼的灵力被我吸收。
  从变故中反应过来,立马去查看珊珊的状况。
  珊珊累到脱力,扯住我,“你的手……”
  “没事,你快看看你脖子上的伤好了没有。”我把她扶起来。
  她爬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强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向小镜子滚落的地方,深吸一口气,照向自己的脖子,头顶的灯光有些昏暗,看得过程要更加仔细。重生炼宝女王
  她看了一会儿,目光渐渐的亮起来。
  脖子上的黑线全部失踪,除了还有一些红色勒痕,却无大碍。
  她还活着……
  我起身,对着她伸出那双没有受伤的手,“没事了。”
  珊珊抬头看了一会儿我的脸,又看了一会儿我的手,整个人扑到我的怀中,“太好了,我们都没事。”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不能高兴太早,还有一场硬战。”
  那道亮光的门就在咫尺。
  别无选择。
  她趁我不注意,把我手上的手抓了出来,我倒吸了一口气。
  她放轻动作,“对不起……”
  白皙手腕上一排整齐的牙印,几乎深可见骨。可见当时她下嘴的力气有多大。
  我无所谓的把手收回来,“一点小伤而已。”
  石珊珊低头沉思,“青青,你对谁都这么好吗?”
  没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
  “我……”
  “你知道你把别人放在第一位,自己很容易受伤的吗?”
  “我……”
  “你之前有和我说过,你是一名医生,如果我把你的手咬伤到完全没有办法恢复,你以后还能够上手术台手术吗?”石珊珊目光紧盯着我。
  我低头看了两眼自己手上的伤口,“我可是临床的一把刀,命不该绝,上天不会断了我的活路的。”
  这样的伤对于我来说,司空见惯,也的确是小伤。
  还记得小时候在外婆家,大我一些的表哥看我不顺眼,我打架自然带着一股狠劲。他不敢随便招惹我。
  我们乡下野狗多。
  她想出了个方法,在我的口袋中偷偷藏了肉。
  那些凶狠的饿狼嗅着味道,对着我猛咬。
  我能够打得了与我年纪相仿的小朋友,却打不过一群饿狼。
  我被咬得遍体凌伤,托着一瘸一拐的腿回家。外婆当场吓得差点晕过去,带我去医院,伤得最重的是手。
  那种疼,是真的疼。
  经过我的解释,她终于不再纠结我手上的伤。
  我扶起她,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光门。
  石珊珊很不好意思,总觉得她在拖累我,所以一路上她一直在思考为何会对无脸与黑影感到熟悉。
  如果能够知道其间内部的联系,可能对离开这个鬼地方有所帮助。
  看着离门不远,可我们依然走了好一会儿。
  我们站在门口观望。
  在阴冷的走廊待久了,暖黄灯光照在身上,让人身心舒适。
  像是许久未归家的游子,期待着的归来。
  有了前头的经历,我们做事异常小心。
  门大开着,能够感受到光从里间透出来,却看不清里头的景象,像是在门前蒙了一层纱。
  “好奇怪,为什么看不清里面的样子?”珊珊站在我右后方,探了探头,此次不管怎么样她再也不敢乱动了。
  我拔出桃木剑放在手上,脚步尽量放轻。
  有种预感,如果想出去,与这道门脱不了干系。
  石珊珊扯住我的衣服,硬是把我拽了回来,“青青,里面什么景象我们不知道!你这样进去很危险的!”
  “那要怎么进去?”我奇怪的看着她,不是走进去……难道飞进去?
  石珊珊一窒,慌忙解释道,“我不是说这个意思,我是说……万一里头比外头还危险呢?万一进去之后出不来呢?万一里面的鬼怪比无脸鬼还要可怕与难缠呢?”
  “那我们不进去?”我被石珊珊的多虑逗笑了。
  石珊珊想了一会儿,点头,“这道门透着一股子诡异。我觉得,它可能是故意给我们设的障眼法,其实是一个大陷阱。”
  我手指放在唇边轻点,凝视着光门,“你说得有道理……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不抓紧时间,被困在此处个天,没有东西吃,没有水喝,死亡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石珊珊抓住我衣服的手渐渐放松,“如果又是鬼怎么办?”
  “硬着头皮上……”话音未落,我的脚便踏入房门。
  石珊珊害怕被抛下,立马跟着我的脚步进屋。
  一进来,眼前的纱立马被扯掉,物体变得格外清晰。
  我回头看了两眼,外面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这道门……有点奇怪……
  很整洁的一间房,与连家别墅的房间没有差别。
  “这布局,有点眼熟。”我与石珊珊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默契的对视一眼。
  身后有些奇怪的声音。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