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二十章 重重迷雾(9)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我余光瞥见她身后的长发女鬼停住脚步。
  石珊珊回头,一股脑的冲到长发女鬼身侧,“我们快走,有鬼追我……”
  留下当场石化的我。
  女鬼飘在前头,石珊珊呆滞跟在后头,不知不觉,石珊珊也踮起脚尖走路。
  我猜测,必定是因为刚才她贸然回头,头顶肩膀的阳火熄灭,被邪物入侵。
  她中了女鬼的迷惑,需要把她身体之中的邪物驱出去才行。
  我从怀中抽出一张符咒,咬破指尖。
  闻到血腥味,飘在前头的女鬼回头,她两面都是头发,看得人毛骨悚然。
  无脸鬼的头发飞舞,及地的头发盘曲错节,组成一张极大的鬼脸,头发一张一合,“不要多管闲事!”
  看来她的目的是带走石珊珊……
  那我更不能让她得逞了。
  那间泛着光的房间近在咫尺。我隐隐觉得,只要进入那个房间,至少能够消停一会儿。
  指尖渗着细密血珠,我驱动灵力,微闭上眼回忆《太阳金经》之中,沈冥曾经教过我的驱魔符咒的画法。
  复杂难记的符咒从头画到尾,没有一处停顿。
  灵力从指尖流到黄色符纸之上,泛黄符纸上的红色血迹闪着微弱的光。
  画完之后,我额上满头大汗,仿佛被抽走一半的力气。
  没想到画符纸竟然如此的费力,难怪厉害的阴阳师的符咒千金难求。
  毕竟是第一次花符咒,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无脸鬼的头发纷纷落下,缠绕上石珊珊的脖子,渐渐勒紧。
  无脸鬼的另外一边的头发组成一张鬼脸,大叫着,“石珊珊,来陪我。”
  石珊珊的脸涨红,眼神呆滞,两只手垂在身侧,不做任何反应。
  缠绕在她脖子上的头发用力收紧,把她的身体提到半空中。
  时间紧迫。
  我一只手拿着符咒,另外一只手捏着桃木剑。气沉丹田,眼睛死死盯着珊珊的脖子,脚踢在墙上,顺便借势飞身而上。
  手中桃木剑割裂缠绕在她脖子上的头发,把她抱在怀中,旋转落地。
  无脸鬼大叫,割裂的头发化成血水滴落在地上,很快便没了影子。
  无脸鬼的头发飞扬而起,向我攻击而来。
  攻势猛烈又迅速。
  我拉着石珊珊不停的躲着她的攻击。
  此时不适合恋战,我扯着她向那间亮着光的门飞奔而去。
  石珊珊边跑边咳嗽,突然停住脚步不动了。
  我疑惑的回头,“珊珊?”
  她勾唇冷漠的笑了下,我心道不好。
  奈何她离我实在是太近了,她绑头发的皮筋崩裂,及腰长发飞舞,全部向我的头包来。
  远处的无脸鬼大笑,“让你多管闲事!那就和石珊珊一起下地狱!”
  石珊珊毕竟不是无脸鬼的本体,是被控制的人,再加上我刚才重伤了无脸鬼。
  现在珊珊的速度与力量没有发挥出无脸鬼的十分之一。
  我瞄准时机,绕到珊珊身后,把刚才画的符咒贴在她的后背。
  珊珊只不过动作顿了一下,头捏了一百八十度来看我,眼神嗜血,“你在干嘛?”
  我迅速后退,把桃木剑挡在面前,难道没有用?
  第一次画符咒以失败告终。
  该死的沈冥,怎么不把我教好,半吊子就出师。现在好了,恐怕是死了都没有人收尸。
  无脸鬼与珊珊前后夹击我。
  我不能把后背留给任何一个人,面对着他们两人后退着。
  珊珊突然感觉后背有些痒,手放在背后抓了两下,符咒上暗红的血迹更加的红艳,不一会儿,竟然自己烧了起来。
  无脸鬼的笑僵硬在半空中,火从头发的尾部开始烧,一路烧到她的头。
  整个过程特别的快。
  快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无脸鬼化成一滩水在地上。
  珊珊发现自己后背着火了,跳着,把背靠在墙上蹭,把火熄灭,扭头看我,“青青,发生了什么事?”
  我愣了一会儿,惊魂未定,后背已经汗湿了一片。
  还好最后符咒起效了。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粗略的说了一遍,把不重要的事情略过。
  石珊珊一脸便秘的模样,一想到被女鬼用头发缠绕着,其间大喊大叫,也不知道吃进去几根她的头发。
  想想就觉得恶心。
  在逃跑过程中,她的高跟鞋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于是赤脚走路。
  “你认识那个女鬼吗?”
  “不认识啊,我能够认识什么鬼。”石珊珊干脆的回答。
  “可他们知道你的名字。”还记得无脸鬼准确的叫出珊珊的名字。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我的合租老婆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等等……”珊珊手撑着脑袋,仔细回忆遇见女鬼与黑影的全部细节,“他们,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他们没有脸,我也想不起来他们是谁。”星星的你都敏俊跟我走
  无脸鬼消失之后,楼道中的灯亮了起来,从黑暗到光明我们多少有些不适应。
  然而我们依然被困在走廊之中,找不到出口。
  “先去那间房看看。”我扯着发呆的石珊珊往光亮处走。
  地板很脏,石珊珊嫌弃的看了几眼,悄悄的垫着脚尖走路。
  我偶然低头,瞥见她踮起的脚尖,一脸惊讶,拔出腰间桃木剑放在手中,一把把她推到墙上,顿了的剑锋抵在她的脖子上,“你……又被附身了?”
  变故发生的突然,石珊珊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便被推到墙上,昂着头,垂下眼帘,恐惧的盯着我的手,“青青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还有你这把桃木剑压着我脖子疼。哎呀,我这脖子怎么这么疼。我不会是要死了吧。”
  我盯着她纤细的脖子看,上面有一条昂贵的南非钻石项链,项链四周全是细密的红色勒痕,应该是被无脸鬼的头发勒住所造成的。
  我冷声问道,“你真的没有被附身?”
  “你怎么认为我被附身了?青青,你冷静一点,我是石珊珊,不是其他人。”石珊珊喉咙上下滑动了下,手摇摆着。
  “那你为什么垫着脚尖走路?”
  石珊珊叹了口气,“鞋子丢了,地板又脏,老觉得有什么沙子在磕我的脚,这才踮起脚尖走的。”
  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她几遍,确定她说得话没错,我松了口气。
  桃木剑别回腰间,松开石珊珊,顺便帮她把扯乱了的领子整理好。
  “我的脖子……”她用手抚摸脖子上的伤口,一碰就疼得不行。
  “你真的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只记得偷偷的看了那个女鬼一眼,之后我就拉着你与女鬼战斗,中间有一段记不清了,再后来发现背后着火。”石珊珊把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拿出来照自己的脖子。
  她“啊”了一声,吓得把镜子仍得老远,许久依然能够听到镜子与地面碰撞的回声。
  “我的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的头发,好可怕,还拔不掉。它们会动,往我的肉里钻。”石珊珊的手扣着脖子。
  我扯住她的肩膀,让她稍安勿躁。
  调动灵力到双眼,眼中的金光转瞬即逝,开了阳眼之后,我再盯着她的脖子。
  的确是有许多扭曲如小蛇的青丝缠绕在她的脖子上。
  这是无脸鬼的后招?
  无脸鬼可能没有消失,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存在。
  我的符咒只是用以驱魔,《太阳金经》上也没有记载这符咒能够杀死鬼怪。
  想来刚才无脸鬼的消失,只是一个障眼法。
  她真正的本体还依附在石珊珊的脖子上,伺机而动。
  石珊珊无助的望着我,泪流满面,“青青,我该怎么办?我错了,早知道我不回头,我不回头就没有这么多事,就不会遇见这个头发怪!
  青青,你还有符咒吗?求求你了,你再给我一个好不好,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两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那样的眼神我看过太多。
  一路走来,妖魔作祟。
  安曼的撕心裂肺,安博的以死谢罪。
  婷婷的自食其果,连叙的罪有应得。
  或者是平马村遇见的那些绝望而又无力的人。
  但依然有相信生命,相信爱的。
  没有一条生命是应该被剥夺。
  人生有很多条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选择放弃良心,拥有金钱;选择放弃权力,拥有自由。
  而我偏偏选了那条荒草丛生,荆棘满地的那条路。
  这世上,无辜受到伤害的人太多。
  连柔柔说我圣母,我觉得我不是。
  至少,对于恶人,我从未心慈手软,至少,我在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星星之火很渺小,却可以燎原。
  这一切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她给了我有别于其他人的力量,是为了维护世间正义。
  “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我安抚她道。
  她红着眼看我,低着声音道,“你和我不相识,短短时间之内便救了我两次,为什么?”
  我的手指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人啊,还是活的糊涂一些的好。”
  在她的认知当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即使是江辰希,她也是带着目的接近,这个卢青青,好奇怪……
  她身上有一种魔力,忍不住的想要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忍不住的相信她。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