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一十二章 往事(4)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江辰希挑起连修的下巴,“我何曾与你说过后悔。在妖界,谁都不容许我们两人在一起,就和过街老鼠一般,东躲西藏。
  在人间才能好好亲热一番,这样的日子我已经不想再过了!人活在世,总是要替自己争取一番。若是我们能够事成,还有谁……能够阻止的了我们……”
  连修把头靠在江辰希的胸膛,露出一抹嗜血微笑。
  没想到人愚蠢,妖也愚蠢,随便三两句话就把人哄得团团转。
  江辰希搂着自己心爱之人,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嘴唇贴在连修耳边道,“鬼王该如何处理?她现在实力还不强,容易控制,应该是信物还未与她完全融合。鬼王最后的使命,是回到妖族锁妖塔,把妖王放出来。这对我们的计划十分不利,要不……我们现在就解决了他?”
  “不,鬼王还有大用处。而且,她必须要与鬼物完全融合。”
  “什么!这岂不是壮大敌人的力量!”江辰希不敢置信,以为是自己听错又或者是会错了意。
  “没有鬼王,我们的大事不能成。”连修在黑暗之中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
  鬼王失手重伤,在三层的小阁楼修养。
  连柔柔气呼呼的踩着小高跟上楼,一点没有给鬼王面子。
  重重推开门,掀开盖在头上的黑色斗篷,炸起的金色卷发像是在呼应她的愤怒。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瞪大眼睛盯着优雅坐在对面的鬼王,“卢青青还活着是怎么回事!洛越泽怎么会出事!你给我说清楚!洛越泽怎么会出事!”
  她设想过许多可能,但从没有想过洛越泽会死。而且还是为了救卢青青而死。
  她不爱他。
  洛越泽是她连柔柔的男人,他至死心心念念的都是其他女人,这是她的骄傲不能容忍的!
  连柔柔两只手不停的拍在残破的木桌上,桌子剧烈晃动,窸窸窣窣的往地上掉木屑,把木桌上放的药瓶震得滚落地上。
  鬼王手被卢青青的灵力波所灼烧,如今她的手臂焦黑一片,不停流着黑色的脓水。
  她低垂着头给自己处理伤口,暖光灯光投下剪影,纤长睫毛如同蝶影,美得不可方物,与脸庞因激动而极度扭曲的连柔柔形成鲜明的对比。
  连柔柔被裸的无视,气得想掀桌子。
  可她明白自己实力与鬼王无可抗衡,之所以能够牵制她,不过是因为运气好,手上有她必需的东西罢了。
  如此想着,连柔柔窜紧手掌,咬碎银牙,“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解释的不满意,你想要的东西,你永远得不到!”
  鬼王抬眼,黑色瞳孔成了火红色,眼神凶得像是要杀人,吐出两个字,“你敢。”
  鬼物她势在必得,为了完成连柔柔开出的条件,她惹怒冥王沈冥,还得罪那个身上拥有恐怖力量的卢青青。
  如今,是再也无法回头,她必须要这样走下去。
  这个时候连柔柔说不给信物,她说什么都不会同意。既然要不到,那就抢,总会到她手中的。
  连柔柔不过一个僵尸,她忌惮的不过是连柔柔身后的人罢了。要不然,她早杀了连柔柔千百次解心头之恨,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连柔柔拍桌而起,她的头发几乎碰到屋顶,阁楼内的光线越发的暗,“我连柔柔做事,从没有不敢过!”
  闭塞的空间空气不流通,狭小阁楼弥漫着酸臭与腐败交织的怪味,好在连柔柔失去嗅觉,要不然她一刻都呆不下去。
  不知她为何要选如此破败的地方当作自己的居住处。
  说完这句话之后,连柔柔多少有些后悔,对于鬼王,她心里没底,算了,靠谁不如靠己,杀卢青青没有其他人的帮助,她也能够完成。
  鬼王继续低头处理自己的伤口,盘起的头发有几根垂落在耳旁,侧脸温婉,俨然一个大家闺秀,看不出生气的模样,“你可以试试。”
  鬼王的话令她有些头皮发麻。
  她冷哼一声,大步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依然没有从这个闭塞的空间之中走出去,她有些慌了神。
  自从她成为僵尸之后,身体的感官退化了许多。
  许久,她才感受到脚上的羁绊。
  她气鼓鼓的低头。
  一双枯槁的手抓在她的脚腕上,长长黑色的指甲刺入她白嫩的皮肤之中。
  血从她身体流出来,流了一地。
  连柔柔的视线往后,枯槁手的主人没有头。
  这身形让让她觉得眼熟。
  这不就是那个吊死在自己房中,干枯的尸体又出现在阁楼的可岚吗?
  她的尸体按理说应该是被哥哥处理了,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极品美女爱上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怎么又出现在此处……忘川渡
  无头尸体“咯咯”的抖动着身体,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连柔柔的脚开始发麻,一步都动不了。
  她惊恐的侧身望向鬼王,“你什么意思?”
  鬼王正完成包扎的最后一步,缠上纱带,一脸平静,“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
  “你!怎么能翻脸不认人!”连柔柔颤抖着声音说道。
  鬼王垂下眼帘,慈爱的瞥了无头女尸一眼,“乖,慢点吃。”
  干枯的无头女尸不停的吸食着连柔柔身上的血。
  那双干枯的手慢慢攀上她的腿,如同一截腐烂的树枝。
  五指指甲熟练的划开她的皮肤,无头尸体的肚子贴在她小腿上。
  她的肚子上有一个小口,暂时把她称为她的嘴,贴着连柔柔的身体不停的吸允着她身上的血。
  连柔柔是一个依靠他人心脏过活的僵尸,没有自己造血的功能。
  连柔柔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五分钟不到,看上去老了至少十岁。
  “鬼王,鬼王大人,求求你。我……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我年纪还小,你给我个机会,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对你不尊敬了。”连柔柔跪下求饶,腿上使劲把无头尸体给踢走。
  无头尸体依然黏在她的腿上,分毫不动。
  尸体肚子上土黄色的粘液触碰到的地方,也成为一节干枯的树枝模样的东西。
  连柔柔不停的大叫着,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她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怨气,卢青青还没有死,她怎么能够先死。
  鬼王静默的看着一切事情发生,等连柔柔精神最薄弱,最接近奔溃的时候出声,“我要的东西在哪里?”
  连柔柔打了个激灵睁开眼,心里升起一丝希望,跪在地上,身体如同筛子一样抖着,“你……放了我,我就把信物给你……如果……如果我死了,你永远都得不到东西。我一条低贱的命,不值得……不值得鬼王脏了手。”
  尸体可岚几乎啃食了连柔柔的下半身,她的肚子发出古怪的笑声,既像婴儿的啼哭之声,又像野兽的哀鸣。
  她盯上了连柔柔的脸……
  黑色长长的指甲划破连柔柔的脸,一张俏生生的脸红得触目惊心。
  连柔柔不停的尖叫着,一双眼睛盯着鬼王。
  鬼王在桌上点了一盏油灯,室内亮了许多,她拿着个他人的小指挑拨着灯芯,火焰烤肉的味道,不要太难闻。
  “到这个时候还嘴硬……你不交出来,你以为我就拿不到?”
  连柔柔心中亮起的火一寸一寸的熄灭。
  她终于开始后悔,后悔为何要把画中封印的人放出来,又为何与她合作……
  她又想起了什么事情,大喊大叫道,“你这样对我,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鬼王的动作一顿,眼神瞬间凌厉,“你哥哥是个什么货色!”
  无头女尸得到指令,一口咬伤连柔柔的脸。
  可岚的尸体不大,可能是因为干枯的原因。
  她趴在连柔柔的脸上,就像是她的脸上长了一个巨大的肉球,十分可怖。
  鬼王内心很满意,她的计划……在一点一点的实行。
  连家,她宁婉回来了。
  回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
  沈冥走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
  难得的好梦。
  从小开始,我便是个不做梦的女孩子。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能是平常我什么都不想的缘故。
  我猛地惊醒,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早晨五点,时间还早,却困意全无。
  沈冥整夜都没有回来。
  他身上的陌生女人香他一直没有解释是什么。
  我的性子一向不喜欢勉强,是你的,便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抢你都得不到。
  从被母亲抛弃在公园的那刻起,我便知道,一切只能靠自己。
  小的时候,十分渴望得到一只芭比娃娃,奈何没钱,连芭比身上的一件衣服都买不起。
  长大之后,有了能够买一百个芭比的钱,却再也对她提不起兴趣了。
  正如此时,我爱沈冥,但他的谎言与虚伪伤害着我。以后可能会与那得不到的芭比一样,永远都不想要了。
  我苦笑一声,想再多都没有用,先活下去再说。
  我走出房门。
  阿禾睡在沙发上,被子一大半滑落在地上。
  宋明哲与朱扬打地铺,两个兄弟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嘴角挂着笑。
  宋明哲还扁扁嘴,像是在梦中吃到什么美味。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