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一十章 往事(2)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白拢滢那张与楼承钰一般无二的脸让楚离看了心里更加难受。
  白拢滢说着说着,哭得差点背过气去,不过是讲诉过往两人如何如何姐妹情深,如何如何相互扶持。
  如今只剩下她一人苟活于世,不如陪姐姐西去算了。
  当时的楚离精神还十分恍惚,只当白拢滢说着玩儿。
  阿钰对她这个名义上的妹妹关怀无微不至,想要什么,喜欢什么,只要她要,阿钰都给,如果得不到,就用她那条命去换。
  拢滢过得犹如公主般的生活……是阿钰拼了命给她护下的。
  拢滢这等反应也是人之常情。
  但欲望永远填不满,最初只是想要满足温饱,有瓦遮顶;之后又想着要三餐饱食,要亭台楼阁;在后来,想要山珍海味,要琼楼玉宇。
  在阿钰陨灭之前,拢滢嫁与妖王,立场瞬间变得不同,在一定程度之上是与阿钰作对。
  两人之间的联系渐渐少了。
  阿钰性子淡,有事喜欢自己憋在心中,再难受都不会让人看出一丝半点。除非是对其十分亲近的人,能够快速察觉到她的不同寻常。
  拢滢趁这楚离走神,拔下发间银饰,割破手上动脉,血流了一地。
  她舟车劳顿,身体虚弱,大量失血让她当场晕过去。
  楚离吓得赶忙把她抱进水晶宫,宣召鬼医。
  鬼医说,她郁结于心,不宜大喜大悲。,如若不然,容易休克,再也醒不过来。
  他只能拿些药物来克制她的病症。
  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罢了。
  拢滢是阿钰生前最疼爱之人,他楚离定是要护住她的性命。
  而且他答应阿钰,在担任下任阎王,励精图治。冥界中的居民再也忍受不了战火的兵荒马乱,家破人亡,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开战。
  白拢滢不单单是楼承钰的妹妹,更是妖王易天焚最宠爱的第十八房姬妾,手握几路妖将,在妖族之中有一定的地位。
  若是白拢滢死在水晶宫前,定会惹怒拥护白拢滢的妖族。
  妖族大兵压境,向流火开战,受苦的是万千流火百姓。
  不管花多大代价,他一定不会让白拢滢有事。
  楚离在酒窖中把喝得烂醉的曜风提了出来,扔在雪原的冰湖之上。
  胃中烈酒也无法驱散周身刺骨的寒。
  曜风打了个寒噤,饮酒过多而肿胀的眼皮微掀起,瞟了楚离一眼,气血上涌,手中酒壶向他砸出去,意料之中没有砸中那抹挺拔身姿。
  酒水消融些许冰湖上的冰块,冒出一串白色的雾。
  他冷哼一声,语气极其嚣张与欠扁,“老子刚失恋,谁都不要惹老子!楚离!你也不行!”
  楚离静静的望着他,任由他发酒疯。
  曜风的话对于楚离,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无动于衷才是楚离的常态。
  他所幸在冰上撒泼,捏了个法诀,不至于让寒气入体,在冰湖上睡了起来。
  但身后一直有一道热烈的视线盯着他,他哪里睡得着。
  他一骨碌翻起身,翻白眼翻得眼睛只剩下眼白,“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楚离垂眸掩去眼底异样情感,吐出几个字,轻得仿佛风一吹便散在空气中,“怕你出事。”
  寒风呼啸。
  曜风盘着腿,怀里抱着棕色葫芦酒瓶,眼底青黑一片,下巴刚冒出头的胡渣参差不齐。
  他愣了下,大笑,“你骗鬼呢!”
  他平常是挺蠢的,却不代表真的没有脑子。
  曜风絮絮叨叨的开始骂楚离虚伪,是笑面虎,是披着羊皮的狼,骂着骂着又讲到自己的情史,讲自己如何如何风流倜傥,如何如何招女孩子喜欢,怎么就栽到这老太婆手中。
  孟婆那老太婆辜负他纯情少年的感情!伤害了他稚嫩的心!
  把楚离当垃圾桶语无伦次胡说一通,他讲得累了,两肩垮下。
  四周静得只剩下悲鸣的风声。
  借酒消愁,愁更愁。
  失去的便是失去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他曜风就不信了,他如此放诞不羁的一个人还能够被情逼死?
  一直是他玩弄他人感情的呀。
  曜风极其潇洒的起身,捏诀把身上尘土拍散,还是那个魅惑众生的邪魅公子哥儿,只不过眼神再也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变暖。
  曜风闪身至楚离身边,脚步还有些虚浮,在楚离肩上重重拍了几下,又把手搭在他肩上,“哥们儿你陪我解闷的情意呢,我记在心里,以后你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一定肝脑涂地,和你生死与共!”
  他身上浓烈的酒味熏得楚离转头,“刚好,我有事要找你帮忙。”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斗破之灭世大战序章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覆水当收
  曜风脚步踉跄了下,不会吧,他就随便说说,也只希望你随便听听,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
  在水晶宫中见到白拢滢那刻,他一度以为楼承钰没死。
  后面确认了几遍才明白是楼承钰的妹妹白拢滢,千里迢迢从妖族来到冥界,距离几乎跨越整块大陆。
  到了之后,得知姐姐死讯,身体与心灵上遭受双重打击,引发旧疾,若是再不医治,恐怕是步了楼承钰的后尘。
  她的病难治。
  曜风的医术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用了药之后,白拢滢悠悠转醒。
  一双水眸忽闪忽闪,曜风端详了会儿她的容貌,嘴角抽搐。一张一样的脸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用温香软玉来形容白拢滢再适合不过。
  曜风是个话痨,揪着白拢滢问东问西,问到最后,白拢滢烦得只能用头疼来应付曜风。
  曜风的嬉皮笑脸在出门一刹那瞬间平静。
  楚离回首望了眼屋子,“为何处处与她作对?”
  “我曜风,最是刚正不阿,见不得耍心机的人。”曜风微昂着头,大拇指指着自己。
  “耍心机?”楚离不解。
  “那个病弱娇小姐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死。要不然那么多的死法当中,独独选了割腕自杀?摆明就是让你这蠢货去救的。”
  楚离细细想了一会儿,曜风说得不无道理,“可她是阿钰的妹妹。”
  “从她决定嫁给妖王那刻起,便不是了。”曜风惊悚的看着他,拔高音量,“不会吧,血缘这种东西在我们妖冥两界能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妖冥两族手足残杀的事屡见不鲜。姐妹?我看楼承钰真心把她当妹妹,白拢滢不见得就把楼承钰当姐姐。”这是曜风刚才与其对话的过程中发现的,若是问他怎么发现的。
  女人有第六感,男人也有,而且还很准。
  楚离过了没多久,便把白拢滢请出水晶宫。
  一段时间之后,他从阿钰死去的阴影之中走出来,继任阎王时,发现《生死簿》不见了。
  这千年来,他一直在寻找《生死簿》的下落。
  好在《生死簿》只是天道记载轮回的一部分,天道存在,轮回便不会大乱。
  黑白无常手中有《生死簿》的摘抄本,就是不够详尽,但用起来还是可以的。
  偶尔,楚离觉得自己很失败,可能是冥界历史上第一个没有《生死簿》便上任的阎王。
  楚离的目光停留在孟婆那双干枯手掌之下的玉书。
  水晶宫那段时间,只进过她一个外人。
  难道……书,真的是她拿走?
  不过,她拿走《生死簿》能有什么用?《生死簿》不过是修改凡人生死……
  凡人生死……凡人生死!
  有哪个凡人的生死是需要她妖王宠妃白拢滢去改的?
  楚离自然的联想到阿钰。
  孟婆说,阿钰还在世上;孟婆说,《生死簿》是关键;孟婆说,白拢滢动机不纯。
  难道……白拢滢拿走《生死簿》不过是为了修改疼爱她的姐姐的命运。
  命簿之上,她到底改了多少……
  孟婆见楚离脸色怮动,知道其必定是明白了其中原委。
  孟婆的独特嗓音在静默内室响起,缓缓讲诉这千年来她查到的消息,她占星卜卦,不停推倒演算,得到阿钰转世的大概位置。
  曜风再一次被她的风采折服,孟婆运筹帷幄的模样,耀眼的让人目不转睛。
  楚离激动的就想现在去找她,被孟婆拦住,“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我还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何事?”楚离静下心来,孟婆被称为“冥界第一女诸葛”,想法做做事上比他们缜密许多。
  “白拢滢到底改了《生死簿》中的什么内容……”孟婆的手重重锤在桌子上。
  曜风看得一脸心疼,不怕死的搭话道,“孟婆,你身子可还好……”
  “暂时死不了……”孟婆起身,柱着盘龙棍起身,不再给曜风任何搭话的机会。
  叶寻天跟着起身,搀扶住孟婆的手臂。
  从房门出来,一路上受众人注目礼。
  一个年轻小姑娘带着老婆婆来青楼逛街?
  孟婆望着门外的风景,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她垂眸自嘲一笑,身体如何?
  “老来多健忘罢了。”
  孟婆没头脑的一句话把叶寻天说得呆愣在原地。
  她整天被人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拿着书本在读,把人界流行诗词都背了个儿遍。
  有几句记得很深,“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