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零八章 危机四伏(9)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熟悉的灵力扑面而来,楚离微微眯起眼睛,抬眸望向门外,该来的还是要来。
  最先入目的是一双黑底银纹短靴,靴底踩在红木门框上,动作粗鲁霸气。
  女子身着黑色劲装,长发高高束起,露出光洁饱满额头,细腰不堪一握,腰带上挂着块翠绿玉牌,目光如刀,在曜风身上转了几个来回。
  曜风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腿肚子开始打颤,几次想跳窗离开。
  又怕明日自己成了长街的新闻,才按捺住自己的手脚。
  今天出门,肯定没有看黄历!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叶寻天的小可爱,是一只她从小养到大的蝎子……若是要亲,恐怕是要赌上性命。
  他曜风还从没有怕过谁……不,前世今生,只怕过一个女人。
  不过,那个女人今天不在,还好那女人不在……
  叶寻天大刺刺的往楚离面前一坐,一只脚翘在另外一张凳子上,佩剑抱在怀中,目露讥讽,“曜风,不是我说你,你如今这品味可是越来越差了呀!啧啧啧,瞧这小丫头可怜巴巴的眼神,我看了心都软了,要赶紧抱在怀中疼爱才是。”
  段小柔不认识眼前这位男装打扮的女子,外貌只算得上中上之姿,一双丹凤眼却十分的有力度,看人都像是刀在眼前刷刷刷的飞。
  段小柔哪里见过这等阵仗,极力掩饰自己的慌乱,不停的往曜风怀里钻,喃喃道,“奴家,奴家是做错了什么吗?”
  曜风如临大敌的端坐着,“没有,我的小美人儿怎么能做错什么,有错也是这个男人婆的错。”
  她在曜风怀中仰头,轻咬下唇,泫然欲泣,眼里漫着水光,“那为何这位姑娘要说奴家……说……公子您品味差。”
  曜风嘴角扯了扯,你这话我还真没法接……小美人儿,你看我待你如此好的份上,别在把我往火坑里推了……行吗?
  他与叶寻天这男人婆那可是陈年旧怨了。
  曜风用指骨摸了摸鼻子,指上冰凉戒指触碰到脸颊让他冷静不少,“这个……”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人间戏本上说,当心仪女子不停的问你一些你根本回答不上来的问题时,那便做语言的矮人,行动的巨人--按在怀中强吻。
  把人吻得七荤八素,她哪里还有空闲追究之前问题的答案?
  曜风向来是个行动派,大力把段小柔往自己胸膛上扯,后者惊呼之声还在胸腔之中未发出,曜风的性感薄唇对着她的樱桃小口覆了上去。
  段小柔瞪大眼睛不敢置信,曜风公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叶寻天在一旁看得气得把手中琉璃盏捏碎,淡黄酒浆顺着她的手往下淌。
  曜风吻得忘情。
  叶寻天气得把佩剑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楚离早有察觉,悄悄的往桌上注入些灵力,才不至于让叶寻天一掌把桌子劈成两半,“曜风,我叶寻天与你不共戴天!你如今给我的全部羞辱,到时候,我全部奉还!”
  正在亲吻的曜风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我曜风,从来没有输过……
  “寻天……”一道苍老声音响起,窗外微风拂过,带来一室桃花香。
  叶寻天即使气得发抖,一副时刻都要爆炸的模样,也没有想过要哭来博取别人同情。
  这一句轻柔呼唤,让她瞬间红了眼。
  叶寻天匆忙从椅子上跳起,抓过桌上佩剑三两下别在腰间,微微低着头,等着门外之人传召。
  楚离难得露出一抹淡然微笑,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曜风在听见那道声音时全身僵硬,准确的说,是微风把熟悉的桃花香带到房内的时候,他就已经头皮发麻了。
  他唯一怕的女人,出现了……
  不过瞬息,段小柔没有察觉到发生什么,曜风突然停止下来的亲吻多少让她有些不满,她拽紧曜风领子,主动索吻。
  门外脚步声渐近,桃花香也越发醉人。
  曜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段小柔推回她自己的位子,整理好衣襟。
  其间,还快速的把楚离的袖子扯过来,擦了两下自己的嘴,随后从胸口中摸出一块随身携带的铜镜,梳理并不凌乱的头发。
  极其潇洒的从怀中抽出一把折扇,打开,挡住半张脸。
  段小柔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这是……正房来了?
  楚离嫌弃的盯着自己的袖子看了一会儿,黑着脸,转身到屏风后换衣服。
  极轻的脚步声伴随着拐杖落地之声,每一步都让曜风额前流下一颗豆大冷汗。
  段小柔在心中猜测,外面的女子十之八九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鬼问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曜风的正房,来青楼抓奸来了。总裁蜜爱小萌妻
  她可不管什么正房小妾的,只要是女人,她段小柔一定要碾压她,哦,不,是脸压,全方位脸压。
  她把胸口的领子扯下去一些,让饱满的高峰愈加若隐若现,眼神勾人,一瞬,便叫人心魂荡漾,无从抗拒。
  孟婆走至门口,屋内的熏香让她多少有些不适,捂住嘴轻咳两声。
  叶寻天急忙跑至孟婆身边,一只手扶住她如树枝般干枯的手腕,另外一只手轻抚她的后背,焦急道,“婆婆,你身体不好,在桃林待着便是,有什么事我来处理,你来回一趟,舟车劳顿,旧疾复发可如何是好?”
  孟婆缓缓睁开眼,双瞳剪水,明眸善睐。
  即使满脸皱纹与褶子也无法挡住其光芒。
  孟波笑道,“无碍,无碍,我这副身躯还可以再活几年。”
  曜风紧张的手汗淋漓,她的身体,怎么会越来越差……他每月都给她送去最好的补药。
  恰好楚离换好衣服从屏风后出来,与孟波点头示意,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曜风当场石化,所有人都把他当空气……
  不应该啊,他如此风流倜傥英俊威武的。
  段小柔嗤笑,眼角眉梢都带着鄙夷,“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老太婆。”
  不过一个老女人,当曜风的奶奶都嫌年纪大,竟然能够让曜风怕得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
  其他几人还未做反应,曜风暴起,一把捏住女子的脖子,提起,压在窗边,“有胆你再说一遍?”
  段小柔惊恐的盯着他,不明白哪里做错了,她不过是讲了一个事实,怎么会惹怒刚才还在温存的人儿……
  “奴家……奴……”段小柔挣扎着吐出两个字。
  曜风身上的杀死不似玩笑。
  他手中折扇的扇面压着她的脖侧,殷红血液流淌,瞬间被扇子吸收,“道歉!”
  叶寻天抱胸冷笑,朗声道,“曜风,你这假仁假义的模样装给谁看呢?刚才不还和这小美人儿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吗?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有本事你就杀啊,不会不敢了吧?”
  孬种!
  孟婆把目光轻轻的放在他身上,再次见面,她……可以装得淡定不少,“婆婆我年纪大了,不愿意见血。”
  曜风手抖得不停,握紧手掌,潇洒的把折扇收回,把最美的姿态留给眼前人,“孟婆给你求情,赶紧滚……”
  段小柔匍匐在地,给众人磕了三个响头,逃命似的冲出去。
  叶寻天冷哼一声,抱怨道,“婆婆,她那种人,为什么要放过她……就应该打一顿让她长长记性,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目中无人,区区一个伶人……”
  孟婆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打断她接下来的话。
  伶人如何,位高权重又如何,还不是落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
  一千年了……
  一千年,孟婆终于肯正眼看他曜风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
  “阿楚,近来可安好?”曜风的这句话才心中转了千百遍,如今见到人,终于可以把话说出来。
  他目光灼灼盯着孟婆,等待着她的回答。
  如同怀情少年在等待爱的宣判。
  叶寻天疑惑的回头看了两眼,房中没有其他人,他口中阿楚是何人?
  孟婆平静回视他,一双眼睛太过耀人,与树皮皮囊格格不入。
  两人对视了半柱香的时间。
  孟婆收回视线,手中拐杖甩出,一下把曜风打飞出去,地上一道深深划痕,拐杖顺便把他钉在墙上。
  曜风没有忍住,转头吐出一大口的血。
  叶寻天觉得解气的很,就差没有鼓掌了。
  “阿楚……可是你配叫的?”孟婆声音很轻,带着老人独特的沙哑声调。
  曜风睫毛颤了颤,苍白着一张脸,多情桃花眼划过一丝受伤。
  一千年前,他们决裂……孟婆便说,从今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两人生生世世再无可能。
  阿楚……也再也没有资格叫了。
  叶寻天这才回味过来,阿楚叫的是婆婆,她怎么从不知道婆婆有这个名字,看样子婆婆十分不喜欢别人叫她这个名字。
  她默默记下,以后不要犯了婆婆忌讳。
  “阿……孟婆,你近来可好?”曜风不顾身上疼痛,继续问同样的问题,像是今天若是得不到答案,他就算是在这里流血至死也毫不觉得可惜。
  孟婆笑了笑,俨然一个慈爱的老奶奶,“你们这些小辈啊,都太毛燥了……要吃点苦头……”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