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零五章 危机四伏(6)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我扶着墙往外走,沈冥想要过来搭把手,被我拒绝了。
  我印象着房间门的位置,摸索着前进,手搭上门把的时候,松了口气,拧开。
  像是在和谁较真,打开门的一刹那,我觉得自己赢了。
  阿禾听见动静,扭头看我,我满身血污把她吓了一跳。
  她单脚落地,不顾沈华的阻拦,一路跳到了我的面前,拉住我的手,“青青,你受伤了?”
  她拉着我的手手心泛凉,还微微发着抖。
  不久前我全身是血的模样把她吓得够呛,最后发现原来是别人的血,她的心这才放回肚子里。
  如今我脸上毫无血色,她的心又提到嗓子眼。
  阿禾醒来之后没有见到有什么人进入我的房间,那便说明沈冥从始至终都在我的房间之中,既然在,为何还会让我受伤。
  阿禾略带埋怨的看了沈冥两眼。
  我勉强的扯出一抹笑,声音带着失血过多的沙哑,“还好,不是很严重,血应该是止住了。”
  沈冥大步上前,拽住我的手把我带到他的怀中,冷硬道,“伤你的人是谁?”
  若是被他知道是谁,他一定把他拨皮抽筋,打入地下十八层地狱都不为过。
  我从他的怀中缓缓抬头,凝视着沈冥的鼻子,双眼没有焦距。
  你去哪里了?
  这句话在心里百转千回,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网络上有许多非主流的段子,一个人若是真的在意你,他会事无巨细的什么都和你说;若你在他心里根本没有什么分量,永远都问不出他心里的话。
  当时听着只当是笑话听听,如今看来,也不无道理。
  沈冥对自己的爱来得莫名其妙,为何喜欢上自己,又或者说为什么要与我结冥婚,他从来与我说过理由。
  我与沈冥可能是后者,他没有向我坦诚,我们各取所需。
  沈华此时也发现了不同寻常,低声问道,“青青,你的眼睛……”
  他心里打了最坏的打算。
  阿禾的关注力都在我腹部上的伤口,听沈华这一提醒,转头看向我的眼睛。
  为了不让他们过于担心,我扯了下嘴角,失落道,“看不见了。”
  阿禾捂住嘴不敢置信,宋明哲三两下把阿禾拉走,低声祈求道,“我的姑奶奶,这个时候千万别乱说话,伤了青青姑娘的心。”
  阿禾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可怜巴巴的嘟着嘴,“刚才明明好好的,为什么……就看不见了呢。”
  我在12点18分醒来。
  有人在外面转动门把。
  想到刚才做的噩梦,我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
  外面的那个人速度很快,三两下便到我的床边。我没有睁开眼睛,以次来迷惑他的判断。
  他犹豫了两下,从身侧拔出一把青铜剑,两只手握在剑柄上,手起剑落,向我的心脏刺来。
  在梦中已然得知他的剑会刺向我身上的哪个部位,我立马翻身躲过他的攻击。
  但他的剑速度太快,小腹被青铜剑划破,血流不止。
  他对我能够避开他的致命一击很惊讶,嘴角微勾,继续提剑向我攻击而来。
  我不停的躲着,时间流淌,他渐渐的变得很烦躁。
  不知怎么的,屋外响起一声鸟啼,他侧耳听了一会儿窗外的声音,推开门,翻窗离开。
  “我的眼睛,在与他打斗的过程中,被他的剑气所伤。也不是完全看不见,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看清你们的影子的。”我虚弱的笑了笑。
  沈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沉默半响,拉着我往屋里走,走了两步发现我根本无法跟上他的脚步,直接把我抱了起来。
  以前我与沈冥硬碰硬都没有好果子吃,如今眼睛看不见了,更是没办法与他抗衡。
  门“砰”的一声关上。
  沈冥把我按在墙上,目光幽深的望着我,“受伤了为什么不说?”
  我张了张嘴,心中的确有很多话要说,但如今看来是没有什么说的必要了。
  “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气,还挺好闻的。”我答非所问。
  沈冥当场变了脸色,深吸一口气,哪里有闻到什么女人的香味。
  不过是因为我瞎了眼,五感更加敏锐,对味道极其敏感。
  那双璀璨明亮的眼睛无法迸发出夺人光彩。
  沈冥比伤在自己身上还要难受。
  他宽厚干燥的手掌握上我的手腕,源源不断的灵力传送到我的身上。
  痒,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往骨头缝里钻的痒。
  疼,像是拿着顿掉的剑一刀一刀的在我身上凌迟。
  我难受得站不住,使劲要推开沈冥的手。
  沈冥低头吻住我,一开始只是为了堵住我的嘴,让他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绝世女佣兵:笑看天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好传送鬼力给我,到后来攻城略地,我几乎要缴械投降。豪门阔少呆萌妻
  理智被肉体吞噬。
  一吻毕。
  沈冥传输的鬼力到了收尾的时候。
  痒与疼渐渐下去。
  舒服的我忍不住要低吟出声。
  腹部的伤口完全愈合,看不出任何一点受伤过的痕迹。
  沈冥脸色发白,眼里却是一片漠然。
  我怔愣许久,手指轻点额头,依稀可以看清手掌上的纹路。
  “我的眼睛……好了?”
  沈冥动了动略微僵硬的手,隐在背后,“好好休息。”
  甩下这句话后便离开。
  阿禾站在门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听见屋内有响动,紧张的梗着脖子,偷偷往门边瞟。
  沈冥出门间隙,阿禾的头悄悄往里面探去。
  “青青没事,今夜让她好好休息,谁都不要打扰。”沈冥从胸口的袋子中抽出一条丝帕,细细的擦拭着手指。
  青青不是被剑气所伤,而是中了幽冥鬼花的毒。
  幽冥鬼花杀人于无形。
  它先是令人陷入沉睡,再之后破坏人身体之中最强大的器官。
  青青伤的是眼睛,可能是青青的眼睛十分的强大。
  解毒的过程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术法,若是被打断,两人都见不到明日太阳。
  还好……都没事。
  不过,在三界之中拥有幽冥鬼花的人只有婆娑。
  婆娑没必要与青青过不去。
  阿禾被宋明哲拉到一旁。
  沈华担忧道,“主上……您的身体……”
  沈冥旧伤未愈,为了治幽冥鬼花的毒,强行超过自己身体负荷解毒,后患无穷。
  即使本身强大,也经不起如此折腾。
  沈冥用手帕掩在唇边,轻咳两声,勾唇,“似乎,有人在打小东西的主意。”
  “主上,属下冒昧问一句,到底是谁要害青青?”沈华从始至终很明白自己的地位,多听多做少说。这一次的破例,使得沈冥盯着他看得目光加深了不少。
  沈冥眸色一戾,手掌微蹿紧,露出湖蓝色手帕上一点殷红血迹,“真以为孤没了大部分鬼力就对他们无可奈何?天真!之所以他们能够得逞,是孤让着他们。竟然敢伤害孤的女人,以后,见一个杀一个!”
  沈华背后冒出的冷汗粘腻的贴在衣服上。
  ……
  沈家别墅天台。
  白拢滢坐在边缘,嘴里哼着异域小调,两条腿轻晃,湖蓝色衣摆划出旖旎风情。
  脚腕上系着个娇小铃铛,视线再往上,便是如藕段般的小腿。
  拢滢听到响声,回头。
  歌声戛然而止。
  回眸一笑,又一次倾了暗影的心。
  暗影眼睛眨了两下,努力把视线从拢滢身上移开,毫不犹豫跪下,惊起一层灰,跪下动作之大,震得远处几只乌鸦簌簌飞起。
  他们说,乌鸦是阴间与人界的使者,能够随意穿过阴间与人间的通道,使得两界消息互通有无。
  乌鸦飞起之后,又盘旋在沈家别墅上空,怎么都不愿意离开。
  因为闻到死亡的味道,很久没有饱餐一顿的他们终于可以好好的吃上一顿饱饭。
  拢滢从台上优雅跳下,向暗影而去,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他的心上。
  一双小脚在他面前站定。
  拢滢还未出声。
  暗影匍匐在地,亲吻着拢滢莹白脚趾,“属下办事不利,没有一刀把楼承钰转世毙命,小姐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必定不会再失手。”
  拢滢愣了片刻,笑了,姐姐,你真是让我越来越刮目相看了呢……一个低贱的人类竟然敌得过她手下的铁血暗卫。
  她越来越期待两人见面。
  希望,姐姐你不要让我失望。
  拢滢没有直接回答暗影的问题,而是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怎么样,这身衣服好看吗?”
  暗影看得眼睛都不眨,喉咙发涩,小姐喜红成痴,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红色,不是红色她通通不要。
  楼承钰喜欢红色天下皆知。
  她白拢滢再喜欢红色,便有点东施效颦的意味。
  冥界中人都说,她白拢滢是楼承钰的影子。
  楼承钰穿红好看,人人夸;而拢滢穿红,他们便说俗气。
  每每到这种时刻,暗影会跳出来,与那些嘴碎的人打得昏天黑地,最后大家身上都挂了彩,谁都讨不了好。
  拢滢知道以后,心疼的给暗影抹药,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姐姐与我说过,喜欢什么东西,自己喜欢着就好,不需要去过的去关注别人的想法。
  若是把别人的想法当作自己的天地,我们便会永远的活在别人的眼中。”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