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六十三章画中女人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00小说网www.00xs.cc

    他很久没有和人说话,有些结巴,讲话磕磕绊绊,和他走路的姿势一样。

    “我见见过你”

    “呵。”还好没有在喝水,要不然一定吐他一脸,这搭讪方式也太过老套了吧。

    他有些着急,小小的往前迈一步,“我说得真的。”

    我没有怀疑过真假,但是见过一个人不是很正常吗。

    “说来听听”他站着,我坐着,仰头看他不舒服,让他坐了下来。

    “准确的说,我不是见过你真人,我见过你的画像。”他斟酌许久说辞,多说几次,说话明显顺溜许多。

    我一下子打起了精神,这有意思啊,竟然见过我的画像,是哪个暗恋我的人偷偷摸摸画的吗

    “哪里见过不会是骗我的吧”我来了兴趣,可真的有一个暗地里偷窥我的人吗

    我还是无法百分百相信他所说的话,人总是要自己留一个心眼。

    因为好奇,我的脚在椅子上晃动着。

    “地狱”这一次他吐字异常的清晰。

    我踉跄了一下,还好没有跌倒,干笑了两声来缓解我的震惊。

    之前也总是听说地狱。

    说太阳金经与亡灵黑经便都是来自地狱。

    安曼打开地狱之门召唤鬼兵得到强大力量,死亡之树来自地狱,在平马村称霸百年。

    地狱是一种恐怖并且不可描述力量的代名词。

    可是,地狱怎么会有我的画像。

    我心下狐疑,却没有直接问,做出一副心下了然的样子,“哦”

    这是谈判的最高境界,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作。

    他有些拿捏不定,看了我好多眼,“我是从地狱来的鬼。”

    我的手又抚摸上定魂铃。

    他看见我的动作摆手,“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是希望你帮我一个忙。”

    果然,这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他如此说,我的戒心倒是少了许多。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就因为你见过我的画像”我冷冷瞥他。

    “可是你不好奇你的画像为什么在地狱吗”他的头往前凑了一下,紧紧的盯着我。

    他的样子实在是太令人反胃了,即使我是个医学生,也没办法忍受,只好往后撤。

    “可能哪个人见了我之后,心生爱慕,去了地狱依然想着我,便画了我的画像。”我猜测道。虽然说得有些不要脸,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缓缓摇头,眼睛上的钢针也跟着晃动。我只好继续往后退了一些,怕那钢针不小心戳到我。

    “画中的人是你,却也不是你。”他神神叨叨的说着。

    我一下就怒了,之前说看到我的画像,现在又说不是我,还有完没完

    “我的耐心没有很好,恐怕你是忘记被符咒灼伤时候的感觉了。”

    他猛地站起来,把受伤的手臂藏在身后,“你相信我,我说说的,是真的。”

 &nbs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抗日之血祭山河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一紧张,他又开始结巴。

    我无奈,“吓唬你的,你好好说,说完之后,我再考虑是否要帮你忙。”

    他笑着又坐了下来,“我在阎王处看到你的画像,用白玉做边,金丝为带,阎王在哪里,你的画像便在哪里。”

    卧槽,难道真的被我猜中了,在我有限的二十多年的时光当中,真的被一个我根本不知道他存在的人深爱着

    电视剧的黄经八点档都不敢这么演。

    他说完,又盯着我看。

    他的眼睛只有一只能用,所以那一只血红的眼睛动都不动的盯着我,又像是透过我看向另外一个人。

    这眼神看得我毛骨悚然,不高兴道,“看够没有”

    他收回放肆的眼神,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看清楚了,就是你阎王画像中的人是你,因为你们的额头上都有金色六芒星的图案,手上戴着也都是定魂铃”

    我的心抖了下,沉声道,“是怎么样一幅画”

    他把视线从我的脸上移到水杯上,“你要先答应我帮忙”

    我起身,扭头就走,客客气气和他谈不成,还上纲上线

    他瞬移到我的面前,挡住去路,“她身着红衣,容貌世间少有,一笑倾城。”

    我抱胸,“那你又说我不是她是何故”

    “你和她长得不大像,她更美一些”他思考完说道,“昨夜,我召唤来两个在阎王身边当差的小鬼,他们也百分之九十确定,画上的人是你。而且,我有种感觉,你与一般的阴阳师不一样”

    原来昨晚说话的两人的确是鬼,之所以鬼鬼祟祟就是为了知道我是不是画上的人。妖孽冥王娇宠妃

    我脊背一寒,突然想到一些很可怕的事情,额头上莫名其妙出现的印记,定魂铃只对我认主,长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地狱中的画上人到底是谁

    “我帮了你,你能够给我什么好处”我抬了抬下巴。

    他松了口气,“如果你能够帮我,我能够让你看到那副画。”

    那幅画,会不会与不停做的梦有关

    那些梦到底是什么意思

    或许见到画之后,会有所突破。

    心下烦躁,点头答应了男鬼的请求。

    男鬼欣喜,想冲上来抱我,我立马往旁边一让,躲开了,“你悠着点,眼睛上的钢针要戳到我了”

    他不好意思的收回手,“一激动,没注意。”

    “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连柔柔的宴会在晚上,现在还早,有一整天的时间来做其他事。

    他把手在裤腿上擦了擦,从上衣里面的抽出一张照片,他怕满是血污的手把照片弄脏了,小心翼翼的用两个手指夹着。

    我好奇的凑过去,看到照片上一个女孩子穿着学士服对着镜头笑得十分的甜。

    “她是我生前的女朋友”男鬼声音低落,我猜,他肯定很爱他的女友。

    “我死了五年,生前是个画家,在地狱,阎王看中我的作画才能,并且答应我,五年之后,让我回人间看看她”

    我认真的听着。

    “生前我欠她一个承诺,现在她依然在等,我要完成当初的诺言。”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抗日之血祭山河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可是你已经死了,你与她不在一个世界该过去的就过去吧。”不知为何,这句话脱口而出。

    连我自己都愣了一下,仿佛过去很长的一段日子,我说过无数遍这样的话。

    他隐隐的有些激动,眼中的红更甚,仿佛要流出血来,“她如果不走出这个阴影,她就会死”

    我泯了下唇,“你要我怎么帮你”

    他深吸了两口气,“给我一碗你的心头血,让我瞬间晋升,完完整整清清爽爽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与她做一个最后的告别。”

    我踉跄的往后退,心头血救活阿禾也只需要一碗心头血,这男鬼与我没什么关系,要一碗心头血就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

    他被我的反应惊到,也跟着往后退,“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不帮我,我不知道谁能够帮我了”

    “你去投胎吧,这事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人间事从你死的那刻开始就与你无关了,你女朋友自有自己的造化。”我再一次劝说他。

    他身上没有厉鬼的怨气,但他有执念,生前的执念,所以魂魄强大。

    “那求求你,求你代我去和她说几句话。”他也知道向一个陌生人要心头血是多么的唐突,只好换一个要求。

    “说什么”我挑眉。

    “让她照顾好自己”他的声音又低了下去。

    我心中烦躁更甚,想着快点完成他的委托,点头答应。

    他快活的像个孩子,飞在前头。

    太阳已经冉冉升起,他丝毫不惧怕光。可能从地狱来的鬼比人间一般的鬼更加牛逼吧。

    胡思乱想间,竟然到了男鬼他女朋友住的地方。

    这是一栋普通的民房,门前道路斑驳,下过雨之后,地上许多坑坑洼洼的水坑,几个小孩跑过,差点溅了我一身的水。

    他们应该是附近小区的孩子,他们见到我,竟然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一头雾水的回视他们,几个人大眼瞪小眼。

    突然,他们站成一排,对着我整齐的鞠躬,嘴里喊道,“老师好”

    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我奇怪的转头看向身边的男鬼。

    哪知道他也一副痴呆的样子盯着我身后。

    我立马回头,涂着暗红色油漆的门打开,一个女孩子靠在门上。

    她先是微笑的和我点点头,然后与一群小孩子打招呼。

    小朋友们又叽叽喳喳的跑开了。

    街道静了不少。

    她与照片之中的模样大不相同,明明看上去年纪很轻,却透着股暮年的死气。

    可能这就是男鬼所说的,他的死对她造成很大影响,至今没有走出来。

    “你好,请问你是”她的声音很低,不仔细听,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收回思绪,舔了下干涩的唇,偷偷的看了两眼男鬼,眼神示意他,“糟糕,刚才只着急着来,身份是什么都忘记考虑了”

    男鬼整个心都扑在女人身上,哪里还分得出一丝半点的精力给我。

    00小说网www.00xs.cc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