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三十九章续命1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冥王夫君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1/
    00小说网www.00xs.cc

    沈冥的手环绕过我的肩膀,轻柔的拍着我的后背。

    “做噩梦了”我张开嘴,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什么噩梦会让你这么怕”沈冥轻笑,他从没有做过噩梦。

    噩梦我努力回忆梦境中的场景。

    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的梦,过去的梦醒来便不记着,而为什么害怕更是记不清了。

    可刚才梦中的场景就像真实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的刻在脑海里,里面每一个人的脸都细致到毛孔。

    “我梦见我的外婆”我缓缓闭上眼睛,又回味了一遍那噩梦。

    沈冥挑眉,等我继续说下去。

    “我确定她是我外婆,但我却不认识她了”我皱眉。

    “你知道她是你外婆,又为何说不认识。”沈冥一头雾水。

    “我梦见她还活着,也不算是活着,因为她的动作十分的僵硬,却可以行动。她穿着几年前下葬的时候穿的衣服,在s市的街道走着,我见着她,悄悄的跟在她身后她不像是漫无目的的走,她走到解放路的时候就不动了。我也在一旁静静的等着,我猜测那段时间应该是深夜,因为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突然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解放路,我回头看了看,在解放路旁有一排居民楼”我深吸了一口气,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

    沈冥加大抱着我的力气,“若是不愿回忆,便不要去想。”

    “不行,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我祈求的望着沈冥。

    沈冥落了一吻在我的额头上。

    等我缓过神来,继续说道,“出租车上下来一个青年,穿着个裤衩,嘴里吹着口哨,正站在出租车外给师傅算钱外婆突然从树后蹿了出来,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另外一只手穿过他的胸膛,把一整颗心脏抓了出来,心脏在她手上的时候,还跳动了两下。出租车司机怔在当场,也不管什么车费。嘴里喊着杀人了,一边踩着油门,疾驰而去。外婆发现我的存在,转头来追我,我跑不掉,或许是根本不想跑。对于外婆,我是愧疚的。她把我扑倒在地,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再之后,我就醒了”

    讲出来之后轻松了不少。

    沈冥皱眉沉思,捧着我的脸上下看了几眼,“咬你的伤口在哪里”

    我疑惑,难道在梦中的伤也会变成现实

    我指了下右边的后脖子,在耳朵旁边。

    沈冥拉过我的身子,让我趴在他腿上,撩开垂在我肩上的长发,我觉得痒,不停的扭来扭去,沈冥在我的臀上拍了一下,“别动,孤看看。”

    我立马安静了不少。

    沈冥看完,把撩起的头发放下。

    我好奇的问道,“有什么吗”

    沈冥轻笑,“你大概是做梦梦糊涂了,什么都没有”

    “真的吗”我囔囔道,伸手在后脖的方向摸了摸,皮肤光滑平整,的确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外婆向我扑来的时候,眼里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乱世之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满是杀气。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这个梦与外婆的尸体有什么关系吗

    沈冥搂着我,我又睡了过去,直到夕阳的余晖洒透过微微敞开的帘子投进来,我迷迷糊糊的醒来。

    摸向床头的手机,下午五点。

    脑袋还有些沉,肚子却是饿的不行,赶紧下楼,郑叔早就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放在桌上。

    经过昨天的事情,郑叔一点都不尴尬,如同往常一般对待我,既然他如此,我也不好刻意与他划清界限。

    不过郑叔做的饭菜是真的好吃,安慰我饥饿的胃之后,再回去睡个回笼觉。

    我闭上眼睛,陷入沉睡

    我猛地睁开双眼,眼前依然是灰白的天花板,窗外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空旷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死尸般静静的躺着,满脸泪水,汗流浃背。

    而一旁床头柜上,手机屏幕一片雪亮,铃声狂响个不停。

    又是那个一样的梦。

    我一下子坐起来,先揉了揉后颈,那里依然是一片光滑细腻,可是,为什么被撕咬的触感如此清晰

    擦干泪水,抓起手机,连来电显示都不看,声音有些干哑,“喂”

    对面愣了几秒,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青青”

    “苏晗”

    “吓死我了,我昨天看了新闻,就在想着你有没有事,打了你好几通电话,还好你没事”制霸好莱坞

    我起身拉开遮得严严实实的帘子,金色的光撒进屋内,迎接新的一天,“什么新闻”

    “你们医科大学的学生,这一次不是去了什么平马村做素质拓展吗原来他们是一个拐卖少女的团伙,听说你们学校有好几个女生遇难了,我担心你,便打电话来问问。”

    我屈膝坐在地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我没事倒是你,你不是说出国吗”

    “别提了,还记得上一次我让你去酒吧找我,之后我在时光回廊遇见一个帅哥吗”苏晗的声音低落了下去,掩着一股难言的心酸。

    “嗯。”我配合的点头,即使她看不见。

    “那个男的有抑郁症我前两天和他提分手,出国,好聚好散。却没想到他竟然自杀了他家里还挺有钱的,就他一个独子,其实他在遇见我之前已经自杀未遂许多次了,这结果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家里人没有过多的为难我,倒是s市的警察不停的拉着我问东问西,如果不是我父母亲出面,我现在还在警局待着呢。”

    苏晗抱怨道,但是可以从语气中听出一丝她的窃喜,或许她从没有真正的想过离开生活许久的城市,去往异国他乡。

    “”我们沉默了片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青青,我不打算出国了。我打算正视自己的心,喜欢安博不是我的错,他的死,也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错。我不应该一出事就逃避的,我若是逃避,歉意与悲伤会在我的心中疯长,逃到哪里去都是徒劳。”

    我轻笑,至少苏晗想开了,“心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冥王夫君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乱世之王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吧,你也算是大难不死,出来喝一杯,弥补上一次没有喝到的酒。”苏晗热情的邀请我。

    还真是大难不死,平马村连窝都被端了,是应该庆祝下,我答应了下来。

    自从连叙进了精神病院,“聚散随缘”酒吧也荒废了许久。

    我与她约在晚上七点见面。

    平马村的事情沈冥如何处理便不在我的考虑之中。

    我换好衣服下楼,外面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明明刚才还是艳阳天。

    我往门外看去,沈华淋着雨缓缓的往大门走,手上拿着一个黑布包。

    雨水打湿了他的发梢与眉眼,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单手插在裤兜里,斯文又俊朗的与郑叔寒暄。

    待郑叔把他引进来的时候,他才转头看了我一眼,径直朝我走来。

    我单手托着下巴,看着他走近。

    他把布包轻柔的放在桌上,我低头扫了一眼,疑惑的看着他。

    他名贵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而这黑色的布包却是一点雨水痕迹都没有。

    他如同在展示他最心爱的珍宝,黑色的布袋一点一点的揭开。

    是一把精致的桃木剑,上等的桃木,大小比他惯常用的小三分之一,适合女生使用,“之前答应阿禾,说是要送她一把桃木剑。这两天回来,我就寻思着做一把最好的送她。这桃木是我之前珍藏的一颗千年桃木。”他的手抚摸过剑身,上面雕刻着大朵的桃花,逼真又绚烂。

    我收住脸上的笑,盯着他满是伤痕的双手,他注意到我的视线,把手背在身后,“是我对不起阿禾的。”

    我站起来,直视他的双眼,慢慢的接近他,“阿禾离世,没有一个人预料到,在那样的环境当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把命交给上天。天要人亡,人不得不死。”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若你把阿禾的死全部堆积在自己一个人身上,那我要告诉你,真正害死阿禾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沈华惊讶的抬头,“青青,你不要这样说自己。”

    “我怎么样了你不准我说,所以你可以随便糟践自己的身体了吗如果阿禾看到了,她会希望你这样吗”我扯住他藏在背后的手,手指被刀刮了无数个口子,可想而知,他在做桃木剑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着急。

    沈华收紧手掌,不让我继续看下去,低垂的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从前我一直以为沈华是一个十分洒脱的人,可是世上世事无绝对。

    “喝酒吗”我对着他笑笑。

    他缓缓的点头,却依然把桃木剑抱在怀中,眼神呆愣,“到时候你帮我把剑烧在她坟前,我没有脸去见她。”

    我呆呆的望着他,一种难以名状的悲痛,突然攥住我的胸口,像是不受控制般,哽咽着,“沈华,答应我,喝完这杯酒之后,你便从这情绪中走出来。人生在世,懂得和生活握手言和。”

    00小说网www.00xs.cc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璐的小说我的冥王夫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我的冥王夫君全文阅读我的冥王夫君5200我的冥王夫君无弹窗我的冥王夫君txt下载我的冥王夫君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