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章 初窥作弊器

本章节来自于 最强大侠系统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0/
柔和的月光从窗户的缝隙中投射而进,细细碎碎的光斑,点缀着整洁的房间。

箫玄把玩着漆黑古戒,翻来覆去,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按照正常剧情来说,此时要么“叮”的一声弹出一个系统,要么冒出一个老头。

可是迄今为止,仍是没有一点反应。

难道它唯一用处便是查看自身属性?

念及此,箫玄不屑地撇了撇嘴。

自己的体质差到不能再差、修炼速度慢到不能再慢,查看它有什么意义,打击自己么?

思索良久,正当箫玄打算放弃研究之时,突然心神一动。淡淡的灵力从掌心射出,慢慢向戒指处涌去。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未及戒指,便有一股吸力,从戒指中传出,将灵力吸了进去。随后,一道精纯的灵力从戒指中涌出,融入箫玄的身体里!

而伴随着这道精纯的的灵力入体,箫玄发现体内实力隐隐有种上涨的感觉,距离筑基四层似乎进了一步!

所谓筑基,讲究的是吐纳天地灵气,积累灵力入体,改变体质,在体内筑基,为日后修炼打下基础。

而吐纳天地灵气,便是在吐纳之间,让体内的天地灵气变得愈发精纯。因而若是天赋高者,吐纳速度会极快,体内的灵力也会愈发精纯,修炼进程自然提高不少。

只要将体内灵力融入漆黑古戒中,它便会反馈给箫玄极为精纯的灵力。

这便等于将修炼吐纳的任务交给了黑戒,让它来代替自己修炼!

这,简直就是个作弊器。

“捡到宝了。”

强行按捺住心中的狂喜,箫玄冥想打坐。

将天地灵力吐纳入体内,再将体内灵力融入戒指中,最后戒指将精纯的灵力反馈给箫玄。

如此循环往复,那本如龟速般的修炼速度,渐渐快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心里隐隐觉得,古戒信息上弹出的侠义值,必然有他的用处。

这提升修炼速度,也许只是它的功能之一。

次日,箫家议事厅。

此刻的议事厅中,箫家的几位长老等候得焦灼不安。如今老族长骤然死去,却没有招他们前去托孤。新任族长的不明确,使得这一切扑朔迷离起来。

长老们踱着步子,谁也不知道该商议些什么。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一个人离开议事厅,他们知道,权力交接之时,随时都可能发生意料之外的变化。

因而箫家的骨干,尽皆被招了回来,守在议事厅这个离箫家权力中心最近的一个地方。

他们的心弦绷得紧紧的,紧张不已。这种躁动与紧张,要一直延续到新任族长确立,形势明确,方有可能结束。

目下,箫家的长老骨干们,都处于这种焦灼不安之中。

二长老有意无意地走向了大长老旁,拱了拱手,道:“大长老怎么看?”

大长老白发苍苍,身体极其清瘦,看上去如风中之烛,将燃将熄。然而其身上不经意间散发的灵力波动,却是让人不敢小觑!

他虽然也是聚灵中期,却是抵达了聚灵中期的巅峰,离聚灵后期也只有一步之遥,是如今箫家内第一强者。且他德高望重,向来公平行事,颇受箫家族人敬重!

甚至,只要他想,他来担任族长,断无一人会反对!

二长老的请教,显然是想旁敲侧击,问一下大长老的立场,大长老却是淡淡回道:“二长老常随族长,有何见教?”

这是一个微妙的反击。二长老的询问,显然是受不了内心紧张的折磨。而大长老淡淡地反诘,显然传达出一种言外之意:无须试探,我知道你心中所想。

闻言,二长老略觉得尴尬,讪讪一笑,道:“在下才疏学浅,何敢言教?”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一队铁甲武士踏着整齐沉重的步伐走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最强大侠系统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农门福妃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到议事厅外,铿锵列队,守在门外庭院。盔甲鲜明,长矛闪亮。带队的却是箫厉的部将箫文!

看着这等架势,议事厅骤然沉默。几位长老的额头都冒出了汗,张口结舌,暗暗猜测。老族长没有向他们托孤,箫厉此举何意?难道是要夺位自立?

一直以来,都是箫厉掌兵在外,箫震负责内务。

虽然箫厉并不能掌实权,但是他常年在行伍之中,与箫家守卫关系亲密,在箫家的军队中颇有威望。此时老族长溘然长逝,他若振臂一呼,军队岂不都听他的?

权力对抗,最根本的还是要看是谁掌管重兵。如今箫家因为老族长的死去,综合实力已经不能比上夏家。若要兄弟二人刀兵相见,那箫家可真是要大难临头了!

甲士列队方完,又是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箫厉带着他的长子箫林大步走了进来。箫厉一摆手,又有两排甲士走了进来,排在议事厅两侧。各个双手持剑,杀气凛然。

箫厉站在议事厅门口,厉声喝道:“大家在自己位置上坐好,听候族长口诏。”

众人迟疑片刻,纷纷坐向了自己的茶几。

与此同时,箫厉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纸,小心展开,高声念道:

“老夫遭遇夏家埋伏,身中毒箭,时日不多。现立箫厉为下任族长,望诸位长老骨干全力辅佐,有二心者,人人得而诛之。”

随着箫厉的念诵,议事厅内疑云四起,长老们纷纷沉默。虽然说有的长老私下与箫厉走的近一点,但也不代表便是箫厉的人,他们只听老族长的话。对箫厉,只不过,相对熟一点罢了。

这只是口诏,口诏算不上真正的诏书。此时,无人敢领命遵诏。过早得表明立场,无疑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不呼应,不说话,至多是个不敬之罪。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身黑衣的箫震,带着箫玄走了进来。

“若是此诏当真,箫震自当领命。只是,这只是老族长口诏。若是老族长有这功夫下口诏,那为何不将长老们召集过去,当面托孤?”

朝着诸位长老抱了抱拳,箫震淡淡说道。

此言一针见血,戳到了要害。

此前,箫震本欲也来传达一份口诏,却被箫玄回绝了。

若是他也来一份诏书,那接下来便是众人带着怀疑的目光判断二人了。而若是他只是来要求箫厉证明自己,那大家便只会带着一种怀疑的目光来看箫厉。

淡淡地看了箫震一眼,箫厉冷冷道:“父亲本欲召集长老,谁料待你进入之后,便溘然长逝了。你不觉得,你该给大家一个解释么?”

箫震一时语塞,而箫玄却听得清楚,箫厉分明在偷梁换柱、转移话题。

“大叔,话不能这么讲。你既然说了本欲召集长老,那族长为何还要正经地和你下口诏?顶多只会和你传达让你当继任人的意思。大叔强行解释,难能服众啊!”箫玄不卑不亢,淡淡地道。

闻言,箫厉心头一沉,自知说错了话。对方有备而来,若是辩解下去,自己会被不知不觉地拖入劣势。

骤然间,箫厉满脸铁青,怒喝道:“族长遗命,谁人不从,有如此石!”

言罢,大步回身,拔剑出鞘,剑光闪烁,拦腰掠过门前一根石柱!

箫厉冷笑一声,左手一挥,石柱的上半截“咚”的一声大响,滚落在议事厅前。石柱下截平滑如镜的切口闪烁着青森森的光芒,让人不寒而颤。

两排甲士齐声高喊:“恭迎新族长!”

突然的变故,使得众人措手不及。几位长老面面相觑,彼此的目光中释放出莫名的味道。

箫震父子二人并未惊慌,目光平静地看向大长老。他们知道,只要大长老不被带节奏,那一切都好说。

同样地,若是大长老此时心中有着一点点偏向箫厉的话,那么,族长之位,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最强大侠系统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农门福妃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怕是与他箫震无缘了!碧宛清如初

大长老双眼微眯,似睡非睡。少顷,他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有气无力地说道:“诸位,听我一言。”

这道有气无力的声音,却让大厅内外骤然安静,鸦雀无声。

淡淡地扫视了众人一眼,大长老眼中精芒乍露,淡淡说道:

“族人们,不管诏命是真是假,这都无关紧要。虽然老族长没说任命谁为下任族长,但是,那个人一定是能带领箫家走向更好未来的人!权力在谁手中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能否带领箫家走向辉煌,能不能为死去的老族长报仇!”

姜还是老的辣,大长老寥寥数语,将议事厅内压抑的气氛顷刻消除。群情激愤,连忙呼应:

“对!”“大长老所言极是!”

言罢,大长老看向箫厉。

“虽说老族长立下口诏,不过毕竟是口诏,难以服众。我想让大家重新选一次,这样也好服众,你看如何?”

大长老语气虽淡,却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压。

箫厉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若是让长老们重新选择,那自己也是有着优势。

而且大长老此举,未必是不想让自己当族长,或许只是让自己的位置稳一点罢了。

想到这里,他面色稍缓,朝着大长老抱拳道:

“一切听从大长老安排。”

见众人情绪缓了过来,大长老微微点头,继续说道:

“箫厉常年领兵,近年来攻下不少帮派,屡立战功。箫震气稳持重,这些年辅佐老族长将内务处理的十分漂亮。这二人,皆是担任族长的不二人选。但族长只能有一个,因而现在势必要拿出一个评判标准。诸位有何见教,可畅所欲言。”

众人微微点头,皆是赞许了大长老所言。

可是,这条评判标准,应该是什么呢?

“让他二人比试一番如何?胜者为族长。”

“不行,他二人实力不相上下,除非拼尽全力,否则不能得出胜负。而若是拼尽全力,稍有不慎,两败俱伤,那便糟了。”

一条建议刚提出,顷刻间便被反驳了。

“让他们各自经营一座坊市,看谁的业绩好?”

“不行,箫厉擅长的是领兵作战,在治理家业方面不占优势,这样对他不公平。”



1条接一条的建议被抛出,转瞬又被别人否决。

众人看着二人,一时竟想不出合适的评判标准来。而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了二人身旁的两人儿子。

二长老若有所思,旋即道:“老夫认为,我们不仅要考虑到下任族长,还要考虑到下下任族长。无论谁是下任族长,他们的儿子都会是下下任族长。既然下任族长难以评出,那何不换个思维,选出下下任族长?”

众人微微愣神,细想之下,这个提议的确不错。

父位子承是箫家的传统,且二人都只有一子。

下下任族长,要么是箫玄,要么是箫林。

既然箫震箫厉不分伯仲,那就看看箫玄与箫林之间谁最适合做下下任族长。

“既然如此,让他们两人切磋一下,胜者的父亲为族长如何?”

一直默不作声的二长老,此时淡淡道。

在这时,却没人急于反驳,毕竟长老的建议,总归是值得考虑的。

片刻之后,众人竟微微点头,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箫玄自幼天赋极差,如今勉强达到筑基三层,而箫林怕是快突破筑基五层了吧!差距如此之大,他如何是箫林对手。不行,绝对不行!”三长老拍案而起,皱眉反驳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倒是说一个行得通的啊!”

四长老朝着三长老怒吼道。

众人皆看得清楚,四名长老中有两名支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最强大侠系统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农门福妃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持箫厉,且箫厉还有箫家大部分护卫的支持。若从这一点来看,族长之位,非箫厉莫属了。

三长老被两名长老堵着,争得面红耳赤,却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

大长老双眼微眯,静静地一旁看着。

而此时,一身青衣的箫林站了出来,冷冷说道:

“三长老,我敬您是长老。可是您也不要如此偏袒这个废物吧。废物就是废物,他自己修炼天赋差,怪得了谁?难道就因为他是废物,所有人都要让着他?莫非你还认为这个废物,自身难保,将来还能带领箫家前进不成?”

少年尖锐的声音穿过大堂,连三位长老也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他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不过,不少人都是眉头微皱,毕竟,这一口一个废物,实在难听。

箫玄面色平静,心中却是极为冰凉。

自己这个堂兄弟,在自己回来后,所做的事,所说的话,着实让人心寒。

如同心中一块温软之地被刺到一般,箫震面上覆上一层冰寒。他暗暗发誓过,此生要好好保护箫玄,不让他受到一丁点的嘲讽、漠视与谴责!

而如今,竟然有人口口声声说箫玄是废物,这让他如何忍得下去!

聚灵中期的恐怖灵力散发开来,箫震掌心灵力汇聚,冷冷地看向箫林,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感受到箫震的怒意,箫林面色大变!这才意识到箫玄的父亲还在,后悔不该呈一时口舌之快。聚灵中期的箫震,捏死他如同捏死一只蝼蚁般!

“哼,怎么,你儿子废物还不让人说?”

见状,箫厉冷哼一声,一道不弱于箫震的气息同样散发开来。

你来我往,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打起来。几位长老还好,其他没到聚灵期的人,在这等气势之下,几乎喘不过气。

“够了!”

大长老怒喝一声,一道柔力射出,将两人的灵力波动轻轻卸去。

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箫玄,面色平静地走了出来。

朝着大长老拱了拱手,少年出人意料地说道:“若是几位长老觉得这个方案可行,那箫玄不妨接下。”

寂静,死一般地寂静!

箫玄的回答,让众人始料未及。

他区区筑基三层实力,哪来的勇气挑战筑基四层后期的箫林?

箫玄也是无奈之举。毕竟,若是让长老团投票,箫厉的胜算会更大。

而自己有古戒相助,灵力修炼速度大大加快,给自己一定时间,说不定真能击败箫林。

“你,此话当真?”大长老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年,问道。

感受到大长老的威压,箫玄面色平静,并未有丝毫慌张,淡淡回道:“言由心生,焉能有假?”

虽然大长老阅历丰富,但此时也不能理解箫玄何出此言。

他敢这么说,基本就意味着,箫震与族长之位失之交臂了。

微微地叹息一声,大长老心头难免有些遗憾,他与老族长一样,最中意的人选是箫震。

而今,他也不好说什么。

“箫厉,你意下如何?”

众人翻了翻白眼,这还用问吗?

强忍住心头的欣喜,箫厉赶忙说道:“愿意愿意,求之不得。”

“箫震,你呢?你可以对此否定。”

箫震心头也是有着几分疑惑,刚欲拒绝,不过待他与箫玄的目光交接,到嘴边的话居然又咽了下去。

漆黑的眸子中,那淡淡的自信,居然让他动容,莫名地选择相信箫玄。

“呵呵,我相信自己的儿子。”

箫震爽朗笑道。

“好,那便在一个月之后,以箫玄与箫林的比试来定下一任族长!”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叶问水的小说最强大侠系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最强大侠系统最新章节最强大侠系统全文阅读最强大侠系统5200最强大侠系统无弹窗最强大侠系统txt下载最强大侠系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叶问水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